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春秋三国 >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心头说真要钓到个美丽的女鬼,阿文却连年一全日才钓到一条小的要命的白鲩

第一次夜里来这儿钓鱼,而且还是一个人,主要还是对于钓鱼来说,阿文还是个初学者。

吃过晚饭他拿起渔具去河边夜钓,平时河边夜钓的人挺多,他下班晚,到河边经常占不到好地方,今天他到河边竟然是第一名。他赶紧抢占了个有利地形。

同事之间总是会在周末钓到很多大鱼然后发朋友圈里分享什么的,阿文却总是一整天才钓到一条小的可怜的草鱼。而最近听朋友说在桥下,江边的最深处树林后的沼泽附近,会钓到更大更肥美的鲤鱼。

拉杆挂线,上鱼漂,试水深浅,调和鱼饵,拉开抄网,把网兜拴好扔进河里,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开始钓了,挂上鱼饵把鱼钩抛到水里,把夜钓灯光对准鱼漂后,他点上一支烟坐下,可以松口气了。

于是阿文再决定在周五晚上下班后,带着渔具来这里钓鱼,没想到等阿文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这么黑的地方来钓鱼,往常把人吓死了。

夜幕降临,圆月升起来了,素月清辉,无风的水面映着月光,一眼能隐约看到二三百米卵的河的对岸。身边有蛐蛐奏鸣,,远处偶尔响起夜鸟难听的叫声。他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噢,怎么到现在其他夜钓的人还是一个都没来?!鱼漂一直不动,他就拿出手机看看微信,打开朋友圈,都是在说“中元节”!啊——他恍然大悟,原来他们都没来钓鱼是因为今天是鬼节,怕遇到鬼啊!哈。他忍不住乐了。他是不信鬼神的,所以只觉得可笑。

不过对于真正喜欢钓鱼的人来说,只会想今天回钓到什么样的鱼呢?他们不会害怕,因为沉浸在了这钓鱼的乐趣之中。

他开始专心钓鱼,可是今天也怪了,一直没有“口”,鱼漂像个定海神针一样,一动不动。百无聊赖就又拿出手机,在朋友圈发了“中元节之夜,我独自在河边钓鱼。”状态,马上就有好友评论“赶紧回去吧,有水鬼!”“钓上来个女鬼看你咋办?”“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别钓了回去吧!”

独自一人大半夜来这深山老林,一路上偶尔会感觉到气氛十分怪异。他也有些胆怯,不过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大半夜来到这里,想着怎么也不能这样回去呀。再说自己下班的时候就跟同事商量好的,如果这样就回去了岂不叫别人笑话。

他看着评论莞尔一乐,心里说真要钓到个美丽的女鬼,演一出《聊斋》,也是挺浪漫的啊!

想到这些阿文只好硬着头皮把渔具准备好,等抛出鱼饵的时候,他双眼死死地盯着鱼漂,不去也不敢去留意周围事物。

鱼漂还是不动,他盯着水面胡思乱想,想着《倩女幽魂》里的王祖贤,真要是那样美丽的女鬼该是多么销魂啊!王祖贤是他年轻时心中女神,长的好看,眼睛,鼻子,嘴唇,脸蛋,还有小酒窝,都是那么迷人。身材也棒,特别那双大长腿,真是人间尤物啊!她要是从水里出来,出水芙蓉般,飘然而至……他一时沉迷于幻想中。忽然鱼漂动了,上下动了下,猛地沉入水中,他急忙抓竿挑,鱼竿弯了,大鱼!鱼竿都弯到第二节了,他双手握紧鱼竿,感觉到满满的力量,鱼线绷紧,“翁儿嗡儿”鸣叫!大鱼在水底挣着S来回游动,他双手端紧鱼竿,紧张地盯着水面,该是多大的鱼啊!鱼线不要断了吧!

动了!

哗地一声水响,鱼露出水面……天哪!不是鱼!是一美丽女子双手拽着鱼线,裸着肩膀,长发一甩,露出娇媚面容,真的是王祖贤!她向他俏皮眨眨眼,双手用力扯了下鱼线,示意他下水,过来,过来啊!他只觉得全身血液嘭地声燃烧起来,就想扑进水里……

这么快?看来朋友们说的没错,这里果然是最好的钓鱼地点,他拉了拉鱼竿,预感在月光下现出一条完美的弧度。

忽然一阵铃声,他一愣,回头看,是身后石头上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是老婆的电话!他的血一下就凉了,回身再看河里,风平浪静,鱼竿还在架子上,鱼漂还是一动不动。哪里有什么王祖贤?!

难道真的是个大家伙?

“还在钓鱼啊!?赶紧回来,不看今天是啥日子!”

他在心里想着,终于上来了。

“噢,知道了,马上回去,好,马上回去!”

妈的,怎么回事?谁这么缺德?

他放下电话,呆呆看着水面,怎么会……他摇摇头,真是邪门了!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看着自己刚刚吊起的那一只鞋子,阿文气得骂出了声,没办法,他只好二次抛出鱼钩。

他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东西,提着渔具,走到河堤上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水面!水面依然平如明镜。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就这样钓着钓着,他突然感到特别的寂寞,周围异常的寂静,他因为胆怯而大声唱起歌来,有意无意的瞧了眼手表——12点半了。

原来是你在唱歌啊,只有你一个人吗?

这时,不远处又走来一个人,可能是本地人吧,刚刚在寂静的夜里突然开口,把阿文吓了一跳。

听说这里有大家伙才来的,你也是吧?

那中年人絮叨着,也在做着准备工作。

我也是,不过到现在也没有见到。

阿文说着,心里却有一丝欣慰,终于不会那样寂寞了。

你是初学者吧?那中年人问,我也是,所以才选择这时候才来,不过我就住附近。

是啊,这样也好,咱们做个伴吧!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时间过得很快,阿文又看了眼手表,时间又过了一小时。

我要走了伙计!中年人说着收起了鱼竿,看来应该是我们找错地方了,这里并不能钓上什么大家伙,甚至我怀疑这里根本没有鱼。

你要回去了吗?阿文有些担心。

不,我还要换个地方。

说着,阿文见那中年人顺着小河深处走去。

他没有理他,心里还是不想放弃,就在这时,鱼漂再次开始抖动,他拼命扯着鱼线。

那东西渐渐浮出水面——天啊!那竟是一张张着长发的女鬼的脸,惨白的脸上似乎还泛着笑意。

妈呀!

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慌乱中用放在地上的手电灯光照过去——原来是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还装着水草。

天啊!

他轻轻拍打着胸,原来是自己看花眼了,他一边在心里嘲笑着自己,一边坐了起来。

就在这时,手电的灯光突然灭了,周围瞬间一片漆黑。

他妈的,这是怎么回事?

说话间,灯光再次亮起,他刚放下心来,灯光开始不停地闪动,他皱眉拿起手电,重重地敲了几下,灯光恢复了正常。

阿文正在奇怪的时候,忽见那中年男人又走了回来,还朝他挥着手。

嘿!伙计,咱们还是快走吧,这附近沼泽里有鬼!

听到对方讲话,阿文笑着摆摆手,老兄,别开玩笑了,你是不是因为钓不到鱼,所以想编个瞎话给自己找回面子吧?

那中年人见他不信,无奈摇摇头说:你不信算了,反正我是要走了。

中年人果然走了,阿文没再理会对方,目光再次盯着自己的鱼漂。

鱼漂动了动,他确定下自己没看错,然后迅速拉回鱼线——果然钓到一条鱼!

不过?阿文看着鱼钩上那条只有拇指大小的鱼,心里想着这也太小了吧!

就在这时,余光发现水面上有一团黑色的浮游,出去好奇,他把手电的灯光对准那团黑色。

黑色的物体渐渐在水面上浮起,先是头发、然后是整个女人的头、最后是那女鬼穿着红衣的身子。

天啊,那女鬼竟然上岸了,而且与阿文就那样四目相对着。

救命啊,有鬼啊!

阿文鬼叫着朝远处跑去,他不知自己究竟跑了多久,等再次来到桥洞底下时,天光已经泛白了。

他回头看时,小树林前烟雾缭绕,与往常别无两样。

他直到爬到桥上时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躺在桥上。

嘿,伙计,你还好吧?

阿文用尽全身的力气坐起来,瞧见昨晚一起钓鱼的中年人,他已换了身装束,看样子是在晨跑。

妈的,那沼泽地真的有鬼!

阿文抱怨着,胸前剧烈的起伏着。

本来就是嘛!

那中年人说着,脸上一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神色。

我也是昨天夜里回去才知道的,我老婆跟我讲,咱们一起钓鱼的地方根本不是他们说的能钓到大家伙的地方,而是个著名的闹鬼胜地。

听中年人描述,阿文才知道了其中的缘由:

关于那片鬼地的传说,当地老人也众说纷纭,传闻曾有杀人狂在那里丢弃尸体;也有人说度假的人曾经在那里淹死过;但其实更早时候,这里的村民因为战争而被屠城,尸首就尽数被丢在那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块地方深深地陷了进去变成沼泽,而昨夜所见的女鬼,很可能也是当时死去未散的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