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现代新儒家的早期代表人物之一,黑格尔哲学所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作为马克思主义三大理论来源之一

西方哲学在我国的传播始于19世纪、20世纪之交,但完整翻译西方哲学原著的起步则晚得多。直至抗日战争胜利后,贺麟成立“西洋哲学编译会”,才计划系统翻译西方哲学著作。最初译出四种:贺麟译斯宾诺莎的《致知篇》、陈康译柏拉图的《巴曼尼得斯篇》、谢幼伟译鲁一士的《忠之哲学》、樊星南译鲁一士的《近代哲学的精神》。鲁一士是美国黑格尔主义的主要代表,而斯宾诺莎对黑格尔有很大影响。可以说,西方哲学著作的第一批译著都与黑格尔哲学关系密切。新中国成立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和黑格尔著作的翻译几乎同步: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一版完工时,黑格尔的大部分重要著作也被译成中文。

贺麟(1902-1992)、字自昭,四川金堂人。中国现代哲学家、翻译家,现代新儒家的早期代表人物之一。贺麟从小就受到儒学熏陶,尤其对宋明理学产生浓厚的兴趣。19…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黑格尔哲学所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作为马克思主义三大理论来源之一,在新时代更应得到认真的对待,并应该做一番深入的审视。人民出版社新译的《黑格尔著作集》,为我们提供了全新的极好的原始文本。

上世纪80年代,国内哲学界有“扬康”的意见。它虽未充分表达,却代表了一种流行的情绪,结果似乎是康德走红、黑格尔受冷落。我们现在可以理解这种情绪的由来。比如,由于长期以来把黑格尔哲学简单化、公式化,使人产生一种错觉,以为黑格尔语言晦涩难懂,但思想体系易于掌握;再如,觉得康德思想体系大有值得深究之处,可与现代西方哲学直接联通;又如,认为黑格尔是西方中心论的代表,感到“真能懂中国儒学者还是康德”;等等。从学理上说,康德固然重要,但没有必要在他与黑格尔之间作非此即彼的选择。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黑格尔哲学都是不可或缺、不可取代的。

贺麟(1902-1992)、字自昭,四川金堂人。中国现代哲学家、翻译家,现代新儒家的早期代表人物之一。

《黑格尔著作集》;黑格尔研究;哲学

从西方哲学看。两次世界大战后,英美哲学界就有人把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的思想来源归于黑格尔,但很快发现那不过是没有文本依据的误解和曲解。有感于研读黑格尔著作的重要,英美哲学界相继对黑格尔的《逻辑学》《精神现象学》《法哲学原理》等展开了集中、重点研究。而在德国和法国,黑格尔研究从来都是“哲学重镇”和“文化堡垒”。德法和英美的黑格尔研究各有特点:德国人对文献有执着的考证,按其唯心论传统对各种思想观点的来源、关联和辐射加以缜密研究;法国哲学家按照文化潮流、社会需要和学派立场,从黑格尔著作中引申出自我主张;英美哲学家对黑格尔的代表性著作进行析义辨理,深入分析其论证结构、层次和步骤,把辩证法的思辨还原为历史经验的实在。这三种倾向相互影响:英美哲学家注意吸收德国的考证新成果,而德法研究者也自觉运用分析法重构黑格尔的论证方式。

贺麟从小就受到儒学熏陶,尤其对宋明理学产生浓厚的兴趣。

编者按

韦德国际 ,从中国哲学看。黑格尔对中国古代文化有过尖刻的评论,令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者难以接受。事实上,康德也说过类似的话。康德和黑格尔的中国文化观是对伏尔泰、魁奈等人的反动。他们的否定和那些“中国之友”的肯定,均不完全符合古代中国的实际情况。现在,如果理性看待中西文化交流初期出现的“深刻的片面”,比较全面地反思中国传统文化,那么,障碍就会变成中西哲学比较研究的桥梁。在这方面,上一代新儒家和老一辈学者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比如,牟宗三把“物自体—现象”之学作为哲学的一般框架,试图建立超越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又如,贺麟在近代唯心论的框架里,梳理出陆王心学与德国唯心论相互平行、相互对应的思路;再如,张世英受黑格尔《精神现象学》启发,撰写《中华精神现象学大纲》一书,讴歌中华文化精神自我觉醒的历程;等等。

1919年考入清华学堂,受到梁启超的一定影响。1926年赴美国留学,先在奥柏林大学获学士学位,后又入哈佛大学获硕士学位。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黑格尔哲学所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作为马克思主义三大理论来源之一,在新时代更应得到认真的对待,并应该做一番深入的审视。人民出版社新译的《黑格尔著作集》,为我们提供了全新的极好的原始文本。

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看。一般把费尔巴哈和黑格尔并列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两个来源,这一说法并不准确。马克思在青年黑格尔派中受费尔巴哈影响,但在与这个学派决裂后,就与费尔巴哈基本无涉。另一方面,随着批判的深入,马克思受黑格尔的影响越来越大。在人们把黑格尔当作“死狗”的环境中,马克思却宣称“我公开承认我是这位大思想家的学生”。第二国际的理论家忽视了马克思的这句话,把马克思主义解释为庸俗唯物论和经济决定论,又启用新康德主义的“伦理社会主义”。在同第二国际的论战中,列宁和葛兰西等在马克思著作中阐发出黑格尔辩证法的革命要素。只要看看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文献中黑格尔著作的检索量,便可以了解黑格尔哲学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价值和意义。

1930年转赴德国柏林大学专攻德国古典哲学。回国后长期任教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并在清华大学兼课。1955年以后,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所西方哲学史研究室主任、哲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名誉会长,以及中国民主同盟北京市委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第三届、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并于198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们对于哲学的研究愈发深入,同时也愈发感受到黑格尔哲学的丰富与深刻、力量与价值。这让我们意识到了过去所理解的黑格尔形象的不足,意识到了新时期重新研究黑格尔的必要性。

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主要得益于马恩全集的中译,也得益于黑格尔著作的中译。如果说马恩全集中文第一版和多年前出版的黑格尔译作相对应,那么,马恩全集中文第二版则与正在进行的黑格尔全集历史考证版中译版相对应,而精粹的马恩文集则与黑格尔著作理论版的中译版相对应。著名黑格尔研究专家张世英主编的《黑格尔著作集》中文版20卷,囊括了黑格尔的重要著述;虽然大部分以前已翻译出版,但这一版依据统一的德文理论版翻译,可避免过去译本因版本不同所产生的缺陷,为我们学习研究黑格尔哲学提供了一套难得的基础性文本。

贺麟对西方哲学有很深的造诣,对黑格尔、斯宾诺莎、怀特海等西方近现代哲学家都有深入的研究。就中国哲学和儒家思想而言,他早年主张“心”是“最根本最重要”的,认为“不可离心而言物”,在三十年代曾创立了与冯友兰“新理学”相对的“新心学”体系,成为现代新儒家的倡导者之一。认为以孔子、孟子、《诗》教、《礼》教、宋明理学为代表的儒学,是中国文化的优良传统,提出应该从哲学化、宗教化、艺术化三条途径出发,吸收西方思想文化的长处,来改造、补充和发挥儒家学说,以谋求“儒家思想的新开展”。认为“中国文化自宋儒起,可以说是划一新时代,加一新烙印,走一新方向”,宋儒的思想虽有偏蔽,但其“哲学富有爱民族,爱民族文化的思想”,宋儒的“格物穷理”,“似虚玄空疏,而实有大用。”

现代新儒家的早期代表人物之一,黑格尔哲学所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作为马克思主义三大理论来源之一。重新研究黑格尔是新时期理解马克思哲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需要。黑格尔哲学有其明显的局限性,正如恩格斯所言:“黑格尔是一个德国人,而且和他的同时代人歌德一样,拖着一根庸人的辫子。”但是,正确、深入理解黑格尔是理解马克思的必要前提,这一点无论如何强调都不过分。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版跋中说:“我要公开承认我是这位大思想家的学生,并且在关于价值理论的一章中,有些地方我甚至卖弄起黑格尔特有的表达方式。”绝非偶然的是,马克思的继承者,从恩格斯、列宁,到卢卡奇、阿多诺,一直到马尔库塞、阿尔都塞,凡是重视马克思和黑格尔之间关联的,思想就比较深刻,而凡是忽略这一关联的,就往往陷入教条主义。这并非要否认马克思哲学的创造性和革命性;恰恰相反,唯有理解了黑格尔哲学的思辨特征、逻辑主义和观念论,才能理解马克思思想两个最大的贡献(剩余价值理论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彻底性和伟大变革。正如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文中所言,正是历史唯物主义才使得“黑格尔哲学的革命方面恢复了,同时也摆脱了那些曾经在黑格尔那里阻碍它贯彻到底的唯心主义装饰”。

(作者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1949年以后,在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贺麟放弃了自己的唯心论哲学,思考逐步转向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并且集中精力研究西方哲学和翻译西方哲学名著,如黑格尔的《小逻辑》、《精神现象学》、《哲学史讲演录》,斯宾诺莎的《伦理学》等译本,都出自其手。

研究黑格尔是理解当代世界的本性的需要。黑格尔哲学深刻地把握到了现时代的本性,它的根基、原则以及丰富的规定性。黑格尔一直不可回避地成为哲学研究的话题,就是因为他是我们时代的同时代人。史密斯指出,尽管黑格尔晦涩难懂,但是由于他的思想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渗入到现代理智生活之中,“今天,任何严肃地寻求理解现代世界之形成的人,都不可避免地要与黑格尔达成某种和解”。此外,由于他的深刻洞见和高瞻远瞩,我们惊奇地发现,当今世界上许多事件的理解和处理可以在黑格尔那里得到一定的启发。

《 人民日报 》( 2016年02月01日 16 版)

贺麟的著作主要有:《近代唯心主义简释》《文化与人生》、《当代中国哲学》、《现代西方哲学讲演集》等。

重新理解黑格尔也是哲学研究自身的需要。在谈到亚里士多德时,黑格尔曾经说过,“假使一个人真想从事哲学工作,那就没有什么比讲述亚里士多德这件事更值得去做的了。”我们也可以把这句话用在黑格尔本人身上,把它改写为:如果一个人想要研究哲学,那就没有比研究黑格尔的著作这件事情更值得去做的了。海德格尔一篇论文的题目“黑格尔与希腊人”已经暗示了太多的东西,我们应该在某种意义上把希腊人看作是哲学开端的象征,而把黑格尔看作是哲学的完成。黑格尔也曾有意识地把自己和整个西方哲学的总体性联系在一起,把自己看作是作为科学的哲学的真正创立者。通过黑格尔而进入西方哲学乃至于哲学本身,是不二法门。

优秀的译本是深入黑格尔研究的前提。贺麟、王玖兴、王太庆、王造时、杨一之和朱光潜等前辈学者为翻译黑格尔著作并使黑格尔进入中国思想界居功甚伟。但是,国外经典著作的翻译应该大约50年左右重新进行一次,因为随着时代任务的变化和理解的不断深入,对于它们的理解也会发生变化,而由于各种原因,已有的译本也存在各式各样的不足。鉴于黑格尔研究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而世界历史和学界对于黑格尔的理解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人民出版社主持了《黑格尔著作集》的编译工作,并推出了该著作集的首批五种六卷:《精神现象学》《精神哲学》《宗教哲学演讲录》、《法哲学原理》和《耶拿时期著作》(1801—1807)。与旧译相比较,新译本有它的一些优点和特点,值得特别关注。

首先,这些译著都是根据德文原著翻译过来的。《黑格尔著作集》总体的编译规划是依据莫尔登豪尔和米歇尔重新整理、苏尔坎普出版社出版的20卷《黑格尔著作集》,俗称“理论著作版”。虽然到目前为止,黑格尔著作最权威的版本是历史考证版《黑格尔全集》,但是,这并不妨碍依据理论版进行编译的有效性和意义。因为,一方面,这是德国学界公认很好的学术普及版,即使在德国大学的黑格尔思想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中,理论版仍然很通行,得到广泛接受,并没有受到拒斥;另一方面,历史考证版的长处在于对于黑格尔生前未曾公开发表的手稿和讲演的发掘、重新整理和校勘等方面,这并不妨碍一百多年来已经广泛使用和得到承认的那些著作。其次,译者的翻译态度和编者的编辑态度保证了这套书的质量。出版社对于译事要求高而严,采取宁缺毋滥、成熟一本出版一本的原则,这项规划从启动至今已有十多年,只有六卷译稿上交并出版,可见出版社相关要求和标准之严格。难能可贵的是,翻译过程本身显示出译者的艰辛与负责。杨祖陶先生本来已有《精神哲学》的译本,但是为了符合《黑格尔著作集》的版本需要,从头到尾逐字逐句重新校订,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邓安庆和先刚的译本在自己和同事的课堂上使用过好几轮,反复吸收同行和学生的意见与建议,而年届古稀的燕宏远教授光是校改译文就达六次之多。无论是组织者还是译者对待翻译都极其审慎,把它当作可以嘉惠学林、功在千秋的一项事业。

黑格尔在西方哲学史上的地位以及他和马克思哲学之间的关系决定了这项译事的意义。迄今为止,这仍旧是一项未完成的规划。我们相信,有了一定的经验之后,经过编者和译者的精诚合作,《黑格尔著作集》将成为文化界和思想界的盛事。昔年苗力田先生曾经用唐高宗评价玄奘的“引大海之法流洗尘劳而不竭,传智灯之长焰皎幽暗而恒明”,来激励《亚里士多德全集》的编译者。这番话,亦可作为对《黑格尔著作集》编译工作的期待。

(作者:王志宏,系云南大学哲学系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王志宏 工作单位:云南大学哲学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