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山西省晋剧院演出团团长曹万林,桐城黄梅戏剧团的演员们正在后台做着演出前的最后准备

height="11%">

央广网北京10月10日消息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在乡村文化当中,地方戏曾经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群众喜欢地方戏,是因为它反映了不同地方独特的历史和文化,群众熟悉,有共鸣。同时地方戏还是文学、历史、民俗的重要载体,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象征。但是,在乡村文化中,最具有历史感的地方戏,受现代文化冲击最为明显。观众人数下降,剧团,特别是县乡剧团不景气。目前地方戏市场情况到底如何?如何保持地方戏的活力?近日,记者杨滢来到黄梅戏之乡安徽桐城市,对桐城黄梅戏剧团进行深入采访。 8月20日晚上7点,安徽桐城市青草镇江岭村,村民们匆匆吃完晚饭,便围坐在新建好的文化广场上,等待好戏开场。此时,用木板和雨布搭起的戏台前,桐城黄梅戏剧团的演员们正在后台做着演出前的最后准备。广场上,已是人声鼎沸。在当地,听黄梅戏是老百姓最喜爱的文化娱乐活动。 村民吴俊:在我们安庆不管老年人,小孩,青年人大家都喜欢看黄梅戏。当然我们更愿意现场来看,给人一种零距离的感觉,特别有味道。 记者:一般去剧场门票多少钱? 传统的,演的多的场次的有惠民价10块钱,民间的这样的演出可能就不要钱。也不会在乎门票的钱。 关于黄梅戏的起源,有湖北黄梅和安庆两地之争,目前尚无定论。但是准确的说,黄梅戏的唱词、念白是安庆话为基础。安庆也是让黄梅戏得以发展、兴盛和繁荣的地方,可以说这块安庆以及周边地区也为黄梅戏的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土壤。正因如此,桐城市黄梅戏剧团团长龙章才告诉记者,现在剧团每年有200场演出,几乎都是面向农村地区,所到之处都能感受到老百姓的欢迎和对黄梅戏的热爱。 龙章才: 因为这些年,在政府的关系支持下,市场演出可以说这些年我们跑了不少地方,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最远我们到过云南的普洱。我们的演出市场还是有的,需求还是比较大的。在我们当地年龄大的观众对于黄梅戏还是需要的并且还是很热爱的。 据龙章才介绍,近五六年,剧团平均每年都能演上200场左右的戏;即便有大型演出任务,每年至少也能下乡演出100多场。然而在繁忙演出的背后,是整个剧团资金运转困境,和人才不断的流失。说起资金,龙章才无奈的表示,现在政府每年有99万元的补助,演出收入一年50万左右,而要维持剧团日常运转一年则需要200万元,剩下几十万元的资金缺口只能剧团自己背负,为了节省支出,剧团现在连乐队演员都没有请,只靠演员们清唱,演员们的日子也很不好过。 龙章才:我们市委、政府包括我们市委宣传部,文化局对我们的支持是不小的。但是在实际过程中困难肯定是有的。一个是人才问题,演员还不够,特别是男演员还不够,有的伴奏部分还不够。编剧、导演、舞台美术像这些主创人员我们都没有的。也接的到演出,第一我们平台低,是县剧团;第二呢,我们大剧院上不去,所以我们演出的费用并不高。所得的利润寥寥无几。恶性循环,人少,年龄又大,大戏演不了,只能搞一些小型的演出。我们经常到农村演出,一场演出几千块钱。 新节目,新气象,桐城市黄梅戏剧团意识到,在困境中发展下去不能光靠坚守,还要改革。在改革中调整思路,将国家政策方针的宣传与文艺创作结合起来。记者在演出现场看到,剧团的创新自编黄梅戏剧《桐城六尺巷》、《青山鉴》等用明快的节奏,活泼的表演引来农民观众的阵阵掌声。桐城市文化局副局长方云龙表示,从政府的角度来说,除了每年拨付99万元之外,每年还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向黄梅戏剧团订购大约100台演出,送戏下乡,既活跃了乡村文化市场,也让剧团有了效益。 方云龙:一方面发动社会资源,然后和黄梅戏艺术家吴琼合作。从11年开始联手,外面市场这块每年收入四五十万。出演今年是100场,也有几十万块钱的盈利收入。送戏下乡这个市场是有保证的。对于我们做市场这块开拓了一些市场,同时也走出了一条路子。 方云龙表示,寻找出路无外乎是争取上级支持,积极开拓市场,争取社会资源,在桐城市相关部门的努力下,桐城市黄梅戏剧团的经营状况初显成效。 除此之外,方云龙告诉记者,桐城市财政还安排了100万的“黄梅戏发展基金”,用来发展、传承和保护黄梅戏。 方云龙:基础设施现在来讲比较落后,还存在安全隐患。政府财政也给了一些钱,也做了一些工作,我们市里2011年就有一个想法准备做一个文化综合性的设施,或者叫文化广场这样一个大型的文艺建筑。如果我们这个文化综合体项目实施了,那个时候我们的演出条件就好了,设施配套齐全,排练场、化妆室、演员休息室一应齐全。现在从目前来讲,还是没有完全落地,今后会逐步解决。 我国地方戏曲历史悠久,文化内涵丰富,其内涵不仅是戏曲和戏剧,更是文学、历史、民俗的重要载体,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象征。在这个意义上说,保护地方戏剧,就是保护地方文化传承。 在桐城,记者看到,当地的黄梅戏仍然有很大的群众基础,当地的文化工作者仍然为了黄梅戏的生存和发展在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地方戏要生存,要发展,还需要社会方方面面更多的给与关注和支持。

韦德国际 1

“大戏”唱响乡村夜晚

配图 国粹艺术走基层配图 山西省晋剧院演出团送戏下乡走进灵丘现场火爆

这几天,铜陵县西联乡全兴村天天“唱大戏”,“唱大戏”也就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就是散住在村民家中的演员们随便哼上几句、舞上几下,也总能引来几位村民驻足观看。

○民生回顾

11月9日,记者赶到全兴村,适逢钟鸣镇人周忠铎组建的钟鸣黄梅戏剧团在那里上演黄梅戏经典剧目《二龙山》。演出定于晚上7点开始,可5点半不到,今年已经81岁的张奶奶就早早地夹着长条凳来到了现场。张奶奶告诉记者,自从这个剧团到村子里演出以来,她是一晚不落,自己年龄大了,耳朵、眼睛都不好,所以早早地赶来找个好位子。而这个剧团最铁杆的戏迷莫过于丁大爷和杨大爷了,他们都已经“跟踪”该剧团两个多月了,剧团到哪演出他们就跑到哪看。丁大爷今年61岁,家住太平街上,当记者感叹他这么老远跑来看戏时,丁大爷连说不远,说自己4点半从家中出发,一会儿就走到了,记者一看时间,发现他在路上已经花了一个多小时了。而今年67岁的杨大爷则告诉记者,他是从今年三四月份周边有剧团演出开始就几乎每天都看戏,而他看戏的爱好还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养成的,中间歇了几十年没看到戏,最近可是过足了瘾。

免费送戏下乡一万场是今年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为百姓办的六件民生实事之一,体现了山西省委、山西省政府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和为民情怀,对提高全民素质,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提振全省人民转型综改、干事创业的精气神具有积极意义。从今年4月份启动以来,文化厅调动全省近200个文艺演出院团,演职人员多达80余万人次,避开农忙、寒冷的时间段,在半年多的时间内进行演出,确保按时、保质、保量完成任务。

韦德国际 ,村里“唱大戏”,最快乐的还是孩子们。演出还没开始,孩子们就台前台后地跑个不停,一会儿摸摸道具,一会儿看看演员化妆,有时还学着演员的架势比划几下。一个向姓小朋友告诉记者,她今年10岁,上小学三年级,自从村里来了戏班子,她是每天放学回家就做作业,晚上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过来看戏。当记者笑着说要考考她时,《二龙山》、《罗帕记》、《玉堂春》等戏名就连珠炮似的从她嘴中报了出来,“我以前就看过戏,不过是在电视上。”她狡黠地一笑。

时至今日,山西省晋剧院演出团团长曹万林,还记得在和顺县大窑底村演出时的场景全村老少全都出动来看戏,不少老人一边看戏,一边感慨:早就听说过省晋剧院,可是一直也没看过,今天终于了了这个心愿。免费送戏下乡广泛覆盖全省所有农村地区,保障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尤其是对贫困地区及交通不便的山区重点倾斜。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有关精准扶贫扶贫先扶志扶贫必扶智的重要讲话精神,以及省委、省政府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策部署,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以文化扶贫为统揽,山西省文化厅组织各市县文艺工作者,狠抓脱贫攻坚主题文艺创作与演出,取得良好效果。

不到6点半,戏台前的小广场上就已经坐满了人。虽然戏台是临时搭建的,观众也都是自己带着各式各样的凳子随便找地方坐,但大家一排排坐得整整齐齐。晚上7点钟,演出在礼炮和锣鼓声中准时开场。舞台、灯光、音响样样精彩,演员唱念做打有板有眼,不输“正规军”多少,远不是记者想象中的几个人几条枪的“草台班子”形象。随着剧情的深入,现场观众也逐渐沉入其中,台上演员如行云流水、委婉清新的唱腔不时引起观众叫好,特别是演到喜剧情节时,现场观众更是被演员的精彩表演逗得笑声雷动。

省市县三级联动 集体发力送戏下乡

钟鸣黄梅戏剧团的周忠铎团长告诉记者,尽管一般每本戏都要演两三个小时,每天到场的观众都不下千人,但现场从来都是秩序井然,不要剧团的人去费神维持,也很少有人离场,真的很让人感动。而像这样的演出他的剧团每年要演四五百场,一般在一个村都要演20场左右。

免费送戏下乡一万场,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就演出院团来说,光人员配置以及交通、食宿,包括专业戏曲舞台的配置就是一个巨大的开销。对此,省文化厅接到任务后,积极与省财政厅对接,沟通相关事宜。与省财政厅共同下发《山西省免费送戏下乡一万场实施方案》。《方案》明确了指导思想和政府引导,突出为民;端正导向,确保质量;择优采购、市场运作;三级联动、共同实施四项基本原则,确定了实施主体和承接主体,规定了演出范围和受众,分解了任务,对各市各演出单位任务职责、艺术质量、采购程序、演出管理都做了严格的规定,提出了明确的工作要求,实现政府购买、院团演出、农民看戏的基本原则。

“官办”文化难满足农民需求

为了把这项民生工程落实到实处,让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实现公益化,保障农村群众文化权益,表演团体在政府补贴外,不收取任何费用,不增加当地负担,切实把党和政府的关怀送到农民心坎上。该项活动由省文化厅统筹组织,由省、市、县三级文艺院团及部分民营团共同承担,形成全省三级联动的局面。任务分解为:省直7个院团演出400场,实现全省119个县区的覆盖,起到带动和示范作用,市县两级文艺院团及民营院团演出9600场,完成所属市县区域演出。

为什么“草台班子”会这么受欢迎呢?钟鸣黄梅戏剧团的周忠铎团长说,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现在农民的文化生活匮乏,“官办”文化难以满足农民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而他的剧团的演出非常适合农民的口味。而且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农民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消费观念、生活方式也有了一定的变化,愿意拿出钱来用于文化消费,这些都给了他们生存发展的空间。

为老百姓圆梦,送戏送到心坎里

今年67岁的张后发大爷是钟鸣剧团到全兴村演出的联系人,他说现在农村已经相对比较闲,大家白天活儿本来就不重,到了晚上就更无聊,除了看电视就是打牌。“而且现在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了,在家的以我们这种年龄偏大的人居多,好多电视的内容我们看不懂,也不感兴趣。看到这个剧团在旁边村子演得非常好,就请他们过来了,花点小钱也无所谓。”

戏曲艺术,是深受农村老百姓喜欢的艺术形式。近年来,我省曲艺市场繁荣,各大院团都创作了不少精彩的剧目,不仅叫好而且叫座。不过,这些剧目大多在省城演出,能到基层演出,甚至深入到农村的机会实在是非常渺小。所以,此次送戏下乡,不仅仅要让基层的百姓看到演出,更重要的是看到优秀的演出。

据了解,现在部分乡镇及村虽然都建立了图书室、文化活动室,但由于农村留守的村民文化水平有限,除了部分专业户,很少有人前往借阅书籍。农村文艺人才匮乏,一些传统的文化活动也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很难组织农民开展一些文娱活动。参加上级机关的文艺调演,一般也只有组织一些机关单位职工和中小学校的师生了。至于一些送文化下乡活动,其次数显然不能满足村民对文化生活的强烈需求。

省文化厅艺术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我们要求送戏下乡的剧目必须坚持社会效益第一的原则,坚持三贴近和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的原则,以健康的精神文化产品占领农村文化阵地。我们组织专家对下乡剧目进行综合评价,共选出近百个优秀剧目纳入送戏下乡演出剧目资源库,发布送戏下乡演出剧目菜单,实现菜单式订单式惠民服务,变送戏到村口为送戏到心坎,推动送戏下乡工作良性发展。在送戏下乡时,省文化厅和相关剧团综合考虑演出地点的文化传统和农民群众的欣赏习惯,加强针对性,演出剧目应结合农村实际,适应农民需求,体现乡土特色,真正发挥出文化惠民的效果,让送戏下乡暖了人心。

铜陵县文化和旅游局局长蓝飞在谈到农民文化生活的丰富问题时说,他们每年都通过发放补贴的方式组织县黄梅戏剧团送戏下乡,今年他们就组织送戏下乡演出达19场。但再要增加他们的下乡演出次数确实有不少困难,一则他们还要组织一些其他类型的演出,而他们的演出组织、水平都不是“草台班子”所能比拟的,每场演出花费的时间、精力都很多;二则费用太高。县黄梅戏剧团每次下乡演出,只是搬运音响、灯光、活动舞台等设备加上运送人员就至少需要动用3辆大车;三则部分演员虽然乐意参加送戏下乡演出,但还是存在不想长期服务基层,不愿与“草台班子”为伍的观念。

在今年8月,山西省京剧院开启送戏下乡模式,由该院副院长张巍带队,一行80人演出团队赴演出前线,先后在大同县、大同矿区、武乡王家峪村、长治县韩店村、朔州平鲁区演出,总共25场。演出期间,他们带着京剧院的经典剧目,也是曾经在中国京剧艺术节的献演剧目《陈廷敬》,让农村的老百姓们有机会看到高质量的精品演出。省京剧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下乡演出中,百姓们总是早早来等待开场,场场演出爆满,十里八村的乡亲专程赶到这里。有位老大爷已经连续来看了好几场戏,他腿脚不方便,每天都是儿子用轮椅推着他来。大戏送到了家门口,男女老少,岁数大的也都能看上,大伙儿别提多高兴了。

草根文化亟须规范扶持

不畏艰难,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演出

“我们的演出受到了农民的热烈欢迎,我的剧团也获得了村民的热情帮助,譬如我和我的16位团员都是免费住在张建生等四五户村民家中,还有许多村民给我们送来了新鲜的蔬菜。我们‘草台班子’的表演水平也许不是特别高,但我们人员、装备还是相当齐的,我们可以演出全本的黄梅戏,而这一点有些‘官办’的剧团都不一定能做到。更重要的是,我们愿意长期扎根最基层演出,这更是那些‘官办’剧团做不到的。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农民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必将不断增长,我对演出市场充满了信心,现在缺的就是一些政策上的扶持。”周忠铎告诉记者,如果给他们一个参与有政府补助的,譬如送戏下乡之类活动的机会,那么他们就会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演出市场,也会让他的剧团成员更加固定,发展方向更加明确,也有利于他们吸收更多的新鲜血液,排练新戏,更好地为农民服务。他的剧团目前的年龄结构明显有点老化,大多三四十岁,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只有一个。另外,还有部分政府官员对他们的演出有一种抵触情绪,这也让他感觉很无奈。

对于山西省晋剧院的演职人员来说,免费送戏下乡一万场惠民工程对他们的演职人员来说,是一场历练。从今年4月份开始至今,晋剧院三个演出团体,共计演出了231场。刷新了该院下乡演出的纪录,也让演职人员们得到了锻炼。在最艰苦的地方,演出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不畏严寒酷暑,践行着文化工作者的传播使命,也让基层的老百姓尽享文化惠民成果。

谈及“草台班子”演出可能带来的问题,西联乡宣传委员王燕飞说,剧团到村子里演出,往往形成人群聚集、村民倾巢出动的局面,很容易带来公共安全、防火、防盗等问题,而农村的公共管理力量相对薄弱,作为一级政府确实对此不敢掉以轻心。好在经过他们的宣传,许多村民也认识到这一问题,现在演出现场秩序还是比较稳定,部分村民还自发组成义务巡逻队,演出时在村子里来回巡逻,避免失火、失窃事件的发生。还有就是有的村子凑份子请剧团演出,虽然说是纯粹自愿,但往往会对村民构成隐性的摊派。这些都是需要规范解决的问题。

到条件最艰苦的农村去。省晋剧院接到任务后,主动承担了最为艰苦的工作,去左权、和顺、武乡、临县等地。演员们下乡演出的基本标配就是自带锅灶、铺盖卷,因为你要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还要解决住宿问题。通常我们去农村演出,就是住在学校里,可是很多贫困农村连学校都废弃了,演员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自己把废弃学校收拾妥当,然后全团吃一锅饭。这些不易,曹万林历历在目,戏曲演员能吃苦,不是一句空话,他们既能上得了国家大剧院等高端舞台,也能在田间地头肆意地开唱,很多村子里没有舞台,要不然就是废弃的戏台,演员们照样演得有滋有味。酷暑时节,演员们脱下厚厚的戏服,汗水滴答滴答地往下淌,人们开玩笑地说这汗珠子,都能浇一亩地了。

“‘草台班子’确实还存在诸如演出水平不高、人员流动过于频繁等问题,班子中的不少人没有经过专业培训,也缺乏专业指导,演出的随意性较大,但我们不能以正规的大剧团的标准去要求他们。”蓝飞说,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离不开农村的文化建设,而我们“正规军”又不能完全满足农民的文化生活需求,只要民间演出团体的各项证照齐全、演出内容符合有关规定,我们都会积极地为他们办好演出备案等各种手续。今年到目前为止,铜陵县文旅局就为25支演出团体办理了备案手续,他们在铜陵县的演出场次相当可观,在一定程度上也大大繁荣了铜陵县农村的文化生活。而铜陵县目前也有四个民间演出团体在县文化部门登记,其中有黄梅戏剧团3个、飞车艺术团1个。目前,文化部门还是要着力抓好重点文化单位的建设,在能力范围内为农民提供更多、更好的文化服务。县文化部门还通过申报项目等渠道加大对民间文化活动的扶持,如今年向省里申报的铜陵牛歌、竹马灯项目正在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公示,如果获批,可望得到一定的资金支持。而对于民间艺术团体,现在主要还得靠他们自己寻找市场生存发展。

一个月演出十多场,这是晋剧院演员们下乡演出的常态,冬天就迎着风雪唱,夏天就在雨水中演,在和顺演出,正好赶上雨季,那个老戏台多年没修过,舞台上还不停漏雨。我们都以为大家不来看演出了,没想到村民们披塑料布的,打雨伞的都来了。我们的演员们也很给力,下雨也接着演,最后村里人实在看不过了,就趴在舞台顶上搭雨布、搭棚子,现场特别融洽,特别感人。当你带着使命把一项工作做好时,总会收到不同的感动。演出结束后,老乡们自发地送来了家里的土特产,一个饼子、一篮鸡蛋、一捧红枣,那是村民们内心深处最质朴的表达,因为他们太久没有看过戏了。

责任编辑:晨阳 上篇文章:上海弄堂童谣记忆断档 传唱只记外婆桥下篇新闻:中国民俗艺术展在毛里求斯取得成功[图] 韦德国际 2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大唐西市丝路起点盛世商魂[多图]·还原唐墓壁画仕女光彩夺目·变法图强先要穿西服清朝陕籍京官李岳瑞·户县将打造西安休闲旅游“后花园”·88个农村文艺节目秀古城·江永“女书”闪亮京城

在神池县城演出时,不仅吸引了附近村落的老老少少,就连在陕西的老百姓都来看戏,大家住在神池县城,一场不落地观看演出。在神池演出,遇到一场倾盆大雨,演员们只好在后台休整,原以为观众都走了,可是等雨停后一看,戏台下依然是满满当当的人。对于戏曲这一最古老的艺术形式,村民们爱得深沉,爱得执著。在不少老百姓的生活里,看戏已经变成了奢侈的事情,以前赶庙会还能看上戏,但是随着村子老龄化,再加上贫困村的村民收入不富足,所以愿意来村里的剧团越来越少了,很多人已经有十多年没看过戏了。

如今,免费送戏下乡一万场工程已经超额完成,省文化厅艺术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未来会同财政部门对免费送戏下乡资金使用、质量效果等情况进行动态跟踪督查,对演出质量、演出场次及覆盖情况进行全面检查,自觉接受群众和财务审计部门监督。今后我们会继续坚持推进送戏下乡惠民演出,持续加大文化扶贫力度,振作精神、克服困难,保质保量地把免费送戏下乡这一民生工程真正落到实处、惠及民生,这是全省80余万艺术工作者的职责所在。

○2017政府工作报告摘录

提高文化普惠水平。健全省市县乡村五级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实施数字图书馆、电子阅览室、数字农家书屋等公共文化数字服务项目,推进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让公共文化服务更加贴近群众。整合各类农村文化建设资金,提高使用效益,加大购买公用文化服务力度,继续开展好文化科技卫生 三下乡、农村公益电影放映等文化惠民活动。推进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此外,今年省政府特别提出了要办好六件民生实事,其中第六件是免费送戏下乡一万场。

○民生成绩

1、省文化厅调动全省近200个文艺演出院团,演职人员80余万人次,其中省直7个院团演出400场,实现全省119个县区的覆盖,同时发挥示范和带动作用;市县两级文艺院团及民营院团演出9600场,完成所属市县区域演出。

2、送戏下乡,让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近年来,山西省购买公共演出服务的资金总量不断增加,据统计,2014年至2017年,山西省财政累计安排专项补助资金2690万元,用于支持省级戏曲院团开展送戏下乡。今年,省财政还将在原有预算400万元的基础上追加700万元,共计安排专项资金1100万元予以支持保障,预计2017年全省送戏下乡资金投入将超过7000万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