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春秋三国 >

75岁茶山瑶织绣技艺传承人龚玉娟是其在金秀探访的第一人,赵凤香生活在广西金秀瑶族自治

最近一段时间,赵凤香很忙。早上九点,她收拾完织绣用具匆匆忙忙赶到民族小学上一堂织绣技艺课;授课完毕,又连忙去拜访另一位瑶族织绣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龚玉娟;下午去到瑶族村寨教授村寨妇女织绣技艺。

“现在的少数民族年轻人不仅不会本民族的织绣技艺,甚至连穿民族服饰都不愿意。”北京服装学院教授庞绮说,其带着十余名师生来到广西,就是为了抢救濒临失传的少数民族织绣技艺。

几位瑶族姑娘哼着小曲儿,手中不停地穿针飞线,一幅幅绚丽多彩的瑶绣跃然眼前。正在一旁指导的李素芳自豪地说:“我们的瑶绣已经走出山沟沟,登上国际舞台了!”

赵凤香生活在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城的“瑶凤凰瑶族织绣”是她的店铺,这个6米见方的“藏经洞”除了摆列服饰、香囊等小商品,还珍藏着瑶族织绣技艺。

近日,庞绮一行来到享有“世界瑶都”美誉的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当天该县正在举行“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活动,已有上千年历史的瑶族织绣正是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广西瑶绣历史悠久,刺绣工艺精致细巧。在贺州市八步区,有一位用指尖传承瑶族文化的绣娘——李素芳。她带领绣娘们制作的刺绣作品《瑶族盘王印章》和《年年有鱼》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民族特色工艺品,作为装饰品嵌入笔记本封面成为联合国赠礼。

瑶族织绣是瑶族妇女世代传承的民族传统刺绣艺术,织绣在传统文化中是衡量瑶族妇女心灵手巧的标准,瑶锦、手帕、腰带、瑶服均织绣着五彩图案,图案取材于生产生活中熟悉的动植物形象,虫子、树叶、韭菜花等都是图案的素材。

居住着盘瑶、茶山瑶、花蓝瑶、山子瑶和坳瑶五个瑶族支系的金秀,是中国成立的第一个瑶族自治县,也是世界上瑶族支系最多、瑶族文化保存较为完整的县份。

“我希望在做好民族文化传承的同时,带动更多妇女一起创业,让大家的生活过得更好一些。”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市级传承人,李素芳创建了瑶家文化创意公司,所生产的瑶族服饰屡屡获得自治区及国家级大奖,并远销美国、法国等世界各地。

韦德体育官方网站 ,赵凤香在2011年5月被选定为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瑶族织绣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她是瑶族支系中的“盘瑶”,令人称奇的是,她可以织绣5个瑶族支系的图案。

从事服装艺术教育的庞绮每年都会带学生探访少数民族服饰技艺。75岁茶山瑶织绣技艺传承人龚玉娟是其在金秀探访的第一人。

返乡创业

“所有图案凭借一代又一代口口相传和观摩记忆保存下来,脑子里装着大约30种图案。”赵凤香7岁开始跟母亲学习织绣,15岁时已完全掌握织绣技能。赵凤香说,她母亲那一代人中所有的妇女都会织绣。

“茶山瑶崇拜龙,所以服饰图案一般为龙鳞,鞋子绣成龙头鞋。”龚玉娟笑着讲解茶山瑶族服饰的织法、纹路的讲究、颜色运用等等。

李素芳自幼跟随母亲和外婆等长辈学习瑶族传统挑花刺绣技艺,熟练掌握了瑶族服饰制作技艺。

赵凤香告诉记者,和自己同年岁的一代瑶家妇女中,能够全盘掌握织绣的已经很少,下一代瑶家妇女更是少有人学,一是不感兴趣,二是学会了没办法盈利谋生。“一套完整的瑶服能卖4000元左右,可织绣过程却要一年时间;花两天时间绣出一个图案往往只能卖出十多块钱,做工复杂但报酬太低。”

“所有图案凭借一代又一代人口耳相传保存下来。”龚玉娟从小跟着母亲学刺绣,“我们那代人都会刺绣,现在会的人越来越少了。”

1998年,李素芳中专毕业后,并未将瑶绣技艺作为自己的职业,而是选择外出打工。几年时间,从销售员到话务员,再到美容师,她尝试了各行各业的工作。在外漂泊的日子,她不时想起孩童时与母亲坐在小木凳上制作瑶绣、为弟弟亲手缝制服装、为自己制作旗袍时的场景,瑶族的刺绣图案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

赵凤香的丈夫赵进灵说,妻子成天扑在织绣上,事业干得“太艰难”,“作为传承人,她一心一意想把老祖宗留下来的技艺传下去,可后继无人又让她很着急。”

“瑶绣的历史非常悠久,距今已有上千年或更久远的历史。”庞绮表示,瑶族布匹染制、刺绣、织锦等传统工艺流程不仅正在失传,一些年轻人甚至认为本民族服饰土,连穿戴都不愿意。

2004年年初,李素芳决定从外地返乡,重新拾起针线,继续跟着母亲学习刺绣。很快,她成为瑶族服饰制作技艺市级传承人,带动家人将瑶族服饰作为产业来传承发展,在贺州市八步区步头镇和贺街镇开办了两家瑶族服饰制作工坊。

为了鼓励那些掌握拥有织绣技能的瑶家妇女,她们每织绣出一个图案或一件成品,赵凤香就买下来,然后进行再加工或组合销售。金秀瑶族自治县成立了瑶族服饰“妇”字号织绣基地,举办瑶族服饰织绣培训班,赵凤香一直担任织绣技艺传授老师,金秀县民族小学、各乡镇都成了她宣传、教授瑶族刺绣技艺的阵地。

在广东打工穿着时髦长筒靴和短裙的23岁盘瑶姑娘赵小慧,近日回家探亲。“如果在外也穿瑶族服饰,会让我觉得有一点丢脸,别人肯定就知道我是从大山里出来的。”赵小慧略显尴尬地说。

创业伊始,异常艰难。“一套完整的瑶族服饰要用到很多刺绣,而刺绣的用料和图案都很有讲究。”李素芳说,“刺绣的布必须是平纹布,在反面十字挑花,刺绣的图案没有底稿,所有的图案都在自己的脑子里面,都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藏经阁”里摆着一台织机,赵凤香和丈夫赵进灵围着织机来回踱步。赵凤香不时冒出一句话:担心织绣后继无人,失传就遗憾了。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穿着也在发生改变,许多少数民族年轻人也追求着现代服饰的时尚。

李素芳和爱人要骑着摩托车,到各个村落里分发名片,用以旧换新的方式收集各种不同绣片。由于每个分支的瑶族都只会做本地衣服,一件衣服需要多个绣片,每一个绣片都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在每个村落都需要找很多位绣娘,才能取得一件衣服所需要的绣片。

“除去时尚与否的原因,更多人不愿意学习瑶绣是因为难以维持生计。”庞绮说。

绣娘的工作特别辛苦,工资也很低。为了收集绣片,李素芳手里的资金都花光了,这时刚好有一个绣娘拿着绣好的绣片来找她,她本想过几天再给这个绣娘钱,但这个绣娘家里没有别的收入,又着急用钱,这个绣娘就连轴加班工作好几天把绣片做好来找她换钱。最后李素芳去找别人借了钱,把那笔钱给了这个绣娘。

在龚玉娟织绣的外套、背带、背包、瑶被等十余件成品中,一床长约2米的龙鳞纹瑶被套对外售价1.2万元人民币,却需耗时一年才能完成。

从那时候起,李素芳就下定决心,创业路上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欠绣娘们的辛苦钱。

最让庞绮担忧的是,“在村寨里,少数民族服饰早已失去其本身的功能,沦为风情表演的工具。”庞绮说,瑶绣的保护与传承问题迫在眉睫,当地人应该保持织绣技艺和服饰原汁原味;作为服饰艺术教育工作者,在抢救少数民族织绣技艺后,应将时尚元素与传统相结合,使其更好地传承。

造福村民

金秀县官方与庞绮有着同样的迫切感。金秀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黄贵恒表示,近年来,为保护瑶绣技艺,每个瑶族支系都建有收藏当地服饰、制作工具等的博物馆;在传承方面,不仅在农村和学校开办瑶绣学习班,还邀请专家设计传统与时尚相结合的现代瑶族服饰,让年轻人、外地人喜欢穿。

做瑶绣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年轻的绣娘特别少,这直接影响了瑶绣的制作效率。李素芳动员老年艺人重拾传统挑花刺绣技艺,并鼓励年轻一辈学习与传承瑶族刺绣文化。

2006年10月,以贺州瑶族服饰为代表的瑶族服饰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得到越来越多的学者和瑶族人民的关注。李素芳看到了希望。

在2010年至2012年间,李素芳和广西瑶学会、广西民族研究院的专家开展了一系列“抢救性记录瑶族传统文化公益活动”,走遍了桂、粤、湘、黔、滇5个省区主要瑶族聚居村落,走访了许多非遗项目传承人,探究瑶族传统文化渊源,拍摄瑶族服饰文化。这次活动,更加坚定了她传承瑶族传统文化的使命和担当,强化了做好瑶族服饰传承工作的赤诚之心。

2013年5月,李素芳注册了瑶家服饰文化设计部,主营瑶族传统服饰制作、销售业务,2016年4月又创建了瑶家文化创意发展公司,并投资建设贺州瑶族服饰传承基地,每年可生产瑶族传统刺绣和织锦1万多张,生产传统瑶族服饰2100余套和手工艺品5600多件。

“不仅要带领村民传承瑶族文化技艺,更要让他们从中收获果实。”李素芳把企业资金引入瑶山村落,培养农村绣娘,助推农村脱贫致富工作。她鼓励农村妇女拿起针线进入企业工作,促进570多人就业。

八步区步头镇黄石村村民赵文英已年过六十,外出做工不便,专门在家绣花就能解决生活来源。她欣慰地说:“多亏了李素芳的带领,没想到做针线活都能脱贫致富。”

李素芳创办的企业通过“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形成了完整的人工“生产线”,不仅带动了瑶绣经济,还促进了瑶族服饰制作技艺的传承与发展。每年仅此一项就为黄石村增加20万元的收益。

瑶绣情怀

除了成立企业,推动农村脱贫致富,李素芳亦不忘初心,用实际行动支持瑶族群众传承和保护本民族传统文化。

“企业批量生产传统瑶族盛装,返销进了瑶族村寨,使贺州瑶族失传多年的民间风俗得以激活、恢复。”李素芳说,比如瑶族婚礼拜堂,许多群众购买了盛装,在儿女婚礼中,重新操办隆重的拜堂仪式。她将企业生产的传统盛装以及相关舞台道具、器械免费借给各个村里的民间文艺团队使用,让村寨的民间文艺活动如火如荼地开展。

李素芳看到瑶寨里的80后、90后女孩很少研习女红,瑶绣也濒临失传,不禁忧心忡忡。2016年,在当地教育、民族、文化等部门的支持下,她在黄石村创建了贺州瑶族刺绣技艺传承基地,平时与母亲等绣娘一起义务为村里的孩童传授瑶绣技艺,讲解每个精美图案背后流传千年的瑶族民间故事,引导越来越多的山娃子爱上了瑶绣,加深对瑶族文化的了解。

从小规模的瑶族服饰工作坊,到初具规模的瑶族服饰文化公司,再到把瑶绣传播到联合国,销往世界各地,李素芳一步步走出了一条保护及传承瑶族服饰文化之路。瑶绣已经成为李素芳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越是喜爱瑶绣,就越想把瑶族服饰文化传承好,这是她对瑶绣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