韦德国际 > 春秋三国 >

刘氏在岳飞从军后改嫁,岳飞与李娃

参见岳飞夫人

2017-07-26 14:34:58作者:王钢来源:河南日报已浏览次 无意之间,风儿吹开了历史帷幔的一角。 汤阴岳飞故宅的正殿里,李娃进入了人们的视线。这是一尊塑像,素衣素面,与英雄岳飞一起,双双端坐于供台之上。他们的脚下,香烟袅袅,已经飘落800余年的灰烬了。 我仰望塑像,李娃这个名字,好似一枚石子叮咚入水,激起了一串涟漪:岳飞的英名如雷贯耳,怎么没听说过他的夫人李娃?唐代有一部传奇《李娃传》,相隔天壤的两个女人却恰巧同名;汤阴一带的女子,一般不会取这样的名字…… 忽然,又一句解说恍惚传入了耳中:“……她是岳飞的第二位夫人,因为对岳家有功,所以也供奉在这里。” 平时人们口口相传,只是津津乐道岳飞、岳云、张宪等岳家军。英雄身后的女眷们,却一向总是缺席,除了那位传说在儿子脊背上刺字“精忠报国”的岳母,其余的都寂寂无名。 我问热情陪同的汤阴人:岳飞的原配夫人呢? 这本是随口一个寻常话题,不料,对面一阵沉默,还有一点躲闪。好一会儿,才压低声音答非所问:……这是出去打仗以后又娶的。 呀,一不小心,大概触到岳飞家乡人的一个忌讳了。 宋代抗金将领岳飞,是一位伟大的民族英雄,一个崇高的爱国主义象征。汤阴县城的“宋岳忠武王庙”,已经成为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特别是在广大的民间,悠悠八百年来,从大陆到港、澳、台乃至东南亚,戏文传唱,家喻户晓,庙宇遍布,香火不绝,岳元帅的地位几近于神。 而天下的岳飞,更是中原的岳飞。北宋徽宗崇宁二年的一个春夜,岳飞出生于今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的程岗村。对中原的这个亲生男儿,河南乡亲们的情分更如一条巨大的精神河流,世世代代汹涌澎湃。 可是至今,大部分河南人都不知道岳飞身边有一个李娃。 汤阴人护卫着一个什么故事呢? 改嫁的刘氏 回来查阅历史资料,几番掩卷,几回唏嘘。岳飞是一本血染的大书,实实令人不忍翻看。 什么走进岳飞庙的千万游人,对并排跪在门口的五具奸佞铁像秦桧、王氏、万俟、张俊、王俊,都忍不住去掴他们的耳光,连王氏一双丑陋的乳房都被人们恶作剧地摸得发亮以羞辱秦桧?这股仇恨的反面,是为英雄无力回天的一腔愤懑,是对英雄连心连肝的一种爱怜。——诚如一位河南乡土作家所言:“中国的民族英雄很多,可为什么老百姓一提起岳飞就格外动感情呢?除了爱国主义,除了民族精神,还有一点,就是因为老百姓觉得他冤!” 悲剧是最有力量的,悲剧是将最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而在历史舞台下,中国老百姓是最有灵犀的悲剧观众。 对于汤阴人来说,更是沉冤入骨了。曾经落在岳飞身上的每一条鞭笞,曾经割在岳飞心上的每一道创伤,都由故乡后人一代又一代地体验,一代又一代地感同身受。 也许,已经满负荷的骆驼背上,再也不愿加上一根如椽之痛了,这就是他们讳言岳飞第一个妻子的原因? 据历史专家考证,岳飞的四个哥哥先后夭折,他的乳名唤作五郎。岳家原是有几百亩薄田的自耕农,后来涝灾惨重,民不聊生,典卖田亩,借高利贷,到了“公私之债交争互夺,谷未离场,帛未下机,已非己有”的境地。岳飞16岁娶妻刘氏,第二年生岳云,7年后又生岳雷。在此期间,岳飞两次应募从军。到24岁时,已经成长为一个自觉的爱国战士的岳飞,前往相州,第三次挥戈从戎,毅然北赴抗金前线。 后来,金兵的腥膻铁蹄一路南下,攻克相州,占领汤阴,并在这里构筑营寨。史料记载,“刘氏两次改嫁,岳云、岳雷由祖母姚夫人抚养。” 《尽忠报国——岳飞新传》写道:“岳飞的故乡沦陷后,有个同乡前来寻找岳飞,告诉他母亲姚氏和前妻刘氏的消息,并且转达了姚氏的反复重嘱:‘为我语五郎,勉事圣天子,无以老媪为念也。’岳飞愤恨刘氏的背信弃义,姚氏和岳云、岳雷的凄惨境遇更使他卧不安、食不甘。他派人潜入汤阴县,前后18次,才将母亲和两个儿子接到自己的军营……” ——岳飞的妻子改嫁? ——一代英烈曾经遭遇婚姻不幸? 说实话,得知这段史实,我真是不敢置信。原还以为岳飞原配刘氏是去世了。如果当初她是去世了,如今汤阴人也不必这么隐忍了。 旷世大英雄岳飞啊,风烟茫茫,他的一幅容颜再向哪儿寻觅?——然而,人人心中都有一个相同的岳飞,那是一副昂藏七尺之躯,长身玉立,相貌堂堂,魁梧豪壮,英武诚厚。他也许并非天庭饱满、剑眉高耸、星目圆睁、长髯飘拂,但是怀抱弯弓,长枪在手,声如洪钟,号令万众,浴血征战,横扫千军,仅仅这一腔忠诚果敢的男儿浩气就足够了,仅仅这一派严正壮烈的大将风范就足够了!一个女人有幸获得上天赐予的这样一位丈夫,纵然千辛万苦,纵然寒窑独守,也是幸运,也是幸福,夫复何求! 可叹刘氏,你究竟还要什么? 宋史专家王曾瑜在致汤阴县文化馆王波清的信中谈道:“岳飞原妻为刘氏,刘氏在岳飞从军后改嫁,另娶李氏……据钱汝雯所编《岳飞年谱》中引《金佗宗谱》,并无刘氏,这当是后世子孙为之避讳。在宋代,妇女改嫁是很普遍的事。禁止妇女、特别是寡妇改嫁,主要是明清的事。” 后世子孙为什么“为之避讳”呢? 出于对中原民性的一些理解,我想,后世子孙“为长者讳”、“为尊者讳”,当然也有为了少年英雄岳云、岳雷的缘故,刘氏毕竟为其生母,还须留情;然而更主要的原因,大概还是不忍触动岳飞的感情伤疤,岳飞一身的创痕已经够多了! 豫北一带的民风,至今端方淳厚,刚毅耿介。对于妇人离弃之事,丈夫一般是不肯咽下这口气的,必定还以颜色,决无迁就转圜的余地。 痛哉岳飞!正在前线厮杀的他,突然闻知后方家变,羞愤交加,遥望北天,国不国,家不家,又是怎样的一番“怒发冲冠”! 沙场中,马背上,他默默地追问前妻——你为什么要走?上有白发老母风中之烛,下有一双幼儿嗷嗷待哺,你忍心抛下他们吗?丈夫保家卫国,出生入死,你不理解他的一颗忠心吗?儿子少年壮志,战场扬威,你不怕他们因你而蒙羞吗?……以前从军带着你住过军营,这次留你在家照顾老小,你却……你还年轻,才20多岁,乱世穷家你守不住了。夫妻一场,你却没有与我情投意合的缘分,没有与我分担苦难的能力,你走吧!…… 有谁明白,岳飞誓师杀敌的一声怒吼,倾泻了多少常人不能理解的心情? 从此岳飞再也没能回到桑梓故里。 苍天呵,这位英雄,这个好人,怎么能够这样亏了他的一生? 所以,你又给了他一个李娃。 天道补不足 在史料中,岳飞娶李娃的情节是模糊的,只大约推断在宋高宗建炎二、三年间(1128年-1129年)。 在史料中,李娃的来历更是模糊的,只说她比岳飞大两岁,结婚时已经二十八九岁。 当时大局溃乱,金军掳走了徽宗、钦宗二帝以后,宋廷乞怜求和,从中原开封移都江南建康,建立了南宋小朝廷,苟安于东南一隅。这段时期,岳飞在太行山和洛阳、汜水、滑州、开封、太康等地辗转征战,被迫不断南撤,终于从北京大名府一步步退到了南京应天府。战争间隙,岳飞与李娃何处相遇,何时成亲,李娃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以前是否结婚,均无从考。 然而所有细节都在显示,李娃是一个好女人。 她敬重婆母,温存孝顺。姚老夫人饱受惊悸折磨,加上南方水土不服,常年卧病。岳飞是个大孝子,总是抽空侍奉母亲,亲自调药换衣。李娃更是晨昏伺候,无微不至,七八年如一日,直至婆母去世。 她爱抚岳云、岳雷兄弟,视同己出。岳云与巩氏成亲,岳雷与温氏成亲,岳飞难得顾及,都是李娃安排操办。巩氏、温氏相继生儿育女,这也正是李娃自己接连生育哺养之时,一个大妈妈带着两个小妈妈,经营起了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庭。 岳飞与李娃,一个带着婚姻失意的创伤,一个带着青春寂寞的缺憾,两人走到了一起,因此格外懂得相互珍重。烽火狼烟之中,金风玉露相逢,结婚十来年,李娃为岳飞生养了岳霖、岳震、岳霭三个儿子,还有女儿岳安娘。 李娃嫁给岳飞,是没有享过荣华富贵的。 岳飞到了南方鱼米之乡,不改北方农民子弟的本色,每日饭食还是麦面和齑菜。平时与部属会餐,则在家常便饭中添点猪肉。有次厨师端来一盆鸡肉,岳飞追问来历,答曰知州衙门送的,岳飞命令:“后勿复供。”因此,后院一家人饮食的简单也可以想见。 即使升任了高级将领,岳飞平日还是麻布衣衫,被称为布衣将帅。有天,李娃穿上了一身缯帛衣裳,虽然不是华贵衣料,岳飞却不高兴了。“吾闻后宫妃嫔在北方,尚多窭乏。汝既与吾同忧乐,则不宜衣此。” 哪个女人不爱美,何况她还风华正茂!然而,本想给丈夫一个惊喜的李娃,立即明白自己错了。当时,她定是双靥一红,羞愧地低头笑着,挽起衣袂匆匆回屋。从此,这个女人再也没有享用过绫罗绸缎,一袭布裙,一脸微笑,履行着丈夫与她的那个盟约:“与吾同忧乐。” 李娃嫁给岳飞,也是经受了感情考验的。 当时的许多将帅,都是姬妾满堂,纵情享乐。同是主战派的抗金将领,韩世忠竟污辱部下妻女,直至逼迫猛将呼延通自杀;刘世光也居然请求朝廷在赐官员正妻“外命妇”封号之外,也为他们的姬妾封号,此例一开,“国夫人”、“郡夫人”、“淑人”、“硕人”闹得脂粉飞扬。 岳飞驻兵鄂州时,宣抚使吴王介派来军官与他议事,军官见每日餐席从无姬妾舞女陪酒,惊讶地汇报给了吴王介。吴王介以两千贯买了一个仕宦之家的女子,连同珠宝妆奁,一起送到了岳飞府中。岳飞把女子安排在一间空屋里,隔着屏风对她说:“某家上下所衣纟由布耳,所食齑面耳。女娘子若能如此同甘苦,乃可留,不然,不敢留……”岳飞听到女子不以为然地嗤嗤笑了,就把她送了回去。有人劝阻岳飞,不要拂逆了吴王介的好意,岳飞说:“吴少帅于飞厚矣。然国耻未雪,圣上宵旰不宁,岂大将晏安取乐时耶?” 那时,李娃与岳飞结婚大约七八年了吧,已经生有两个儿子。当那个女子进门之时,李娃定是面色苍白,眼中含泪,心底瑟瑟发抖。但她保持沉默,完全听凭上天的安排。直到岳飞送走女子的那天晚上,李娃才哭倒在丈夫的怀里,夫妻深情尽在不言中。 岳飞的慷慨赴死是一曲千古绝唱,但当时他的私人情感,历史却几乎不曾正视。我们只能推想他最后一次回家的情景。 这是岳飞一生的最后一个秋天,落叶萧萧,长天郁郁。已被罢免兵权官职的岳飞,向朝廷告假,从高宗“行在”临安回到江州家中,住了短短数天。 一路上,岳飞忧愤满怀,心如铅坠。宫廷之中已经磨刀霍霍,秦桧之流一个陷害岳家军的全面计划已获高宗批准,大理寺的牢门已经洞开,临安的刑场已经布置,两三个月后的那个除夕前夜,即是岳飞的死期。 江州到了,长江与庐山之间的这片美丽土地,是岳飞选择的第二故乡。进入城中,刚刚望见自家私邸的一抹粉墙,就见一群孩童奔跑着从大门里迎了出来。岳飞翻身下马,孩子们欢呼雀跃,缠绕在他的双腿上,有的叫爹爹,有的叫爷爷。一股亲情的暖流冲散了血雨腥风,岳飞泪湿双眼,呵呵笑着,抱起最小的娃娃,最后一次走进家门,迎面看见的就是李娃那一张动人的笑脸。 普天之下,只有这个家,才是岳飞安顿自己的归宿。这一年,岳云23岁,岳雷16岁,岳霖12岁,岳震7岁,岳霭3岁,还有一个女儿岳安娘。岳云媳妇巩氏已生3个孩子,大孙子岳甫4岁,大孙女岳大娘3岁,二孙子岳申1岁;岳雷媳妇温氏生的二孙女岳二娘也已2岁,孙子岳经即将出生……正当盛年的岳飞,已经儿孙满堂了。这个洒扫整洁的院落里,井井有条,温暖欢乐,一派上慈下孝、和睦安详的气氛,给了岳飞一生渴望的慰藉。他品味着李娃亲手为他操持的粗茶淡饭,穿着李娃亲手给他浆洗的麻布衣衫,每天抱儿弄孙,与妻子闲话家常,头顶是竹林的幽幽绿荫,身边是清秋的阵阵爽风…… 巨石之下,岂有完卵?可是眼前,一片天真烂漫的童稚欢笑,一群相亲相爱的骨肉生命,就在滴血的屠刀下面,绽放出了所有的灿烂光华。收起眉间的忧戚,藏起眼中的热泪,李娃向岳飞呈上了这一份最后的天伦之乐。这是一个妻子此时能够奉献的全部了。 岳飞和李娃总共做了13年夫妻。 香火的语言 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岳飞在临安大理寺狱中被“拉胁而死”,时年39岁。 同时,岳云、张宪被绑赴临安闹市,处以斩刑。 那个阴暗寒冷的岁末,成了中华历史上一个永远解不开的痛结。 岳飞遇害当日,满城普降苦雨,临安市民泣不成声,下至三尺之童,莫不唾骂秦桧。虽然宋廷为了标榜屠戮有理,把岳飞狱案镂刻板牒,沿路悬示,却反而更加激发了民众的痛悼之情,“天下闻者无不垂涕”。 而天下最最哀痛之人,就是李娃了。 岳飞死时惟一佩带的一只玉环,当是李娃给他的信物吧。大理寺的狱卒隗顺,冒死背负岳飞的尸身,潜出钱塘门,悄悄埋葬于北山山麓。坟前的标记是新栽的两株橘树,坟内的标记就是这一只沾血的玉环,放在遗体腰部下面,陪伴岳飞长眠地下。直至20年后,宋孝宗继位,为岳飞冤案平反,隗顺的儿子献出岳飞遗体,朝廷将岳飞隆重改葬于杭州栖霞岭下。 岳飞官至一品,却没留下多少财产。“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命,天下当太平”,是他回答宋高宗“天下未太平”的一句名言。他“平居洁廉,不殖货产”,最后“藉其家仅九千缗”,每缗为一千文铜钱。这是岳飞留给李娃养活一大家子的费用。 岳飞也曾盼望一个美满的晚年,在给江州东林寺的好友慧海和尚的诗中写道:“功业要刊燕石上,归休终伴赤松游。”而赤松林中的弯弯小径上,一定有李娃陪伴的身影…… 一位封建弱女子的独立尊严,是在英雄赴死之后完成的。虽然,天下没有比这更深的惨痛了,没有比这再大的苦难了,但她没在历史上发出一点声响,不哭号,不呻吟,不软弱,不屈服,她是岳飞的妻子。 朝廷下令,将岳飞、张宪的家眷流放岭南和福建。李娃带着残余的全家儿孙,拜别岳飞岳云的亡灵,踏上了一条颠沛流离的放逐之路。在遥远的毒虫瘴疠之地,寡母孤儿忍辱负重,凄风苦雨,延续着岳氏一门的生命脉息。 整整20年后,白发苍苍的李娃终于接到一道特赦令。此时,岳雷已含恨去世,温氏也疑去世,留下四子二女,由岳云之妻巩氏照管。岳家儿孙大部分幸存下来了,儿子岳霖、岳震、岳霭和孙儿岳甫、岳申等,还有安娘的丈夫,后来都被补授了官职。岳氏家族走出了一段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岁月。 功不可没的李娃,又默默活了十多年,于孝宗淳熙二年病逝,享年75岁。这时,岳飞在地下已经等她33年了。 岳飞的陵墓,在今浙江杭州西湖边的栖霞岭下;李娃的墓园,则在今江西九江株岭太阳山的“飞燕投河”之处,与不远处的婆母姚老夫人之墓相伴。 岳飞和李娃这对夫妻,恨不同日死,恨不同穴葬,两地遥遥守望了八百余年。还是故乡中原的后世子孙,体恤先人,孝顺慈亲,将这对生死夫妻同时供奉于岳门故宅的正殿之上,世世代代焚香敬祀。 袅袅升起的香火,把岳飞和李娃的名字双双写在历史的天幕上。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1

供奉的李娃

供奉的李娃在汤阴岳飞故宅的正殿里,李娃进入了人们的视线。这是一尊塑像,素衣素面,与英雄岳飞一起,双双端坐于供台之上。

汤阴岳飞故宅的正殿里,李娃进入了人们的视线。这是一尊塑像,素衣素面,与英雄岳飞一起,双双端坐于供台之上。

岳飞的英名如雷贯耳,怎么没听说过他的夫人李娃?据说,她是岳飞的第二位夫人,因为对家有功,所以供奉在这里。那岳飞的原配夫人呢?

我仰望塑像:岳飞的英名如雷贯耳,怎么没听说过他的夫人李娃?唐代有一部《李娃传》,恰巧同名;汤阴一带的女子,一般不取这样的名字……

改嫁的刘氏 据历史专家考证,岳飞的四个哥哥先后夭折,他的乳名唤作五郎。岳家是有几百亩薄田的自耕农,后来涝灾惨重,民不聊生,典卖田亩,借高利贷。岳飞16岁娶妻刘氏,第二年生岳云,7年后又生岳雷。在此期间,岳飞两次应募从军。到24岁时,已经成长为一个自觉的爱国战士的岳飞,前往相州,第三次挥戈从戎,毅然北赴抗金前线。后来,金兵的腥膻铁蹄一路南下,占领汤阴,并在这里构筑营寨。史料记载,“刘氏两次改嫁,岳云、岳雷由祖母姚夫人抚养。”《精忠报国――岳飞新传》写道:“岳飞的故乡沦陷后,有个同乡前来寻找岳飞,告诉他母亲姚氏和前妻刘氏的消息。并且转达了姚氏的反复重嘱:‘为我语五郎,勉事圣天子,无以老媪为念也。’岳飞愤恨刘氏的背信弃义,姚氏和岳云、岳雷的凄惨境遇更使他卧不安、食不甘。他派人潜入汤阴县,前后18次,才将母亲和两个儿子接到自己的军营……

忽然,又一句解说恍惚传入了耳中:“……她是岳飞的第二位夫人,因为对岳家有功,所以也供奉在这里。”

岳飞第二位夫人李娃

我问陪同的汤阴人:岳飞的原配夫人呢?

宋史专家王曾瑜谈道:“岳飞原妻为刘氏,刘氏在岳飞从军后改嫁。另娶李氏。……据钱汝雯所编《岳飞年谱》中引《金佗宗谱》,并无刘氏,这当是后世子孙之避讳。在宋代,妇女改嫁是很普遍的事。禁止妇女特别是寡妇改嫁,主要是明清的事。”后世子孙为什么“为之避讳”呢?其中当有为了少年英雄岳云、岳雷的缘故,刘氏毕竟为其生母,还须留情;然而更主要的原因,大概还是不忍触动岳飞的感情伤疤,岳飞一身的创痛已经够多了!

不料,对面一阵沉默。还有一点躲闪,好一会儿才答非所问:……这是出去打仗以后又娶的。

天道补不足 在史料中,岳飞娶李娃的情节是模糊的,大约推断在宋高宗建炎二三年间;李娃的来历更是模糊的,只说她比岳飞大两岁,结婚时已经二十八九岁。当时大局溃乱,金军掳走了徽宗、钦宗二帝以后,宋廷乞怜求和,从中原开封移都江南建康,建立了南宋小朝廷,苟安于东南一隅。这段时期,岳飞在太行山和洛阳、汜水、滑州、开封、太康等地辗转征战,被迫不断南撤,终于从北京大名府一步步退到了南京应天府。战争间隙,岳飞与李娃何处相遇,何时成亲,李娃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以前是否结婚,均无从考证。

呀,一不小心,大概触到岳飞家乡人的一个忌讳了。

然而所有细节都在显示,李娃是一个好女人。她敬重婆母,温存孝顺。姚老夫人常年卧病,她晨昏伺候,直至婆母去世。她爱抚岳云、岳雷兄弟,视同己出。岳云与巩氏成亲,岳雷与温氏成亲,都是李娃安排操办。结婚十年来,李娃为岳飞生养了岳霖、岳震、岳霭三个儿子,还有女儿岳安娘。岳飞到了南方鱼米之乡,每日饭食还是麦面齑菜,平日一身麻布衣衫,被称为布衣将帅。有一天,李娃穿上了一身缯帛衣裳,虽然不是华贵衣料,岳飞却不高兴了。“吾闻后宫妃嫔在北方,尚多窭乏。汝既与吾同忧乐,则不宜衣此。”李娃当时定是双靥一红,羞愧地低头笑着,挽起衣袂匆匆回屋。从此,这个女人再也没有享用过绫罗绸缎。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北宋徽宗崇宁二年的一个春夜,岳飞出生于今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的程岗村。对英雄岳飞,河南乡亲们的情分如一条巨大的精神河流,世世代代汹涌澎湃。可是至今,大部分河南人都不知道岳飞身边有一个李娃。

岳飞一生的最后一个秋天,已被罢免兵权官职的他,向朝廷告假,从高宗“行在”临安家中。一路上忧愤满怀,秦桧之流陷害岳家军的全面计划已获高宗批准,他已听见宫廷之中磨刀霍霍。进入江州城中,刚刚望见自家私邸的一抹粉墙,就见一群孩童奔跑着从大门里迎了出来。岳飞翻身下马,孩子们欢呼雀跃,缠绕在他的双腿上,有的叫爹爹,有的叫爷爷,一股亲情的暖流中冲散了血雨腥风。这一年,岳云23岁,岳雷16岁,岳霖12岁,岳震7岁,岳霭3岁,还有一个女儿岳安娘。岳云媳妇巩氏已生3个孩子,大孙子岳甫4岁,大孙女岳大娘3岁,二孙子岳申1岁;岳雷媳妇温氏生的二孙女岳二娘也已2岁,孙子岳经即将出生……在这个井井有条的家庭里,一派上慈下孝、和睦安详的气氛,给了岳飞一生渴望的慰藉。

汤阴人护卫着一个什么故事呢?

精忠岳飞林心如扮演岳飞妻子李娃

改嫁的刘氏

香火的语言 岳飞和李娃共做了13年的夫妻。绍兴十一年十二月廿九,岳飞在临安大理寺狱中被“拉胁而死”,时年39岁。同时,岳云、张宪被绑赴临安闹市,处以斩刑。当日,临安满城普降苦雨,“天下闻者无不垂涕”。下至三尺之童,莫不唾骂秦桧。岳飞死时唯一佩戴的一只玉环,当是李娃给他的信物。大理寺的狱卒隗顺,冒死背负岳飞的尸身,潜出钱塘门,悄悄埋葬于北山山麓。坟前的标记是两株橘树,坟内的标记就是这一只沾血的玉环。放在遗体腰部下面,陪伴岳飞长眠地下。直至20年后,宋孝宗继位,为岳飞冤案平反,隗顺的儿子献出岳飞的遗体,朝廷将岳飞隆重改葬于杭州栖霞岭下。岳飞、张宪等蒙难之后,家眷流放岭南和福建。李娃带着残余的全家儿孙,拜别亡灵,踏上了一条颠沛流离的放逐之路。在遥远的毒虫瘴疠之地,寡母孤儿忍辱负重,凄风苦雨,延续着岳氏一门的生命脉息。整整20年后,白发苍苍的李娃终于接到一道特赦令。此时,岳雷已含恨去世,留下四子二女,由岳云之妻巩氏照管。岳家儿孙大部分幸存下来了,儿子岳霖、岳震、岳霭和孙儿岳甫、岳申等,还有安娘的丈夫,后来都补授了官职。功不可没的李娃,又默默活了十多年,于孝宗淳熙二年病逝,享年75岁。这时,岳飞在地下已经等她33年了。

据历史专家考证,岳飞的四个哥哥先后夭折,他的乳名唤作五郎。岳家原是有几百亩薄田的自耕农,后来涝灾惨重,民不聊生,典卖田亩,借高利贷,到了“公私之债交争互夺,谷未离场,帛未下机,已非己有”的境地。岳飞16岁娶妻刘氏,第二年生岳云,7年后又生岳雷。在此期间,岳飞两次应募从军。到24岁时,已经成长为一个自觉的爱国战士的岳飞,前往相州,第三次挥戈从戎,毅然北赴抗金前线。

后来,金兵的腥膻铁蹄一路南下,占领汤阴,并在这里构筑营寨。史料记载,“刘氏两次改嫁,岳云、岳雷由祖母姚夫人抚养。”

《尽忠报国——岳飞新传》写道:“岳飞的故乡沦陷后,有个同乡前来寻找岳飞,告诉他母亲姚氏和前妻刘氏的消息,并且转达了姚氏的反复重嘱:‘为我语五郎,勉事圣天子,无以老媪为念也。’岳飞愤恨刘氏的背信弃义,姚氏和岳云、岳雷的凄惨境遇更使他卧不安、食不甘。他派人潜入汤阴县,前后18次,才将母亲和两个儿子按到自己的军营……”

岳飞的妻子改嫁?一代英烈曾经遭遇婚姻不幸?

旷世大英雄岳飞啊,哪个女人有幸获得上天赐予的这样一位丈夫,纵然千辛万苦,纵然寒窑独守,也是幸运,也是幸福。可叹刘氏,你究竟还要什么?

宋史专家王曾瑜谈道:“岳飞原妻为刘氏,刘氏在岳飞从军后改嫁,另娶李氏。……据钱汝雯所编《岳飞年谱》中引《金佗宗谱》,并无刘氏,这当是后世子孙为之避讳。在宋代,妇女改嫁是很普遍的事。禁止妇女、特别是寡妇改嫁,主要是明清的事。”

后世子孙为什么“为之避讳”呢?其中当有为了少年英雄岳云、岳雷的缘故,刘氏毕竟为其生母,还须留情;然而更主要的原因,大概还是不忍触动岳飞的感情伤疤,岳飞一身的创痛已经够多了!

痛哉岳飞!正在前线厮杀的他,突然闻知后方家变,羞愤交加,遥望北天,国不国,家不家,又是怎样的一番“怒发冲冠”!

沙场中,马背上,他默默地追问前妻一你为什么要走?上有白发老母,下有一双幼儿,你忍心抛下他们吗?丈夫保家卫国,出生入死,你不理解他的一颗忠心吗?儿子渐渐长大成人,你不怕他们因你而蒙羞吗?……以前从军带着你住过军营,这次留你在家照顾老小,你却……你还年轻,才二十多岁,乱世穷家你守不住了。夫妻一场,你却没有与我情投意合的缘分,没有与我分担苦难的能力,你走吧……

从此岳飞再也没能回到桑梓故里。

天道补不足

在史料中,岳飞娶李娃的情节是模糊的,大约推断在宋高宗建炎二三年间(1128年-1129年),李娃的来历更是模糊的,只说她比岳飞大两岁,结婚时已经二十八九岁。

当时大局溃乱,金军掳走了徽宗、钦宗二帝以后,宋廷乞怜求和,从中原开封移都江南建康,建立了南宋小朝廷,苟安于东南一隅。这段时期,岳飞在太行山和洛阳、汜水、滑州、开封、太康等地辗转征战,被迫不断南撤,终于从北京大名府一步步退到了南京应天府。战争间隙,岳飞与李娃何处相遇,何时成亲,李娃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以前是否结婚,均无从考。

然而所有细节都在显示,李娃是一个好女人。

她敬重婆母,温存孝顺。姚老夫人常年卧病,她晨昏伺候,直至婆母去世。

她爱抚岳云、岳雷兄弟,视同己出。岳云与巩氏成亲,岳雷与温氏成亲,都是李娃安排操办。

结婚十来年,李娃为岳飞生养了岳霖、岳震、岳霭三个儿子,还有女儿岳安娘。

岳飞到了南方鱼米之乡,每日饭食还是麦面齑菜,平日一身麻布衣衫,被称为布衣将帅。有天,李娃穿上了一身缯帛衣裳,虽然不是华贵衣料,岳飞却不高兴了。“吾闻后宫妃嫔在北方,尚多窭乏。汝既与吾同忧乐,则不宜衣此。”李娃当时定是双靥一红,羞愧地低头笑着,挽起衣袂匆匆回屋。从此,这个女人再也没有享用过绫罗绸缎。

岳飞驻兵鄂州时,宣抚使吴派来军官与他议事,军官见每日餐席从无姬妾舞女陪酒,汇报给了吴。吴以两千贯买了一个仕宦之家的女子,连同珠宝妆奁,一起送到了岳飞府中。岳飞把女子安排在一问空屋里,隔着屏风对她说:“某家上下所衣岫布耳,所食齑面耳。女娘子若能如此同甘苦,乃可留,不然,不敢留… ”岳飞听到女子不以为然地哧哧笑了,就把她送了回去。送走女子的那天晚上,李娃定是哭倒在丈夫的怀里,夫妻深情尽在不言中。

岳飞一生的最后一个秋天,已被罢免兵权官职的他,向朝廷告假,从高宗“行在”临安返回江州家中。一路上忧愤满怀,秦桧之流陷害岳家军的全面计划已获高宗批准,他已听见宫廷之中磨刀霍霍。

进入江州城中,刚刚望见自家私邸的一抹粉墙,就见一群孩童奔跑着从大门里迎了出来。岳飞翻身下马,孩子们欢呼雀跃,缠绕在他的双腿上,有的叫爹爹,有的叫爷爷。一股亲情的暖流冲散了血雨腥风。这一年,岳云23岁,岳雷16岁,岳霖12岁,岳震7岁,岳霭3岁,还有一个女儿岳安娘。岳云媳妇巩氏已生3个孩子,大孙子岳甫4岁,大孙女岳大娘3岁,二孙子岳申1岁;岳雷媳妇温氏生的二孙女岳二娘也已2岁,孙子岳经即将出生……在这个井井有条的家庭里,一派上慈下孝、和睦安详的气氛,给了岳飞一生渴望的慰藉。

岳飞和李娃总共做了13年夫妻。

香火的语言

绍兴十一年十二月廿九日,岳飞在临安大理寺狱中被“拉胁而死”,时年39岁。

同时,岳云、张宪被绑赴临安闹市,处以斩刑。

当日,临安满城普降苦雨,“天下闻者无不垂涕”,下至三尺之童,莫不唾骂秦桧。

岳飞死时惟一佩戴的一只玉环,当是李娃给他的信物吧。大理寺的狱卒隗顺,冒死背负岳飞的尸身,潜出钱塘门,悄悄埋葬于北山山麓。坟前的标记是两株橘树,坟内的标记就是这一只沾血的玉环,放在遗体腰部下面,陪伴岳飞长眠地下。直至20年后,宋孝宗继位,为岳飞冤案平反,隗顺的儿子献出岳飞遗体,朝廷将岳飞隆重改葬于杭州栖霞岭下。

岳飞、张宪等蒙难之后,家眷流放岭南和福建。李娃带着残余的全家儿孙,拜别亡灵,踏上了一条颠沛流离的放逐之路。在遥远的毒虫瘴疠之地,寡母孤儿忍辱负重,凄风苦雨,延续着岳氏一门的生命脉息。

整整20年后,白发苍苍的李娃终于接到一道特赦令。此时,岳雷已含恨去世,温氏也疑去世,留下四子二女,由岳云之妻巩氏照管。岳家儿孙大部分幸存下来了,儿子岳霖、岳震、岳霭和孙儿岳甫、岳申等,还有安娘的丈夫,后来都被补授了官职。

功不可没的李娃,又默默活了十多年,于孝宗淳熙二年病逝,享年75岁。这时,岳飞在地下已经等她33年了。

岳飞的陵墓,在今浙江杭州西湖边的栖霞岭下,李娃的墓园,则在今江西九江株岭太阳山的“飞燕投河”之处,与不远处的婆母姚老夫人之墓相伴。

岳飞和李娃这对夫妻,恨不同日死,恨不同穴葬,两地遥遥守望了八百余年。还是故乡中原的后世子孙,体恤先人,孝顺慈亲,将这对生死夫妻同时供奉于岳门故宅的正殿之上,世世代代焚香敬祀。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