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春秋三国 >

蹦蹦跳跳的走在魏刚身边,不找到幽洞我绝不回去

总经理陆征两天没来上班了,行政助理杨晓璐盯着总经理办公室的玻璃门,心头涌上一股古怪的感觉,似乎一个血淋淋的人要从里面走出来。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激灵,回头看看身后,同事们都在埋头忙碌着,这才心神稍定。

根据陆峰和魏刚的记忆,幽洞还在前面。为了赶路,大家行进的速度颇快,幸而这段路坡度平缓,走起来轻松得多,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到达了山坡底部。被雨水打湿的衣服早被身体的热量捂干了,魏刚嫌闷热,把头上的绷带也解了下来,脸上的红肿已经消退,却还有密密麻麻的红点。山中空气清新凉爽,楚楚的情绪很快高涨起来,蹦蹦跳跳的走在魏刚身边,浑然忘记了先前遭遇过的阴霾。

见大家都沉默无言,魏刚闷闷的说:天气不好,杜师傅又出了事情,不如我们回去吧。从上山到现在,魏刚一直很少说话,他最近家中遭遇大祸,多亏了杜师傅和朋灵的帮忙,才从困境中摆脱出来,这次所以答应陪大家登山,只为了感谢的杜师傅,早在上山之前,杜师傅就把上山的凶险和道理跟他讲过,他本性直爽粗鲁,不相信那些超验之谈,但前段时间的经历过于诡异,让他对这次登山之行先存了畏惧心理,眼下又见楚楚表现异常,不由打起了退堂鼓。

前台文员小丁走进办公室,对晓璐说:杨小姐,外面陆先生找你。晓璐问:陆总回来了吗?小丁摇头说:不是,是陆总的弟弟陆峰。

楚楚跑到前面采摘一朵小花的时候,吃惊的叫起来:看啊,那是什么?

我不下山!小岩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找到杜超,揭开幽洞之迷,是杜师傅生前最大的心愿,我们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准备,终于来到山上,如果半途而废,怎么能对得起杜师傅?要回你们回,不找到幽洞我绝不回去!

晓璐一愣,说:好的,请他少等,我马上就来。话音未落,一个年轻人闯进办公大厅,径直走到她跟前说:晓璐,出事了,跟我走。晓璐脸色一红,说:陆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陆峰神色焦急,说:是的,你马上收拾一下,跟我走一趟。

几个人快步走到她身边,沿着她的指向,只见前面坡底有一块平地,地面上竟然摆着五个行包。大家惊奇的跑过去,赫然竟是他们丢失的背包,还是山洪爆发前的样子,随意的放置在一块塑料台布上。

乌云压在头顶,空气愈加沉闷,山林中如同到了夜晚,十步之外,几乎看不清人的面目。所有人都木然呆立着,杜师傅死亡的消息带来的不止是悲痛,还有一丝令人心神战栗的恐慌。杜师傅一直身体不错,怎能毫无原由的猝死?大家不约而同的记起临?星岸攀Ω稻纳裉撬缭ち系绞裁矗?/p>

晓璐轻声说:对不起,陆先生,我正在工作。陆峰急躁的说:别装了,我有急事,快跟我走。说着,一把抓住晓璐的胳膊,拉着她便向外走。

楚楚兴奋的抓起自己的背包,喊道:这是我们的包,我的包还在这里。拉开拉练,包里掉出几个苹果,我们的包没被水冲走!

过了一会,张迈看看天空,喃喃说道:天要下雨了。我们该找个地方避一避。楚楚与杜师傅并不熟悉,她从大家的争论里听出一点端倪,原来他们此次登山并非游玩,而是寻找一个与杜师傅有关的山洞,于是问魏刚:我们现在离要去的地方有多远?

晓璐回头,见满办公室的人都在奇怪的看着他们,急忙挣掉陆峰的手,满脸通红,跟着陆峰走出去。

张迈疑惑的看了陆峰一眼:我们怎么回来了?走错了?

魏刚摇摇头,迷茫的说:天这么黑,我们无法分辨到了哪里。也许就在洞口的附近,也许还离的很远。

来至公司门廊处,晓璐停下来,埋怨说:你怎么到这里来找我,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峰不以为然的说:为什么不能到这里来找你?你怕什么?晓璐轻声说:你是老板的弟弟,我不想别人说闲话。

陆峰摇摇头:这不是我们来过的地方,山洪没有从这里经过。

陆峰说:小岩说的对,我们不能放弃。只要能找到那道悬崖,就能找到洞口。

陆峰有些烦躁的说:老板的弟弟怎么了?我们谈情说爱,关别人什么事?一个小伙子从办公室走出来,吃惊的看了他们一眼。晓璐委屈的说:你干吗这么大声?让人听见多不好。陆峰不满的说:这是正大光明的事情,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拉晓璐走到办公室门口,冲里面大声说:晓璐是我女朋友,我爱她一生一世,大家做个见证。陆峰虽然是老板的弟弟,可平时极少到公司来,跟这里的人并不熟悉。办公室男男女女十多人,都吃惊的看着他们,没有人说话。

这里地面整洁,草木茂盛,全然没有山洪经过后树木倾颓、山体崩塌的狼藉。张迈自语道:那么,我们放在后面山谷里的行李,怎会跑到前面来?

山坡渐渐陡峭,树木也更加粗壮,这里人迹罕至,沿途野草没到小腿。大家打开了手电,朋灵依旧走在前面,大家踩着他的脚印艰难前进。登上下一道山梁的时候,都是筋疲力尽了。

晓璐见他当众让自己出丑,不由又羞又愤,用力挣开他的手,带着哭腔说:谁是你的女朋友?你走开,我不要见到你。捂着脸,跑回自己的座位上。

是不是被水冲来的?晓璐抓起自己的背包,轻声的问。

楚楚抓着魏刚的胳膊,气喘吁吁的问:好累,还有多远啊?魏刚四下里看看,立身之处草木稀疏,竟是这座山梁的最高点,从山林里钻出来,被山风一吹,顿觉身上寒冷。举目看去,前面又是一座高峰,因为天色太暗,只能模糊的看到山腰之上云烟缭绕,摇摇头说:可能就在前面吧。

陆峰见晓璐果真动气,忙走到她旁边,低声说:对不起,晓璐,刚才一着急,把正事忘记了,我哥跟可非他们出事了。晓璐停止抽泣,依然伏在桌上。陆峰看她在认真听,又说:他们到城外寻找一个山洞,已经五天了,至今没有回来。你不要耍小孩子脾气,正事要紧。

不可能。张迈摇头否定,洪水不会替我们摆放行李,更不会摆放的那么整齐。

楚楚问:你们到底谁认识路啊?

晓璐抬起头,脸上还带有泪痕,说:谁耍小孩子脾气了?掏出纸巾擦把脸,径直走到前台,对小丁简单交代几句,与他匆匆走出去。

那是怎么回事?魏刚也问。

晓璐咬咬嘴唇说:上次来的时候,天气晴朗,现在天这么阴暗,恐怕我们已经走错路了。陆峰也迟疑地点点头:我不记得到过这里。

来到写字楼外面,晓璐问:我表哥他们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陆峰知道她问的是可非,可非是她的表哥,在本市的地质科研所工作,这次与陆峰的哥哥一起失踪。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张迈看了朋灵一眼,暗自摇摇头,不再说话。行李回来了,总是一件好事。大家找到各自的背包,检视里面的东西,没有丝毫的丢失,甚至没有浸水的痕迹。然而,本来七只背包,却只剩了六只,独独不见小岩那只。

楚楚不高兴的说:大家都不记得道路,怎么找那个山洞?浮来山这么大,难道我们要从头走到尾?

陆峰说:最近他们正在寻找城外的一个古洞,据说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洞穴。他们上周六早晨出发,计划当天回来,可是已经过去五天,至今不见人影。

楚楚掏出三个苹果,用水果刀切开了,每人分了一半。大家本已做好露营的心理准备,现在行李回来,露营更加方便。经过一天的跋涉,都身心疲惫不堪。他们接受山洪的教训,不再在谷底逗留,决定一鼓作气,天黑前登上前面的山峰。

小岩一改平时嬉笑无状的作风,皱眉说:魏刚和陆峰都到过山洞,从我们走过的路程推断,洞口应该就在附近了。只要我们有耐心,总会找到的。可是这天气,只怕,只怕他连说两个只怕,却没有说下去,楚楚看了他一眼,奇怪的问:只怕什么?

晓璐问:出了什么事?

浮来山脉绵延上百公里,有众多高低不一的山头,眼前的山头并不甚高,没有了风雨肆虐的险阻,大家走起来格外轻松,为能在山顶更舒适一些,他们边走边拣拾些枯枝干柴,到达山顶的时候,每个人都捡了一大把,连朋灵都不例外。

小岩眼神深沉苍茫的近乎绝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而前面那座大山在他的注视之下,更加阴沉而高挺,在飘忽的雾气里若隐若现。小岩似乎忘记了眼前的处境,顺着楚楚的话,喃喃的答道:只怕有东西!魏刚站在小岩一侧,闻听此话,打了一个寒战。楚楚握着他的手,感到他手心瞬间冰凉。

陆峰摇摇头说:不知道。昨天我在浮来山下的停车场,发现了我哥的车子。我想他们还在山上。

天色暗了下来,四面的青山成了黑糊糊的影子,走到一片空旷之地时,几个人将干柴扔到地上,都深深出了口气。张迈在空地中间燃起了篝火,大家掏出简易帐篷,在篝火周围支撑开来。魏刚到帐篷里脱掉沾满了泥水衣服,换上了陆峰带来的外衣。回到到外面时,楚楚和晓璐已经准备好了晚餐。

天空中乌云流动,好象什么东西正拨弄着云层。雾气从身后的山林里蔓延过来,山林的颜色是黑的,把乳白色云雾也染黑了。几个人的身影都模糊起来,楚楚突然感到惶恐,雾气里似乎缠绕着无数的触须,正贪婪的舔噬着自己的脸颊。那种黏糊糊的感觉让她浑身寒毛耸起,赶忙贴紧魏刚。

晓璐问:他们几个人?都是谁?

有了楚楚携带的水果和鱼肉罐头,晚餐比中午丰盛得多。大家在篝火旁吃着鱼肉罐头,都默然无语。一场大雨刚过,山中空气清凉湿润。在黑暗荒蛮的山野里,秋夜里的篝火显得如梦如幻。楚楚看着大家被映红的脸庞,心想:若不是山上充满了神秘的危机,这次野营该多么浪漫!可惜上山的路程步步惊心,眼前景致虽美,却不知隐藏着何种危机。

雾气里传来小岩低沉的声音:有东西,果然有东西!在我们周围,它们来了话音未落,远处传来沉闷的鼓点,仿佛古战场上的两军对垒,呐喊声清晰可辩。几个人聚拢到一起,楚楚惊悸的问:那是什么声音?

陆峰说:六个人,我哥,可非,杜超,李源,还有丛林和他女朋友凌冰。

山高风大,吹到树梢上,飕飕做响。吃过晚饭,篝火旁的枝柴也烧掉了大半,虽然不是为了御寒,燃烧的篝火总让人感到安全和温暖。见剩余的枝柴不够使用,陆峰从背包里翻出一支手电,起身说:我去找些续火的树枝。

张迈站在魏刚身边,转头安慰她道:别怕,无论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当没有发生。楚楚看看其他人,每人都神色紧张,分明在惊恐的等待着什么。她陡然记起小青关于浮来山闹鬼的话,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暗想:难道传闻是真的?浮来山当真有鬼?当下颤声问道:是不是有鬼?晓璐见她怕得厉害,忙握住她的手,低声说:别怕,没有鬼。有鬼也不怕,朋灵会保护我们。

晓璐惊讶道:凌冰也去了?

张迈跟着站起来:好,我陪你一起去。

朋灵?朋灵怎么保护我们?楚楚不解的问。

陆峰说:是啊,不要小看凌冰,听说她在大学里,还是登山队的队员呢。

魏刚也要起身,张迈伸手按住他,说:你受过伤,留在这里照看帐篷吧,我们两人就够了。

提起朋灵,她突然意识到,那个年轻人果然有些与众不同,无论陆峰还是魏刚,似乎都对他存有莫名的敬畏,更奇怪的是,上山以后,除了宣布杜师傅死亡,几乎没听他说起一句话。此时转头寻找,见薄雾在每一个人脸上流动,几张苍白的面孔里,独没有朋灵的影子,吃惊的问:朋灵哪里去了?

晓璐看了陆峰一眼,沉默片刻,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报警?陆峰说:事情没有搞清楚,不要报警,他们都有丰富的探险经验,你表哥还是地质专家,一座浮来山不会困住他们的。我昨天找到他们说的山洞了,我想请你陪我再走一趟。

大家看着两人的背影,默默的走进了黑暗的山林。开始还能看到手电的光芒,过了一会,光芒便被树木遮住了。风声衬出深山的沉寂,蓦的,远处传来一个若有若无的颤音,似乎有人哭泣,又似乎有人在深山里放歌,那纤细的震颤让人心中泛起一股寒意。楚楚朝魏刚靠了靠,问:那是什么声音?

张迈也没看到朋灵,忙说:大家走到一起来,别散开。又问道:朋灵,你在么?

晓璐点头说好。好字刚刚出口,忽见一片乌云飘过头顶,晓璐有瞬间的眩晕,恍惚觉得那乌云是冲自己而来,心念一动说:陆峰,我周六晚上做过一个梦。

魏刚摇摇头:不知道。好象有人唱歌。

远处沉闷的鼓点声陡然宏大起来,中间夹杂着刺耳的尖叫和哀鸣,仿佛战争从遥远的山后奔突到了左近,并不断向他们的立身之地逼近。他们清楚的听到了交战双方的人喊马嘶,烈焰在燃烧,宝剑刺穿了胸膛,连破空而来的弓箭,都带着刺耳的哨音。战马摔到了,有人在痛苦的咒骂,那声调颇为奇怪,全然不象是中国的语言。

陆峰问道:什么梦?

晓璐若有所思的说:这么晚了,除了我们,还会有谁在这深山老林里?

他们来了,真的来了!小岩声调里带着恐慌,大家靠到一起,闭上眼睛,什么也别想。

晓璐说:梦到我表哥站在我面前,脸色苍白,浑身湿淋淋的,仿佛刚从水里爬出来,我问他怎么了

话音未落,山顶突然旋起一阵奇异的风,篝火惨淡的火焰在旋风里忽明忽暗,灰烬夹杂着火星升腾而起,四下里飘散,楚楚慌忙用手遮住眼睛,透过手指缝隙,突然看见一直硕大无比的巨脚从半空中踩蹋下来,篝火顿时熄灭,世界瞬间黑暗下来。

朋灵朋灵!张迈没有听到回答,更加焦急的大喊起来,他们背靠背围成一个圆圈,楚楚拉着魏刚和晓璐的手,感到两人手心都是一片冰凉。

说到这里,突然停住。陆峰问:他怎么说?晓璐迟疑的说:我忘记了。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陆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来人救命,救我!晓璐魏刚

角鼓争鸣的噪音里,传来朋灵清晰的声音:我在这里。楚楚睁开眼睛,一个黑色的人影从浑浊的雾气里走来,他的身后,竟有无数晃动的影子,若隐若现,她吃惊的向四下里看去,四周全是这样的影子,一股血腥的气息从脚下升起,那雾气仿佛从鲜血里蒸腾起来,渐渐变成了红色。

晓璐脸上一片迷茫,陆峰奇怪的看着她,问:怎么了?

怎么了?晓璐吃惊的问,火怎么灭了?谁在喊?

这是在哪里啊?我们该怎么办?楚楚带着哭腔问道。

晓璐极力回忆着,说:刚才还记得我表哥的回答,及要说时,突然忘记了。

是陆峰,陆峰!魏刚从地上跳起来,迅速找出几支手电,陆峰出事了!快!快!

跟我来。朋灵的声音穿透雾气,依旧沉静冷漠,没有丝毫变化。

陆峰安慰她说:忘记就算了,不要想了。

几个人顾不上篝火,抓着手电,飞快的朝声音的方向跑去。山林幽黑,几只手电光芒四射,入眼只是层层叠叠的树木,大家在树丛中间穿梭,边跑边呼唤着张迈与陆峰的名字。

几个人手牵手,朝前面走去。水气浓重,已经辩不出方向,脚底是一个下坡,早就没有了路,大家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朋灵。对面雾气缭绕的山峰,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大家凭着刚才的感觉,知道正朝山峰的方向前进。

走到一处店铺,陆峰从朋友处取出寄存的旅行包,背在身上说:我把入洞用品准备好了,我们直接去浮来山。晓璐看看自己的衣服,说:幸亏今天没有穿裙子。陆峰见她穿的是衬衣长裤,显得飒爽英姿,点点头说:

远处的陆峰看到了手电的光芒,更加拼命的喊:魏刚朋灵我在这里。

离奇的声音还在鼓噪,雾气中模糊的人影跟着他们缓慢的移动,却始终走不到近前。别人似乎早已见惯不怪,都默不作声。楚楚忍着心头的惊恐,身体前倾,颤声问魏刚:你看到那些的东西了么?魏刚的手还是冰凉,点点头,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这样打扮最好,走山路方便些。

大家跑近了,听到陆峰的叫道:大家小心,前面是悬崖!救我!

脚底的旅行鞋被草尖雾水打湿了,黏糊糊的感觉让人全身起腻。楚楚说:还是不要向前走了,我们回去吧。然而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停下来,连魏刚也保持沉默。路越发的泥泞陡峭,因为越走越急,不断有人踉跄摔倒,若不是大家互相搀扶着,只怕倒地的人要滚下山坡,摔个头破血流。

两人搭一辆出租车,直奔浮来山。

四周一片漆黑,树木却稀疏起来,半空中似乎飞舞着无数的黑影,魏刚放慢脚步,向着陆峰声音的传来的方向小心移动过去,及至近前,才发现前面果真是一道巨大的悬崖,若不是陆峰事先提醒,只怕会冷不丁冲过去,一头载到下面。手电扫过草丛,只见陆峰正攀住一块岩石的棱角,身体悬在半空,摇摇荡荡,情状岌岌可危。

雾气中的人影越来越多,它们不再移动,稀疏的飘散在周围,似真似幻。楚楚不再怀疑,这个世界上确实有鬼无疑了,可是还是不明白,魏刚他们为何要闯到这个可怕的鬼阵里来?

来到山下停车场,陆峰指一辆轿车说:我哥的车还在那里。晓璐看了一眼,果然是陆征的车,车子灰仆仆的,蒙了一层尘土,显然几天没人动过了。陆峰走到车前,呆呆的看着车子,有些失神,晓璐问道:怎么了?

魏刚等人忙七手八脚把他拉上来,问:张迈呢?

不知走过多久,终于到达坡底,地面明显的平缓起来,隆隆的雷声从山后传来,雨点终于落下来。在陆峰的指点下,大家七手八脚的打开行包,原来每人的包里都有一件雨衣。只有楚楚手足无措的站在当地,她出门的时候,天气晴朗,甚至没有想到带把雨伞。魏刚把自己的雨衣披在她身上,反手从包中掏出一把雨伞。

陆峰吸了一口气,说:那天我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我哥哥在奔跑,浑身鲜血,很骇人的样子。晓璐想起刚才在办公室里时的感觉,不由打个冷战,问:怎么想起这个?

陆峰脸色苍白,半晌才缓过气来:张迈张迈坠下去了。我们快救他。

雨水驱散了浓雾,那些古怪的声音和人影也渐渐远去了。云层不再那样浓厚,天空经雨水冲刷,比刚才明亮了许多。山坡陡峭而阴森,青色的山峰如同威严的巨人,静静的矗立在面前。楚楚暗暗松口气,这才发现被草丛雾水洇湿的裤腿和鞋子,竟然透出暗红的颜色,仿佛曾经沾满了血迹。雨势很快大起来,大家手忙脚乱的穿好雨衣的时候,外衣都淋湿大半了。

陆峰摇摇头,说:刚才看花眼了,反光镜里似乎有一个血淋淋的影子,让我突然记起了那个梦。说着,掏出纸巾,将反光镜仔细擦拭干净,转身朝山上走去。晓璐跟在他身后,才走几步,恍惚觉得有一个血淋淋的头颅,正从反光镜里悲哀的看着他们,悚然回头,只见反光镜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里面什么也没有。

魏刚一阵惶恐:掉下去了?!怎么会掉下去?怎么救?

张迈也抽出了一把伞,大声说:好大的雨啊,我们在这里避一避吧。山崖这么陡,会摔下来的,等雨小了上去不迟。陆峰等人都点头同意,纷纷抽出雨伞,搭成一个临时的小亭子。虽然亭子不断漏水,总比暴露在大雨中来得舒适些。

山路崎岖,林木遮蔽,虽然是盛夏天气,山上凉风徐徐,倒不觉炎热。陆峰走的很快,晓璐紧紧跟在后面,一会儿便气喘吁吁。

楚楚冲着悬崖大声喊道:张迈,张迈,你怎么样了?

雨越来越大,没有马上停止的意思。从伞下看去,他们立身的地方正是两座山峰的谷底,雨水从山坡上流下来,很快汇成了一道小溪,哗哗的从他们脚边流过。鞋子早就湿透了,风雨中的寒意愈加清冽,一阵冷风吹过,每个人都禁不住打个寒战。

陆峰见晓璐鼻尖处渗出汗珠,忙放慢脚步,伸出手说:我们慢点走,不要太辛苦了。

山谷回音震荡,悬崖下久久没有张迈的声息。几个人同时呆住,借着手电的光芒从山上看去,悬崖下雾气森森,深不见底。人摔下去,只怕早已粉身碎骨。

大家相互扶持着,趟过溪水,移到一处高地,楚楚看到,原来别人的衣服上,也都沾染着一些暗红的血迹。小岩看着天空,恨恨的骂道:怎么遇上了这种鬼天气?楚楚听到这个鬼字,猛地想起白雾中人影,战战兢兢的问:你们有没有看到,刚才在雾气里,很多影影绰绰的东西?那是不是鬼?

晓璐迟疑了一下,也伸出手,让陆峰握住。

陆峰慢慢蹲到地上,放声大哭:张迈,我害了你啊!

陆峰问:我们认识多久了?晓璐低声说:有半年了。陆峰盯着晓璐的眼睛,说:这是半年来,你第一次主动让我握你的手。晓璐低头一笑,面露羞涩之态。

晓璐扶住陆峰的肩头,说:你听,张迈的声音,他活着!

陆峰又说:等我们找到哥哥,告诉他我们的关系。晓璐脸色微红,说:不好,不告诉他。陆峰奇问:为什么?晓璐说因为你刚才在公司里太过分了。

陆峰止住悲声,凝神静听,悬崖下果然传来痛苦的呻吟声:我摔下来了。正是张迈。

陆峰嘿嘿一笑,说:刚才我故意的。晓璐娇嗔道:为什么?陆峰说:我想趁机让大家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免得有人打你坏主意。晓璐面色绯红,吃吃笑道:你才坏呢。

陆峰惊喜交加,冲着悬崖大声喊道:你怎样了张迈,没事吧?你在哪里?

两个小时后,两人走上一条小径,荒草直没脚踝。陆峰说:前面是一道悬崖,他们进入了悬崖中间的山洞。

楚楚等人趴在悬崖边上,几只手电齐刷刷的照射下去,见悬崖上生长着一些树木,却看不到张迈的身影。

晓璐问:你怎么知道?

魏刚也大声喊道:我们看不到你,张迈,你在哪里?

陆峰说:我昨天找到这里,悬崖旁边系着一道绳索,正是我哥外出时必备用品。我抓着绳索下去,发现了那个山洞。当时天快黑了,我没有进去。

张迈说:我被夹到一棵大树上了,帮帮我。

两人走过一段距离,前方出现一道断崖。断崖上草木丛生,走到近前,眼前是一道巨大的深渊。沿断崖走出不远,陆峰说:我们到了。果见前方大树上栓着一道绳索,垂到断崖下面。

陆峰急忙喊道:绳索,攀岩绳索,我们的背包呢?

晓璐走到大树旁边,看着绳索问: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魏刚迅速跑回帐篷处,摸到一只装有绳索的背包,赶紧冲了回来。陆峰手脚麻利的将绳索固定在一棵大树上,手电挂在腰间,攀缘着绳索,缓缓缒了了下去。大家屏住呼吸,用手电帮他照亮下面的悬崖。

陆峰回答:本来我要跟他们一起来,可我哥不同意。可非跟我说过山洞大概特征和位置。昨天我在山上搜索了一天,傍晚的时候找到这里。说着,把背包卸下来,从中掏出一些食物和水,说:我都准备好了,过一会我进洞查看,你在上面等我,我会尽快上来。

救援工作很顺利,借助绳索,两人顺利的爬了上来。张迈没有受严重的伤害,只是头部磕破了。山顶上的人吁了口气,几颗揪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晓璐不解的问:你们?皇谴攀值缑矗趺椿嵬钡粝氯ィ?rdquo;

晓璐看着山谷,心惊的问:山崖这么陡峭,你怎么下去?陆峰一笑说:不象你想的那么可怕,山崖虽然陡峭,可是岩壁凹凸不平,有很多落脚的地方,借助绳索很容易上下。

陆峰看看身边的悬崖,后怕的吸口冷气,说:我们没有发现悬崖,突然便一脚踩空了。幸亏我反应及时,抓住了悬崖边上的石头。不然,只怕早没命了。

张迈也捂着额头,连说好险,他的经历更为惊险,摔下去后,竟是一棵生长在悬崖上的大树接住了他,因为猝不及防,有过短暂的晕厥,清醒过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了陆峰的哭喊声。恍惚中身体一动,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大家都听得倒吸一口冷气,这一会工夫,两人竟在死神眼皮下走了一趟,若中间稍有差池,只怕他们已命丧谷底。

陆峰看着两个女孩为张迈包扎好伤口,声音颤抖的说:我们找到了。

魏刚等人不明白他的话,问:找到什么了?

陆峰抑制不住兴奋和紧张,一字一顿的说:我们找到浮来山洞了!就是在这里。刚才营救张迈的时候,我看到洞口了。

大家都呆住,原来脚下就是费尽千辛万苦找寻的幽洞。魏刚疑惑的将手电向四周照去,只见附近林木稀疏,靠近悬崖的一侧灌木丛生,果然似曾相识。他曾与朋友到过这里,甚至闯出了一桩大祸,只是夜间黑暗,竟没认得出来,此时观察周围环境,越看越是熟悉,最后肯定的说:是的,就是这里,我从这里拣到了那根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