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春秋三国 >

这房子是这所学校的老财产,张庆看到他们住的屋子的灯是亮的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这栋房子有很长的历史了,大概从解放初就有。墙体斑剥,时不时就有什么东西从房顶上掉下来,有时候是老鼠,有时候是蜘蛛。大白天也有蝙蝠飞来飞去。好在除了这些也没别的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房子是这所学校的老财产,本来是用来放实验器材、体育用具之类的东西的,除了有人偶尔去拿些什么外,平常是没人到那儿去的。

张庆和王强是两个才从大学里毕业的小伙子,两个人满腔热血雄心壮志的打算在外面闯荡出一番事业,但是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中,找到立足之地,并不是那么容易。为了工作的方便,二人决定在公司的附近找一所房子住下来,以来可以缓解一天工作的疲惫,而来可以让自己节省一大笔车费。然而房子的问题也接踵而出,大量的中介和昂贵的费用,都让张庆和王强感到力不从心,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多点,交了房租再解决下吃的问题,基本上就没多少了。而这几天两个疲惫不堪的人就这样在一个恶性循环中度过,直到一天,张庆在网上看到了一条租房的广告 王强你快过来看,我找到了一个便宜的合租的房子张庆说道。王强凑过去一看,不禁也是两眼一亮,上面写着出租简易住房单间,家电齐全,水电气网皆有。王强看到后马上拨打了房东的电话,当天下午他们就签好了合同,晚上就住了进去。这个房子有三间房,其中另外两间还没有租出去,房子比较旧,从装修判断大概是20年前的装修方式,厨房的壁橱上还有个老鼠洞,一些壁橱的地下还有不少老鼠屎。厨房挨着张庆他们的房间,房间里则有一个简易的钢架床,上下两层,就好比学校的寝室一样,屋子两侧分别是高高的壁橱。靠着床的一边张庆他们用来放衣服,另一边的壁橱则用来摆放生活用品还有一些吃的。两个人收拾好房间过后也疲惫的睡下了。 这几天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张庆和王强不得不在公司加班,好在住的地方距离公司比较近,两个人倒也方便。不知不觉离开公司都已经9点多了,两个人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单元门口。张庆习惯性的抬头望去,突然他发现他们住的寝室的灯是亮着的!有个黢黑的人影在窗户前晃动怎么会有人在我们寝室里呢?难道是房东?张庆心理默念道,而两个人上楼过后看到房门大开,房东在和几个租客交谈着什么。简单的打了个招呼过后,两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多久,外面的几个人也住下了,屋子也静了下来。此时张庆和王强隐约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王强这老鼠也太大胆了吧,这里这么多人竟然都不怕。 张庆嗯,我之前看了下老鼠窝好像就在厨房,厨房又是挨着我们的,多半老鼠窝就是在壁橱里。你听声音···咳·咳·咳,吱·吱···壁橱里传来老鼠啃食木头的声音咔···咔···传来了几声老鼠咬断了什么硬物的东西,因为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声音传出来有点低沉··· 第二天,张庆他们早早的下班回家了,同样是单元门口,张庆看到他们住的屋子的灯是亮的,仍旧是有一个人影在那里!那个人影黑黑的,张庆停了下来。 怎么了张庆王强疑问的问道 你看我们的屋子,里面有人 王强顺势望过去,不禁打了个冷颤难道是进贼了? 反正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走,我们现在上去抓他张庆说完就迅速的上楼。 门被迅速的打开了,张庆和王强冲进屋子里!但是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东西还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没有一点有人进去过的迹象。两个人面面相觑··· 晚上,咔咔咔····陪伴着张庆他们的老鼠啃食东西的声音再次想起,今天的声音更像是老鼠在啃食什么硬的东西而不是木头,偶然传出老鼠打架的声音,而此时此刻张殷他们心烦意乱,因为不知道到底是谁来到了他们的房间,他们准备和房东谈谈。 电话里,房东告诉他们这个房子在一年之前就租出去了,但是那个人只是住了半年,剩下的半年房子就空着,房东也联系不上那个人,就这样房子到期后房东再次吧房子租了出来,而房子的锁房东是换了的,以前的租客是进不来的。 那我们看到的影子是怎么回事?王强满脸疑惑的问张庆。 我也不知道,反正不可能我们两个人都出现幻觉吧 这时,一个黑影从口闪过哇!好大的老鼠!!!王强大叫到。 哎?刚才那个是老鼠!?老鼠有那么大?都快有猫那么大了哎张庆问道 嗯,我看清楚了的,真的是老鼠,只不过大的没你说的那么夸张而已,但是,差不多也有一瓶矿泉水瓶那么长吧王强感叹道这么大的老鼠···在这个房子里养的也够肥了的,都吃了些啥东西能长这么大哦 鬼才知道哎,也许吃了猪饲料的。张庆笑叹道。 你说饲料会不会就在那个壁橱上面的柜子里,每天晚上那里都有嘎嘣脆的声音,我觉得多半都是之前的那个人想把吃的远离老鼠,结果谁知道老鼠直接在上面安的窝。王强拿了块饼干说道说不定老鼠也会过来偷我们的东西哎 到时候少了啥东西就直接翻老鼠窝····张庆感叹道你说那个黑影会不会是老鼠精啊? 王强想了想说怎么可能,老鼠精你都想得出来,我在想是不是啥东西的影子映到了窗户上,看起来有点像人影。··· 第二天晚上,二人回家的时候同样习惯性的看了看窗户呼···二人同时叹了一口气,灯没亮,也没有人影,两个人快步的走到了家门,一进家门口,两个人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 什么味道?王强问道 不知道,有点臭,是不是我们屋子的味道哦张庆四处闻了闻。 也许是另外的租客上厕所没有冲干净吧王强走到厕所按了下马桶的水阀。 深夜,老鼠啃食东西的声音再次响起,王强和张庆却干净很不舒服,因为臭味一直时隐时现的漂浮在空气中,有时候能闻到一股强烈的臭气,然而仔细寻找味道的来源,味道却又没了。门外偶尔传来脚步声,一会儿又是水龙头放水的声音,一会儿则是挪桌子的声音,感觉外面才住进来的人正在打扫屋子和挪动家具,而此时这种挪动桌子发出的吱吱的声音让王强感觉很是折磨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在收拾屋子啊!王强轻轻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好困啊,叫他别弄了,早点休息吧 兄弟,早点睡了吧,不早了,别弄了!!!王强突然大叫一句。 你吓我一跳张庆抱怨道大喊之前也给个信儿啊 不过这么一喊,外面的确没声音了,似乎老鼠也被王强这么一嗓子给吓到了,不敢做声。 你看,挺有用的吧王强满是自豪的说道。 闹铃打碎了清晨的宁静,睡意朦胧的两个人走出房间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客厅和他们才来的时候是一样的,什么东西都没动过,而且,隔壁的房间房门大开,根本没住人!两个人楞了,如果没住人那么昨天晚上的脚步声和移桌子的声音是怎么来的?难道是有小偷?这个疑虑一直盘旋在两个人脑海里整整转了一天。 下班后,两个人几乎是小跑的开始往住所里面赶,而跑到楼下的时候,他们又看到他们住的屋子灯是亮的的窗户上有个人影!那个人影张牙舞爪的贴在窗户上,双手还在那里抓着玻璃但是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两个人疯了一样跑上楼,打开屋子的们,又是一股臭味席卷而来,一个黑色的东西嗖的一下从张庆的脚上跑过去。 啊!!!张庆大叫一声跳了起来,定了定神,跑过去的是一只老鼠。 多半是老鼠在上面打洞打通了,所以才来我们屋子里的王强说道。此时,两个人观察了下自己的屋子,窗台上依旧什么都没有,不过之前买的吃的倒是被老鼠啃的到处都是,此时,屋子里有传来一股淡淡的臭味。

自从学校新招来一批学生后,原来的宿舍不够用了,于是就将这所老房子暂借来做宿舍。房子打扫干净后新生也就随即搬进来了。

这房子是这所学校的老财产,张庆看到他们住的屋子的灯是亮的。热闹的几天过后,一切又如往常一样宁静了下来。学生们每天匆匆地上课,这房子也仍按它原来的方式一天天匆匆地老去。每天有条不紊地由喧嚣到宁静,又由宁静到喧嚣。

由于这房子位置比较偏,好像也就特别的独立一点。学生们都上课去后,好像比先前更荒僻些,轻易看不到人。要是有谁在这个时候闯进去的话,即使没有老鼠掉下来,过道里从东刮到西的穿堂风也会让你打几个寒颤,那风总有点怪怪的,即使在夏天。

晚上。自习时间。楼梯口的那个房间。小几有些头痛,没去上自习。寝室就剩他一个人了。其实这个时候整栋楼也只他一个人了。穿堂风不停地刮着,在过道里呜呜做响。过道里灯光很暗,尽头谁忘收的一条裤子在幽暗中晃晃悠悠,像两条挣扎的腿。小几关好了门,坐在自己临窗的台灯下看书。窗户旁的墙上挂了块大镜子,小几抬头就能照见。

门突然的就开了,卷进来一点尘土。小几起身去把门关上。风竟是很凉的。这可是夏天呢!小几不禁地打了个寒颤。门关紧后重又回去看书。他隐隐地觉得有什么在房间里移动,回过头去看时却什么也没有。于是仍旧看书。台灯的光也有些昏,好像一下子变得不明了了。小几觉得有些烦躁了,不自觉的抬头看了一下镜子。

奇怪!镜子里好像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白色的,一飘就不见了。小几有点惊恐地回头寻找,可是仍然什么也没有。他觉得自己有点多心了,有些自嘲的笑笑,回到桌边。空气好像突然地变冷了似的。他起身要去关窗户,很自然地又看了一下镜子。人影!不,是一个人!幽幽地在镜中向他走来,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小几猛地回头去看,没有,什么也没有。

可是,镜中明明有人!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恐怖的感觉从头顶不停地冒出来,在整个房间里弥漫开去。镜子里的人不停地向他靠拢,飘飘忽忽的。它穿着黄军服,文革时的那种。小几的头痛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蒙头盖下,喘不过气。小几努力搜寻房中的每个角落,什么怪异的东西也没有。

可是镜中人还在不停地向他移动。小几好像感到被什么猛撞了一下,人不知怎么就趴在桌子上。等他撑起身再看镜子时,镜子里只有他那张苍白的脸,惊恐的眼神。突然!镜子里自己的眼睛流起血来,像泉水一样往外冒,瞬间流了满面。小几吓呆了,忙用手去擦眼睛,像刚才一样,眼睛好好的。可是镜子里的眼睛却在不停地流着血,红的血流了满面,顺着颈往下流。镜子上布起了血丝,毛细血管一样,顺着镜子往上长。

血管快要长到顶部时,镜子里的小几突然活络起来,左右摇晃着,露出惨白的牙齿,大笑着。可是,一切都是寂静的,除了风声什么也听不到

第二天,这栋楼里抬出了一具尸体。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后来,这栋楼就要被拆了重建。拆房的工人说,在一间房子的老鼠洞里掏出了几块文革时期的黄军服碎片。

再后来,有上了年纪的人说,文革时这房子被红卫兵占用过,里面整天鬼哭狼嚎的,常有人被血淋淋地拖出来。也许还死过人,可是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