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春秋三国 >

袁崇焕被朝廷任命为福建邵武知县,也不是袁崇焕精神的灵髓

袁崇焕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既是他的辉煌业绩,更是他的崇高精神。袁崇焕的崇高精神是什么?有言者说是“忠”,也有言者说是“义”。于前者,“忠”就是忠君。袁崇焕作为明朝万历的进士,身受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四朝的国恩,任泰昌、天启、崇祯三朝的官员,受过系统完整的儒家教育,自然要忠于国君。因此,袁崇焕必定有忠君的思想。于后者,“义”如《礼记·中庸》曰:“义者,宜也。”韩愈《原道》引申说:“行而宜之之谓义。”北京龙潭湖畔袁督师庙旧址人们通常以“义”来规范朋友之间的关系。袁崇焕深通“四书”、“五经”,自然理解《孟子·离娄上》对“义”的阐释:“义,人之正路也。”因此,袁崇焕讲“义”是没有争议的。所以,袁崇焕有“君”与“义”的理念,是没有问题的,也是没有争议的。他在宁远大战的临战之前,对守城官兵“刺血为书,激以忠义,为之下拜,将士咸请效死”(《明史·袁崇焕传》),就是很好的例证。然而,“忠”与“义”不是袁崇焕精神的根本,也不是袁崇焕精神的灵髓。袁崇焕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是什么?我认为是“正气”和“精神”,就是浩然正气和爱国精神。袁崇焕的浩然正气和爱国精神,体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是中华民族精神的灵髓。一、勇敢拼搏袁崇焕有着过人的事功,而这源于他过人的勇气——勇敢拼搏。在困难面前,是勇敢拼搏,还是萎靡退缩?这是强者与懦者、英雄与凡夫的一个重要区别。袁崇焕有大勇,敢拼搏。他出山海关担任辽东官职时,明朝丢城失地,败报频传——一失抚顺、二失清河、三失开原、四失铁岭、五失沈阳、六失辽阳、七失广宁、八失义州,还有萨尔浒大败,上下沮丧,局势危急。《明史》记载:自辽左军兴,明朝总兵阵亡者凡14员:抚顺则张承胤,萨尔浒之战则杜松、刘綎、王宣、赵梦麟,开原则马林,沈阳则贺世贤、尤世功,浑河则童仲揆、陈策,辽阳则杨宗业、梁仲善,广宁则刘渠、祁秉忠。还有因战败自裁的总兵李如柏(明初定制总兵官为21员)。同期还有辽东经略、巡抚杨镐、袁应泰、熊廷弼、王化贞因此而被杀,或自尽。京师朝野官员,可谓谈辽色变:“时广宁失守,王化贞与熊廷弼逃归,画山海关为守。京师各官,言及辽事,皆缩朒不敢任。崇焕独攘臂请行。”(《明史·袁崇焕传》)西汶艺术网[ 2 明亡清兴六十年

袁崇焕,字元素,号自如,广东东莞人,祖籍广西梧州。于万历十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生于广东东莞石碣镇水南乡,年十四随祖袁世祥,父袁子鹏迁至广西藤县。万历四十七年中进士。明末着名军事家、民族英雄、抗清名将。多次以少敌多击败强敌,先后取得了宁远大捷、宁锦大捷、京城保卫战等胜利,一生无一败绩,被皇太极称为十五年来从未有过的劲敌。己巳之变,后金实施反间计,最后被崇祯帝以通敌谋叛之罪磔杀。如今,在斩帅和袁崇焕最后是否死于反间计的问题上,尚存在不同看法。

  • 第一讲崇焕之死
  • 第二讲万历怠政
  • 第三讲朝政危机
  • 第四讲成梁守辽
  • 第五讲满洲崛兴
  •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袁崇焕被朝廷任命为福建邵武知县,也不是袁崇焕精神的灵髓。第六讲辽事初起
  • 第七讲四路丧师
  • 第八讲开铁失守
  • 第九讲明宫三案
  • 第二十五讲崇祯登极
  • 第二十六讲平台奏对
  • 第二十七讲天聪新政
  • 第二十八讲宁远兵变
  • 第二十九讲督师蓟辽
  • 第三十讲斩毛文龙
  • 第三十一讲北京危机
  • 第三十二讲保卫京师
  • 第三十三讲平台落狱
  • 第三十四讲阉孽翻案
  • 第三十五讲崇焕死因
  • 第三十六讲崇焕精神
  • 第三十七讲大寿降清
  • 第三十八讲林丹大汗
  • 第三十九讲建立大清
  • 第四十讲松锦大战

万历四十七年袁崇焕中三甲第四十名,赐同进士出身,授福建邵武知县。万历四十八年,袁崇焕被朝廷任命为福建邵武知县。邵武,位于福建西北部,武夷山南麓,濒临闽江支流富屯溪,为“八闽屏障”。

<

袁崇焕在邵武知县任上的重要事迹,流传下来的主要有五件:

第一,救民水火。《邵武府志》记载:袁崇焕“素捷有力,尝出救火,着靴上墙屋,如履平地”。

第二,处理冤狱。《邵武府志》记载“明决有胆略,尽心民事,冤抑无不伸”。

第三,关心辽事。夏允彝《幸存录》记载:袁崇焕“为闽中县令,分校闱中,日呼一老兵习辽事者,与之谈兵,绝不阅卷”。袁崇焕了解辽东边事,为后来的军旅生涯,做了初步的准备。

第四,聚会奎英。袁崇焕企盼做一番大事业,就要联络、组织志同道合者,为共同理想而奋斗。袁崇焕在邵武招纳的军人如罗立,后在固守宁远之战中向城北后金军大营,燃放西洋大炮,一炮发中,“歼虏数百”。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第五,题辞高塔。袁崇焕在邵武为民救火、处理冤狱、关心辽事、聚会奎英的文物标志,是他题写塔名的聚奎塔。

塔额中题“聚奎塔”三个字,阴文,颜体,行楷,舒朗,苍劲,刚挺,圆浑,流畅。这方题刻,字迹清晰,完好无损,是至今袁崇焕留下惟一可信的极为珍贵的墨迹与文物。

邵武知县袁崇焕任职不久,遵照朝廷的规定,于天启二年,到北京朝觐,接受朝廷的政绩考核。他利用在京的时机,察视边塞,了解形势,为辽事进行准备。

此时辽东形势,已经越来越危急。辽东经略王在晋分析当时关外形势道:“东事离披,一坏于清、抚,再坏于开、铁,三坏于辽、沈,四坏于广宁。初坏为危局,再坏为败局,三坏为残局,至于四坏——捐弃全辽,则无局之可布矣!逐步退缩之于山海,此后再无一步可退。”意思是:明朝先失陷抚顺、清河、开原、铁岭、辽阳、沈阳,又失陷广宁,丢弃全辽,无局可守。《明史》记载:自努尔哈赤攻陷抚顺以来,明朝在辽东的总兵官,阵亡者共14人:抚顺则张承胤,萨尔浒之战则杜松、刘、王宣、赵梦麟,开原则马林,沈阳则贺世贤、尤世功,浑河则童钟揆、陈策,辽阳则杨宗业、梁仲善,广宁则刘渠、祁秉忠。天启帝惊慌失措,抓住首辅叶向高“衣袂而泣”。京师朝野官员,谈敌色变。张岱在《石匮书后集》中说:“时广宁失守,王化贞与熊廷弼逃归,画山海关为守。京师各官,言及辽事,皆缩朒不敢任。崇焕独攘臂请行。”

袁崇焕在这个明朝关外局势空前严重的态势下,单骑出关,巡视形势。《明史·袁崇焕传》记载:

天启二年正月,朝觐在都。御史侯恂请破格用之,遂擢兵部职方主事。无何,广宁师溃,廷议扼山海关,崇焕即单骑出阅关内外。部中失袁主事,讶之,家人亦莫知所往。已,还朝,具言关上形势。曰:“予我军马钱谷,我一人足守此!”廷臣益称其才,遂超擢佥事,监关外军,发帑金二十万,俾招募。

在失陷广宁的第四天,御史侯恂慧眼识人,不泥成规,题请破格擢用袁崇焕,具疏奏言:“见在朝觐邵武县知县袁崇焕,英风伟略,不妨破格留用。”

明天启帝采纳侯恂等的建议,授袁崇焕为兵部职方司主事,旋升为山东按察司佥事、山海监军。

袁崇焕赴任前,往见革职听勘在京的熊廷弼。熊廷弼问:“操何策以往?”袁崇焕答:“主守而后战。”熊廷弼跃然喜。

袁崇焕任职后,上《擢佥事监军奏方略疏》。力请练兵选将,整械造船,固守山海,远图恢复。他疏言:“不但巩固山海,即已失之封疆,行将复之。”当时山海关外广大地域,为漠南蒙古哈剌慎等部占据,袁崇焕便驻守关内。朝廷采纳蓟辽总督王象乾的奏议,对边外蒙古部落实行“抚赏”政策,就是颁发赏银,争取他们同明朝结盟,共同抵御后金。一些蒙古部落首领接受了“抚赏”,辽东经略王在晋令袁崇焕移到山海关外中前所。王在晋又令袁崇焕往前屯,安置辽民流亡、失业者。袁崇焕受命之后,连夜赶路,丛林荒野,虎豹出没,天明入城,将士都赞叹他的勇敢与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