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而监狱内的狱神庙

国内仅存的清代监狱揭秘

2017-07-27 11:14:13作者:王晓杰 徐新华来源:内乡县衙博物馆已浏览次 2007年10月24日,着名作家、文化学者刘心武走进内乡县衙,刘心武说:“真是不虚此行!我早就知道内乡有一座全国保存得最完整的古代县衙,而这次通过实地参观,发现内乡县衙内还有一座保存完整的清代监狱,而监狱内的狱神庙,确实是个意外之喜,内乡县衙的狱神庙是个活标本,是全国仅有的,《红楼梦》是一部悲剧,而这个悲剧的一个重要场景,就是狱神庙,狱神庙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个迷,现在在内乡县衙看到了狱神庙,看到了这个历史的活标本,这对于《红楼梦》的研究是非常有价值的,我要把内乡县衙的狱神庙观感告诉读者和听众。” 内乡县衙始建于元大德八年,现存建筑大多为清代所建,占地4万多平方米,有房舍280余间,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4A级旅游景区,1984年被辟为国内第一个衙门博物馆,有天下第一衙之称。内乡县衙其唯一性、独特性、真实性、完整性、艺术性、历史性的特点被誉为“历史的活标本”,其丰富的文化内涵,被专家称为“一座内乡衙,半部官文化”。在内乡县衙内有一全国保存最完整的清代监狱,清代监狱都有那些建筑呢?这些建筑的功能是什么呢?在监狱是否有惊人黑幕?今天笔者就带你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监狱的起源 监狱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阶级专政的工具之一。传说,我国古代的监狱最早出现在原始社会末期,但目前尚无法考证。夏代把监狱称为“夏台”,《易。坎卦》载:“系用徽墨”,窴于从棘。商代的甲骨卜辞中,可以看到商王对于监狱的重视,殷墟也曾发掘出地牢的遗迹,周代的监狱称“圜土”、“囹圄”,己经有了管理监狱的司圜、掌囚等专职官吏。但这一时期的监狱,依然是以人们所说的“划地为牢”为主,直到春秋之际,监狱己初具规模,秦汉时期出现了名目繁多的监狱,身份不同的人被分别关押在不同的监狱。元代,邢部掌中央监狱,地方各州府县级行政机构均设监狱,明代沿用元代狱制,其绵衣卫和东西厂内亦设有监狱,清代各级官府所设监狱分别为内监和女监,其设置已接近近代监狱。监狱也称南监,这是因为明清时期的监狱均位于衙门大堂的西南方向,故称南监。在戏剧电影《七品芝麻官》里有这样一句唱词“我能叫南监草长满,也不让百姓受屈冤”。这就充分说明了古代监狱都是设在县衙西南方向。 监狱的建筑及功能 内乡县衙的监狱主要建筑有牢房、狱神庙、狱吏房、刑讯室等部份组成,在这些建筑的砖上至今仍能看到“城工”二字,这二字的意思是说在建这些建筑时是经过工房下面的“城工局”所监制的,包括每一块砖。牢房又分为内监、外监和女监,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死牢、普牢和女牢。强盗和斩绞的重犯俱禁在内监,军、流以下的人犯俱禁在外监,妇女犯罪俱禁在女监。死牢也称虎头牢,其大门上端的塑像名叫“狴犴”,它是传说中的一种神兽。据杨镇《外庵全集》载:“俗传龙生九子不成龙,……四曰狴犴,形似虎,有威力,故立狱门。”旧时囚狱门上绘狴犴,故又作为牢狱的代称,即虎头牢也称死牢。在内乡县衙监狱死牢内第一间放一大青石,其上刻有“匪类墩”三字,石的一端上有一小圆孔,这是内乡县衙一九九四年维修这座房子时由地下出土的,出土时其上带有一铁镣,由此可以证明在清代一些强盗和命案犯在牢内仍然要带木枷、脚镣被锁在这块大青石上。 我国古代的监狱内,都设有一座特殊的建筑,即狱神庙,狱神庙里供奉的是舜时代的皋陶,相传他善辨是非曲直,赏罚分明,史传“皋陶造狱,画地为牢”,被后世尊奉为狱神。旧时监狱内均设此庙,每月的初一、十五,或狱内发生重大事情,犯人和狱吏都要到此举行活动,祈求狱神保佑。在内乡县衙狱神庙有副对联:上联“尔违条犯律罪有应得”;下联“吾发奸擿伏歧途指返”。这副对联的意思是说,你如违反了法律,囚禁你罪有应得,我揭露邪恶,使其无处躲藏,正是给你歧途指路,使其重新做人。 狱神庙东侧的两间房舍为狱吏房,狱吏房主要是监禁卒值班的地方。西侧的两间为刑讯室,刑讯室主要是在此用刑具行刑逼供的地方。按照清律的规定,刑讯是合法的。因此,有些犯人在行刑的过程中不能忍受重刑而死亡,法律也不予追究。 内乡县衙监狱院有眼水井是明代保存下来的,供犯人饮水用的,井口特别小。旧时监狱内的水井上面压着一块大石,有圆的,也有方的,石中间挖一圆孔,只能放下一个很小的提水桶,这主要是防止犯人投井自杀。 监狱的黑幕 按照同治《内乡通考》和多处志书中记载:狱吏每年只有工食银六两,按当时一般平民生活标准只够四口之家一个月所用。这还是在册的狱吏,而不在册的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虽然收入这么低,但大多还通过各种关系,打通种种关节要来县衙当差,这是为什么?他们主要是靠山吃山,用各种陋规来增加收入。清朝文学家方苞因为清朝文字狱而入狱,他了解到监狱里的黑幕,他所了解到的黑幕也就是内乡县衙这座监狱里的黑幕。 让方苞吃惊的是,为了增加敲诈钱财对象,狱吏们就想方设法株连,把与案件稍有牵连、沾点边的人统统抓进来,“不问罪之有无,必械手足,置老监,俾困苦不可忍,然后导以取保”。他们把这些清白无辜的人折磨得“呼号达旦”无法忍受,接着诱劝倾家荡产交纳大笔保证金,一交来他们就私分,接着对贫穷无钱取保的人加倍折磨,以此警告不愿掏钱的人。结果是“情罪重者反出在外,而轻者、无罪者罹其毒,积忧愤,寝食违节,及病,又无医药,故往往致死。”罪魁祸首只要有钱取保,反而逍遥狱外,而众多涉案者和证人却被活活折磨死了。因此,我们也就理解了老百姓“屈死不告状”的心态了。 狱吏们赤裸裸地勒索死刑犯,说:只要拿钱就一刀刺心,让你少受些罪;如果不想拿钱,那就先砍下四肢,故意让你的心不死,多受些罪!他们威逼那些该执行绞刑的人说:拿钱了一次就能绞死你,不拿钱三次也绞不死!为了早死少受罪,死刑犯们要拿出几十两甚至上百两银子贿赂这些家伙。判为“斩首”的死刑犯,大约无法敲诈了吧?然而他们“犹质其首”!着名学者吴思困惑地写道:“难道刽子手们还能扣留脑袋吗?我搞不清楚如何‘质’脑袋,姑且原文照抄。” “有钱能使鬼推磨”,犯人同是被捆绑,如果没钱贿赂,他们就在捆绑时把筋骨折断,甚至造成终身残废!同是遭受板子、夹棍刑讯,但因贿赂钱数差别大,造成伤害的后果差别就也非常大:“一人予二十金,骨微伤,病间月;一人倍之,伤肤,兼旬愈;一人六倍,即夕行步如平常。” 最让方苞吃惊的是,只要肯掏大价钱,狱吏们竟连死刑犯也能偷梁换柱!有狱吏对判死罪的贪官说:给我千金,我让你活!贪官问:你用什么办法让我活?狱吏说:这事不难!在判决书封奏之前,我把同案犯中没有亲戚家人的单身汉的名字和你换换位置!贪官问:你就不怕事后上级发现?狱吏说:发现了肯定要处死我,但也要罢主管领导的官,他们舍不得头上的乌纱帽,只能打掉牙齿肚里吞,暗暗叫苦而不敢声张,我的性命自然就也保住了。 狱吏们胆大包天胡作非为,气焰之嚣张,局外人简直无法想象!韦德国际 1

韦德国际 2

问题:清代监狱中时常会出现非正常死亡,这些里哪些潜规则?

打开百度App,看更多图片

回答:

北京故宫博物院、河北保定直隶总督署、山西霍州署、河南内乡县衙,构成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四级古代官文化系列,被称为中国四大古代官衙。它们以其博大精深的衙门文化,吸引着一批批海内外游客。故宫博物院是妇孺皆知的旅游景点,而相比较而言,内乡县衙就鲜为人知了。今天小旅兔就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内乡县衙。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窃格瓦拉”周某某,如果大家不记得,我可以帮大家回忆一下:

韦德国际 3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进看守所感觉像回家一样,在看守所里的感觉比家里感觉好多了!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里面的!
韦德国际 4

内乡县衙,也叫内乡县衙博物馆,不仅是我国第一座衙门博物馆,还是我国唯一保存最完整的封建时代县级官署衙门。它有着“天下第一衙”的美誉,曾有专家称赞它为“神州大地绝无仅有的历史标本”。因内乡县衙是以北京故宫为蓝本、汲取长江南北的建筑风格设计而成的,故又有“北有故宫,南有县衙”、“龙头在北京,龙尾在内乡”的美称。

这位小哥哥住在看守所里面,非常的怡然自得,觉得比住在家里舒服得多,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也好听,简直是安享晚年的理想去处。

韦德国际 5

不过,这个小哥哥应该庆幸自己没有生活在古代,然后他绝对无法这么轻松的说出这番话来。

我国的建筑讲究坐北朝南,内乡县衙也是如此。县衙坐北朝南,建筑呈中轴对称分布,将古代地方衙署“坐北面南、左文右武、前衙后邸、监狱居南”的传统礼制思想展现的淋漓尽致。

但凡监狱诞生以来,这里就是人间地狱,狱卒都是阎王殿的小鬼,进了监狱的人,就算是不死恐怕也得脱层皮。

韦德国际 6

其实不只是清朝监狱特别黑暗,历朝历代的监狱都是非常恐怖的。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狱卒们虽然不是什么官,没有生杀大权,但是他们可以让监狱里面的犯人生不如死。

韦德国际 ,整个县衙占地4.7万多平方米,大大小小的院落共有18进,房舍有260余间。始建于元朝大德八年的内乡县衙,历经元、明、清三个朝代的修缮和扩建,才逐渐演变成了如今我们所看到的这个官衙式建筑群。其规模之宏大、造型之宏伟壮丽,着实令人惊叹。

刚刚进监狱的犯人,免不了是要打点狱卒,否则在监狱里面的日子不好过,他们虽然不能杀了犯人,却又一万种方法折磨犯人。拳打脚踢都算轻的,时不时给用点死刑是再正常不过了。
韦德国际 7

韦德国际 8

监狱里面的环境大家能想象的:阴暗,潮湿,脏乱差,在监狱里生活绝对不好过,一旦被狱卒弄出点伤口,很容易感染。严重的时候烂掉半边身体都是有可能的。

内乡县衙整个建筑群是严格按照清代官衙规制而建的,其中轴线上依次分布着照壁、宣化坊、大门、仪门、大堂、二堂、穿廊、三堂,西边分布着监狱、兵刑工三房、胥力衙役文化展、衙门奇案展、西库房、西花厅等,东侧则分布着礼户吏三房、泥人作坊、清代文武官服饰展馆、清代帝王画像展、民俗实物展、东账房、东花厅等。此外,县衙还有知县与眷属蜡像展、后花园等。

而且,监狱里面也有三六九等,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法则,强壮的凶狠的,拉帮结派欺负弱小的,而且还会和狱卒勾结。

韦德国际 9

前几年《越狱》热播,监狱里面的情形不就是那样吗?监狱里面的犯人,也会分成各种势力,和看守的狱警相互勾结,欺负那些弱势群体。

而且你知道吗,内乡县衙至今仍保存有我国仅存的清代监狱。监狱主体由牢房和狱神庙两部分组成。狱神庙供奉的是皋陶,“皋陶造狱,画地为牢”,又因皋陶善辨是非曲直且赏罚分明,故被尊为狱神。古代监狱一般都设有狱神庙。牢房则分为女牢、普通牢房和死牢。小旅兔去的时候监狱里还放有牢笼,不过却成了游客们拍照的工具了。

韦德国际 10

韦德国际 11

更别说,有多少人是因为冤假错案进了监狱,然后被屈打成招,被各种酷刑折磨而死!

除了布局严谨、规格宏大的古建筑,内乡县衙之所以能成为我国古代四大官衙之一,最主要的就是得益于它那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

回答:

韦德国际 12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这首先体现在它丰富的陈列展览上。内乡县衙是我国衙署文化的研究中心,有56个单体陈列,近6000平方米的展览,馆藏珍贵文物达1200余件。或再现了古老县衙的真实面目和威严气势,或为我们展示了书吏师爷办理公务审理案件的真实场面,或向我们呈现知县与家眷生活起居的场景,或用文字、实物为我们介绍古代赋税、科举、衙署机构职能设置等文化……各陈列展览从不同角度为我们演绎出了内乡县衙深厚的文化底蕴。

清代很黑暗,但最黑暗的地方就是在监狱。

韦德国际 13

清代监狱里面狱卒唯一目标,就是搞钱。

内乡县衙的文化底蕴还体现在它的楹联匾额上。一幅幅言简意赅的楹联、匾额,令游客赞不绝口。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悬挂在三堂前的那副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此外,幸运的话,你还能免费观赏到内乡县衙的特色节目表演。

如果给钱,你可以生活的很好,几乎像在外面一样。

韦德国际 14

如果不给钱或者没钱,让你要死不能死,要活不能活。

旅游tips:从河南省南阳市出发,乘坐南阳—内乡的班车,大约1个多小时便能到达内乡县。内乡县衙就坐落在内乡县县衙大街的东段;内乡汽车站距内乡县衙不算远,步行或乘公交过去都行;内乡县衙与故宫齐名,门票却比故宫旺季门票还有贵15块钱。

拿死刑犯为例,一般认为马上就要处决的犯人,你怎么勒索呢?没办法勒索了吧!

有办法。

比如凌迟处死。刽子手让狱卒告诉你,给钱,就先刺心脏,让你死了,然后再割肉。

如果不给钱,就一片片割肉,割光了都不让你死。

韦德国际 15

再说腰斩。

给钱,先用斧头砸你后脑,砸死了以后再斩。

如果不给钱,就直接斩,让你斩断以后还不死。

据说清代的俞鸿图,被雍正下令腰斩。这家伙很糊涂,竟然没去打点。结果,公元1734年(雍正十二年)4月,俞鸿图被刽子手腰斩,他未立刻死去,上半身痛苦万分地在地上打滚,用身上的血在地上一连写了七个“惨”字,然后才慢慢痛苦地死去,随后邹士恒向雍正皇帝报告了这一惨状后,雍正皇帝居然也震惊了,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他下令废除这种非常惨烈的刑罚,从此,延续了2000多年的腰斩刑罚成为历史,俞鸿图也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死于腰斩的人。

绞刑,也是一样,给钱就一下把你绞死。不给钱,反复把你绞半死,救活,然后再绞,让你几次痛苦濒于死亡。

就算最无法敲诈的斩首,也要给钱,不然不把人头给你。

对于不给钱的人,就是这么狠,甚至下毒手。比如处决之前先要捆绑。一些狱卒在捆绑的时候,就把犯人压成骨折甚至残疾。

诚然,有些不给钱的人,是真的没钱。

韦德国际 16

即便如此,狱卒也不会仁慈,因为不能破坏规矩,要不以后没人给钱。

巴夏礼师团被关入满清大牢后,没多久就折磨死了一半。

回答:

清代监狱的非正常死亡情况很严重,造成的原因有潜规则的因素,也有其他原因。

清代各地监狱一般都分内、外监。强盗并斩、绞重犯俱禁内监,军流以下俱禁外监,再另置一室以禁女犯,但仍不敷用。因为在刑事诉讼中,除了当事案犯外,还有乡邻地谊,干连证人,甚至被害人亲属都要处处随审。按法律对这些人应取保候审或根本不用取保之类,仅传讯而已,但实际上,一经到官即被羁押。因把他们与犯人关在一起不妥,于是出现了所谓“班房”,其性质就是衙役私设的“看守所”。韦德国际 17

蹲班房最常见的是欠钱粮不交或欠租不交者,前者算是公事,把当事人押起来,在那个时代还算有道理,后者本是私事,但因豪绅在县太爷那里有面子,所以把人送来也照样关押。还有一些户婚、田土这样的民事纠纷,不服判决的人和不肯作证的证人都有可能被关进去。所以蹲班房的大多是没有罪的人,用今天的话来说,其实就是非法拘禁。韦德国际 18

清代“班房”设置很普遍,一个县凡十余所,主要就是关押那些没定罪又需要把他们关起来的人,其中也不乏衙门的人挟私报复,平白将人关押的情况,且羁押常常没有限期,完全以衙役的意志为转移。如道光年间,福建晋江等早的衙役欺谩县官不懂方言,班房“无论原被告,每押至八九百人,竟二三年不得见本官之面”(《清宣宗实录》卷一九一)。 韦德国际 19

道光二十八年(1 848年),四川臬司张集馨讲到四川各地州县私设监狱,情况“卡房最为惨酷,大县卡房恒羁禁数百人,小邑亦不下数十人及十余人不等。甚至将户婚、田土、钱债细故、被证人等亦拘禁其中,每日给稀糜一瓯,终年不见天日。”(《道咸宦海见闻录》)对女关押者,甚至有逼令卖淫之事。 韦德国际 20

道光初年,四川监生陈乐生因被卷进一场官司,在各处衙门、监狱辗转了十余年。道光十四年(1834),他向朝廷奏疏说:在巴县班房禁押七个月,该狱每年“牢死”两百余人,在华阳县拘押两个月,亲见“牢死”三十余人,尚有七十余人也将待毙,后充军途经湖北、安徽,情形与四川也无异。他推算四川全省每年“牢死”要达六七千人,安徽也要达三四千人,全国每年至少有数万人。清朝每年判死刑者大约三千多人,而瘐死狱中的无辜人犯竟达数万,远远高于死刑犯的数量,这一数字叫人触目惊心。可见,班房就是一个地方官吏公开地草菅人命的地方。韦德国际 21

方苞在《狱中杂记》中,还记载了清代监狱中千奇百怪的敲诈勒索花样。

首先如果你想要好点的生活待遇,就得花各式钱打点,否则便会吃尽苦头。牢里用刑,也是按给钱多少来定刑。死刑犯想要死得利索点,也要花钱打点,就是收尸也要花钱。甚至死刑犯能用钱买顶罪者,使自己得以脱身,官员即使发现也不敢追究。有些长期被关押的奸狡者,干脆就不出去了,与狱卒内外勾结,以这些手段害人、捞钱。

回答:

清朝文学家方苞在文章《狱中杂记》中,把他当年关在牢狱的所见所闻全记了下来。即使今天读来,狱中公权私用,官府的权力被那些牢役用来给自己谋利,其敲骨吸髓,手段之残忍,仿佛人间地狱,着实恐怖。

  方苞在文中说: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三月,他当时关在刑部监狱,看见每天都有三四个犯人死掉后便从墙洞里拉出去。见他吃惊,同一牢房的原洪洞县杜县令走过来告诉他说,这还算好的,今年气候还好,死的人不多,往年发瘟疫的时候,每天都要死十个人呢。

韦德国际 22

  韦德国际 23

  方苞问怎么会这样,杜县令说:“狱中有老监四座,每座有五间房子,牢役们只开当中那间的窗户和天窗透气透光,旁边的四间都不开窗,但里面却经常关着二百多个犯人。每到晚上,牢门落锁,天亮才开,犯人拉屎拉尿全在里面,气味极其难闻。冬天的时候,一些穷的犯人没有被褥,就在在地上睡觉,哪能不生病?所以深更半夜的时候,有人死了,活人也只得和死人脚靠脚、头靠头地躺着,监房里疾病传染,死的人当然也就多了。”

  说到这,杜县令恨恨的说:“也真是可怜,那些杀人越货的强盗和惯犯,他们精气特别旺盛,倒基本不生病,那些得病死的,反倒是那些罪轻被押或者被牵连的,或者当作人证暂时羁押的,你说这不是荒唐吗?”

  方苞便问:“北京不是还有顺天府的监狱和五城兵马御史衙门的监狱吗,怎么刑部监狱里关的犯人这么多啊?”杜县令说:“你不知道,近年来的案件,只要案情稍微重一点,顺天府、五城兵马御史衙门就不敢管;而掌管京城九门守卫的步兵统领抓的犯人,也放在刑部监狱关押;那些衙门的书吏、狱官、禁卒们,觉得关的人越多,就越有利可图,所以稍微有点牵连的,就一定想方设法捉进来。”

  说到这里,杜县令叹道:“这里就是鬼门关,进来了不死也得脱层皮。不管你有罪无罪,先给你戴上脚镣手铐,让你吃尽苦头,等到你受不了,就进来劝你找保人,然后估计你家里有多少财产好勒索。勒索来的钱,这些人就瓜分了。比如要去掉脚镣手铐关到老监外面,得要好几十两银子。至于那些榨不出油水的穷犯人,那就倒霉了,戴上刑具关押,一点也不会客气,还要用他们来警戒其他犯人。”

  据说山西阳高县有个叫黄升的人,被无辜牵连进了牢房。牢役们先把他用链子锁在尿缸边,那链子套在他的脖子上,坐也坐不下,只能靠着栅栏半蹲着。拘了大半天后,牢役们出来和黄升谈价钱,说:“你想舒服呢,也不难,就看你肯出多少钱。你看,里边屋里,铺盖和桌子啥都有,你要吃什么也行,但住那屋得有条件。”黄升问他什么条件,牢役们说:“进那屋花五十吊。你要再花三十吊,就帮你去掉链子;地下打铺也是二十吊;住高铺加三十吊;你要吃菜吃饭,哪怕是吃鸦片烟,我们都可以代办,按次算也行,长包也行,还可以给你便宜点,反正都有价钱。”

回答:

举个列子,有三个同案的人,被捕后都被主审官刑讯逼供,其中一人送了吏役二十两银子,结果骨头微伤,病了一个月才能走路,另一人给了四十两银子,只伤及皮肉,二十天左右伤就痊愈了;还有一人,出手最大方,送了一百多两,当晚就“行步如平常”……

在清代,监狱的非正常死亡是非常严重的,当时叫做“庾毙”,即在监狱里病死了。四川省每年非正常死亡的在押人员,竟然高达一两千人!看守监犯的叫做“禁卒”、“胥卒”,这不是“官”,而是社会地位非常低下的差役。照理说,他们并无多大的权力。然而,监狱之内,天昏地暗,潜规则横行,隐权力暗生,狱吏如刀俎,监犯如鱼肉。狱吏的举手之力,可以决定监犯的祸福乃至生死。

清代文学家、桐城派祖师爷方苞曾在康熙五十一年三月(1712年),因为受一起文字狱的牵连,被关进了刑部大牢。狱中禁卒为所欲为、鱼肉在押人员的丑恶现象给方苞留下深刻印象。在牢中,每天都有三四个“庾毙”的犯人被从墙洞里抬出去。同狱中有一位姓杜的监友,原是洪洞县的知县,他告诉方苞:“这是瘟疫发作了。现在气候顺正,死者尚稀,往年这时候,每日也有病死数十人的。”

杜知县说,这刑部大牢有四所老监,每所老监有五个牢房,禁卒住在中间一间,墙有窗户,屋顶也开了天窗,可以透气通风,住着就比较舒坦。其余四间,则不开窗户,经常关着两百多号犯人,落锁之后,犯人便溺、饮食、睡觉,全在里面。加之冬天时,贫苦的犯人席地而卧,到了春季,地气变化,很少有不生病的。而且监狱夜里又不开锁,常常人死了,活人还得跟他挤在一块睡,所以受瘟疫传染的人很多。

除了上述四所老监,刑部大牢里还有五间板屋,生活条件相对“人道”一点,叫做“现监”,即临时羁押所的意思。按旧典,这是用来关押犯事官员、轻罪犯人及涉案证人的。但是现在,犯下重罪的大盗,反倒住进现监,罪轻的穷人,则关人老监受罪。与方苞同案的朱翁、余生,罪不应重罚,却都在老监里“庾毙”了。

后来,方苞发现这刑部大牢内外,寄生着一个以监犯膏血为食的权力集团,主要由刑部“十四司正副郎好事者及书吏、狱官、禁卒”等人员组成。他们视监狱为财源,抓犯人很积极,哪怕是稍有牵连的人。也是先抓起来再说;抓人之后又不问有罪无罪,一概铐上枷锁铁链,先投入老监,关上几天。所以刑部大牢里总是人满为患。然后,禁卒就来找囚犯做思想工作:你是想继续呆在这老监,还是交笔钱出来,换个牢房,或者取保候审?你看着办。至于钱的数目,视囚犯的家境而定,到手后,由禁卒、狱官等瓜分。

这笔“权力赎金”,与肉票交给绑匪的赎金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面对禁卒这种赤裸裸的勒索,已在老监中尝尽苦头的倒霉蛋们,哪里还有商量的余地?略有家产的,都竭尽财力找中人保释,掏不出那么多钱的,也想去掉刑具换到现监中,费用也要数十两银子(清初的白银比较值钱数,十两银的购买力相当于近万元人民币)。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而监狱内的狱神庙。囚犯的命运,除了被关押,还要受审受刑。方苞了解到,在刑部大牢内,那些专管给犯人上枷锁、打板子的吏役,会暗地里向犯人索贿,如果犯人交了钱,他们在用刑时就会暗做手脚,减轻犯人的创伤,否则就会让犯人大吃苦头。有三个与方苞同案的人,被捕后都曾被主审官刑讯逼供过,其中一人送了吏役二十两银子,结果骨头微伤,病了一个月才能走路,另一人给了四十两银子,只伤及皮肉,二十天左右伤就痊愈了,还有一人,出手最大方,送了一百多两,当晚就“行步如平常”。方苞向人打听,囚犯富贫不均,既然都交钱了,又为什么要以交钱多少区别对待?知情人说:“如果不区别对待,那谁还愿意多交钱?”

即使是那些死到临头的死囚,竞也难逃被狱吏敲骨吸髓的命运。方苞说,凡有死刑案报上去,刽子手就早早来到监狱外,支使与他有勾结的禁卒向死囚索要财物,这笔钱当时有个名目,叫做“撕掳”,意译过来,大概就是“张罗费”的意思。

那么死刑犯还需要“张罗”什么呢?原来,对于被判凌迟处死的人,行刑人就告诉他:“给不给钱,给钱就先刺心脏,让你死个痛快;不给,就千刀万剐,四肢割完,人还死不了,活受罪。”对于要绞刑的死囚,则告诉他:“交钱,绞一次就断气,不交钱,绞三次再加上其他刑具,才死得了,这钱你掏不掏?”

就为了死得痛快一点,有钱一点的死囚,不得不在生命快走到尽头的时候,掏出几十、一百两银子,没有钱的,也要典当衣物,换点钱行贿刽子手。方苞问一名老胥:“狱吏跟那些囚犯,并无什么仇恨,只是想索取一点财物而已有人真的拿不出来钱不如就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这不正是积德的事吗?”老胥一听,马上就知道方苞这个人“很傻很天真”:这是大牢里的规矩!万万不可破例,否则,人人都会心存侥幸,那岂不是乱了套?

有意思的是,大牢内有一些奸诈、凶狠的囚徒,慢慢适应了刀俎格局,从“鱼肉”的角色变成“刀俎”的角色,或者更准确地说,当上了“刀俎”宰割“鱼肉”的权力代理与帮凶,并从中分一杯羹。这类角色,叫做“牢头”。

方苞提到了一个李姓牢头的故事。李某是山阴县人氏,因为杀人蹲了监狱,每年都能从监狱中捞到几百两银子。康熙四十八年,皇上大赦,李某被放了出来,在家呆了几个月,却无聊得发慌。同乡有人失手伤了人命,李某居然出来给那同乡顶罪,目的就是为了回到监狱中。按清律,过失杀人并非死罪,只需长期关押,这正合李某之意。如果不了解牢头在监狱刀俎格局中的角色与收益,恐怕很难理解山阴李某的行为。

四川资州有个叫做周鸣同的人,因推跌父亲致死,被判了终身监禁,坐监日久,成了牢头。凡有新囚人监,必须向牢头孝敬钱物,不然就会受到种种凌虐。周鸣同虐待新囚很有一套:吊在木柱上,将水桶挂在背上,用竹签拷打逼赃,甚至迫着犯人用嘴吹尿壶。平日,周鸣同还在监狱内聚众赌博、做典当生意、放高利贷——这当然不会是平等、自愿的商业行为,而是建立在刀俎一鱼肉关系上的霸王交易。

周牢头之所以能在监狱里呼风唤雨,除了他够心狠手辣,手下有一班囚犯听他使唤之外,更离不开狱官狱吏的庇护与纵容。当时主管监狱的资州吏目(相当于县司法局长)叫姜淳,每月接受周鸣同的规礼,所以对周从不过问,任其胡为。有一回,邻县一名官差押解犯人进,省,路过资州,寄宿在监狱内,也遭勋司鸣同吊打逼赃。这名官差忍受不了羞辱,跑到资州衙门喊冤告状。知州舒翼问明情由,下令将周鸣同枷号,周竟鼓动众犯鸣锣击鼓,放火烧监,舒翼生怕事情闹大,竟不敢再深究,释放了周鸣同。

不过周鸣同最后还是受到了查处,被判秋后处死,他的保护伞资州吏目姜淳也被判了绞刑。这是因为周鸣同所得罪的那名官差不屈不挠,跑到省里控告,惊动了省政府。周鸣同的致命错误,是他过于狂妄托大,居然将不是刀俎格局内的官差也当成了鱼肉对象。如果他只是在监狱这个小天地内,对囚犯们作威作福,恐怕他还将继续逍遥法外。

所以,在清代牢狱中潜规则有很多,这些潜规则造成了很多犯人非正常死亡

回答: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类是最贪婪的,永远都没法满足。有人地方除了江湖,剩下的就是阶级。监狱最早在国家出现的时候就有了,早期可见书于《小雅》――哀我填寡,宜岸宜狱!
韦德国际 24

Δ监狱

到了汉唐的时候,监狱其实很残酷了。有的人犯了错,宁愿自杀也不愿意坐牢。而到了清朝末年,更加混乱,甚至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欺压、虐待是再常有不过的事情。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于人。

清朝监狱到底有多混乱?

清朝山西监狱,里面的女囚犯出狱时竟然怀孕。在扬州监狱中,有的囚犯在牢狱里面迎娶女囚犯,甚至是给狱友、狱卒、县太爷发去请帖。这些只不过是最底层人员,上层也同样混乱。

清朝一个县长的儿子看上了女犯人,因为垂涎她的美色,故意降低判罚。女犯人刚出狱,就被县太爷的儿子抬着花轿接到了府上。这些是有记载的,没记载的又不知几何了。
韦德国际 25
Δ监狱囚犯

清朝的监狱只要有钱,甚至是比外面还要快活。如果和狱卒关系比较好,可以把女人接过来在狱中同住,甚至有的监狱发生了卖淫的事情。

新的犯人进来后,不仅要贿赂狱卒,还要贿赂里面的“龙头”。龙头就是监狱里面资格最老的人,一般是终身监禁者。时间久了,犯人甚至会产生一种“此间乐,不思蜀”的感情。

监狱里面的房子也分等级:老监、现监、板屋三种。如果没有打点狱卒,一般会被带上脚铐镣铐扔进老监。但凡贿赂几十两的人,就可以不带脚铐镣铐的住进板屋。然而这些“潜规则”都是公开的,入狱之前会有人来给犯人说清楚。
韦德国际 26

Δ牢房

当然朝廷里面并没有不想整顿,像李鸿章的父亲李愚荃,刑部尚书张廷枢等人都曾经下过大力气。然而就像早些年间的某些地方,治理顽疾的时候,也是一阵风的事就过去了。

回答:

清朝时期,一般衙门对于犯人的用刑,还是没有特别严格的明文规定的。因此,很多地方都采用严刑逼供的方式,不乏一些贪官污吏对一些犯人屈打成招,早日结案,古代对于地方官府的监管很松散,我们先来说一下女囚犯所受的潜规则。
韦德国际 27

清朝文学家蒲松龄《聊斋志异》里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个名叫伍秋月的女鬼下了地狱,地狱的狱卒看她有几分姿色,便对她动手动脚,伍秋月不从,狱卒便说:“进了牢狱,你还想守住贞洁吗?!”
韦德国际 28

虽然蒲松龄写的是阴间之事,但却是对凡间牢狱的真实写照。明清时代,女子犯罪一般不会被收入监狱,以免被侵犯,所以如果不是大醉,女子是不会入狱的,只听候传唤就行了。但是犯了大罪,被押入大牢,若颇有姿色,其贞洁就很难保住了。
韦德国际 29

如果家中有罪犯在牢狱之中,那么家人必定是要贿赂狱卒的。因为如果不贿赂,他在狱中就会过的很惨。对于死刑犯,同样要贿赂,如果不贿赂,就会死的很不痛快。比如凌迟和腰斩,如果不贿赂刽子手,那么就会一刀一刀的割,让犯人求死不得,十分痛苦。而给了钱的就不一样了,刽子手会在第一刀就切中犯人要害,这样就免去了所受的极大痛苦。

回答:

“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悬着“正大光明”牌匾的县衙都是那么不光明,关押犯人的监狱就更是黑暗了,狱卒都是阎王殿里的小鬼――难缠的货色。想法设法的从犯人身上榨油水,无论是杀人放火的死刑犯还是小偷小摸的轻罪者,亦或是无辜蒙冤者,都难逃魔爪。而且针对不同人群,他们都有不同的威胁方式,无往而不利。

韦德国际 30

犯人入狱之时,家中有钱且明白套路的,都主动奉上钱财孝敬狱卒,送给狱卒买酒的钱就是犯人在里面保平安的本钱。而那些不肯孝敬和孝敬不起的穷人在监狱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狱卒虽然不是官,也没有什么权力,但是在监狱的几间牢房里就是玉皇大帝。一般来说,关押重罪的犯人的死牢没有窗户,几百人挤在一间牢房,潮湿闷热的地上席地而眠,每逢春季瘟疫高发,死牢里都会有人感染瘟疫死亡,这些死者往往不能及时被清理,经常出现活人和死人一起睡觉的现象,每年死牢里都有许多人暴毙;而罪过较轻者一般都羁押在现监里,就类似今天的看守所,条件相对好一些。

韦德国际 31

而在狱卒的暗箱操作下,有钱贿赂的重刑犯都住进了现监,而那些不应重罚的穷人却被发配到了死牢里,无辜暴毙。所以,在古代若是家中有人入狱,家人都是张罗银子上下打点,使其少受些苦难。

后来,凡是新犯人入狱,狱吏都会明着要孝敬,而且有的是阴招伺候,不怕犯人不就范,比如说竹签扎手指、放在笼子里半蹲着等等。若是女子入狱还不打点,就要成为狱卒们的玩物,甚至将其分给有钱的男犯人消遣娱乐。

韦德国际 32 勒索活人就算了,最绝的是已经被判处死刑的犯人,他们还能狠狠的敲诈一笔。原来,凡是被判处死刑的案子定案上报以后,负责行刑的刽子手就会来到死囚所在监狱,伙同狱吏向死刑犯家属索要小费。按理说人都铁定要死了,还有什么可花钱贿赂的,别说还真有,那就是让他死的痛快点!

古代死刑不是安乐死,反而都是酷刑,犯人临死前承受痛苦的多少完全取决于刽子手的技术。比如说腰斩,刽子手收到贿赂就手起刀落,犯人当场毙命干脆利落;犯人若是没贿赂,刽子手就故意往下挪几寸,因为人的重要器官都集中在上半身,犯人得疼上个把时辰才能咽气。

韦德国际 33

再比如说斩首,给钱了就一刀让犯人脑袋搬家;如若不然一刀下去血肉模糊还不毙命,让你意识清醒的等待下一刀,没砍死之前就被吓死了。犯人死后,家属想要全尸还得付钱去把人头赎回来。

古代监狱中的黑暗往事数不清道不尽,害人不浅啊!

回答:

《资治通鉴》卷二十四记载,公元前72年,汉宣帝的财政高官田延年贪污了三千万钱,皇帝开恩不杀将他投入监狱。他说:“多谢皇帝宽恕我,但我不想到监狱去,去了那里,众人会嘲笑我,监狱里的狱卒还会耍弄、折磨我,我实在是吃不消!”于是干脆自杀。可见,当时的监狱让人发憷。到了清末,吏治混乱,监狱里更是黑幕重重。韦德国际 34

清代,监狱欺压犯人、虐待囚犯是家常便饭之事。当时,海关税务司英国人赫德的手下唐阿七因勒索、受贿被关进了监狱,他在日记中记载唐阿七在监狱里的境况:“他头上发辫系在墙壁上的钉子上;要是他的背部向后挨靠,一枚伸出来的尖针便像要刺入他的后脑袋;从他的双手——它们扣上又小又紧的手铐——突出两根铁杆,一根抵住喉咙,阻止他的头颅向前移动,另一根对准腹部,使他的两手一直伸开。韦德国际 35他的脚也被尽力拉开,他难受到了极点。”犯人的思想和肉体接近崩溃,希望不惜一切代价地寻求从轻发落。赫德极其惊讶,按照他日记里的说法,尽管他痛恨贪婪违法行为,但也忍不住地表示同情:“可怜的家伙!”并想方设法地为其疏通环节、保释出狱。其实,这是清代监狱的普遍情形。韦德国际 36

其次,清代监狱内部混乱,牢里也有“潜规则”。晚清实施新政后,花费十多万银元模仿西方建造了江南模范监狱,“监房三榻,夜有电灯。日间许至房外散步,星期日有宣讲师讲说道理,使之向善。”这在当时来看,算是相当文明了,但是,犯人不愿意搬进去。为什么?因为,原来的旧式监狱虽然狭小肮脏,但如把狱警打点好了的话,在里面就很自由,“狂歌畅饮、吸鸦片、开赌悉听其便”。韦德国际 37韦德国际 38

中日甲午战争中临阵不战而逃的清军将领叶志超,受清廷处分,押解在监牢的时候,吃的喝的住的都很好,当然这都不是无缘无故的“爱”,他的“开销”相当惊人,他自己对人说:“余入狱,日实用六千四百金。”同样关押的另一个副部级犯官张荫桓在监狱里一天的“费用”是一万多两银子,显然,这些银子不是犯人在监狱里的吃喝花销——当时,1两多银子就可以买200斤大米——可见,清代监狱有多黑!两个落马的部级官员感慨监狱干部大权在握,威风八面,“二人皆嗟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