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是个封魔师,中年男子将鼻子沉浸在酒杯中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吗?中年男子将鼻子沉浸在酒杯中,不停的嗦动,昏暗的酒吧灯光下显得异常的诡异。他不等旁边的女孩儿回答就说道:说起来那时我才十五岁,对什么都迷迷糊糊的,但是居然敢一个人走川藏线找亲戚。

“叮咚咚!隐水山庄到了,请带好您的行李物品从后门上车。”广播报站车门打开后,从前门上来一位戴着眼镜的络腮胡男士,他穿着宽松的运动装,手里卷着一本A3大小,类似产品手册之类的杂志。

故事背景:主角封宇的自述。

有一次我想从康定起程,可是那些跑长途货运的司机没有一个肯搭我的,等了好久,直等到农历七月初九那天,实在没有办法了,我瞅准一辆盖着帆布棚的大卡车,从屁股后面爬上去。

刷完卡后,他并没有急着往车厢里面走,而是在刷卡机旁站了几秒钟,转着眼珠往车厢里观察。然后,再往里面走,一边拨开人群,一边说道:“麻烦,借过一下!谢谢!”

我叫封宇,是个封魔师,你问我封魔师是个什么样的职业,我会告诉你,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们因魔而存在,也许你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魔,我以前也不相信,但半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不得不信,因为,它夺走了我最亲的家人,也是这件事情,让我下定决心要成为顶尖的封魔师,只是我好像入了个大坑,半年的时间,我那可爱的师傅,只教了如何看到魔,方便遇上的时候能觉察先机,然后——逃跑!

他从酒杯中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娇艳的女孩儿,女孩儿大约十四五岁,可是打扮粉饰又像二十好几,小小而尖秀的胸部,不堪一揽的蜂腰,翘着紧绷绷臀部趴伏在吧台上,扭来扭去,媚眼如丝的望着中年男人,看到中年人望过来,秋波荡漾过去,仿佛蜜蜜的糖水般从那人的口里灌下去。

到了车厢中部后,他靠着最后一个老弱病残专座站定了位置,一只手绕过立柱以便固定身体,双手打开杂志,漫不经心的翻着。

第一场: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你很会迷惑人,想来已经骗过不少人的心了吧。女孩轻啐,道:我只喜欢成熟的男子,可是像你这样的男子太少了。男子举起手中酒杯,脸上浮现出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当我爬上卡车的时候,发觉上面已经有了几个乘客,车厢中的光线太暗,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容,?蟾庞腥鋈税伞?/p>

车子继续往前,移动频道播放着关于乘车如何防盗的内容:“还有,小偷会用报纸或者书本等为道具,在他们行窃的时候用作遮挡。”视频还演示了几个用报纸遮挡行窃的模拟画面。

    漆黑的夜,略显寂寥的马路上,封宇骑着辆红色小电驴,驼着一大束玫瑰花,左右不定的前进着,忽然,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封宇皱了下眉头,嘴里嘟囔道

当我爬上去的时候,离我最近的那家伙居然格格笑起来,说:‘这是一个人啊,挺年轻的。’我很不服气,说:‘不是人是什么,是鬼啊?今天我是搭定这趟车了,不管你

此时乘务员也来到车厢中间,撇了男子几眼,随后来了一个温馨提示:“车上拥挤,请各位乘客保管好自己的财物!注意安全!麻烦让一下啊!”乘务员挤开眼镜男往车厢后部巡视。

    “哎,师父咋就这么爱叨叨呢!”

们拿我怎么办,我首先申明,我绝对不会下车的!’说道这里,中年男子伸手在女孩扭来扭去的屁股上拍了拍,然后拧了一把:很有手感喔。女孩从鼻子里发出表示不乐意的声音,但是在这样的气氛下却显出惊人的性感。中年男子恋恋不舍的收回手。女孩说:快说你的故事啊,不要随随便便就中断嘛!中年男子眼望着酒杯中荡漾的液体,似乎又回到了那天的卡车上。

乘务员走过去之后,眼镜男放下杂志,稍微勾着下巴,眼睛透过眼镜框的上部看过去,观察着车厢里的人们,似乎在寻找下手的机会。

    语气里尽是嫌弃,可身体的动作却透露了他那纯良的小内心。

那天天色已经很晚了,能爬上这辆车似乎运气不坏。虽说川藏线出了名的难走,但是那些不要命的卡车司机仍然开得像飞一样,十天半月出一次车祸也难以遏止住他们在险峻的山道上飞驰体会的快感。这辆车开的并不快,是很少见的,车子不急不徐的向西藏方向行去,很快,天色彻底的黑下来,车厢里火光一闪,有人点亮了一盏马灯。

这时候,一个站在后门前排靠窗,单肩挎着提包的女孩进入了他的视线。女孩戴着耳机,横拿着手机,正在旁若无人的追剧。眼镜男收起杂志,夹在胳肢窝下,手拉着扶手吊带,慢慢的往女孩的方向挪了过去。看来是找到目标准备下手了。

    为安全考虑,他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小电驴停在路边,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师父那中日十足的声音就从手机里溢了出来

灯火昏黄,车厢中的几个人都蜷缩着身子躲在黑暗角落里。似乎突然一动,马灯移到了我的面前,有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这是给你的灯光,我们已经不太习惯这个东西了,你好好的看看吧。忽然一个尖细的嗓音插话道:以后你就会习惯了黑暗的,嘿嘿嘿!你会发觉黑暗才是真正的世界。那个低沉嗓音的人又道:你来到这辆车上,其实也是一个缘分,来来往往万千车辆,奔驰、劳斯莱司、非亚特、卡车、吉普、拖拉机,各种各样的车辆,你独独选中了我们这辆盖棚的大卡车。

男子挪过去后,紧挨着女孩站拉着,用余光看着女孩的提包,只见提包的拉链没有拉,长钱包的一个角从里面漏出来。

   “小宇,你死哪儿去了?客人都打电话来催了”

我嘻嘻哈哈的应酬道:是啊,是啊,我们真有缘,你们答应载我了?低沉的嗓音道:我们没有邀请你,但是这是你的选择,你要记住,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伸了一个懒腰,道:我也不是做了什么选择,我只是随便的选择了一辆车爬上去。

“请大家注意保管好自己的财物”不知道什么时候乘务员又走了过来,大声的提醒。眼镜男赶紧的别过头去,往车后看。车子继续向前开了几十秒,这时候眼镜男觉得时机已到,用从胳肢窝里取下杂志,打开平放在胸前,一只手拿着装作阅读的样子,另外一只手则在杂志的下面开始了他巧妙的动作。

   “在路上呢!”

低沉的嗓音冷哼一声:不错,你们想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往往是不会考虑怎样到达的,你们只不过是想得到最后的收获而已,从来不愿意为中途的事情费心。那个尖细的嗓音又岔进来说道:所以,我们的这辆车就是为了帮助那些不想费心于过程的人的开驶的,你上了我们的车,也就是直接获得了一个结果。我长长打了一个哈欠,道:你们说什么啊,我搞不明白呢,我好困,我想睡觉。有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模糊昏暗中,那盏灯被拿开了,似乎要被吹灭。

“干什么?”女孩突然警觉,一声大喊。

   “在路上,你那是什么国际速度啊!半个小时前你就说在路上,你小子就不能快点?”

这时车又停了下来,车后口的帆布被掀起来,一束强劲的电筒光照到我脸上,我一下蒙了,吼道:照死啊!干吗照我眼。那束光向下移,一时没有人说话,我隔了几秒才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车后,脸容掩藏在黑暗中。

哗啦一声,平放着的杂志被掀开,只见眼镜男的一只手正狠狠的被女孩捉住:“被我抓住了吧!”

   “好好好,师父”

那人似乎正凝视着我,道:少年,你好大的胆子,居然爬这车,你想去的地方还远呢,他们不想带你去,你下来。你是谁啊?叫我下来就下来,我多没面子。

“我靠!”后边的乘客小声的唏嘘。

   “我说你小子,怎么就爱偷懒呢?这是个非常……不好……的习惯”

韦德国际 ,况且别人已经答应了我带我去的了,你来拦住车干吗啊?

眼镜男却不慌不忙的:“呵呵笑道,你厉害你厉害,我又失败了!”

   电话的码头话还没有完全说完,封宇赶紧打断道:

夜里坐车没有味道,什么风景也看不到的,你下来,在我的小店里住一宿,明天白天上路,可以看好多雄奇的高原风光呢!

“你以为你化妆成这样我就不认识你啦?演技还差了点!”说完,女孩放开眼镜男的手,转而伸手去摸他脸上的胡子,顺着脸颊把整条络腮胡揪了下来。

   “好了,师父,我得赶紧去送花了,要不等会儿真该迟到了,那就先这样哈,师父,我先挂了,拜拜”

算了吧,就为了让我住店啊,你明说嘛,饶那么大个弯,嘿!我告诉你,我不喜欢看风景,我喜欢睡一教,然后睁眼一看就到了目的地。那人叹了一口气,还想说什么。

“哇!”后排乘客又一阵唏嘘。

   “哎……”

车厢中一把尖细的嗓音响起来:罗老四,你老是说废话,这一辈子就没见你说过一句干脆利落的话。人家不要你帮忙,你滚吧!罗老四道仍然对我道:你真的决定留在车上?我转个身,拿个后背对着他:我的主意拿定了!少年人,你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卡车重又启动,将罗老四的话声抛开远远的。

“这胡子”从哪买来的,效果还不错嘛!”女孩嘚瑟的转着从眼镜男脸上扯下来的假胡须:“老实交代!”

    封宇不顾师父的反对,挂了电话之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中年男子一口饮尽杯中酒,赞道:这里的酒真不错。女孩已经换了一个姿势,现在背靠着吧台,翘起一条腿,仍然摇摇摆摆的,听到这里,用秀气的小指头一点一点的指着中年男子:哎,本来以为你有什么有趣的故事,谁知尽是胡掰的,哼,什么新奇的东西都没有!你还说什么时候开始喝酒呢,不知说到哪里呢!中年男子望着空酒杯,道:其实,有时候期望的开头并不会带来理想中的结局,你以后或许会明白的。

眼镜男摸了摸下巴,似乎还有点痛:“这个嘛,当然是找剧组的化妆师借的了。”

“总算是从师父的魔音中逃了出来”

后来中途听说前面出了车祸,我就下车去看热闹,结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我自己的尸体!中年人忽然转头过来瞪着女孩,女孩忽然看见一双猩红的眼似乎要将自己吞噬了似的扑了过来,不由得朝后推去。

“哈哈哈!”女孩一声大笑,“你这样可不像一个成功的小偷哦,演技还差点,回去再琢磨琢磨吧!”

收好手机后,他发动他的小电驴,继续向前驶去。

忽然,那中年男子的手机响了,他霍然退了回去,笑着说道:那个老是说废话的人又来了,我先给他说几句。他拿着手机踱到一旁少人的地方去了。女孩横了他一眼,道:故事不吓人,就会扮怪象吓人。他不是吓你啊。女孩用一个极其妩媚的姿势扭过头去,见到一个乱发丛生的脑袋趴在吧台上。

“是啊,回去再研究下我们的戏。”眼镜男说道,“我觉得有几个地方还可以改进。”

魔通常会给自己最好的皮囊。

她伸出中指,在那颗脑袋上敲了几下。那人哎哟哎哟的叫起来,捂住头,愤愤然的抬起头来,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孩子,他对女孩说:你呀,不要在这里混啦,小心给人家骗死了没有棺材埋啊!乌鸦嘴,吃狗屎,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滚远一点,小心你的狗腿不会给人打断!男孩子伸出一只手,捏着拳头,低声道:有人说我废话多,这一次我却再也不想废话了,因为那家伙的废话比我还多。

“哎,我的钱包呢?”在聊天之际,女孩伸手摸进了自己的提包,却未找到长钱包:“是不是刚才你已经偷到了啊?”她赶紧追问。

第二场:

最后,我对你说,你,你,完全,可以,拒绝,他的邀请!他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中年男人不知何时回到了女孩的身边,女孩回头看到他,呀的轻叫一声:你怎么一声不吭就回来了,吓死我了。中年男人伸手搂住她的纤腰:到我家去吗?*************清晨,薄雾丝丝穿过长街。

“没有啊, 我刚伸手就被你抓住了啊”

     十分钟后,封宇那辆扎眼的小电驴停在了一个名叫魅夜的夜总会门前,为什么说他的小电驴扎眼呢?因为所有停在魅夜前的车都是四个轮儿,只有他的小电驴是两个轮儿,而且,还是那种十分艳丽的红色,封宇有些羡慕的看了看周围的车子,捧着那束玫瑰,循着之前说好的地址进了魅夜。

女孩满脸喜色的从高尚住宅区走出来,娉娉婷婷,哼着轻松的小调。目光流盼,忽然看见前面街口处有群人不知在围观什么,走上去,从人缝中看过去,不由得骇然欲绝。她看到她自己血肉模糊的躺在路面上。她战抖着去牵一位围观者的衣袖,但是,她的手指却穿过了那人的衣服

“那怎么没了呢?”

   夜总会这样的地方,是一个供人夜夜生歌的地方,封宇一进去,就感觉自己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喧闹,热情,火辣还带了点靡乱,封宇之前来过这里多次,熟门熟路的,很快他就找到了地方,由于他这今天最后一单生意,有些急躁,再加上这嘈杂的环境,没敲门就直接闯了进进去,正好看到一身宽体胖的中年男人,正将手伸向一衣着淡雅的年轻女孩的胸部,这不明摆着想揩油嘛!封宇的正义心立马就上来了,借着送花的名义,将音量陡然升高了N倍

“不会真的被偷了吧?再仔细找找?”

   “请问,这是哪位定的花儿?”

“没有啊,都找遍了!这下好了,为了陪你找演小偷的感觉,把自己钱包给搭进去了!”

   突然闯入的声音,成功地让那个男人停下了动作,但也招来了众人愤恨的眼神,他因为担心那个女孩儿,自动忽略了这些,可那个女孩儿似乎不太领情,连个感激的眼神都没有给他,更别说是是求助了,他心里说了声:

“这……”

“得,我这算是多管闲事了”

“都别找了,钱包在这儿呢!”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二人抬头看去,从车厢后部走过来一个中年男子,他缓缓的走了过来,拨开二人,对着坐在位置上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把钱包拿出来,跟我走一趟派出所。”

随后就开始谄媚的笑起来,弱弱的说道:

“你谁呀,凭什么?”

“嘿嘿,各位大哥,这花是这里定的吗?”

“我是警察”男子从上衣内口袋里掏出警官证在中年男人面前晾了一下:“不用狡辩,这是什么?”警官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胸口:“我盯你很久啦!”

    “花放下,人可以走了”

男子无奈的站起来后,警官又对两位年轻人说:“麻烦你俩也跟我走一趟吧!”

    语气相当的轻蔑,封宇听着很不舒服,不过他可不想计较这些,这样的人,惹了之后必定后患无穷,更何况他该赚的钱已经到手了,更没有必要惹一身骚了!他依言放下花,趁机再扫了一眼刚才那个女孩儿,然后便拉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三场:

封宇走后,房间里诡异的静了几秒,随后,那个中年男人与旁边的一个年轻人交头接耳了几秒,那个年轻男人就出去了,而刚才那个衣着清丽的女孩,终于抬起了头,眼中闪着精光。

     “美女,来来来,这花送给你!”中年男人捧着玫瑰憨笑着说道。

     女孩一脸堆笑的接过花,就像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花儿那样开心得说了声

      “谢谢”

声音软软的,霎是好听,男人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舒服的低吟,手里倒着酒,继续说道

“既然你喜欢,改天哥哥再送你”话语间,又瞥了一眼女孩儿,看到她那美丽的笑容,又补充道:

“天天都送”

说着手里的酒也倒好了,红酒在透明的高脚杯里,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中年男人将酒放到女孩的面前

“来,陪我喝杯酒吧”

是个封魔师,中年男子将鼻子沉浸在酒杯中。女孩面露难色,脸色微微发红,整个却因为脸上那抹嫣红,诱人了不少,看的男人两眼放光,女孩儿蹙眉说道

“大哥,我不会喝酒”

“没事,这个是红酒,不醉人的,就像饮料一样”

“真的吗?”

“真的”

中年男人将杯子里满满的红酒一饮而尽,还将杯子在女孩儿面前倒过来抖了抖,面色如常的朝她笑了笑,以证明他说的是真的。

女孩儿踌躇着,中年男人也不着急,在旁边静静的等着,因为他能笃定,这个女孩儿一定会喝下去,然后任他摆布,因为他的魅术,不是人间这些小喽啰可以抵挡了的。      大概过了半分钟吧,女孩儿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端起酒杯,学着男人的样子,闭着眼睛将其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噔”的一下放回桌上,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所有的东西都不复之前那般清晰了

“大哥,你不是说这酒不醉人的么?怎么我这才一杯就不行了”

“没事,这是正常反应,因为你是第一次喝嘛!”

“是吗?”

说着女孩儿就软软的向后倒去,这个时候正处夏季,女孩只穿了一件吊带连衣裙外加一件小小的白色坎肩,之前坎肩是扣起来的,看不到里面的春色,此刻由于女孩倒在沙发上并微微向下滑,坎肩的扣子,在摩擦力的作用下,蹦了开来,女孩胸前的春色,一览无余,还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中年男人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再也不隐藏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淫荡的目光盯着前面的女孩的胸部,双手也不再迟疑的伸过去,迫不及待的想感受一下,女孩胸前的浑圆被自己掌握的感觉,只是当他的指间,刚刚碰到女孩儿胸前的皮肤,女孩儿原本闭着的双眼,瞬间睁了开来,眼底一片清明,而那人的手腕,此刻正被女孩稳稳的握在手里,嘴角也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就等你呢!”

第四场:

中年男子被这突来的变化,弄得有些蒙,好几秒才说道

“你是封魔师?”

“你说呢?绿魔”

说着,女孩儿的右手食指,凝出了一颗红色的血珠子,掉落在被她抓着的男人的手臂上,中年男人瞪大眼睛看了她一眼后,十分痛苦的蹲在地上,拼命的抓着头发,嘴里还发出令人心颤的惨叫声,女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神情专注,面色冷漠。她在等,等那个东西脱离人类身体的那一刻,用‘牵引咒’将其封印,同时收为己用。       中年男子带来的其他人,对于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因为,他们已经被女孩儿隔离到另一个空间,而人间有魔的事实,目前也不适合公之于众。        女孩儿在这场战斗中,抢占了先机,所以,当绿魔脱离中年男人身体的时候,女孩儿的‘牵引咒’也同时发动,她的手成爪状放在空中,嘴里念道

“以神为名,封你之恶,以我之引,永为我用”

当她咒语念完,她的掌心处原本锃亮的绿光,已渐渐暗淡,当其全部消融于掌心的时候,只留下了其最后一声哀鸣。       女孩儿收回了手,稍稍甩了甩手,漫不经心的道

“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为我血月所用,中了‘牵引咒’,现在,你已经是个完全的个体,而违抗主人的命令,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告诉我,你的影子在哪?”

血月在原地站了几秒,消失在魅夜。

第五场:

深夜的车道上,封宇骑着小电驴缓缓的走着,嘴里还念叨着不知名的歌曲,看样子甚是悠然,似乎很享受在这样的深夜,骑着小电驴,任夜晚的微风,温柔吹拂的感觉,只是他的兴奋劲儿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觉得,后背总有有一股凉风,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他停止了哼唱,小电驴也加快了几步,还时不时的往后看,就这样过了大概几分钟,一直都风平浪静的,他想着在最后确认一次,可当他再确认完再回头时,一个人出现在他眼前,只是依他现在的情况,要想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转向一边,小电驴‘咔’的一声,光荣牺牲,人也摔了个‘狗吃屎’,他在地上滚了几圈,减缓了一下冲力,然后边爬起边骂道

“你这人走路不长眼睛的啊!”

等他的眼睛落定到他差点撞到的人时,瞬间禁声,因为他感觉到了那人身上不一样的气息,再定睛看了眼他的衣服,才想起,之前他从魅夜出来的时候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具体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原来,他因为过度关注那个女孩儿,将魔气带给他的感觉,缩小了。

“嘿,哥们,你大晚上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封宇假装很关心的向那人靠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是被盯上了,逃是根本逃不掉的,他的一线生机只有勇敢面对。      只是那人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眼神中透着疑惑,封宇好不容易靠近他,正准备出手,却猝不及防的让他先出手了,封宇就这样眼睁睁的,清清楚楚的看着自己飞出去,落到地面以及身体传来的痛感,而那人还在不断的向封宇靠近,封宇此刻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视线也有些模糊,只是他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似乎看到了一双美腿和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血月根据绿魔的指引,找到了他的影子,然后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收服了他,毕竟,失去本体的魔,对于封魔师来说,什么都不是。

搞定之后,血月回头看了看封宇,摇着头走上前,正准备将他抱起,送回家,可前一秒她还能一把横抱起来,下一秒就连人带己摔了,封宇都滚出去了好几圈,他的手机也从口袋里掉了出来。血月烦躁的说道

“这该死的封魔之力,时有时无的,不是害死人么,开启方式还那么特别,一定得让魔物碰到自己的胸部才行,关键是还维持不到一个小时”

血月挣扎着坐了起来,接着埋怨道:

“师父,您真的不是在坑我吗?这种开启方式,想靠猎魔来提升功力,几率不是一般的低啊!”

这个时候,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传来,吸引了血月的注意力,她拿起落在她身边的手机,屏幕上闪动着老头两个字,还闪动着照片,血月拿着手机自言自语道:

“这不是师父的好朋友东叔吗?”

温馨小贴士:      这篇故事只是我求职的时候给的一份测试稿,因此我用“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这句话留了个悬念,而在这里,可以自动忽略,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接着写下去,也有可能是最后的终稿。      千万不要因此而嫌弃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