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春秋三国 >

为什么中西方的构字方法,所以汉语作为汉民族的语言

儿童在接受正式读写训练之前,已发展出一定的文字意识。前人对早期文字意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儿童对文字形态和构成规则的认识上。

我思考语言的本质,只想也只能探寻汉语的本质,因为我是一个汉语的使用者。我热爱自己的语言,但也希望它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符合自身规律的语言。然而,汉语在中华民族千年的积淀之后,却被它的后代子孙蹂躏殆尽。汉语使用的混乱是因为我们的对汉语的不解与失望。那些所谓的汉语言学者们不从我们的过去与现在和未来来研究我们的语言,而照搬外国学者的研究成果来解释汉语言。汉语言在世界语言上是极为独特的,也正因为它的独特性,它应当有着自己的解释体系。这是我们对汉语言的不解。千年的历史里,汉语言曾今是如此的光辉和灿烂,因为我们的祖先相信我们的语言,相信它是优秀的,相信它的优点。但是今天,虽然我们仍然高喊着汉语言是优秀的,扪心自问,我们真的有这份自豪吗?我们有的是过去百年间失败的阴影,对祖先的怀疑,对民族的怀疑。

问:为什么我国古代人造的字是方块字,而西方大多是字母?

文字意识;文字形态;文字构成规则;内隐学习

我们错怪了汉语言,不是它不优秀。就像虎落平阳被犬欺的结果一样,我们把汉语言放到了一个错误的位置上,我们如何最大程度的发挥它的功能。我们的语言发音简单,甚至有很多词语的发音是一模一样的,这是我们汉民族发音生理所决定,这也是我们使用它的原因。也正因如此,千年过去了,我们的语言始终没有字母,但试问,这个世界,从古至今,有那一种象形文字能够发展到汉语言这样的高度。我们不必变为字母文字,因为只要合理的善待汉语,它完全可以胜任作为一个语言所应有的所有功能。音节的简单也决定了汉语必需通过复杂的符号系统来弥补这个缺点。所以我们有许多文字,每个文字就像一幅画,一幅幅只有横竖撇捺点钩构成的简笔画。汉字是一种象形文字,我们就应当按它的规则来描述它,于是描述字母文字的字母与变化就不适合于我们的汉语,适合它的应当是它的笔画。我们专心研究汉语笔画的规则,却去研究汉语发音的规则,甚至试图将它简化成表音的文字,这是一种错误,是对汉语的误解与亵渎。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1

原题:儿童文字意识早期发展的研究

汉族是一个特殊的民族,它的人口是世界上最多的。但假若我们反过来思考,如此庞大的人口,却只有一个民族,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仔细考察这些人,我们会发现汉民族虽然只是一个民族,但没有真正统一的语言。语言的物质形态分为音与字两个部分。我们有相同的字,但没有相同的音。音的不同,已不是一种语言的微小差别,而是达到了两种语言间的不同。所以研究汉语言不能简单的从普通话入手,每个方言都是汉语言的一部分,我们只有熟知了这些部分才能真正的构建出汉语言的整体。我们有着如此不同的音,却使用着相同的字。所以汉语作为汉民族的语言,让它成为不以象形字的形态出现,而已字母的形态出现,这实在是一种极大的错误。有人说,如果让所有的人都讲普通话,那汉语言不就有了统一成字母语言的可能了吗?那么我们翻开字典的拼音查询部分,我们只有那么几个单词,几千年来都没有多过,那可以构成一门语言,可以让我们表达自己所有的思维意志吗?显然不可以,我们更不可能连普通话的发音都改变了。

其实,汉字和西方文字在构字方式上,是差不多的。西方文字用几十个字母来构字,汉字也是用点横竖撇捺这些笔划来构字。只不过西方文字是把那些字母从左到右排列成一排;汉字不是,而是把那些笔画堆起来,像搭积木一样,堆得方方正正,堆得像一幅画。

作者简介:陈云窗,中国科学院大学心理学系(北京 100049);李甦,中国科学院大学心理学系(北京 100049)。

有人说汉语言简意赅,英语很繁琐。这完全是一种民族自尊心过度膨胀的表现。语言无所谓好与坏,只要能够实现语言应有的功能。不同的语言的它的词语描述的对象也不同,这也必然导致在描述同一对象时候的表述不同。有时候我们用一个词描述这个事件,于是我们用了一个词就足够说明描述的对象了。但假如对于另一事件我们没有与之相对应的词,那我们就要用一个句子甚至一段话来描述这事件了,而这个事件在另一种语言中却有与之相对应的词,那在用这种语言描述这个事件就只需一个词了。所以,有人说汉语言简意赅,那或者是有人误导了,或者就是自己的认识不够。也有人说汉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这点我们应当有所承认。首先,我们本身对汉语的认识不足,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将汉语广泛传播;其次,汉语有着高于字母语言的经验性与传承性。汉语的音节很少,因而在交流过程中对语境的预设对于汉语的理解是极其重要的,而只有我们对汉语所对应的使用群体有着足够的了解的时候,才能准确完成语境的预设,这对于那些不是生活在汉语环境中的人是十分困难的。而传承性是由汉语的经验性决定的。正因为使用准确使用汉语需要足够丰富的经验,因而在学习汉语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来自长者正确的塑造与指导。

(苍颉造字)

内容提要:儿童在接受正式读写训练之前,已发展出一定的文字意识。前人对早期文字意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儿童对文字形态和构成规则的认识上。本文结合西方和中国的研究,综述了儿童对文字形态及构成规则认知的发展进程、发展特点及其与后期阅读能力的关系。文章还分析现有研究的不足,并为未来研究提出了思路。

英语有字母、词根和词,没有字,我们有字和词没有字母和词根。当然直接得到这样的结论是很不合理的。上述的不同只是文字上的不同,我们不能肯定那些英语翻译者与研究者是绝对正确的。英语的字母是单纯的符号,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只有几个字母放到一起才具有一定的意义,这些放到一起的字母就是一个词,而一个词往往是由对应的词根转变变化而来的。假如,非要从汉语中早一些符号与英语的字母相对应得对话,那那些横竖撇捺点钩再合适不过了,汉字往往是具有意义的,这和英语中的词是可以相互对应的,而我们今天所谓的词,可以说是汉语的累赘,阻碍了汉语的发展,因为那些两个字、三个字的词实际上一个字就可以说明它全部的意义了。我们的字即我们的词,我们的词即我们的字,汉语中的字词是不分家的。我们的文字工作者盲从外语,把汉字理解成字母,而重新不合理的构建汉词以于英语的“Word”对应,是在是一种对汉语莫大的误解。字词这个概念成立,那会为汉语的发展带来莫大的好处。假我们在引入单字词的概念表示一个字的词,那么我们就可以引入双字词的概念了。双字词的概念应当有别于当前汉语中的组词。当前组词中往往舍弃字的意义,或者只有一个字有用,另一个字为无用,这是对汉字的浪费与误用。双字词中的每一个字都有自己的意义,它的组合遵循一定的规则,而不是当前的组词是没有规则的滥用。同时字词概念一旦确立,那我们就可以动用中华民族千年的文本来研究汉语的句法了,而不是试图口语化极重的白话文中研究那种及其混乱的句法,同时可以建立起汉语的造句规则。当然,所有的规则都应当符合汉语的传统,并具有足够的前瞻性与包容性,更要符合汉语的思维方式,对汉语的思维具有引导和启发的作用。

那么,为什么中西方的构字方法,会出现这种大的不同呢?我觉得主要有这几个原因。

关 键 词:文字意识 文字形态 文字构成规则 内隐学习 儿童

字汉语中最关键,最核心的部分,它的丰富与否直接关系到汉语功能的实现。而当前我们将汉字不断的简化,使得汉语功能在一步步的流失,这也造成了当前汉语的混乱。这是一个网络发达的时代。我们对汉语的不信任也造成了我们对它的不尊重,我对网络上那些失去规则的汉词感到心痛也感到担忧。利用了汉语音节少的缺点,网络上出现一大批充满戏谑的词来代替原来的同音的词,使得汉语失去了原来应有的严谨与朝气。我只能心感悲痛的责怪那些简化了汉字的人。汉语以其丰富的文字系统来弥补音节简单的缺点,而简化它的文字只会让它失去一个文字应有的功能,失去被使用者的尊敬。

第一,汉字和西方文字的传承系统不同。

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断代的文明。因此,其文字在发展过程中,也有非常好的传承系统。从甲骨文到金文再到小篆,文字的脉络是非常清楚的,变化也不大。最大的变化,是在汉字从小篆发展的隶书的时候,为了适应书写工具的需要,进行了很大的改革。不过,改虽然改了,但是脉络并没有变,方式并没有变,还是那样的方块字构字方式。接着,汉字从隶书到楷书,变得更加规范而方正。

西方文字就不一样。西方文字的源头是苏美尔文字、古埃及文字、古玛雅文字等等。但是,这些文字并没有发展下来,由于战乱,古老文明被截断了,古老文字也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先前文字的构字方法、构字系统也完全没有了。后来的人,要形成他们自己的文字,只能重新来。而重新来,则只能采用表音的办法。为什么呢?因为表音就是文字对语言的模仿。古老文字没有了,但语言传了下来。也就是说,西方人能够传承的,只是语言,只是声音。因此,文字也只能在语言上下功夫,采用表音的办法。

(生命之符)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基金项目:本文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汉字视觉加工专家化发展的早期行为及脑电活动预测指标”(项目编号:31571140)的成果。

面对这一切,我们最为汉语言的使用者,作为汉语言的创造与保护者,我们应当怎么做呢?语言是群众的,那些所谓的研究者实际上是语言的亵渎者,所以保护语言,要回到群众。我们要找回每一个汉字,找回每一个汉字的对应的意义。我们要回到文言文里,那里面才有汉语最为本质,最为优秀的部分。汉语的规则不在白话文里,而在流传了千年的文言文里。我们说自己是汉族人,我们连自己的语言都学不好、都保护不好,我们愧为一个汉族人,愧为一个中国人。

第二,汉字和西方文字的书写工具不同。

无论是汉字还是西方文字,最早都主要是用刻刀,刻在比较硬的东西上。龟甲、兽骨,石头、泥板等等。不过到了后来,中西方的书写工具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中国发明了毛笔,用毛笔把文字写在竹简上。西方则用的是芦苇笔或者鹅毛笔,把文字写在羊皮纸或者莎草纸上。

这样一种文书写工具的不同,因此,对字的要求就不一样。写在竹简上,竹片是一片一片的,必须从上到下写,而且字必须是方方正正的,否则的话,就没办法把字写清楚。虽然中国那时候也有帛书,写在丝绸上。但大多数还是竹简。

用鹅毛笔或者芦苇笔写在羊皮纸和莎草纸上。那就不必从上到下,而只需要从左到右就可以了。而且,由于鹅毛笔和芦苇笔的笔尖都比较细,因此,不适合画成方形,并排成一列更恰当。

(甲骨文)

1 引言

我们回到文言文里寻找我们的语言,为注入新的血液,新的思维方式。语言在人的意识和思维的载体,它在承载人的思维和意识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一个得意识的思维。只有一个语言所包含的思维方式与意识形态能够随着使用群体的发展而发展才是完整的语言;反之,如果语言不仅不随这使用者的变化而变化甚至因为自身的固化而制约了使用者的发展,那就是不完整的语言,有欠缺的失败的语言。而汉语言,它在过去是完整的,但是现在,在被使用者如此的蹂躏之后,它不再是完整的,而作为答复,它也在制约着它使用者——汉民族的发展。但是当前汉语言所承载的意识形态与思维方式又有哪些是符合客观了的,又有哪些是违背扼客观规律的呢?

第三,地域文化的心理影像不同。

中国是一个地理位置比较特殊的国家,四周都处在一种阻隔之中(东和南是大海,西边是高原高山,北边是沙漠戈壁),因此,中国人的文化是向内收的。方方正正的方块字,就像一个四合院围城的房子,或者是有边界的井田,文字所表现的正是中国人对于天下,对世界的一种认知图景,是一种比较安定的。方正的,就是这种四海拱卫一个中心的心理影像、生活图景。

西方则不一样。西方的地域没有中国地域这样的结构特点,四周都是开放的,没有边界的。而且西方地域的变动很大,同样一个地方。一会儿是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给占领了,一会儿又是另外一个民族另外一个国家给占领了。因此,西方人的心理影像就是没有边界的,就是流动性的。反映在他们的文字中,就是像流水一样往前奔腾的字母排列。

(参考资料:《中西方文字的特征及认知比较》)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多数人会从文字起源(象形字)来讲,我觉得有一定道理,但存在一个问题,凭什么只有中国字是这样的,而其他文字就不是这样的,显然是无法让人信服的,按照正常的人类发展,所有的文字应该都是从象形字开始的,这个很好找到证据,如埃及文明、玛雅文明和印度文明都是可以看到的,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中文保留了形意字,而其他文字却大多都变成了形声字呢?历史上刚好有一个很好的范例可以加以参考,那就是韩国字,由于中文的学习难度实在是太大了,要想普及这种文字,难度很大,那怎么办呢?根据发音来学习知识则要简单高效得多了。而发音就不需要那么多文字了,其实像藏文、蒙古文、满文都是这样的,这个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世界上的绝大多数文字都是形声字了。但是,这样还是没有说出那中文为什么不会这样转化?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了,也只有中文具备这样的条件,那就是:1、中文从未被外族语言灭过,一直延续了下来,而其他语言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所以才会出现莎士比亚的作品后人看不懂的情况发生;2、中文的博大精深,特别是在体现先贤哲理方面,可以说非常显著。让学习中文的人不得不佩服这种文字的魅力;3、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第二个理由,所以上层阶级(特别是统治阶级和智商高的人)无不以懂中文为荣(这一点满清的统治者表现得最为明显),于是通过一代代的传递和强化,使得中文成为官方语言的唯一选择。这个还真得感谢远古中国人的先贤们,用中文记录了一切,使得后来人必须懂中文才能读懂他们的智慧。

汉字之所以是“方块字”,就在于其根源是象形文字,千百年来,经过不断的演化,系统化,传承等等,逐渐成为了“方块字”。如果仔细追溯一些汉字的长相的话实际上也能看到“表象”这个功能。西方文字的基础是字母体系,说白了,就拿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这些语言来看,我们会发现,这些语言都是由几乎相同的字母构成的不同的排列组合。因为,这些字母实际上大都是脱胎于古代腓尼基文字,而腓尼基文字则是从楔形文字,甚至是古埃及文字中拣选了一部分作为固定的字母。而楔形文字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是象形文字的一种抽象化,逐渐失去了这些部分原本的象征含义,而演变成为单纯的字母体系。

字母体系有一个好处就在于表音方便,但是逐渐失去了文字的意象,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外国人看到中国的汉字感觉是在画画。而汉字实际上功能及其丰富,并不仅仅表意,也有表音的部分。我们暂且从甲骨文来说,这些图画逐渐形成了固定的笔画,也经历了抽象化,但是没有完全的舍弃表意。一个单独的汉字实际上是包含了一个词或一个语素,达到了发音、形状以及含义的统一。有一些汉字实际上可以看做是基础文字,比如说“车”,而其他带有“车”这个部分的汉字,又成为与“车”有相关含义的文字,比如“辆”,“两”成为了发音的基础,而“车”表达了含义。再打个比方“水”和“河”,也是这个意思。当然现代汉语是一个漫长发展的过程,大概经历了甲骨文、大篆、金文、籀文、小篆,至隶书、草书、楷书(以及派生的行书)等的文字的法国,所以彼此相互补充借鉴。同样的,汉字也曾被其他文化拿去使用,并且在此基础上发展了新的文字系统,比如说日语。

实际上并不是只有汉字是方块字,玛雅文字实际上也是,但是玛雅文字更加的复杂,还没有经过充分时间的洗礼进行抽象化的发展。同样的象形文字还有玛雅文字,虽然并非标准的方块儿,但是也是与西方字母系统很不相同的文字系统。

中西方文字的起源,与中西方文化产生的环境及社会的发展程度有关。

中华文明依黄河丶长江产生,这两条河流东西走向,四季分明,古人只需依水而居,畜牧耕种,即可安居乐业。

而西方文明赖以生存的河流大多南北走向,雨水依太阳的移动而移动,所以西方古人需逐水生存,疲于奔波。

故在古代,当西方人在为生存而忙碌时,中国人已在悠闲地喝茶聊天,思考人生。

以上是背景。

回到主题。中华文字起源于象形文字。 在古代中国,有很多人可以闲下来画画。 一个一个部落的画家的作品集合起来,便慢慢形成了文字。

西方文字起源于声音,为何其没发展象形文字呢?原因主要是西方的祖先并没有富饶的土地,没有闲工夫作画,即使稍有几个也无法形成规模。

一边干活的时候,只有利用声音是最方便的了。随着声音的发展,遇到记录的问题时便使用一些符号作为记录。于是形成了西方的符号文字。

这两种文字,象形文字古老。但在发展上会遇到瓶颈,对新生事物很难再创造象形文字,只能用旧有文字去表示。

而符号文字符合排列组合的逻辑,可以无限发展。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千年兰亭。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虽历经沧桑,却始终“薪火相传”,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和无穷的魅力,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所使用的文字系统。

祖先们的智慧,沾泽深远,不可小瞧。

八卦和六书所代表的,是中国传统的一种思维方式和认知方法。

古人仅仅潜在地规定了阴阳以及广义对称性的性质,可以演绎出八卦、六十四卦……正是基于这种宽泛、模糊、量子般的基础定义,才有了汉语汉字和民族思维不断的兼容和创新。

中国古人有着非常智慧的观察人的身心宇宙万物的方法,中国人传统的观念,把自然、人体、社会当成一个有生命的整体来看待,把主客观、心与物同时观察和体验,这是西方人永远都学不会的。

传说仓颉造字,是“穷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以致于“天雨粟,鬼夜哭”。

这个传说只是提前告诉我们,一个汉字就是一个小精灵,在使用时要千万慎重,甚至对于任何文字,都应心存敬畏。

在这个呼唤“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时代,我们应该把中华古老的智慧与西方先进科学文化放在一起来平衡运化才行。

语言诞生比文字不知早多少万年。人类早期文字不是用来契合语言的,而是用来祭祀、记录、族群间交流、贴近信仰的。所以各大古文明多数是表意文字符号。汉语是伴随文字产生的书面精炼语,并不是当时各族群的语言。

贴合语言的表音文字,中国也出现过,比如蝌蚪文,目前泰文就明显是以69作为符号表音。周代之前掌握汉字汉语的人非常少,少数民族语言里只是存在汉语词汇,比如泰语里就存在汉语词汇,但泰族并不是汉语。汉语是周代全面学习雅言推广所致。就是说周代之后汉字才真正活起来,否则之前只可能是少数人掌握。

西方除非也学汉语,否则无法重新发明一套表意文字。因为要做到语言与表意文字配套很难,那是需要长时期积累的,没有那么容易。而表音文字就简单了。制作一套基本符号,按照语音特点排列、制定拼读规则就可以了。

西方字母都是取自汉字符号,拉丁字母、希腊字母、阿拉伯字母都是。尤其拉丁字母,几乎都是对应汉字图形和汉语发音的。B就是双孔玉璧,代表女性生殖器。F是丩两叉戟,是大禹拿着的权杖。也是后字和司字的上部,与虎有关。

中国汉字和西方字母,无论是在外形还是发音上都有很大的不同。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中国字以象形为基础,进而经过数千年的不断改进和简化,逐渐形成了今天这种集形、音、义、理为一体的简体汉字。

中国的汉字,在外国人看来,像画画一样,但是,汉字用偏旁部首的组合方式,使人能在认识并理解了少数字的时候,便能够具有认识陌生汉字的能力。汉字是比较聪明的一种文字,通常能使人们从外形或一部分就知道这个字的意思。

而英文跟汉字最大的不同,西方文字比如英文是发散式的。虽然英文中没有通假字,也没有各种复杂的组合,但是由于它只是单纯的字母组合,所以需要花大量时间去记忆,没有人哦都在不认识的情况下就知道一个单词的意思。

与中国汉字象形比,西方文字是象声字,通常,不同的单词读音不同,因此,读音是区分西方文字的一种主要方式。而汉字,存在多音字、通假字等让外国人很不理解,汉语也是世界上最难的一种语言。所以,中华文化博大精深,需要我们很好的传承下去。

这个问题中所说的中国的方块字,准确来说是象形文字,又称表意文字。

象形文字是人类最早产生的文字,是由图画文字演化而来的,是一种最古老的字体。象形字来自于图画文字,是一种最原始的造字方法,图画性质减弱,象征性质增强。象形文字用文字的线条或笔画,把要表达物体的外形特征,具体地勾画出来,利用图形来作文字使用,而这些文字又与所代表的东西,在形状上很相像。

最远古初始的人类文字,都是依据世界万事万物的形象状态,描绘出像图画般的象形文字。

世界四大文明古国的文明起源,用的都是象形文字。比如,埃及的象形文字、赫梯象形文、苏美尔文、古印度文以及中国的甲骨文,都是独立地从原始社会最简单的图画和花纹产生出来的象形文字。

虽然象形文字有信息密集度高等诸多优点,但是,祂也有局限性和不足。

早期的象形文字很复杂,写起来既繁琐又慢又难看懂。后来,在象形字为的基础上,汉字发展成意音文字,增加了其他的造字方法,例如会意、指事、形声、转注、假借。然而,这些新的造字方法,仍须建基在原有的象形字上,以象形字作基础,拼合、减省或增删象征性符号而成。

由于象形文字复杂与学习难度高的固有属性,后来,随着人类文化的分散发展和变化,有大部分的国家和地区,逐渐把象形文字演变成了字母和拼音符号,发明创造了简单易学的字母和拼音造字方法。于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象形文字,就被更容易学习和掌握的拼音文字所取代。

因为我们中国是现在仅存的文明古国,所以我们中国依然保留使用着人类最古老的象形文字。而西方的国家和地区,都是后来分化演变发展起来的,他们早已远离了人类古老的文明和文化,所以,西方国家采用的是后来的字母文字。

中国字是象形文字来表意的,以现实性的意符的拼组来构成字,是一种搭建。而西方文字以抽象性的字母来构字,是一种横向的排列。

2019年7月,在北京举行的首届中国国际前沿教育高峰论坛上,杜钢建、诸玄识、王佩良、李国防等教授学者认为:“英语、英国人起源于古华夏”、“西方文明起源于古华夏”。他们的学术报告,轰动了整个会场。在这次大会上,还成立了以杜钢建教授为会长的“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他们主要从拼读或发音的接近上来立论。虽然颇为单一,但让我惊异的却是,英语的语法和中国的古汉语竟然也有惊人的相似。这是人类不同文明的不谋而合还是同源分流?不得而知。

其实,许多文字大多发源于象形字。但无疑的是,中国字是中华文明的主要体现。文字的统一,以及古代早期特别是易经和诸子百家的思想光芒,以及独特的地理政治结构社会特征并从未中断等诸多因素,使得中华文明区别出来而灿若星空。

.

谢谢大家提出方块字与字母的问题。其实,提问不是很严密哈。从文字的特性来说,这个字也不是“方块字”,而是表意字,西方的文字是拼音文字。

比如,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提出“书同文”的统一主张,于是,汉字就成为长方形的字体了。而汉代流行的是隶书。这种字体也是“长方形”的。只有楷书出现,中国的汉字才基本维持了“方块字”的形象,也就是大体的“方块字”。

不过,虽然中国的汉字经历的发展,并不是“方块字”的发展。但是,我们大体上也可以把汉字看做是“方块字”的。

但是,汉字的核心是表意字,这个根本是一脉相承的发展下来了。

秦代长方形的小篆字体。

我们从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楷书(其中行书、草书是隶书和楷书的速写,属于辅助文字)的连续发展来看,汉字一直保持了表意的核心特色。

假如没有这样一个一脉相承的特色,那么,我们要认识甲骨文那是极其困难的。

那么,汉字为什么不是长方形而是接近“正方形”的方块字?

这就需要从汉字的书写优选法来解释比较合理了。

上图上甲骨文前的“文字”。下图是汉字发展进化对照。

秦代以前,汉字大体上是竖式长方形的字体。秦始皇虽然统一文字,但是,这种竖式长方形的字形面貌没有改变。

秦代以后,汉字的标准字虽然还是秦始皇以后的“小篆”字体。但是,大众已经流行隶书。

隶书有两个特点,一是字形扁了,而是比小篆书写简便流畅了。

平扁的隶书字形。

这些特点都证明这样写字,比小篆要省事。所以,汉字的肢体没有改变,但是体形改变了。

魏晋到唐代是楷书发展起来的一个时期。楷书比隶书更加直接简便。比如一个横画,直接横出就可以了,不像隶书,还要“一波三磔”。

三国末期的楷书。隶书扁平特点还很明显。

楷书既不是长方形,也不是平扁的隶书形,而是比较合乎“黄金分割”的“方块字”。

唐代完全成熟是楷书,是汉字至今使用的样式。被一些我个人称为“方块字”。我们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方块字”这样的说法。

事实上,汉字的集合抽象进化一直在进行。

中国在甲骨文以前使用的文字,也是很抽象的符号。

只不过甲骨文以前,中国的文字处于“小范围使用文字”阶段。

半坡陶器刻刻划划的文字。这是“小范围使用文字”的特色,比较私密。我们今天很难“读懂”的

而甲骨文是文字发展到“大范围使用文字”阶段的文字,是需要真正用文字记录和准确传播文化时代的文字。所以,发挥当时的创新精神,吸收了一些形象思维的元素,把汉字发展成为一种表意文字了。

世界其他民族的文字初级阶段,基本都经历了“表意文字”和方块字的历史发展阶段,只是他们的文化承传是一个不断否定和创新的文化特色。不像中国的文化,有几千年的文化承传。

所以,西方最终是用符号编码的形式,创造了拼音文字。

为什么中国人使用是方块字,外国人大多是字母。我认为,从各国已公开的考古挖掘出来的堵多实物表明,中外各国先民们,都是从简单结绳记事或在用来记事而刻划符号开始的,用这种最原始的记忆符号,先民们在日积月累的如此简单而重复的记号中,或依然沿袭过去的方法,或通过饮食习惯的变化,及交流习惯,中外先民在记事的符号有了初步的认识,或熟视无睹,于是,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事物的理解和认识。比如,中国汉字的“多”字,也许就是在某天,某个人对某个相同物质积累较多时,无意间发现结上的一串串结结,其形态就像很多“夕”字一样,而“夕”字的读音又近似“稀”字,也许远古时期的“稀”字与现代读音不同,但从每一个绳结的结面上看,其形态就像一个“夕”字,这个重复无数次的现象,总会被一个聪明的先民发现吧,而善于观察事物细节又是中国人历来的习惯,因此,从这个事例可以推断,中国先民将更多的结绳上诸多的“夕”,叠加而成“多”字了,而多字又接近方言中的感叹字“着”的演变,所以,在获得许多相同物资时结绳发现和创造“多”字,到族群繁衍了更多的人口,均用多字来表现了,另外,中国方块字大多是形意字和会意字及形声居多,因此,不难发现,中国先民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发现诸多的有趣的,印像深刻的发现事物,通过不断优化组合,形成了当今博大精深的方块型汉字。

文字意识(print awareness)是指幼儿对文字符号系统形成区别于其他符号的认识。在儿童具备识别一个一个词语,将词语组成句子,进而理解一段文字的意义这一系列能力之前,他们并非对文字一无所知。很多研究表明,在接受正规的读写指导之前,幼儿对文字已经有了认识,形成了一定的文字意识[1-4]。早期文字意识对儿童读写能力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5-12],所以早期文字意识的发展一直是研究者关注的问题。前人对早期文字意识的发展研究,主要集中在幼儿对文字形态及构成规则的认识上,并发现幼儿早期文字意识与后期阅读的发展密切相关。本文将对以往的研究进行综述,以期为教育实践提供理论支持。

2 幼儿对文字形态及构成规则的认知

2.1 幼儿对文字整体形态的认知

文字是一种符号,无论在哪种语言系统中,文字都具有区别于图案等非文字符号的特征。Lavine在1977年最早采用图形标识任务(Label Graphic Displays)考察幼儿对文字符号形态的认识。她将23张简单线条画、几何图形、波浪线、随意画出的线条、人造字母、外国文字、类似签名的草书、手写体文字、数字、字母、单词的卡片呈现给3-6岁幼儿,请幼儿回答“这是什么”。结果显示,所有3岁儿童都能说出图画卡片所指的事物,而将潦草的涂写、外国文字、数字和英文这几种类型统统视为书写一类的事物。也就是说,3岁幼儿能将绘画与其他类型的符号区分开来。随着年龄增长,儿童的辨别能力越来越强。一些4岁儿童能将类似文字的涂鸦与文字区分开来,一些5岁儿童已能区分数字和字母,尽管他们还不能对其进行命名[13]。

Treiman和Yin一项关于中国儿童书写和绘画的研究得出了与西方文字研究非常相似的结果[14]。这项研究的对象是2-6岁的中国幼儿。研究者请儿童完成两项任务:一是写出自己名字以及火、日、水这3个目标词语,二是画出自己及火、日、水这4个目标物体。研究者请成人来判断孩子们的作品是书写还是绘画。结果显示,成人对于3岁以上儿童的书写和绘画作品判断正确率已达到94%,4岁儿童为100%,即使对于2岁儿童的作品,正确率也有79%,显著高于随机水平。此外,研究者还检验了幼儿书写和绘画作品的具体特征。研究发现,虽然2、3岁儿童的书写和正确的汉字之间相似性很低,但是相比绘画,这些“书写”出的内容会更小、更有棱角,并且有较少的填充面积。这充分说明,3岁儿童已能将书写和绘画区分开来,很早就萌发了对文字整体形态的认识。近期Treiman和Hompluem的研究结果显示,还没有阅读能力的3-5岁幼儿,对于文字区别于图画,与口语之间存在特定的对应关系已有一定程度的理解[15]。

来自不同文字系统的研究都一致发现,儿童在很早就萌发了对文字整体形态的认识。汉字虽然在视觉形态上与西方文字差别很大,但中国幼儿也能很早将文字与图画区分开来,说明在这一点上不同文字系统的儿童在发展中表现出了相同的特点。这些研究结果也支持了Gibson提出的观点,幼儿认识文字的第一步不是字母命名,而是将文字与绘画区分开来[16]。

2.2 幼儿对文字构成规则的认知

每种文字系统都有自己的构成规则。从英语来看,英语单词的基本构成元素是26个字母。一个正确的单词至少有以下几个特征:1.水平直线排列(即多个符号排列在一条直线上,例如TOODLE比TOODLE更像文字);2.多样性(即字符串内的所有符号应该有所不同,例如TOODLE比TTTTTT更像文字);3.组合性(即单词是由多个符号组成,例如TOODLE比E更像文字)。从汉字来看,汉字的基本构成元素是30多种笔画,这30多种笔画又构成1000多个常用偏旁部首,再由偏旁部首组成汉字(有的偏旁部首本身也是一个独立的汉字)。一个正确的汉字需要有正确的笔画、正确的笔画组合方式以及正确的部件位置。

Lavine 1977年的研究还测查了3-6岁儿童对以上文字特征的认识[17]。结果显示,上述的三个特征都是3-5岁儿童辨别文字的判断标准,但是不同年龄儿童会依赖不同的特征进行判断。其中第二个特征是儿童判别文字的一个重要标准,不重复的符号组合(例如TOODLE、743286、ισдιθι)被判断为文字的比率明显高于重复性的组合(TTTTTT、777777、θθθθθθ),而且在各个年龄组内两者都存在显著差异[18]。

Levy等研究者在Lavine的研究基础上做了较为系统全面的扩充,对474位年龄为48~83个月的儿童早期文字认知能力进行了测试[19]。该研究设计了130张闪卡,分别违反了13种英文书写惯例。每张闪卡上都有两个单词/句子,其中一个违反了英文书写惯例,另一个则是正确的。研究者请儿童选择“其中哪个是妈妈会读的或者你认为哪个是更好读的单词/句子”。这项研究将英文书写惯例归为三大类,一是英文单词形态(Word Shape),主要指英文单词与涂鸦线条、似字母图形和图画是不同的,它们是水平排列、字母间无空格、单个字母不能构成单词;二是单词构成元素(Word Element),主要指组成单词的多个字母是不一样的,字母不能颠倒和镜像反写,单词中不能有数字;三是有关拼写规则,即一个单词中应包括含元音和辅音,同音伪词(与某个真实单词发音相同)是不能接受的。

Levy等的研究结果显示,儿童对每一种书写惯例的认知都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强。最小月龄组内的儿童,只有对涂鸦、图画和似字母图形的判断正确率高于随机水平。但是52个月以上的儿童,除了三条拼写规则的之外,其他10条惯例的判断正确率均高于随机水平。这说明月龄在52个月以上的儿童对于单词形态(Word Shape)和单词构成元素(Word Element)的认知发生了质的提升。研究还发现,月龄60个月的儿童已基本掌握单词形态惯例,月龄72个月的儿童已基本掌握单词构成元素惯例,而拼写规则惯例虽然已有较高程度掌握,但是到83个月时仍未完全成熟[20]。

关于汉语儿童对汉字构成规则的认知,彭聃龄等学者的研究主要采用字典判断任务,以真字和似字符号为材料来考察正字法意识的发展,研究对象基本为学龄儿童[21-22]。近几年来,研究者们开始将研究对象扩展到学龄前儿童,研究手段也不再限于字典判断任务,以期去发现比正字法意识更早的文字意识[23-25]。

汉字书写惯例可分为两类,一是汉字基本形态特征,包括外廓为方形,非线条画,由类似线条又不都是直线的笔画构成,主要由笔画意识来代表;二是汉字结构特征,包括笔画要以一定的方向和规则组合在一起而不可以颠倒随意摆放,汉字由部件构成,一些具有特定位置的偏旁部首不能放错位置,例如‘氵’不能放在右边,主要包含笔画组合意识、部件位置意识、部件意识。

为了研究汉语儿童对既未携带音韵要素也无语义要素的单独笔画的敏感程度,Li和Yin设计了针对学龄前儿童的拼写匹配任务,实验材料包括三种:正确书写构成的汉字笔画、少一笔画或是多一笔画的似字刺激(比如“分”缺左上角一撇)、藏语符号。分析结果显示,5岁儿童已明显优选正确书写笔画的汉字,而非缺笔画的汉字,但4岁儿童还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特点。这说明5岁儿童已经具有了对汉字笔画的敏感性[26]。赵静和李甦以汉字、一般线条图、似字线条图和笔画组合为材料,采用字典判断任务考察3-6岁儿童汉字笔画意识和笔画组合模式意识的发展特点。其结果和上述研究一致:笔画意识出现在4岁,至5岁时已基本成熟,而笔画组合模式意识在6岁已基本成熟[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