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更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天灾人祸降临到身上,那个男子拉着老人的头

上一篇:《你不知道的鬼故事之特别声明

《花店老板的凶杀案现场》悬疑推理喜剧电影剧本总时长 82分钟第一幕背景警察局接警台时长1分钟人物警员、群众老大爷情景一大早,110报警台接到群众的报警电话。报警老大爷:喂?是110吗?这里死人了。。。 。。。死不瞑目。警察局接线员:请问您在什么位置?报警老大爷:这里是建设路馨香花店,这个花店里死人了,死不瞑目啊!警察局接线员:好的,老大爷,请您在原地等待我们的辖区警员,马上接警。第二幕背景建设路馨香花店时长5分钟人物油店老板王猛、花店伙计孙浩南、银行行长刘航军,探长萧峰及几个警员、群众老大爷情景早上9点钟,馨香花店发生凶杀案,附近群众报了警,很快,辖区的警探就赶到了。萧峰:让一让,警察,让一让,警察… … (萧峰带着几名警员穿过层层包围的围观群众,来到凶杀案现场)是谁报的警啊?群众:是我报的警,警官。萧峰: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凶杀案的?群众:我早上去菜市场买菜,经过这里,发现里面有动静,我心想是花店准备开店吧?正准备走过去呢,紧接着就听见一个男人的惨叫声,然后就是一个蓬头的烫着金色卷发的女人就从里面尖叫着跑出来,跑走了。我出于好奇,看了一眼,结果就发现躺在地上的男人。萧峰:好的,我们知道了。老大爷,这里是现场,交给我们就行了,您随我们的警员到附近辖区内做个报案笔录。带这位老大爷回去做个笔录。警员:是!老大爷,请随我到警局做个笔录。群众:哎!哎!萧峰:都别看热闹了,这是刑事案现场,大家伙都散了吧!保护现场,当时都谁在现场啊?警员:是!报告萧探长!当时只有这三个人与被害人在现场。萧峰:(扭头看,只见三个不同年纪的男性站在自己的身后,分别是花店的小伙计孙浩楠、中年银行行长刘航军、中年男子油店老板王猛)你们都跟死者什么关系啊?第三幕 背景警察局内 时长10分钟人物辖区警员两名、群众老大爷情景老大爷随警员到辖区内做笔录。警员女:老大爷,您喝口水压压惊,慢慢说。(说着,警员女用纸杯接了一杯水放到老大爷跟前)老大爷:哎!哎!警员男:老大爷,您能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再叙述一遍吗?老大爷:是这么回事… … 我早上,去菜市场买菜,经过那个花店啊… … 警员男:等会儿,大爷,您经过的花店,也就是案发现场是什么花店?老大爷:叫‘馨香花店’,我经过这个花店啊~就听见这个花店里面有动静,隐约还能听见争吵声,紧接着就是男人的惨叫声~然后,一个女人就从花店里尖叫着跑出来了。警员女:那么,大爷,您看清楚从花店跑出来的女人长什么样子了吗?老大爷:长什么样子?长头发,烫成波浪卷,金色的,披散着,看不清脸。警员男:大爷,那个女人穿的什么衣服?老大爷:好像是穿着一个裙子,特包身的那种裙子,而且裙子短得呀,哎,就到大腿根那么短,红色的,穿着高跟鞋,就跑出来了。警员女:很好,大爷。您看到这些事情后,您做了什么吗?老大爷:我就掏出手机报警了呀!警员男:您没进去花店看看吗?老大爷:我走到花店门口往里看了看,没进去,就看见一个男的躺在地板上,地板上还有血。警员男:您接着说,大爷。老大爷:哎!只见这个男的躺在血泊里,估计是死了,但是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花店门口外面的方向,怪骇人的。喔,对了,当时还有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在屋子里,愣在那儿,我还以为是买花的,女的被吓得跑了。然后,我就报了警,一直等着你们警察到了。警员女:很好,大爷。您这样做非常对。警员男:可以和我们说下您的地址吗?以方便我们日后在侦查案情的时候联系您。老大爷:可以,我家就住在这不远的花园村花园小区A栋楼C单元808室。警员男:您叫什么名字?老大爷:我姓柳,叫柳俊成。警员男:那您留个联系方式吧。老大爷:我有手机,号码是13100030001警员男:很好,大爷,今天的笔录就做到这里。在案子没结案之前,还请您随时配合我们的案件调查,接下来我让其他警员送您回家。老大爷:哎!真是人民的好警察,我一定全力配合。(警员女让老大爷随其来到出警室,安排送老大爷回家。)第四幕背景建设路馨香花店时长10分钟 人物警探萧峰及几个警员、油店老板、花店伙计、银行行长情景几个出现在案发现场的嫌疑人,被警探和几个警员留下来审问,三个嫌疑人神情各异,油店老板一脸诧异,花店伙计面无血色,银行行长面无表情。萧峰:小孙,你怎么看这个案子?警员:探长,我观察了死者,是被重击后脑而造成失血停止呼吸的,作案凶器就是死者花店里花盆,并且,死者在临死前用血在地上写了这几个数字,550971051,探长您看。萧峰:(顺着警员小孙查到的线索看过去,果然,地上血淋淋地书写着9位数字)去查下这个数字与死者生前的关系,这是死者在临死前留下的线索。警员:是!萧峰:眼睛睁得那么大!一定是有什么冤怨。此时,油店老板、花店伙计、银行行长都神情各异地站在花店进门的墙边,这时,一个惊人的事情发生了。死者:我愿意死,跟你有毛关系?萧峰:啊!(吓一跳,冷汗都惊出来了,索性死者花店老板在做完这一系列,说完话后,就又晕死过去了,但是,其他在现场的人都惊呆了)花店伙计:啊!鬼啊!(惊叫着,飞奔地夺门跑出了花店,边跑边大叫:鬼啊!鬼啊!)油店老板:鬼!鬼!… … 啊!诈尸啦!萧峰:快追啊!(三位嫌疑人的反应将萧峰从倒吸冷气中解救出来,并且迅速地保持一名警探应有的心理素质。)警员:是!(分别追了出去,剩下的警员则跑到银行行长身旁,控制住他,防止他也跑了。)银行行长:没有…没有…没有…。萧峰:马上拨120,能说话说明还没死,只是假死,保护现场!(萧峰突然想到这一层面,马上吩咐下去,并起身离开了花店)将他押回警局!其他两个逃跑的抓到后,也直接押回警局!第五幕背景建设路馨香花店时长1分钟人物萧峰警探及几个警员、油店老板、花店伙计、银行行长、花店老板、护士等情景120到了,因受到惊吓而跑掉的油店老板、花店伙计也被抓住。120 :哪里有伤者?萧峰:您好,伤者在屋里面,是我们案件的重要人。小孙,你跟着一起去。看看伤者情况,情况严重的话,随时转咱们法医部,市局的案件伤者。警员小孙:是!(120医护人员将花店老板从屋里抬出来,装上车,小孙做随,去了近的医院。)第六幕背景警察局审讯室时长15分钟人物萧峰、刑警柳月、油店老板、花店伙计、银行行长、其他警员情景凶案现场的嫌疑人被带回警局进行单独审讯。柳月:萧峰,案子怎么样了?有什么进展吗?萧峰:审着呢,我跟你说,太有突破了… … 你能想象一个被判定死了的人,用手指着你,说,我愿意死,跟你有毛关系。柳月:真的?我也听说了,当时现场发生了灵异事,局里还在协调要不要调灵异组辅助你呢!萧峰:当时现场太刺激了!转念我又一想,这能说话的人,说明还没死啊,我们侦查到的失去呼吸,从医学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假死,所以,我就拨了120,带走了。柳月:萧峰,你真棒!萧峰:哎?柳月,你别只夸我,伤者跟医院的事情你帮我协调下,看看还能抢救吗?柳月:行,知道了,局里会帮你协调的,你先忙吧。警员:说,叫什么名字?花店伙计:孙浩楠。警员:多大?花店伙计:18。警员:为什么出现在馨香花店?花店伙计:上班。警员:说说今天的事情吧。花店伙计:我在花店工作半年了,每天都是8:30准时开门,结果昨天接到老板电话,说是今天晚点开门,9点再开门。警员:老板就是被害人花店老板吗?花店伙计:是。警员:你接着说。花店伙计:我今天按照老板的嘱咐,9点才去花店,但是当我到花店的时候,花店门已经开了,我还以为是老板开的,结果走进去就发现老板躺在地上,地上都是血,旁边还站着两个中年男人。… … … … … … … …警员:叫什么名字?银行行长:刘…航…军。警员:到馨香花店去干什么?银行行长:和花店老板约好的。警员:和花店老板什么关系?银行行长:客户关系。警员:后见被害人时,被害人是否遇害?银行行长:我如约去了馨香花店,见门开着,就直接走了进去,进去就看到花店老板躺在血泊中。警员:当时,现场还有其他人吗?银行行长:有,一个中年男人,站在边上。… … … … … … … … 警员:叫什么名字?油店老板:王猛。警员:到馨香花店干什么?油店老板:买花。警员:什么时候发现被害人被害的?油店老板:我进店去买花,就发现花店老板躺在地上了。… … … … … … … … 萧峰:审得怎么样了?(萧峰推开审讯花店伙计的审讯室门,招手唤警员出来)警员:萧探长,快审完了。萧峰:什么情况,简单扼要的跟我说说。警员:这个小伙计半年前到花店打工,一直兢兢业业,案发前曾接到被害人的电话,通知其比平时晚半个小时开店门,案发当天也就是今天早上,伙计按照老板交代的开门时间到达花店,此时花店门已经开了,老板也躺在血泊中了,当时在场的还有油店老板王猛、银行行长刘航军,也就是说,根据案发现场的到场顺序,花店伙计孙浩南是后一个出现的。萧峰:知道了,你回去接着审吧。萧峰:审得怎么样了?有什么线索吗?(萧峰推开审讯银行行长的审讯室门,唤警员出来)警员:此人是本市建设银行的行长,与被害人是客户关系,和被害人是如约而至到的馨香花店,到达案发现场的时候,就发现躺在血泊中的被害人了,哦,对了,还有另外一个中年男人。萧峰:好,我知道了,接着审吧。警员:哦,对了,刘航宇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考虑是不是在现场受到了惊吓。萧峰:好的,我知道了,排查48小时以后没有作案动机就放了吧。警员:哎,好。萧峰:小沈,出来下。(萧峰推开审讯油店老板的审讯室门,唤警员出来)警员:萧探长。萧峰:审得怎么样了?警员:被传唤人叫王猛,自己经营着一家粮油店,据其所述,早上到馨香花店买花,进店就发现了躺在地上的被害人。萧峰:行,我知道了。警员:我再审审。

文  ‖    爱码字的小仙女儿

韦德国际 1

by爱码字的小仙女儿

就在几十分钟之前,我亲眼目睹了一场战斗。当时,我骑着电动车回家,刚走了十字路口的一半,就看见路边的一个40岁左右的男子正在用拳头打一位70岁的老人。当时身边围着3个人,他们想拉架的,可能是没拉住,也可能并不是坚决的拉。所以,那个男子拉着老人的头,边打边将他拖了2米。老人当时是呈双膝跪地姿势,两个手抓住男子的腿。

我一看旁边的人并没有坚决的阻拦,我就急了,想去拉架,就赶快把车骑过去,然后停在路边。当我停好车,正往那走的时候,战斗结束了。走到跟前,我看见了地上的斑斑点点的血迹,老人平躺在地上,急促的呼吸。那个男子,打的满手是血,正在用纸巾擦手,边擦还骂骂咧咧的说:“你个老头子倚老卖老,骂我几句就算了,还打我,你是老几?真以为没人敢揍你吗?”说完这些,他打个电话就走了。

通过只言片语,我知道了事情的始末。那个老人一直是在路边摆个车帮人家修理车子。我以前有一次车胎没气了,还是他帮我打气,没有要我的钱。老人就爱下象棋,所以我经常看见他摆个象棋摊,跟别人一块下。这次也是,那个男子也是经常和他下棋。应该是下着下着,老人一输就骂骂咧咧的,还骂的比较难听,可能还顺手打了那个男子,所以那个男子怒火攻心,就上手打老人了。

当时老人被打完,躺在地上不动,那个男子也走了。旁边围观了好多人,我也是围观者之一。只见一个女子30岁(我看见警察给她做笔录是30岁)身边跟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小女孩,是她女儿。这名女子,蹲在地上,询问那个爷爷是否安好?帮他把打乱的摊子整理好,还问爷爷是否喝水?……我当时超级佩服她,她的女儿也一直跟在她的身边走来走去。她的妈妈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女儿的人生上了一场教育课。

这个女人的所做所为,让我感到很震撼。她也间接的鼓励了我,让我克服了心里的恐惧,迈出了我人生中艰难的一步:我之后主动选择告诉警察来龙去脉,自己所见到的一切一切。

大概10分钟后,警察到来了,此时那个爷爷的妻子和儿子,姑爷也来了。一个胖警察先是打了急救电话,另一个瘦警察带着那个奶奶去找那个打人的男子。(因为爷爷告诉奶奶是谁打了他,并且这个人是他们的熟人)那位胖警察先是梳理交通,让围观群众都散了。散了一部分人,剩下大概15个人围在周围,也包括我。看到交通不拥挤了,那位胖警察就找人询问事情的发展起因。当时那几个人,都表示并没有看见,其实他们都看见了。那个三十岁的女子就告诉警察一部分情况,因为她比我去的还晚。

当时自己一直没有走,反而站的稍微近一点。我当时真的超级纠结自己到底去不去告诉警察自己见到的一切。想去,但是就是迈不出那一条腿。心里一直有两个声音在交替出现,一个说应该勇敢一点,做一个正义的人。一个说,干嘛管这个事,那个老头跟你无亲无故的,再说别人也看见了不也没说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这样,心里一直在做思想斗争。

旁边的一个阿姨带着一个12岁的男孩也在那里观看。但是那个男孩说:“妈,我知道那个打人的人是谁,他就在我们那个院子里住。”他妈妈一听,赶紧打了他一下,说:“别说话,有你什么事?”其实当时特别理解那位妈妈的想法的,因为我妈妈从小也这样教我。

从小遇到这种事,妈妈总会教我躲得远远的,都不让我看。让我遇事千万别逞能,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平安最重要。我想当时,妈妈若在场,她会立即阻拦我的,我十分理解。

韦德国际 ,然后救护车来了,医生抬着担架下来了。当时那个女子呼喊着说:“有没有人帮个忙,把这位老先生抬上去啊?”人们都无动于衷。我一看,就赶紧让旁边的阿姨帮我拿着包和袋子,我去帮忙。警察看见没有人动,便大吼一声:“都愣着干什么,看的人不少,一办事就没有人了。”说完话,就有两三个人出来帮忙了,最后是我和那个爷爷的儿子还有两个人一起把老先生抬到担架上的。我的手上还沾有一点血迹。

接着警察就站在那,将那个女子作为目击证人,给那个女子做笔录。叫她说出年龄,住址,电话,姓名。我看见了,就告诉自己绝不能逃走,我有权利和义务说明真相。想着想着,就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警察旁边。当时,内心狂跳不止,都不敢喘气。我给警察说:“我看见了,我可以作证”。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手一直在抖,说话的声音也在颤抖。我是真的害怕,害怕那个人报复我,真的,真的就是这样想的。

警察就记下了我的姓名电话,说一会找你做笔录。

老爷爷刚被送走不一会儿,那个瘦警察就带着那个奶奶来了,说没有找到那个男子。随后几人就坐上了警车走了。我一个人骑着车,回到了家,内心十分沉重。我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大事,起码是我19岁目前为止最值得纪念的事。

回到家,内心还是很紧张的,超级紧张好嘛!将手上的血迹洗干净,就拿起手机开始记录这件事。

大概晚7点12分时,警察局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有时间,去警察局做个笔录。当时我的内心还没有完全放松,一听说还要去做笔录,我刚刚舒缓下来的内心“凑”的一下又绷紧了。我支支吾吾犹豫了一下下,就赶紧说好的。说完,我就骑着车子去了。

说实话,我当时已经想好了要面临的场面。打架双方聚集在大厅内,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得面红耳赤,甚至还会动手。然后我的到来,会让那个打人的男子以及家人十分痛恨,可能还会报复我。其实想到这里,我真的超级害怕,毕竟我才19岁,还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啊。

到了警察局门口,我深呼了一口气,推开门进去。我看见并没有人,只有一个警察坐在电脑前,我挺疑惑的,以为走错了地方。他问:“你有什么事?”我说:“我是来做笔录的。”他说:“哦哦哦,过来过来”。我就过去了,他便询问我的身份证号码,我看见的事情的所有过程。他大概看出了我的紧张,便说:“没事的,就是做个笔录,方便我们存档。”他问我:“是双方的亲戚吗?”我说不是,我只是个路人。他听见了,有一丝不可置信,他知道我只有19岁。我明白他怎么想的,他也认为我一个小姑娘不该管这个事,他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毕竟无亲无故。

做了有30分钟的笔录,他把打印出来的东西让我签字并盖上红印。说我可以走了,临走前,我问了一句,那个打人的人找到吗?他说:“还没有”。他说了一声谢谢,我回答了一句没事就回家了,接着写这篇文章。

我知道那个男子打完老人也是后悔+害怕的,可是已经晚了点。那个老人已经70岁了,怎么可能经受住他那样的打?当时老人满脸都是血,躺在地上深吟。好像还拿了板凳砸了老人。等待那个打人男子的一定是法律的严惩。人真的不能在冲动愤怒时,做任何决定。因为有的事情真的无法弥补。现在这个男子还在潜逃,可是打人之前为什么没有想一下后果。我想这会是个血的教训。

当时警察向我询问打人者的外貌衣着,这一度的让我想起法制频道里面播放的内容。我真的没想到这种事能发生在我身上,我到现在里还不敢相信,当时是什么原因鼓动我,选择站出来的。我第一次单独去警察局,竟然是因为这,真是值得纪念啊。哈哈……这件事,并没有打算跟父母说,不想让他们担心我,我想如果我告诉他们,我当时的心悸和紧张,他们也会感同身受的。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自己来。

还有一件事比较搞笑,当时那个警察打印出来的笔录标题是“讯问笔录更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天灾人祸降临到身上,那个男子拉着老人的头。”,后来改成“询问笔录”。哈哈,两个字不同,差别就大了。

不敢说自己多么勇敢,但是我依旧对我的举动感到自豪,毕竟我那麽小,还有足够的勇气,站出来说明真相。那些一味的看热闹的人呢?也不能指责别人,因为对于站不站出来这件事,没有对错,只有愿不愿意。好在,我跨出了这一步,战胜了自己。

韦德国际 2

by爱码字的小仙女儿

萧天华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巷子里,看上去似乎在寻找什么人样子十分憔悴。活了半辈子他从没想到过自己会去警察局,更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天灾人祸降临到身上。

就在一周前,面对巷口的相师所言他还信誓旦旦的否认,可心里却仍旧有所疑问。

老哥啊,你脸上的失物之相很严重呢,最近可能会失去一样对你而言很重要的东西,不妨多留意看看…

萧天华记得那个人说的每一个字,只是当时的他觉得那都是江湖术士的骗财手段罢了,只是冲他摆摆手便匆忙离去…

宋源是一名刑侦科的警员,从警校毕业开始他就坚信一切未知事物的真相背后都会存在某种科学解释,就算真的无法解释在他看来也只是暂时。

六年了,宋源从事侦查和刑事案件已经时间不短了。工作中的态度就和他的性格一样认真和执着,不能说这几年来他从未有过疏忽,而是每一次接手的案件无论开始多困难棘手他也会调查到底,只是这次他真的有些无语了。

宋源反复的翻看着手里的卷宗,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相信这个名叫萧天华的报案人的笔录。

警察同志,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我能确定的位置,可不管您信不信我都想请你们赶快去找我的女儿…

老人的情绪很是不安于焦急,可他接下来说出的一番话却让宋源觉得不可思议。

自从我女儿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后就变的情绪低落,也许是这么多年总是被人嘲笑有一个看上去像爷爷一样的父亲吧,原本性格内向的她就更加少言寡语。那天我们大吵一架之后,爱宁跑出去就没在回来。

开始我没太在意,直到两天后的一个夜里我怎么都睡不着,差不多都要凌晨一点才昏昏沉沉的睡去。可是没过多久,我就觉得全身一阵冰冷然后醒了过来,我想可能是忘了关窗被冻到了,摸黑打开灯睁开双眼准备起来的时候…

老人说到这些,握着纸杯的双手开始微微颤抖,宋源给他倒的水他一口也没喝过。

我睁开眼睛吓了一跳,我的女儿…我的女儿爱宁正直直的站在床边,一动不动的直勾勾的盯着我!她身上还穿着出走之前的那身白色运动服,是我给她买的我记得…

慢慢讲,别急啊…

宋源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个老人,给他换了一杯水放到桌上轻声说。

可是她的衣服上已经不是白色,上面有一大片血迹!我很想把女儿拉到身边问她发生了什么,却被她歪垂下的脑袋吓的心脏很难受,身体也动弹不了…

她说:爸爸…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能陪在你身边照顾你了…可是我不想一个人呆在那里,好冷好黑的地方…请你快点去警察局报案别让那个害死我的人跑掉…

那是个出租车司机,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留着平头,有些胖说话的口音应该是我们本地人。我只记的车牌号的后两个数字,还有那天他是从平安路将我拉到市郊的一处拆迁楼里…

萧天华说道这些的时候情绪十分激动,始终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连打翻手边的纸杯都不知道。

警察同志,求求你们快点把我的女儿找回来吧…求求你们了…爱宁不只给我说了一次,从那之后每晚都会见到她浑身是血的样子来找我…还哭着说她很后悔那么任性否则…否则就不会遭遇这样的事…

宋源虽不会死个铁石心肠的人,但对于如此诡秘和无法理解的说法他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些为难的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老人。

合上卷宗,宋源满脑子都是老人的身影还有他反复诉说的那些往事。

将近六十已到花甲之年的他本该像其他老人那样子孝妻贤儿孙满堂,享受晚年的天伦之乐。

然而,萧天华的经历却和别人不一样。他因为先天性的疾病没有娶妻。尽管年轻时也曾有过相爱之人,但为了不耽误那个女子嫁给他可能会承受的痛苦,他选择了忍痛割爱。

很多事往往会有两面性,萧天华在四十二岁那年因为工作之故从外地收养了一个弃婴并取名为萧爱宁,从此便将所有寄托和爱都给予了这个毫无血缘的女儿…

头儿,请允许我负责这个案子,先派些帮手跟我一起去报案人所说的案发地点查看一下。

宋源得到上面的许可后,一面带了几个人赶到萧天华口中的那个拆迁楼附近,另一面又让同事调查事发当天下午三点到五点直接点,所有经过平安路车牌号有相关数字的出租车记录。

因为这里属于旧楼新建,所以除了施工人员之外平常没有什么人会经过。宋源猜想,既然可以这么清楚市郊附近的状况,而且还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作案然后弃尸逃离,那么至少死者所说罪犯是本地人的可能性就很大…

宋源想到这些突然就停住了,难道自己也开始相信什么鬼魂托梦了嘛?不不,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发生那以后就不要去调查什么,干脆找个神棍来警察局占卜算了。

宋哥,这两个是当天最后离开这里的工人,已经询问过说没见过什么出租车经过这里。

宋源的思绪被说话的一个小警员打断了,只见她身旁跟着两个施工人员。打量了一下想起萧天华女儿所说到达这里的时间,开口问道:

9月28号下午五点到六点这段时间,你们确定没有出租车…又或者是可疑人员出现么?比如…

停顿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比如有没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和…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听到宋源有些结巴的问题,那两个工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同时摇头说没见过。

对于得到的答案,宋源觉得很尴尬,他甚至在心里嘲笑自己也开始相信什么怪力乱神的说法。于是准备回警局,可正在他拉开车门的同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局里打来的。

宋哥,我们已经仔细查看过9月28号那天下午平安路的路面监控影像,真的有你提供的车牌尾数1和6的出租车。司机名叫刘晓东,三十二岁和报案人提供的样貌特助十分吻合…

宋源有些愣了,电话里还说了些什么他没再听进去,只是心里突然的一个念头让他挂掉电话就急忙跳上车子。

第二天一早,审讯室里宋源表情严肃的坐在一个男人对面,旁边是刚做完笔录准备出去整理的小警员。男人留着平头微胖,双手被手铐紧紧的套住,微低着头一言不发。

后来在那个拆迁楼后面公路下的排水沟里,找到一具衣衫不整还布满血迹的少女尸体。经法医鉴定,死者萧爱宁十七岁,因被利器割断颈部大动脉失血过多导致死亡,死前曾被性侵犯过。

查看更多:《真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