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欧阳予倩先生于1911年与陆镜若等合作组织,倡导并参加编演新剧

欧阳予倩

欧阳予倩老院长是我国著名的戏剧家、戏剧教育家,他曾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是中央戏剧学院奠基人、院长。

www.lishixinzhi.com

欧阳予倩先生,湖南浏阳人,自幼酷爱家乡的地方戏和京戏。1907年他参加了中国留日学生组织的新剧团体——春柳社,与中国话剧的前辈李叔同、曾孝谷、陆镜若等在东京本乡座演出话剧《黑奴吁天录》,他在《黑奴吁天录》中扮演角色,从此开始了他的戏剧人生。

姓名:欧阳予倩 性别:男 出生年月:1889-1961年 籍贯:湖南浏阳 欧阳予倩(1889-1961)戏剧教育家,戏剧电影编导。湖南浏阳人。原名立袁,艺名莲笙、兰容。1902年东渡日本,先后入成城中学、明治大学、早稻田大学学习。1907年在日本参加新剧团体春柳社为演员,演出《黑奴吁天录》、《热血》。回国后,在上海与陆镜若等人组织新剧同志会、春柳剧场,倡导并参加编演新剧。1914年开始从事京剧创作与演出,自编自演新剧目二十多出,成为著名京剧演员,曾有“南欧北梅”之誉。1918年在南通创办伶工学社,进行戏曲教育改革尝试。1926年参加民新影片公司,编演了《玉洁冰清》、《天涯歌女》、《三年以后》等无声影片。1927年参加南国社。1929年在广州创办广东戏剧研究所。1937年后,在上海主持戏剧界救亡协会歌剧部。后在桂林创办广西艺术馆,领导桂剧团体,编导《梁红玉》、《木兰从军》等戏,宣传抗日,并与田汉等发起举办西南剧展。建国后,历任中央戏剧学院院长,中国文联第一届常委和第二、三届副主席,中国剧协第一、二届主席。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是我国新兴话剧运动奠基人之一,戏曲改革的先驱者。有《欧阳予倩文集》。

我们都还记得:19世纪末,我国爱国知识青年为了表达他们对清朝腐败统治和帝国主义侵略的愤怒,唤起广大民众的觉醒,开始引进话剧形式,把它作为表达自己政治情感的武器。我们话剧史的学者们经过研究确认:中国话剧,如果不算它的孕育和萌发时期,而是从1907年春柳社的话剧演出活动算起,到今年已是112年了!欧阳予倩先生正是中国话剧史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

欧阳予倩先生于1911年与陆镜若等合作组织“新剧同志会”,在上海、江苏一带演出“宣传革命”“反对封建”的新剧。1913年“新剧同志会”赴长沙,以“文社”名义演出,由于“文社”活动的进步性,遭到军阀的查封。欧阳予倩先生回到上海,与陆镜若组织了职业化的春柳剧场,演出深受大众的欢迎。1934年秋,欧阳予倩先生参加有声电影的创作活动,《新桃花扇》是他创作的第一部有声电影。

韦德国际 ,欧阳予倩先生从1907年加入春柳社到1962年离开我们为止的55年中,在中国戏剧史、戏剧教育史上,做出了特殊的贡献。后人真诚地感谢他!

欧阳予倩先生一生55年的努力奋斗,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戏剧艺术财富和精神、人格财富。

欧阳予倩先生一生55年投入时代的洪流,与时代脉搏紧紧相通。

欧阳予倩先生从事戏剧活动,并不只是他从幼挚爱戏剧,而是他怀着救国救民、启迪民智的目的。新中国成立前他的大部分作品写的都是直接、间接地与民主、与抗战有关的主题。

新中国成立以后,欧阳予倩先生担任着文艺界、戏剧界的组织领导工作,为社会主义戏剧的繁荣,为戏剧教育的建设以及人才的培养不懈努力。欧阳予倩先生投入时代洪流,反封建,反帝国主义;热爱祖国,建设祖国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欧阳予倩先生和他同时代的前辈艺术家们一起,开创了我国戏剧革新的一代先河。

欧阳予倩先生和他同时代的前辈艺术家一起,怀着旺盛的创造力与锐意求新的精神,对戏曲艺术的革新和话剧的民族化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欧阳予倩先生除演出传统剧目以外,他还以极大的热情根据古典名著自己改编成京剧,而且还从事新编京剧的创作、演出活动,他新编了《人面桃花》《潘金莲》等。十分可贵的是:在他所处的时代,努力使京剧具有新面貌。

他和梅兰芳先生南北呼应创作时装新戏———尝试用京剧形式表现现代的生活,创作了不少时装新戏,如《哀鸿泪》等,他自导自演,这可以视为京剧现代戏在我国早期极有意义的创举。

欧阳予倩先生对于我们后人的一个重要的启迪是:重视京剧与话剧的传承、吸纳、发展与创造。

欧阳予倩先生一生创作、改编话剧40余部,导演话剧50余部,由于他对中国民族戏曲有很深的造诣,所以他导演的话剧都有浓郁的民族特色。而他导演的戏曲又吸收了话剧的某些特点,比如,重视演出的哲思,着力创造人物的个性,丰富演出的表现力。欧阳予倩先生艺术视野开阔,较早地介绍了西方和苏联的各种导演流派及不同的艺术观念,并善于汲取古今中外戏剧的精华。他努力追求在实践中创造中国民族的演剧艺术体系。1957年他为中央实验话剧院再次导演了他自己改编的《桃花扇》,非常鲜明地体现了他将话剧和民族传统戏曲的精华融为一体的思想,体现了他特别强调的“民族感情及民族感情的表达方式”,他以自己独特的民族风格为话剧民族化的探索作出了贡献。他在这方面给我们的许多财富,还需要我们认真地研究和继承。田汉先生曾称赞说“欧阳予倩本身就是中国传统戏曲和现代话剧之间的一座典型的金桥”。

欧阳予倩先生之所以能够如此勇敢而卓有成效地进行戏剧的革新与新戏剧的创造,当然,首先是由于时代的需要,同时也因为他个人所具有的许多特点和优势有关:他学识渊博,有丰富的艺术实践,同时又致力于戏曲理论研究。他在话剧、戏曲、电影、舞蹈、音乐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他既有从小接受的良好的古典文学营养、家乡地方戏和京戏的熏陶,又具有学习话剧艺术、汲取其他新艺术、新思维的胸怀;善于博采众长,又具有独创精神。

欧阳予倩先生为戏剧艺术事业的发展培养人才奉献了一生!

为了京剧、桂剧的改革,他多次举办戏剧学校,培养他所期待的新的演员。1918年在南通创办“伶工学社”和建立“更俗剧场”,破除旧的科班制度,建立新的办学宗旨。1929年,在广州创办了广东戏剧研究所并附设戏剧学校和音乐学校。办学宗旨是为“创造适应时代,为民众的戏剧”而培养“学艺兼优,努力服务社会”的人才。

欧阳予倩先生为新中国戏剧教育奠基与开拓。

1950年起,欧阳予倩先生任中央戏剧学院院长。他写信,请毛泽东主席为学院题写校牌。

欧阳予倩老院长和我国著名的戏剧专家、学者张庚、沙可夫、李伯钊、曹禺、光未然先生一起,为确立中央戏剧学院的办学方针、教学原则、科系建设、课程设置、教学体制、教学方法;为中央戏剧学院师资队伍的建设费尽心血;只要他知道的学养深厚、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学者他都热情、诚恳地登门求贤,邀请来学校任教或讲学。老院长提倡戏曲和话剧互相学习,融会贯通。他把这个原则也用在戏剧教育上,他亲自出面邀请戏曲、曲艺界著名表演艺术家如侯永奎、马祥麟、侯宝林等先生都来给中央戏剧学院学生授课。同时,老院长也重视并邀请当时苏联的导演、表演和舞台美术专家来学校讲学。

老院长历来十分重视演员台词的基本功,为此自己亲自兼台词教研组组长,自己亲自给学生上台词课。

1950年,为了探索教学与创作实践的结合,当时也为了响应“斯德哥尔摩和平大会”的号召,欧阳院长主持,与舞蹈家戴爱莲、吴晓邦、作曲家章彦等合作编导了芭蕾舞《和平鸽》,由中央戏剧学院舞蹈团演出。这是一次很有意义的艺术创作活动。当时,学院有话剧系、歌剧系及舞台美术系的三个“干部本科班”,这三个班的学员都是刚从部队、农村文工团调来深造的工农学员,他们中有些学员不了解老院长创作意图,看了演出以后就编了一个顺口溜在校内传颂:“《和平鸽》真正好,大腿满台飞,工农兵受不了!”当时,《黄河大合唱》的词作者光未然老师是学院的教育长,他理解老院长创作这台舞剧的意图,热情洋溢地向学员们呐喊:“同学们,我们要为20年后工农兵‘受得了’而奋斗!”曲折的历史终于证明,欧阳予倩老院长及光未然老师是正确的!这是老院长、我们的老前辈们为贯彻教学方针所作努力的一段故事。

为给师生创造实验与实践的条件,在老院长的主持下建立了中央戏剧学院实验话剧院。这个剧院为中央戏剧学院教师与学生提供了实践的基地;也为我国话剧艺术的实验,为培养年青的艺术人才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后来为改制的需要“中央实验话剧院”与“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合并为今天的“国家话剧院”。

老院长的一生,为新中国培养高规格的戏剧、影视艺术人才,为建立中国戏剧教育体系,呕心沥血,鞠躬尽瘁!1962年,在他病倒前不久,他还在第一届中央戏剧学院团代会上向学生作《话剧演员的基本训练与文学修养》的学术报告,鼓励学生勤学苦练。正当人民期待他用他丰富的学识写出、导演出更多的好作品;当中央戏剧学院的老师和同学等待着他来检查教学,等待着他来讲课时,敬爱的老院长被病魔夺去了宝贵的生命!

欧阳予倩先生一生经历过追求新思想的艰苦曲折的磨难之途。他从一个旧民主主义者到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终而成为党的战士。1955年,年近古稀的欧阳予倩先生终于实现了自己政治上的追求,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从事戏剧运动,在新中国成立前,一生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这一方面固然和中国近代历史大难迭起、人民生活不安有关,但也和我们前辈这种锲而不舍的“戏剧为人民”的目的和为这个目的所作的艰苦奋斗有关。

北伐战争时期,欧阳予倩先生演出了自己编导的《荆轲》,因触怒北洋军阀,开演第三天舞台上就被人扔了炸弹;在桂林因他和田汉先生举办的画展中有几幅画讽刺了法西斯,受到了美蒋的责难,甚至鼓动士兵流氓来打他;他多次受到日寇、汉奸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威逼迫害,遭通缉。老院长一生追求真理,热爱祖国;他反对封建主义的精神枷锁;反对帝国主义者的侵略,不畏艰险,矢志不渝。欧阳予倩老院长和我国戏剧前辈们这种一生清白的人格,多么值得今天的戏剧工作者尊敬与学习!

欧阳予倩老院长给中国戏剧留下的戏剧艺术、戏剧教育的财富和他及前辈们的精神、人格财富,作为他的学生一定会一代一代地追求下去!传承下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