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春秋三国 >

看到不远处我养的猫韭菜蹲在地上奇怪的看着我,另一半则在铁圈里面

这个故事发生地及人物是绝对真实存在的

      这件事发生在去年秋天的一个夜晚,直到现在每每想起,仍然心有余悸。

在那甜瓜成熟的季节一百八十四,扫描二维码了解小说更多细节:刘晓安和李宏武在关马村微信群闲聊中得知老贵叔去世了,内心悲痛不已,他遗憾自己没能见到老贵叔最后一眼,也痛恨父亲为什么没有告诉他。此刻自己想回去送老贵叔最后一程,但是碍于学校的毕业论文,无法抽身,只能给三姐红叶打电话,让她代替自己老贵叔一程,刘红叶利用下午没有课的时间,参加中老贵叔的葬礼:对于关中葬礼风俗,红叶和刘晓安非常不认同,但是就算再高的学历和再高的威望,也是对于葬礼的风俗无法左右,所以对于老贵叔的出殡,刘红叶非常熟练的记录下来,她看到亲友在灵柩前上香敬酒。磕头。关中方言叫叩首。后面是来做最后观望的乡亲们。孝男孝女背拉着灵柩前行,具有继承权的儿子头顶烧过香的瓷盆在最中间,在离开村庄的最后一个十字路口瓷盆要从头顶摔下摔碎,这是官马村最具庄严的送葬。铁锨队——乡亲们肩扛铁锨走在灵柩的最前面,这些平日和睦相处的乡亲们在这个时候无论多忙都要来参加这样的葬礼,都要来亲自送走一起生活的村里的长者。

在我们这个小城市里有个算是比较大的机械工厂,是滇西南里有名的老厂子了,在省里都挂了名的。建厂特别早,据说的打完日本鬼子那年就建的了,也就是说大约始建于50年代初,当时战火硝烟未散,城里大约只剩余不到万人了。而且大部分是外面迁来的。当然选厂子的时候,也没考虑太多,这个城市的主体原先是建在山头上的,所以厂子,就只好选到山下的坟区了。

      我住在一个比较老的巷子里,每次要穿过好几百米的巷子和一段铁路才能回到所住小区。这一天店里忙完已经晚上十点了,我像平时一样步行回家,走到巷子时,路灯已灭大半,只剩下两三盏发着昏黄光的灯肆无忌惮的嘲笑着晚归的路人。说来也是奇怪,我今天走进巷子的时候就感觉怪怪的,心想可能回来太晚路上就我一个人所以有疑心病,但是当我快走到铁道口的时候,脖子里忽然钻进一阵冷风,冷得我打了个激灵。秋天的风平时也刮,不过都挺凉爽,没有过让我浑身发抖的时候,正想着忽然一股强烈的不安感袭来,我一回头除了在昏黄的灯光下摇晃的树外什么都没有。我摇了摇头继续往家的方向走,离家越近越感到背后有人跟着我,就在我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心想老子都到家了看看谁他妈的不长眼跟着老子,被我抓到了非弄死他不可,于是壮着胆子猛地一回头,看到一个从头到脚都被白布裹着的影子嗖的一下子不见了。说时迟那时快,我他妈的来不及想撒腿就往楼上跑,操,妈逼什么鬼东西,老子是无神论者。打开家门,打开家里所有的灯,来不及脱鞋我就钻进了被窝紧紧的蒙着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闷的满头大汗,露出脑袋透透气,看到不远处我养的猫韭菜蹲在地上奇怪的看着我。我一拍大腿,妈的怎么给忘了,猫是通灵的,如果真有什么东西,它会不安的狂叫啊。

 农村人在活着的时候感觉不到,有时在一起生活的时候可能还出现过磕磕碰碰,在去世送葬的这天,在官马村东组零落的各户出现了这样不少的铁锨队,可能其中还有素日曾有着矛盾的乡里乡亲。 各条通往村南坟墓前的小道上出现了不少的乡里乡亲,这就是关马村,官马村的乡亲......

当时据说光光只是为铸造车间挖个熔化废钢材的锅炉就从地下挖出各种死人骨头达三百多,因为是要浇炼铁水用,所以挖得特别深,大约是十二三米,据说每十米都有近一百具头骨出来。后来这个车间出了很多事,尤其是文革期间的至八十年代初,我这里就捡件我小时候亲身经历的给大家讲讲。

    就这样,在韭菜的“保护下”我睡到了早上。

 铁锨,是在关中定位一个人人生最后的工具,这里,老者之间经常开玩笑:“把你个挨了铁锨的...”。这些铁锨队前往公坟,和这个老贵叔新坟并排的是高老头的坟,说起高老头,他当年打完麻将,顺便到街道买了一包挂面。放在炉子的锅里,煤球开的很旺。人也乏了,虽然不想睡,脑子确糊起来。再加上门窗紧闭满屋子煤气味很重,他就侧着身子棉袄挨着炉子睡觉了,将炉子的火星子掉在棉袄上。火星子烧着棉袄往上里钻,烧着棉袄里冒出的烟更呛人,高老头先未发觉,等到满屋煤气味罩在得睁不开眼,又呛的清醒起来,才看到棉袄着了火,忙双手去按,但浑身没劲,看着到处已是火窟窿,高老头的身上的裤子也着火了,火焰苗子往下蹿,引得烧着了墙上的架板,烧着了架板上的箱子和装了衣服的那个框子。有人说是高老头跳下去去提水桶,水桶没有水,又去端尿盆子,尿盆子只有一泡尿,浇不灭火。火烧的他在地上打滚,肉嗞嗞的响,后来人就昏过去。当然这种说话不太成立,因为他根本受煤气中毒,根本没有力气干这些事。

当时为这个锅炉挖掘深坑时,曾挖出了不少古时的铜钱,尤其是其中一串比较奇特,大约有三百多文钱,用一根红色金线串着,很象是古时姑娘嫁人时结得同心结之类的东西。而其它的零碎古钱则更多了,但都是散的。拴的绳索早腐朽了。有些连铜钱面上都生锈烂了。只有这串,线好,钱也完整。那年月这些东西不值钱。也没人在意,谁想要谁拿了。

    吃过早饭,来到店里,我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店里的伙计阿云。阿云皱着门头说你家那边是市里的老厂区了,前些年经常听说有工人因事故死去的,但也从没有人见过他们呀,这个不好说,你还是问问小区里的老人们,上网查查看……

当时是一个叫王富汉的拿了。也就是这串古钱的第一个主人。后来这个王富汉在六十年代死于一次工伤事故,当时他四十多岁了,据说在一次行车运调过程中,吊一个圆铁圈时,他和另一个外号叫小胖子年轻人站在下面。不知怎么,突然停电了。由于是使用的电磁力,于是呼啦一声,铁圈砸了下来,本来他和小胖子站在靠边上的,也不会碰到的,不知怎么的,那铁圈象有人指挥一样朝二人身上飞了过来。二人都吓傻了,就好么站着,结果是王富汉被当场从脑子中间僻开成两半,人一半在铁圈内,另一半则在铁圈里面。而大家把铁圈拉起来时,却发现仅够站一个人铁圈子里,小胖子却正好站在中间,只是几乎吓傻了。后来好久才晃过来。

  在我们这个小城市里有个世界500强的钢铁工厂, 是晋冀鲁豫乃至全国有名的老厂子了,在省里都挂了名的。建厂特别早,据说的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预言邯郸的发展后建立起来的,也就是说大约始建于50年代。邯郸城是一座几千年的古城了,城里本来就世世代代生活着上百万的居民,抗战八年没有摧垮这座城市,反而锻造了它的钢筋铁骨般的韧劲。当然选厂子的时候,也没考虑太多,这个城市西面是太行山,拥有得天独厚的煤炭资源和铁资源,太行山以东的大片地区是广袤的华北平原,所以厂子,就建在太行山的东面,其中大部分工厂位居市区内。

后来这串古铜钱,又易手,到了一个司机手中,也就是它的第二个主人。那时司机这职业挺吃香的,那司机也还年轻,才二十几岁,这人叫赵刚,他本来开车开得挺好的,可是有天他把车停在了小学校的门口,下去不知办什么事,那时学校正好下课,突然那车子不知怎么动了起来,朝那前刚走出校门的小学生压去,许多人慌乱闪避,最后压死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赵刚被判了七年,那年头这不算重,后来押到边境有一个劳改农场去改造,那年劳改农场发生犯人暴动,因为靠近边境只隔了一条江,六七十人一起渡江逃跑,结果几乎全被边防军打死在江中,赵刚也在其中了。

    当时据说光只是为铸造车间挖个熔化废钢材的锅炉就从地下挖出各种死人骨头达三百多,因为是要浇炼铁水用,所以挖得特别深,大约是十二三米,据说每十米都有近一百具头骨出来。后来这个车间出了很多事,尤其是文革期间的至八十年代初,我就讲一下这里原住居民也是我同一个小区的刘大爷小时候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我认识的是这串铜钱的第三个主人。

      刘大爷起先不愿意多说,见我特别感兴趣不停追问,也可以跟她聊天解闷,他便皱了皱眉头,开始了回忆之旅:

那时我七岁,那年除夕我因为和哥哥打架,把家里比较值钱的一个水壶摔坏了,气得爸爸狠打我一顿,还没给我买炮仗,临到天黑看小着其他小孩子都有炮仗放,而我没有,我只好躲在角落里哭。那时哭得贼伤心,眼睛红红的,然后老贵叔来了。他已经快五十岁岁了,那天他口里带着些酒气,已经有了些醉意,他跟我爸是一个车间的工人,他是负责夜里烧锅炉和守车间的,那时他正要去上班,见了我,不知怎么的,可能乘着醉意,竟对我说,没事,跟老贵叔守夜去,我买一封十足响的电光炮给你,我们一起到车间里去放。我说好啊,可又怕爸爸不同意,他说没事,摸摸我的头,自顾推门进去到我家里,去跟我爸爸他们说了,我爸爸他们可能也怕我跑丢了,但又没消我的气,所以同意了,那就是我人生的第一次熬夜生涯,也是最难忘的一次熬夜,那一夜好冷

    当时为这个锅炉挖掘深坑时,曾挖出了不少古时的铜钱,尤其是其中一串比较奇特,大约有三百多文钱,用一根红色金线串着,很象是古时姑娘嫁人时结得同心结之类的东西。而其它的零碎古钱则更多了,但都是散的。拴的绳索早腐朽了。有些连铜钱面上都生锈烂了。只有这串,线好,钱也完整。那年月这些东西不值钱。也没人在意,谁想要谁拿了。

那一夜太冷了,呼呼的夜风吹着,象有人声混在里面呼号,那是个特别空大的车间,空空荡荡,任由夜风在里面穿梭,我紧贴着老贵叔的身体走了进去,老贵叔领我来的路上已经买好了炮仗还有一瓶酒。老贵叔酒量很好,他总是不停的喝,他老婆在农村,有三个孩子,几乎全靠他寄钱回去养活。他心情很忧郁,总是靠喝劣酒来消愁。只是那时我还不太明白,不然我就不会要他买炮仗了。

  当时是一个叫王贵喜的拿了。也就是这串古钱的第一个主人。后来这个王贵喜在六十年代死于一次工伤事故,当时他四十多岁了,据说在一次行车运调过程中,吊一个圆铁圈时,他和另一个外号叫小胖子年轻人站在下面。不知怎么,突然停电了。由于是使用的电磁力,于是呼啦一声,铁圈砸了下来,本来他和小胖子站在靠边上的,也不会碰到的,不知怎么的,那铁圈象有人指挥一样朝二人身上飞了过来。二人都吓傻了,就好么站着,结果是王贵喜被当场从脑子中间僻开成两半,人一半在铁圈内,另一半则在铁圈里面。而大家把铁圈拉起来时,却发现仅够站一个人铁圈子里,小胖子却正好站在中间,只是几乎吓傻了。后来好久才晃过来,。

我很害怕,站在黑乎乎空旷的大厂房里,我跟老贵叔说了,我好怕,别怕,老贵叔一笑,说看我的吧,说着他点了一颗炮仗往车间深处一丢,咣整个车间一震,一下子亮了起来,一下子又灭了,恢复了黑暗。我先是吓了一下,然后见此景象,又高兴的跳了起来,好玩吗?老贵叔黑坳敦实的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我说好玩,这下我不怕了,于是老贵叔把炮仗交给我,自顾去给炉子通风加煤去了。这个工厂有两个炉子,一个是现在老贵叔我们呆的这个,这个是长年四季都要着火的,烟囱有三十米左右高的样子,另一个是用来浇灌铁水用的深坑炉子,就是从前挖出很多死人头骨的那个,那个炉子位于车间的深处,由于不开灯,很黑,不敢走进去。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  后来这串古铜钱,又易手,到了一个司机手中,也就是它的第二个主人。那时司机这职业挺吃香的,那司机也还年轻,才二十几岁,这人叫赵刚,他本来开车开得挺好的,可是有天他把车停在了小学校的门口,下去不知办什么事,那时学校正好下课,突然那车子不知怎么动了起来,朝那前面刚走出校门的小学生压去,许多人慌乱闪避,最后压死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赵刚被判了七年,那年头这不算重,后来押到边境有一个劳改农场去改造,那年劳改农场发生犯人暴动,因为靠近边境只隔了一条江,六七十人一起渡江逃跑,结果几乎全被边防军打死在江中,赵刚也在其中了。

我很兴奋的放着炮仗,听着震荡声,一停一歇的回荡在整个空旷的车间里,老贵叔则掏完炉子后,斜靠在那儿喝酒。

  我认识的是这串铜钱的第三个主人,刘大爷喝了口水继续说。

开始我觉得很好玩,可是慢慢我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我恍惚听到车间深处有个声音在随着我的鞭炮声怪叫,很嘶哑的那种,让我想起几天前街头那个满头乱发的疯婆子被车压死的情景。人们都围着看,我不敢靠过去,只从人堆缝隙中看到她散乱的黑头发及手指。那手指勾勾的,象要抓住些什么。

  那时我七岁,那年除夕我因为和哥哥打架,把家里比较值钱的一个水壶摔坏了,气得爸爸狠打我一顿,还没给我买炮仗,临到天黑看着其他小孩子都有炮仗放,而我没有,我只好躲在角落里哭。那时哭得贼伤心,眼睛红红的,然后老贵叔来了。他已经快五十岁岁了,那天他口里带着些酒气,已经有了些醉意,他跟我爸是一个车间的工人,他是负责夜里烧锅炉和守车间的,那时他正要去上班,见了我,不知怎么的,可能乘着醉意,竟对我说,没事,跟老贵叔守夜去,我买一封十足响的电光炮给你,我们一起到车间里去放。我说好啊,可又怕爸爸不同意,他说没事,摸摸我的头,自顾推门进去到我家里,去跟我爸爸他们说了,我爸爸他们可能也怕我跑丢了,但又没消我的气,所以同意了,那就是我人生的第一次熬夜生涯,也是最难忘的一次熬夜,那一夜好冷……

可是我越害怕,就越要靠鞭炮来壮胆,渐渐的。鞭炮越来越少,只剩下三颗了,于是我没在放了,我眼皮越来越沉重,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在恍恍惚惚似睡睡醒中,有一股很惨的女子,有及小女孩子哭叫声传入我耳朵中,一阵冷风吹过我面部,我醒了过来。我我睁开眼睛,这时我清晰的看到车间深处那个炉子那儿亮了起来,象是有人生起了炉子,还有个小女孩子和妇人的哭泣声,那声音真的很凄惨。很揪心的。我看了看老贵叔,想问他怎么那边那个炉子也点着了。可是老贵叔酒喝多了,根本叫不醒。于是我靠在他身边不敢动了。可是就在这时,那妇女及小女孩子的声音给压了下去,车间里面的车床居然开动了起来。声音很响。我想别是坏人来偷东西吧,这可是老贵叔的职责,于是我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向里面走去。

  那一夜太冷了,呼呼的夜风吹着,象有人声混在里面呼号,那是个特别空大的车间,空空荡荡,任由夜风在里面穿梭,我紧贴着老贵叔的身体走了进去,老贵叔领我来的路上已经买好了炮仗还有一瓶酒。老贵叔酒量很好,他总是不停的喝,他老婆在农村,有三个孩子,几乎全靠他寄钱回去养活。他心情很忧郁,总是靠喝劣酒来消愁。只是那时我还不太明白,不然我就不会要他买炮仗了。

那有火光的炉子看着挺近,其实很远,我感觉象是走了好一阵,然后来到那炉子边,可是忽然一片漆黑起来,没火光,也没人声,只有车间正中间的那坐车床还在开动。象是有人在操作。我抬头看了看炉子上的十米高的拉管子用的黑乎乎的钢架,觉得很恐怖。就在我想跑的时候,忽然那部有车床开动的地方亮了起来。我见到一个又瘦又高的男子正在操作,这个人我认识是这儿最高的人,听爸爸说从上海来的。叫小卢。不知为什么,他会在那儿操作车床,只见他熟练的转动手柄,把一根钢筋放了上去又转紧了,然后,调好刀身,慢慢的任由车床动了起来,唰!银亮的铁屑向前面飞溅,他好象转头和什么人说话,就在这时,他的有点儿过长的手袖忽然被车床上飞转的钢筋带了进去,他一声惊叫,想把手拉回来,可没用了,他的手立刻被绞了进去,这时好象很多人反应过来跑来救他,又有人去关了电闸,可已经来不及了,把他的半个身子拉出来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不见了,我只看到红红的肉和白白的骨头露在外面。小卢居然没晕,可能是事情发生的太快,痛感还没传到,他还象还对旁边的人说着没事,只见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有两个人来扶持着他,就在他们刚走了三步后,小卢忽然从两个人的手中滑了下去,彻底晕倒了。小三子!

  我很害怕,站在黑乎乎空旷的大厂房里,我跟老贵叔说了,我好怕,别怕,老贵叔一笑,说看他的吧,说着他点了一颗炮仗往车间深处一丢,“咣”整个车间一震,一下子亮了起来,一下子又灭了,恢复了黑暗。我先是吓了一下,然后见此景象,又高兴的跳了起来,好玩吗?老贵叔黑坳敦实的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我说好玩,这下我不怕了,于是老贵叔把炮仗交给我,自顾去给炉子通风加煤去了。这个工厂有两个炉子,一个是现在老贵叔我们呆的这个,这个是长年四季都要着火的,烟囱有三十米左右高的样子,另一个是用来浇灌铁水用的深坑炉子,就是从前挖出很多死人头骨的那个,那个炉子位于车间的深处,由于不开灯,很黑,不敢走进去。

就在这时,车间外边传来老贵叔的声音,小三子,你在哪里,然后,车间里面又?涞靡黄岷冢裁匆裁挥校斩炊吹模缓笪遗员叩穆雍鋈挥窒炱鹆诵∨⒆拥目奁。。∥蚁诺昧薅伎薏怀隼戳耍怀饷婧白牛瞎笫澹以谡饫铮以谡饫?hellip;

  我很兴奋的放着炮仗,听着震荡声,一停一歇的回荡在整个空旷的车间里,老贵叔则掏完炉子后,斜靠在那儿喝酒。

突地,一股强光照到我脸上,就在光这射来到时,我旁边的炉子同时停止了哭喊声。是老贵叔的手电。他一把抱起我,声音有点异样的道,你怎么跑来这里,以后别来这里,快跟我出去外边。

  开始我觉得很好玩,可是慢慢我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我恍惚听到车间深处有个声音在随着我的鞭炮声怪叫,很嘶哑的那种,让我想起几天前街头那个满头乱发的疯婆子被车压死的情景。人们都围着看,我不敢靠过去,只从人堆缝隙中看到她散乱的黑头发及手指。那手指勾勾的,象要抓住些什么。

老贵叔把吓傻的我抱到外面的炉子边放下。然后又把炉子门打开一点,这时火光带着温度传了出来,照在我的脸上。过了一会,我才感觉不怕了。慢慢修复了过来。

  可是我越害怕,就越要靠鞭炮来壮胆,渐渐的。鞭炮越来越少,只剩下三颗了,于是我没在放了,我眼皮越来越沉重,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在恍恍惚惚似睡睡醒中,有一个很惨的女子和一个小女孩的哭叫声传入我耳朵中,一阵冷风吹过我面部,我醒了过来。我我睁开眼睛,这时我清晰的看到车间深处那个炉子那儿亮了起来,象是有人生起了炉子,还有个小女孩子和妇人的哭泣声,那声音真的很凄惨。很揪心。我看了看老贵叔,想问他怎么那边那个炉子也点着了。可是老贵叔酒喝多了,根本叫不醒。于是我靠在他身边不敢动了。可是就在这时,那妇女及小女孩子的声音给压了下去,车间里面的车床居然开动了起来。声音很响。我想别是坏人来偷东西吧,这可是老贵叔的职责,于是我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向里面走去。

以后别到那个炉子边去,知道吗?老贵叔的酒象是醒了不少。我呐呐说,我听到里边有声音,我就老贵叔打断我,脸色有些异样道,是一个大人及小女孩子的哭泣声吗?我说是啊,你知道她们是谁吗。老贵叔没答我话,低沉着脸自语道,谁又要出事了?

  那有火光的炉子看着挺近,其实很远,我感觉象是走了好一阵,然后来到那炉子边,可是忽然一片漆黑起来,没火光,也没人声,只有车间正中间的那坐车床还在开动。象是有人在操作。我抬头看了看炉子上的十米高的拉管子用的黑乎乎的钢架,觉得很恐怖。就在我想跑的时候,忽然那部有车床开动的地方亮了起来。我见到一个又瘦又高的男子正在操作,这个人我认识是这儿最高的人,听爸爸说从上海来的。叫小卢。不知为什么,他会在那儿操作车床,只见他熟练的转动手柄,把一根钢筋放了上去又转紧了,然后,调好刀身,慢慢的任由车床动了起来,唰!银亮的铁屑向前面飞溅,他好象转头和什么人说话,就在这时,他的有点儿过长的手袖忽然被车床上飞转的钢筋带了进去,他一声惊叫,想把手拉回来,可没用了,他的手立刻被绞了进去,这时好象很多人反应过来跑来救他,又有人去关了电闸,可已经来不及了,把他的半个身子拉出来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不见了,我只看到红红的肉和白白的骨头露在外面。小卢居然没晕,可能是事情发生的太快,痛感还没传到,他还象还对旁边的人说着没事,只见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有两个人来扶持着他,就在他们刚走了三步后,小卢忽然从两个人的手中滑了下去,彻底晕倒了。小三子!

我想问他可又不敢问,甚至我想说看到高个子小卢开车床被子绞断手的事都不敢说了。

  就在这时,车间外边传来老贵叔的声音,小

不过我知道老贵叔一定听过这种声音,而且不止一次,因为他是长年在车间守夜的。

三子,你在哪里,然后,车间里面又变得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空洞洞的,然后我旁边的炉子忽然又响起了小女孩子的哭泣声,啊!!我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只朝外面喊着,老贵叔,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沉默了半响,老贵叔终于开口对我讲起他遇到的这事。

  突地,一股强光照到我脸上,就在光这射来到时,我旁边的炉子同时停止了哭喊声。是老贵叔的手电。他一把抱起我,声音有点异样的道,你怎么跑来这里,以后别来这里,快跟我出去外边。

我第一次守车间的时候就听到了,当时不知道是什么,还打着电筒到处找,我以为是大街上的疯子跑到这里来了,后来才听上届守车间的老董说起来。才知道,这是里原来解放前是乱葬坑,尤其是里面那个炉子,当年日本人光在那下面就埋了三百多人头哪。每当这个妇女及小孩子哭声出来时车间里都要出事,我去反应过,党支部差点把我的党员撒了。

  老贵叔把吓傻的我抱到外面的炉子边放下。然后又把炉子门打开一点,这时火光带着温度传了出来,照在我的脸上。过了一会,我才感觉不怕了。慢慢修复了过来。

说到这儿老贵叔看了满脸惧色的我道,以后你对谁也不要说,知道吗?我慎重又惊慌不安的点点头。

  以后别到那个炉子边去,知道吗?老贵叔的酒象是醒了不少。我呐呐说,我听到里边有声音,我就……老贵叔打断我,脸色有些异样道,是一个大人及小女孩子的哭泣声吗?我说是啊,你知道她们是谁吗。老贵叔没答我话,低沉着脸自语道,谁又要出事了?

老贵叔这时转身打开他的工具箱,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木箱子,边打开,边说,本来想用这东西来镇住她,看来不管用,它们都是一堆的。这时我看到里面竟是保存得很完好的三百文铜钱,用一根红线穿着。

  我想问他可又不敢问,甚至我想说看到高个子小卢开车床被子绞断手的事都不敢说了。

赵刚走的时候拿给我的,现在看来我也?鍪拢皇遣恢裁词焙颍±瞎笫迳艉芷降晌腋械胶芸志澹挥勺灾鞫岳瞎笫逅担瞎笫澹悴换岢鍪碌模闶呛萌恕:伲瞎笫蹇醋盼倚α艘簧:萌耍空饽晖肪褪呛萌死鲜等瞬懦钥鳎?/p>

  不过我知道老贵叔一定听过这种声音,而且不止一次,因为他是长年在车间守夜的。

  沉默了半响,老贵叔终于开口对我讲起他遇到的这事。

  我第一次守车间的时候就听到了,当时不知道是什么,还打着电筒到处找,我以为是大街上的疯子跑到这里来了,后来才听上届守车间的老董说起来。才知道,这是里原来解放前是乱葬坑,尤其是里面那个炉子,当年日本人光在那下面就埋了三百多人头哪。每当这个妇女及小孩子哭声出来时车间里都要出事,我去反应过,党支部差点把我的党员撒了。

  说到这儿老贵叔看了满脸惧色的我道,以后你对谁也不要说,知道吗?我慎重又惊慌不安的点点头。

  老贵叔这时转身打开他的工具箱,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木箱子,边打开,边说,本来想用这东西来镇住她,看来不管用,它们都是一堆的。这时我看到里面竟是保存得很完好的三百文铜钱,用一根红线穿着。

  赵刚走的时候拿给我的,现在看来我也要出事,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老贵叔声音很平淡,可我感到很恐惧,不由自主对老贵叔说,老贵叔,你不会出事的,你是好人。嘿,老贵叔看着我笑了一声。好人?这年头就是好人老实人才吃亏?

  接着他不在说什么,那一夜好象就这么过去了。我回家把夜里在车间里听到哭声的事说了,爸爸好象知道什么,也叮嘱我别乱说。于是我忍住没敢到外面去说了。

  三个月后的一天下午,妈妈叫我给爸爸送饭去,因为工厂里工作很忙,全厂都要加班。我送饭到那个车间时候,已经天完全黑了,不过车间里到处是人,灯火通明,到处是机器声。我向爸爸所在那台车床走去,把饭给他放下。这时我不经意间忽然看到了整个车间里长得最高的上海人小卢,他正在那儿操作一台车床,他把一根钢筋放了上去,又架紧了,接着开始车了起来,然后他转头好象对旁边什么人说着话,接着他的过长的衣袖…………

  一切都那么熟悉,我忽然想叫,可又什么都叫不出来,接着那一幕发生了。许多的人围了上去。又人关了电闸,停了车床,又见有个人扶持小卢,我清晰的看到他断臂上露出的粉红色的血肉和白色的骨头,小贵好象还对扶着旁边扶着他的人说没事,他脸无半分血色,接着他们走出了三步,接着小卢从他们手中滑落了下去,彻底晕倒!!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连对爸爸我都不敢讲。这一幕那么清晰可见。这事一直压在我心底。

  后来我都没有见过小卢。

  直到很多年以后,我到昆明去读书那年,才在一次偶然情况下碰到一个很象小卢的人,那时在人来人往很杂乱的昆明北站外面,那儿有几个讨饭的伤残人,其中一个人没有右臂,他瘫坐在地上,面前放着个小盆, 里面掉着些零碎的小钱。我不敢肯定是否就是他,但他拘偻的头在我心里象个问号,我把身上用来坐公车回样的两元钱都施舍给了他。然后走回学校去的。

  那个暑假我回家后问起爸爸那个出工伤的小卢哪儿去了,爸爸叹息一声说,这几年工厂效益不好,去年小卢因为无劳动力被下岗了,每月三十元的补贴还让很多人眼红,半年前厂里进行分房改革,小卢因为工龄不够,没资格分房子,他去跟厂领导吵了一架,后来不知上哪儿去了,连每个月三十元的伤残津贴都不要了。哎,大家都知道他可怜,可是谁也没办法。

  爸爸情绪低落,我知道他没办法,因为我爸爸也是工厂的下岗人员。而且那年还要到处找借钱供我读书,家里生活直到哥哥毕业后才改善的。

  那天我很想跟爸爸说在昆明杂乱的车站见到小卢的情景,可是终于忍住了。

  关于老贵叔他听说他由于饮酒过度中风了,什么话都不会说,口眼歪斜,半边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农村老家来人把他接走了,那串铜不知是否随他而去,还是他又留给了谁?

刘大爷抬起了头,看着我说,这都是我小时候的事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听到过诡异的声音,不过每隔几年厂里就会有人因为事故出事,不过这么大的工厂,事故也是在所难免的。前年咱们市被曝光雾霾侵城,全城都沦陷的事后,钢厂也加强了治理,关闭了一大半的生产,这两年倒是安定的很呢。你说多讽刺,以前靠钢铁发展带动了全城的经济,现在却让我们老百姓的生活沦陷到了自己制造的雾霾之中。

    我无心再听刘大爷诉说当下的污染,反而陷入了思索。照刘大爷的说法,以前的事都或多或少与那串铜钱有关系,那现在我既没见到过铜钱也就刚住进来三个月,怎么会碰上不干净的东西呢?我不敢多想,因为缺钱我现在也不好搬家,想想既来之则安之,再碰上了再说吧,有句老话信则有不信则无,我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怕什么。

公号:李阿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