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活动课程,同时为当下的非正式课程发展提供公民教育方面的经验

现代公民教育的首要目标是培养具有社会参与能力的下一代合格公民。

2017年《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的创新与突破为:整体设计课程,贯通十二年学程;课程设计与时俱进,时代气息浓厚;适合中国国情,可操作性强。

现代公民教育;义务教育;课程;课程标准;指导纲要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

原标题:现代公民教育在我国义务教育阶段课程中的实现

原标题:《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的创新、问题与改进

韦德国际 ,摘 要:现代公民教育的首要目标是培养具有社会参与能力的下一代合格公民。当前,世界各国的公民教育主要有知识学习、技能学习、价值观学习三种学习模式,侧重关心民主法则及其实现过程、公民的价值观、公民的权利与义务等十大议题。通过分析品德课程〔品德与生活和思想品德〕、历史与社会、综合实践活动三类课程的政策文本,可知公民教育在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已有广泛而深入的发展,虽然在有些方面还需要平衡和衔接,但难能可贵的是我国已形成立体的课程依存与支撑结构。这种在正式课程间建立关联是我国实践公民教育的一次课程创新,它顺应了现代公民教育的发展趋势,并形成了独特的“课程群模式”,同时为当下的非正式课程发展提供公民教育方面的经验。

作者简介:潘洪建,男,四川苍溪人,教育学博士,扬州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课程与教学基本理论、活动课程与教学研究,江苏 扬州 225002

关键词:现代公民教育;义务教育;课程;课程标准;指导纲要

内容提要:2017年《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的创新与突破为:整体设计课程,贯通十二年学程;课程设计与时俱进,时代气息浓厚;适合中国国情,可操作性强。但在活动领域设置、活动目标设计、活动评价建议等方面存在不足。改进与完善指导纲要的建议有:合理设置活动领域、优化学生活动方式、完善学生活动评价。

作者简介:李敏,女,安徽人,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儿童生命与道德教育研究中心副教授,教育学博士,主要从事德育及儿童游戏研究,Email:lmgch@126.com;MurrayPrint,男,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社会与教育工作系教授,博士,主要从事比较公民教育研究。

关 键 词:综合实践 活动课程 指导纲要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2012年度教育学青年课题“媒介时代的公民教育:基于媒介批判的立场”(项目编号:CEA120119)阶段性研究成果。

基金项目:江苏高校协同创新计划“立德树人背景下学校课程的理论建构”课题研究成果

韦德国际 1

[中图分类号]G62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577902-0050-06

DOI:10.13749/j.cnki.cn62-1202/g4.2018.02.009

2017年9月25日,《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以下简称“2017《纲要》”)正式颁布,标志着义务教育阶段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验圆满收官。至此,所有科目的课程标准实现了从实验稿到修订稿的转变,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试行宣告结束,课程改革进入一个新的常态化实施阶段。对比2001年的《义务教育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以下简称“2001《纲要》”),可以发现,2017《纲要》可圈可点很多,但尚有美中不足之处,有待创造性实施与进一步完善。

一、2017《纲要》的创新

与2001《纲要》相比,2017《纲要》在理论上、实践上有不少创新之举,可大致概括如下几个方面。

整体设计课程,贯通十二年学程

从教育部颁布的其他科目课程标准来看,一般将中小学课程标准分为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普通高中课程标准,有的科目课程标准还分为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看不到整体设计某一科目12年的课程标准(即1—12年级的课程标准)。犹如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中小学课程分段而治,缺乏整体规划与设计,没有进行整个中小学学段的课程设计,这不能不说是课程标准研制的一大缺憾。与西方一些发达国家甚至发展中国家设计K—12年级的课程相比,我国明显滞后。不过,这一缺憾在综合实践科目开始有所突破,2017《纲要》将原三年级开设的综合实践活动课延伸至小学一年级,整体设计了1—12年级的综合实践课程,对中小学所有学段的综合实践活动进行整体规划与全面设计,向中小学12年课程贯通设计迈出了重要一步,具有开创性意义。当然,最新出台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相关内容的表述与规定,与2017《纲要》不够一致,但整体上看,还是连贯一体的。

课程设计与时俱进,时代气息浓厚

中小学课程特别是学科课程的设计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滞后于社会、科技、文化的发展,体系封闭,难以面向当下的社会、生活、学生,这一点在2017《纲要》中有不少突破与创新。

对于课程理念,2017《纲要》分别从课程目标、课程开发、课程实施、课程评价四个方面表述综合实践活动的理念与追求。《纲要》特别指出,“课程目标以培养学生综合素质为导向”,[1]强调着力发展核心素养,特别是“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目标定位为培养综合素质、核心素养,从而与培养学生的学科素养、学科素质的学科课程区别开来,导向清晰,定位准确,有利于避免活动课程与学科课程边界不清,克服活动课程实施学科化做法。将社会责任感与创新精神、实践能力并列,亦属首次,拓宽了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目标的认识。2017《纲要》分别就小学、初中、高中设计了阶段性目标,每一个阶段的目标均从价值体认、责任担当、问题解决、创意物化四个方面加以规定和表述,打破了严格按照知识技能、过程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三维目标”表述课程目标的做法,有着重大的创新意义。细读阶段性目标可以发现,四个方面的目标统合了知识、技能、态度诸要素,二者并非完全对立,这一创举体现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整合性、开放性、层次性,三个学段的目标不断递进,螺旋上升,后一阶段的目标均建立在前一阶段目标的基础上,从而增强了阶段目标的可操作性,也能为课程目标与内容设计提供明确指导。

设置“职业体验”活动方式。在2001《纲要》中四个领域(研究性学习、社区服务与社会实践、劳动与技术教育、信息技术)[2]之外,增加了“职业体验”,让学生在实际工作岗位上或模拟情境中的见习、实习,开展军训、学工、学农等活动,体认职业角色,获得对职业生活的真切理解,培养职业兴趣,提升生涯规划能力。这一设计具有非常重要的时代意义,因为科学技术、社会生产、劳动世界的变化与发展,往往迅速地体现在职业生活领域。在职业活动体验过程中,学生能接触到最新的技术、成就与问题,感受到社会的发展与时代的脉搏。“职业体验”设计参照了发达国家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做法,充分体现了学校课程“向生活世界回归”的理念与做法,如美国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生计教育计划、家政课程、公民课程,加强了学校课程与生活世界的衔接。职业体验活动的开展能让学生获得对职业劳动的真切体验和初步理解,形成正确的劳动观念,为学生的职业选择、生涯规划、人生志向奠定基础,避免中学生专业选择的迷惘与盲从,克服对一些职业的偏见。总之,“职业体验”切合学生的成长需要,易于组织与实施,它必将成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适合中国国情,可操作性强

与2001《纲要》相比,2017《纲要》更加符合我国社会、科技、教育发展的实际,操作性强。主要体现在: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定位为国家必修课程,而2001《纲要》仅仅提出作为“国家课程”,没有“必修”二字。新《纲要》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既作为国家课程,还作为必修课程,提升了该课程的教育地位。不仅如此,2017《纲要》还提出“与学科课程并列设置”,这意味着,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享有与学科课程同等的课程权利,“是基础教育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或缺。实际上,学科课程与活动课程是互为补充的,学科课程存在的缺陷正好由活动课程去弥补、克服,反之亦然。正是在此意义上,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必不可少,是基础教育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规定为国家必修课程,有助于克服低估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可有可无,避免课程虚设、课时被挤占挪用等现象,使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进入制度化实施、常态化开展的状态,从而释放该课程的潜在功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