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春秋三国 >

小惠去看了看床上的阿晨,晚上走夜路不能回头看

半夜两点多,下着大雨,我刚从网吧出来,上了一天一夜的网,困得哈欠连天。偏偏住的地方还在郊区,离网吧走路得半个小时的路程。

小惠是个饭店服务员,有一头乌黑漂亮的长发。她的男朋友也是这家饭店的厨师。两个人在一起上班久了,就日久生情。但是碍于都住在宿舍,总归觉得不方便,于是小惠跟男朋友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外面租个房子,搬出来住。 外面的房子不便宜,对于他俩来说,要负担一个稍微贵点的房子还有点难。小惠就让老乡帮她找。小惠的老乡是在房产中介上班的,一听说小惠要租个便宜点的差不多的房子。立马就说还真有一套。房租保证便宜。小惠兴冲冲的跟着老乡去看房子,房子是面朝阴的,里面稍微有点朝,但是整体感觉还不错,宽敞明亮。房子也很大,这样的房子市价一般都在一千以上,老乡却告诉她这房子房租一个月只要三百。房主出国去了,不想让房子空着,才想着便宜点租出去。小惠高兴的直接交了一个季度的房租,也没跟男朋友商量,就自己定下来了。 等到小惠吧男朋友阿晨带到这间房子的时候,阿晨看到这个房子第一眼就让她把房子退了,说不能住在这。小惠问为什么。阿晨什么都不肯说,只是一个劲的说不能住在这。小惠却不肯了。房租都交了,退是肯定退不了了。再说这房子这么大,还很凉爽,为什么不住。阿晨拗不过小惠,只好答应了暂时住这里。 自从搬进这里小惠就开始头疼,到了白天还好一点。一到晚上就疼的晕晕乎乎的,阿晨也是每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小惠觉得可能是房子有点潮湿,所以总是感觉头疼头晕。也没多在意。最近小惠又发现一件怪事。自己的头发开始掉落。她以前发质很好的,不怎么掉头发,现在头发却是一把一把的往下掉。小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最近憔悴了不少。阿晨近来神秘兮兮的,晚上睡觉睡到半夜就不知道干嘛去了。早上起来又好端端的睡在旁边。小惠也觉得自己当初错了,也许真的不该搬来这里住。 晚上下班回来,小惠一进到这个房间又开始头疼,阿晨一回来就倒在床上开始睡,也不洗脸不洗脚,小惠叫了几声,阿晨没反应,小惠想可能阿晨太累了。就自己去洗澡了。进了浴室小惠突然感觉身后有人看自己 ,她猛地一回头,什么都没有,她甩甩头,最近真是太累了。她进浴室脱了衣服,打开水龙头。温暖的水流顺着她的身体流下来。小惠觉得身体轻飘飘的,浴室里不一会就雾气升腾。小惠身上打了好多沐浴露,开始洗头发,小惠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的头发,每次洗头都要认真的洗好久。小惠低下头认真的搓洗自己的头发。突然小惠的感觉头上多出来一只手,她把自己手从头上拿下来,那只手却还在自己的头上揉着自己的头发。小惠以为是阿晨,笑着转过去刚要抱阿晨。一转身却扑了个空,小惠的笑容僵再脸上。她冲出去看外面,阿晨还保持着原来的睡姿。根本没有动过。小惠倒吸一口冷气。环顾周围。莫不是家里进贼了?她再次回到浴室,冲干净身上的泡沫。换了件睡衣就出来了。 小惠去看了看床上的阿晨,阿晨嘴角流着口水,脸上挂着笑意。小惠笑了一下,这家伙连做梦都能笑。她打开房间所有的灯,到处看了看,没发现有人进来过的痕迹。小惠放下心来。想来自己刚才是出现幻觉了。她把窗帘拉下来,就上床睡觉了。 睡到半夜小惠感觉有一只手沿着自己的大腿慢慢的摸上来了。她一笑。死阿晨,都大半夜了还要这样。她装作睡熟的样子。那只手沿着大腿一直摸到头发,小惠心里忍住笑。看他到底要怎样。那只手却停在头发上,不停的捋着头发,小惠终于忍不住,她一个转身朝阿晨的怀里扑过去,却扑了个空。她又翻过来朝另外一边摸去,却什么都没摸到。小惠心里咯噔一下坐起来,打开床头灯。哪儿有什么阿晨。那刚才摸自己的是谁。小惠吓得从床上跳起来。下床去找阿晨,但是整个房间都没有阿晨的影子。奇怪,大半夜的阿晨去哪了。小惠找不到阿晨,怔怔的坐在床上。突然卫生间传来声音。小惠慢慢的走过去,卫生间刚才还没人,这会却有人在里面洗澡。小惠走的越近声音就越大,好像是一男一女的呻吟声,小惠又气又怕。慢慢靠近浴室。浴室的门是玻璃做的。里面水汽升腾,看不清,只能看到有两个身影交缠在一起。小惠当下就气不打一处来。死阿晨,居然还把女人带回来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她一把拉开浴室的门刚想骂人。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水龙头开着。雾气大的看不清哪是哪。小惠抖抖擞擞的走到水龙头前关了水,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被雾气蒸的模糊一片的镜子,突然镜子上开始出现字,就好像有人在写一样,一笔一划的,小惠吓得呆住了,不敢跑也不敢叫。呆呆看着镜子上的字。字终于写完了,小惠一看吓得后退一步,镜子上写着我想变成你。小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怕的不行。她抓起旁边的浴巾使劲擦着镜子。擦完后镜子里出现了一张苍白的脸,不是自己,那张脸还对着小惠笑,嘴里还在说着什么,小惠已经不敢看下去了,转身狂奔出厕所。

人们都说人的肩膀有三盏灯,晚上走夜路不能回头看,回头一次鬼就会吹灭一盏灯,等鬼吹灭了你的三盏灯,你的小命也就不保了。

小惠一路跑回床上,突然看见阿晨还睡在床上,她吓得大叫起来。阿晨睁开眼睛问她怎么了,小惠一把抱住阿晨就知道哭,说不出话。阿晨拍拍小惠的头,叫她别想那么多,都是工作太累了出现的幻觉。小惠懵懂的点点头,不去想那些。在阿晨怀里就睡去了。 一觉醒来小惠天已经亮了,阿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小惠起床去卫生间洗脸。洗完脸换了身衣服就去上班了。到了店里听店里人说阿晨还没来。他比自己走的还早。怎么还没到。小惠也没想太多,以为阿晨有什么事去了,就收拾收拾上班了。上了一天班都没看见阿晨。小惠这才慌了,她不断给阿晨打电话,但是一直无法接通。小惠也不知道去哪找。就先回家等着,看看阿晨会不会自己回来。 小惠回到家却发现阿晨已经在床上了。小惠气不打一处来,上去问他为什么没上班,阿晨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小惠看他这样,生气不理他,自己去洗了澡上床在一边躺下来,阿晨也没说什么就躺下了。睡到半夜小惠听到旁边有动静,。她转过身看到阿晨抱着一个女人。不是自己。小惠气的一下子坐起来,一把拽起那个女人,打开灯,却发现是昨晚镜子里那个女人,小惠吓得一把放开那个女人,尖叫着喊阿晨,但是阿晨却好像听不见一样,还是翻了个身继续睡。小惠盯着女人,问她想干嘛。那个女人笑着摸摸小惠的头发我想要你这头头发.x小惠吓得转身就要跑,但是那个女人却抓着自己的头发,小惠疼的一下子倒在地上。那个女人站起来,拽着小惠的头发使劲拽,用尖指甲划过小惠的头皮,小惠只觉得头皮一阵发凉,就晕过去了。等小惠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皮剧烈的疼痛,脸上全是血,她伸出手摸摸脑袋,头发没了,头皮也被揭走了。小惠吓得不停的呼救。但是四周全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也没人答应。突然屋子里亮了起来,小惠急忙冲着光亮跑过去,却被一块玻璃挡住了。小惠看着镜子外面那个女人手里拿着自己的头发再用水清洗,边洗还对着小惠边笑。任凭小惠怎么喊她都不搭理,等女人洗完头发然后用吹风机吹干,小惠亲眼看到,那个女人把自己的假发戴在她头上,样子一瞬间就变成和自己一模一样。小惠后退几步,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女人对着镜子照了几下,这时候阿晨走了进来。小惠拼命的向阿晨挥手,不断的喊着阿晨的名字,可是阿晨却毫无反应。他从背后抱着那个女人,一边亲吻她的头发一边照镜子。小惠绝望的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幕,绝望的她一头撞在墙壁上。咚’的一声,吓了阿晨一跳。当他要去找声音来源的时候,那个小惠却一把拽着阿晨出了浴室。阿晨跟着小惠出了浴室,就睡了。第二天阿晨早早回到房间,趁小惠还没回来,他跑出去买了好多祭奠的东西。悄悄躲进浴室,对着镜子烧起来小惠,对不起,当初我就劝你不要搬进来你不肯听,那个女鬼太厉害,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这辈子就当我对不起你吧。你安息吧。我知道你死的不甘心,但是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阿晨边烧边说,烧完纸他赶紧收拾了下浴室。等小惠回来,他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晚上睡觉的时候,阿晨总感觉鼻子痒痒的,他往脸上摸了一把。是小慧的头发,他往旁边拨了拨。转过身去抱小惠,一伸手却摸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头皮。他睁开眼睛,那些头发全都使劲钻进他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阿晨惊恐的大张着眼睛。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我一个人打着伞在漆黑的大街上走着,雨稍微小了一点,郊区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就连路灯也是偶尔只能见到一个。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的拐角有一盏昏暗的路灯,我突然觉得脖子凉嗖嗖的,加快脚步往前走,突然觉得背后有个脚步声。我以为听错了,放慢脚步仔细听着,果然身后的脚步声也走的慢了起来。不是我耳朵多好,主要是它走路不跟我同步,它总是比我慢半拍。我顿时心跳加速,拿着伞站在原地不敢动,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它就贴着我的后背。这个时候我早都忘了不能回头的说法,我用力的捏着伞炳,哆哆嗦嗦的闭上眼慢慢向后转,我怕我转的快了会跟它脸碰脸。等我慢慢睁开眼,什么都没看到,空荡荡的马路在路灯的照射下似乎显得很狰狞,我应该是吓坏了,三百六十度转了一个圈看了下,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我松了一口气,大概是我太紧张了,自己吓自己吧。

转过身深呼吸几下我又继续往前走,身后再没了脚步声,果然是自己吓自己,我为了给自己壮胆哼起了歌,都可以随便的你说的,我都愿意去

小火车滴滴的声音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谁在接歌,

都可以是真的,你说的,我都会相信。

我早都停了它还在唱,是个女的,声音很好听,是从我背后传来的,在漆黑的夜里倒是有些刺耳。我吓得快要尿裤子了,不停的转头看看到底是谁吓我,可是空荡荡的大街依旧只有我自己。我真恨我自己,干嘛要没事瞎唱什么歌。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环视了一圈依旧没人,歌声也停了,我却再也不敢唱了。浑身都湿透了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继续大着胆子向前走。过了前面的小桥就到了。

走到桥头我的心又凉了,桥的那边一个女的坐在桥墩上,下着雨她也没打伞,浑身湿透了,我站在桥这边,她坐在桥那边,她似乎没有看到我,一直低着头在哭,哭声很大,隔着雨声我都能听到。回家就只有这一条路,我站在原地站了半天,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等我走到她跟前的时候,她突然停止哭了,猛然抬头看着我,我汗毛都竖起来了。吓得已经不会走路了。她直勾勾的盯着我,我也盯着她,这女的长的还挺漂亮,虽然头发湿了全部粘在脸上,到依旧能看出长的不错。

大概过了几分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脚麻了,她突然噗哧笑了下,笑的很好看。我居然不知所措了。管他是人是鬼,死就死。我一屁股坐在她旁边,把伞挪过去替她打着,她看着我又笑了一下。

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街上跑,不怕鬼吗?她歪着头俏皮的问我。

我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什么鬼啊,你怎么大半夜在这哭啊?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好像忘记了好多事,连我是谁都记不起来了!她憋着嘴似乎又要哭了,我赶紧安慰她。

没事没事,我在这陪你。陪到你想起来我在回去。

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你能抱抱我吗?我感觉好冷,我浑身都湿透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并不是想占她的便宜,是我真的觉得她很可怜,我没办法拒绝,她向我靠过来,我伸出手把她搂在怀里,她的头发全耷拉在脸上,我帮她把头发用手拨起来弄到后面。突然手觉得粘糊糊的,我以为什么东西弄到头发上了,我转头看看她的后脑,顿时一股热血直冲头顶。她的后脑一个大洞,不停的往外流着血和脑浆。怪不得她说不记得什么了。我的手停在半空,手上占着许多不明的东西。我觉得好恶心,胃里一股翻涌从嘴里出来,我转过身吐了,晚上吃的泡面全部吐出来了。她用手拍打着我的后背,问我是不是感冒了。我吓得推开他赶紧站起来。靠在桥的另一边惊恐的看着她。

你怕我?

不怕是假的!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冲着我大声喊叫,不停的重复着那句话。我扔了伞赶紧跑,再不跑小命就没了。但是跑了好久感觉还是在原地打转,我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不动,看着她一步一步向我靠近过来。

你到底要干嘛,我又没惹你。我只是想回家而已。我知道我跑不了了,打算跟她讲讲道理。

我不想干嘛,我好冷,我想让你抱抱我。

我慢慢走过去。今晚这条小命怕是要交代到这里了,算了,看她也挺可怜的,就满足她这个愿望。我伸出手,一把把她搂过来,抱在怀里,她也不挣扎,也不说话,变得很安静,静静地在我怀里靠着。如果她是个人,或许这时候很浪漫,但是她偏偏是个人人都怕的鬼,我这个时候连牙床都在打颤。

过了一会,雨停了,她推开我,笑了笑,

谢谢你,我已经了无牵挂了,以后不要太晚回家了,小心我又在半路等你哟!说完她转过身,从桥上跳下去,我追到桥边去看,什么都没有。

小惠去看了看床上的阿晨,晚上走夜路不能回头看。我拍拍脑袋,赶紧往家跑,这次什么都没有,一路顺利回到家。

第二天我出门上班,路过那座桥,看到有好多人围着,我赶紧挤进去看,好多警察拉着封锁线,昨晚那个女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的

听说是被男朋友抛弃了,一时想不开,跳了水,脑袋刚好磕在石头上,脑袋后面开了一个洞,啧啧,真是惨啊!

我叹了口气,看了她一眼,她似乎冲我笑了一下。

安息吧!我小声说道。转过身朝公司走去。

从此以后再也没敢半夜回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