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男生住在靠门的床位,你们看到窗外的人影了吗

方亮是个高三的学生,学习成绩在文科二百多人里能排上六十名左右。 方亮为人,在武侠小说中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___韦德国际 ,亦正亦邪。至于本篇,那需要你自己总结 这天是周六,学校正赶上休息,方亮决定不回家了,晚上去网吧包宿,爽一夜! 中午,寝室内,方亮和同寝的同学一商量,两人决定晚上八点半去金鹰网吧。 那个同学要去上街,在他临走前,方亮对他说:我一会儿要睡觉,晚上要走的时候叫我一声。那人恩了一声,转身走了。 方亮拿着洗面奶和牙具盒走进了水房,开始一通猛洗,顺便还把脚洗了。 然后他趴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三月的北方,天气还很寒冷,方亮迷迷糊糊就把被踢一边去了,因此整个下午他都时不时的冻醒过来。 相对而言,时间在睡着时过的最快,仿佛一闭眼,再一睁,这一晚就过去了。 当同学叫醒自己的时候,方亮在一瞬间有些想凑他,在这点上,他和《坏蛋》里的谢文东一样,也不能怪他。 为了忍住这种不妙的冲动,他暗暗掐了把自己大腿,在彻底清醒过来以后,他问了句:你有事啊?他同学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样,淡定的说:你丫的该去上网了。 哦,那快走吧。 等会儿,你先把衣服穿上!记住,一定要蛋定! 咆啸下! 啊!!!啊!!!啊!!! 上网是一件很爽的事,玩玩游戏、看看电影、聊会天儿 方亮两个坐在金鹰一楼,一个弄空间,一个玩穿越火线。 这时从楼上走下一人,来到方亮的同学身边,俯着身子说了几句。然后他同学就对他说:走,去楼上包间玩!方亮被同学拉着上了楼,楼上光线昏暗,一条小走廊两边分布着八个包间,从里面传出键盘敲击声和咒骂声。 呵,玩的挺火么,比楼下热闹多了!方亮心里想着。 在走廊尽头,是一个木制台阶,只有三层,窗户没糊窗纸,站台阶上直接就能看到楼下的街,这个时候,街面上人已经很少了。 方亮的同学的朋友进了邻近楼梯的包间,方亮和他同学则进了楼梯正对面的包间。三个人,联网玩起了穿越火线。方亮玩游戏的特点就是不怕死,用他的话说就是:反正就是个游戏,死就死呗,能怎么的! 因此在丧尸群里,端起m60一阵扫射,直杀的他大呼过瘾。而真正的高手,都跑到制高点点射,看到如此疯狂的打法,都不禁笑骂道:菜鸟,此君绝对菜鸟兼智障! 方亮打着打着,突然发现他同学从屏幕上消失了。紧接着就看到他同学一边骂一边和他说:擦,卡死了,你在这玩吧,我去我同学那了然后骂骂咧咧的出了包间。 方亮想了想,退出了cf,坐在沙发上发呆。渐渐的,他感到困倦了,而隔壁有人在看成人电影,也许是耳机没插牢,一阵哼哼嘁嘁的声音传来,吵的方亮最后又带上耳机,脱下衣服蒙在头上,倒在沙发里就呼呼大睡。 方亮再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只觉的胃里空空的,像火烧。四肢也酸痛不已。他打开康师傅绿茶,喝了一口。 渐渐的,他才适应过来,而这时,隔壁那令人崩溃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方亮恨恨的敲了敲隔间的木板,但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在沙发上坐了会儿,然后起身向对面的包间走去。 在小走廊上,他故意向隔壁的包间看了看,透过帘子的缝隙,他看到一男一女,比他还小些,应该是高一高二的。 在另一个包间,方亮的同学和他朋友正打着cf生化模式。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浑然没注意到他。 啊方亮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然后又出了包间。 重又站在昏暗的走廊上,他感到从窗户那儿,一阵阵的凉风吹了过来。不知怎的,四周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这风虽然觉着凉快,但却是一股恶凉,让人直起鸡皮疙瘩,让人心发慌。 出于好奇,而且现在也没事可干,方亮向着窗乎走了过去。 站上木制小台阶,探出头去。 窗外的世界黑呼呼的,但在街道上,对面住房的窗台上,却是一个个散发着微微白光的人影。 鬼! 方亮的心像瞬间被人死死攥住,呼吸都不敢了。他的眼睛在刹那睁大。 这些鬼魂有的浮在空中,有的身体破碎,在地上爬着,有的趴在住户的窗户上,探头向里望着。 微微散发着的白光,构成了他们的身躯。 有婴儿、有女人、有老头 不管他们是怎么死的,他们都在凌晨一二点钟,带着深深的眷恋望着他们熟睡的亲人。 方亮只觉的,这一刻的恐怖是无法言说的,没有身临其境,也许你体会不到。 方亮直勾勾的盯着窗外,冷不防从眼皮底下冒出一个白色的人影来。 那是个年青的学生,带着眼镜,惨白的脸有些偏瘦。一双眼里,却是漆黑无比。此刻,他正和方亮对视着。 啊!!! 方亮扑通一声掉了下来,不顾疼痛,连滚带爬的跑到他同学的包间 方亮直勾勾的盯着窗外,冷不防从眼皮底下冒出一个白色的人影来。 那是个年青的学生,带着眼镜,惨白的脸有些偏瘦。一双眼里,却是漆黑无比。此刻,他正和方亮对视着。 啊!!! 方亮扑通一声掉了下来,不顾疼痛,连滚带爬的跑到他同学的包间。 包间里只有敲击键盘,点击鼠标的声音,两个人背对背的在那玩着,却不像之前那样吵闹了。 方亮急忙一拍他,恐惧不已的说:别玩了,快走,有鬼啊! 那两个人听到声音,一起回头,方亮此刻正探出头去看窗外,那个白影已经没了。心内稍安,却听身后传来一句:你胡说什么,哪来的鬼!很空洞,而且还伴随着一阵咔嗒咔嗒的声音。 方亮回过头,只看见两人的背影,还在那玩着游戏。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刚才拍他同学时,手感很不正常。 他小心翼翼的凑上前,却看见他同学敲打鼠标的手指上,一点肉都没有。 没有肉的手指! 方亮像是被人狠狠的掐住了脖子似的,他大口喘着气,慢慢退出包间,同时紧紧盯着他同学。他匆忙跑下楼,但他心里对楼下,也生出了恐惧。 谁能确定楼下是不是也有鬼呢?! 他还下了楼,他听到骂粗口的声音。这往日没有礼貌的话,他此刻听了,却觉着心里多少有点底了。 楼下只有几个大爷们儿,网管和他们坐在一起,不知在看什么。 方亮尽量放轻步伐,一步一挪的走到这些人对面,然后目光一瞟,发现他们还是人的行态。 方量舒了口气,他坐下去,假装看着电脑,实际上还在观查他们。 网管是个三十上下的男人,个子不高,长相有点凶狠。 方亮有些烦他,看不惯他的样子。于是他说:网管,楼上二号包间的人找你,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反正让你上去一趟。那男人没好气的看了方亮一眼,骂了句:草,玩个电脑还这么多破事! 虽然不情愿,但他还是上楼了。 方亮见他上去了,于是竖起耳多听着楼上的动静。先是一阵咯咯的声音,但不是笑声,很慢很慢,像是人吞咽着什么硬东西是的。然后,又是咚咚咚的脚步声,很慌乱的样子。 不一会儿,网管下楼了,方亮仔细看着他。他的脸色很灰败,没有了刚才的狠劲儿,而且还有汗水流了下来。 他坐在一个男人身旁,呼吸有些乱。眼神也有些飘乎,总之,他的样子表明他被吓到了。 方亮忘却刚才的恐惧,心里暗笑,忍不住问道:我看他很急的样子,问他什么事又不肯说,倒底怎么了啊? 网管猛的哆嗦了一下,然后有些回避似的说:没没什么,那那那个耳机没插插牢 哦方亮别有意味的笑了笑,又坐了会儿,他忽然觉的内急。 于是他起身向侧所走去,打开门,灯就亮了,他进去后又把门插上。等他转过身才发现,马桶上旁竟蹲着个人,方亮的心,一下子又紧了。 那个人见有人进来,竟抬起了头,方亮一下子如坠冰窟。 那是个三十上下的男人,脸上血迹斑斑,但就算如此,还是不难辨认,他就是金鹰的网管! 故事讲到这,不合理的地方想必你也发现了,但这既是个鬼故事,它就无须合理,所以还是让我讲下去吧。 那个网管看到方亮,很紧张的说:我是这的网管,一小时前,突然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他进缩着身子,颤抖着声音说:外面那个不是我,他是鬼,是鬼!说到这,他竟撕心裂肺似的叫了起来。 方亮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忽的推开门,跑了出去。

韦德国际 1

这时,苏可沁和阿芳被我吵醒,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吓得说不出话来。我咬了咬牙,冲过去想把玟玟拉下来,可是,只走了一步,我的脚就像钉住似的动不了了。因为,我看见了,漆黑的窗外晃动着一个人影!不,那是一张女人的脸,诡异地浮在空中,青绿的皮肤上是一道道还淌着鲜血的伤痕,她咧开嘴冲着我笑,我看清了她左眼下方一颗黑色的痣!

沙溪四方街

是她!真的是裴云霏的冤魂!她是要来带走玟玟的!

沙溪四方街老戏台后面有个青年旅舍,闹鬼。

阿芳!你们看到窗外的人影了吗?她她是鬼!玟玟被她附身了!我指着窗户喊。

那是前年春天,我和在双廊结识的三个小伙伴一起去沙溪旅行,住进了这家在古镇中心的青旅。

阿芳和苏可沁看向窗外:小安,你说什么?窗外什么也没有啊?

我们选的是混住八人间。在我们之前,房间里已经入住了一个男生。

小安,你快叫玟玟下来,你们两个深更半夜搞什么鬼?

男生住在靠门的床位,我们进屋的时候他正在看书,没和我们搭话。

什么?她们竟然都看不到?可是,她明明就在那里啊!为什么只有我看得到?来不及我多想,本来关着的窗户竟然自己打开了!一阵阴冷的风吹来,玟玟披散的头发和睡衣裙摆在风中乱舞。

我先打了个招呼,说了声“嗨!”

玟玟!我几乎发不出声音了。

男生抬起头望了一下,也回了声“嗨!”

玟玟慢慢转过头,对着我们一笑。天啊!那黑痣!那不是玟玟的脸,那分明是裴云霏的脸!

“你来几天了?”我问道。

下一秒,玟玟纵身一跃,竟然从窗口跳下去了??/p>

“今天刚到。”他说。

玟玟!所有的人都叫了起来。

“都去哪玩了?”我又问

当我们奔到楼下的时候,值班室的灯已经大亮。在404寝室窗户的正下方,已有很多人围着。看到我们来了,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我第一个冲进去,紧跟着的是阿芳。

“不准备去哪,我是专门来这个青旅的。”

在我们眼前,是玟玟瘫软的身子,她死了。可是,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玟玟浑身上下竟然插满了玻璃碎片,殷红的鲜血染满了附近的草地,她就像一只鲜红的刺猬,让人触目惊心!

“专门来这?这有什么特别的吗?”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抓着阿芳的手已经被汗水湿透。我也能感觉到阿芳的害怕,她的手抖得比我更厉害。只有苏可沁,她远远地看着,神情冷淡。

“我之前听一个驴友说过这个青旅晚上会闹鬼,所以专门来体验一下。”男生说的很淡然

忽然,我记起了什么,我拉着阿芳飞奔回寝室,扯下玟玟的床单。屋子里一片漆黑,我拿过节能灯一照,顿时,我和阿芳同时跌坐在地上,因为那条床单上清清楚楚写着四个字:还我命来!

“闹鬼?不是吧,挺好,我也想看看鬼啥样呢。”

我再也忍不住,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阿芳已经害怕得不行了:小安,这这404室,我们我们不住了!我害怕呀!

我和小伙伴对视笑了一下,心想这男生有点怪。

窗户还大开着,风吹得我全身发冷,我和阿芳抱在一起,看着地上血红的床单,不知所措。节能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熄灭了,房间里又恢复了黑暗,窗外的树影映在地板上,仿佛鬼的手在乱舞,在向我们扑过来。

“那个驴友当时说得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男生补充道

忽然,走廊里传来脚步声,笃,笃,笃,由远而近,在我们寝室的门口停住了。我只感到寒气逼人,可是,我的冷汗已经把我背脊的衣服都湿透了!不要过来,千万别过来!裴云霏你阴魂不散,为什么要害我们?你的死不是我们造成的呀!

“怎么个闹鬼法啊?”我问

门,还是慢慢地开了。

男生开始给我们讲起这家青旅闹鬼的事情。

你们怎么了?原来是苏可沁!

“那个驴友是个小姑娘,去年来沙溪也住在这,也是这间房。不过,那天入住的只有她一个人。半夜小姑娘要上厕所,她模模糊糊地看到好像有个人坐在对面床上。她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她发现对面坐着一位长头发的老奶奶,正在直勾勾地看着她。小姑娘直接吓疯了,嗷嗷地叫起来。她说她当时都傻了,浑身直哆嗦,完全不敢睁眼睛。她摸到开关,赶快打开台灯,这时候楼下的老板也上来了,才敢睁开眼睛,她再一看,对面床上什么都没有。她把事情和老板说了一遍,老板说她出现幻觉了,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她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错了,不过她说她现在都不敢回忆,因为她对那张脸印象太深刻了,幻觉怎么会这么真实。”男生停顿了一下

啪!,她打开了日光灯,因为出了人命,宿舍楼的电闸恢复了。

“后来呢?”我们齐声问

苏可沁,我们的寝室真的有鬼!阿芳冲过去拉住她的手喊,你看!

“后来小姑娘肯定不会再住这件房了啊,而且也不敢在一个人住了,她抱着被褥在老板的房间凑合了一晚上。”

苏可沁看了看地上的床单,想了一会儿,说:这只不过是恶作剧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小姑娘和你说那老奶奶长什么样了吗?”我的一个小伙伴问

可是,玟玟她真的死了呀!

“她没具体说,我们那时候也问过她,她说她只记得是个邹巴巴的老奶奶的脸,细致的形象她也说不出来。”男生说

她喜欢跳楼是她的事,我才不相信什么鬼附身呢。苏可沁轻描淡写地说完,竟然旁若无人的爬到自己的床上睡觉了!

“我觉得她是白天玩累了,晚上做噩梦,哪有什么鬼啊!”另一个小伙伴说

我和阿芳面面相觑。当晚,我们两个睡到了别的同学的寝室。可是,发生这样的事,大家怎么睡得着?

“就是,你不会相信了吧,哥们。”我说

苏可沁一个人睡在404那个闹鬼的房间?

“我估计是小姑娘故意使的计策,就是为了和老板一屋。”又一个小伙伴戏谑道

她胆子可真大呀!

“我看小姑娘说的特别像真的,然后我正好来这边出差,就来试试。”男生说

玟玟死了,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还说不定呢

“好啊,我们今晚也都看看老奶奶到底长啥样!”我说完,大家就齐声哈哈笑起来。

大家都在议论着,可是我却十分担心苏可沁,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怎么可能那么冷静?这太奇怪了!难道她也

不知道其他小伙伴怎么样,其实我有点害怕,但是表面还是要装做很淡定。

清晨的时候,我们的楼下便停了好几辆警车,404寝室也被暂时封锁起来了。警方调查了两天,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就以自杀结了案。他们都是无神论者,对于我和阿芳的说法,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还说我们是惊吓过度,产生了幻觉。我们本想给他们看那条染了血的床单,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听男生讲得那么认真,再看看这昏暗的房间,在二楼的最里面,一走路木地板就吱嘎吱嘎地响,实在是太像鬼片的场景了。

学校为了不引起更大的骚动,马上息事宁人,让我们回寝室照常生活。可是,我隐隐感到事情还没有结束,裴云霏的冤魂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吗?

“收拾完了吗?出去逛逛吧。”一个小伙伴召唤我

果然,第二天发生的事证实了我的预感:苏可沁失踪了!

“好了,走吧,你去不,溜达溜达。”我觉得男生挺会讲故事,把他也叫着

她一整天都没有来上课,我和阿芳分头去找她,可是一直到了晚上十点,还是不见她的踪影。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男生估计准备继续看书,胆子够大的,刚讲完鬼故事,还敢这么一个人在屋里。

阿芳,我们先回寝室吧。我看了看天色,说不定苏可沁已经回去了。

沙溪古镇的中心叫四方街,是一个长方形的小广场,广场两边一面是老戏台,一面是兴教寺。青旅就在老戏台的后面。

小安,我怕!阿芳紧紧抓着我的手,你说今天晚上那个鬼会不会又来找我们?

白天玩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起那个鬼故事,可晚上一回到青旅,瞬间感觉氛围不太对。整个青旅非常安静,只有我们房间还有点声音。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赌一赌运气。走!我拉着阿芳朝宿舍走去。

楼下,楼上的房间全都漆黑一片,只有走廊点着昏黄的灯。前台的一个小姑娘自己在那看电视,从来不搭理我们。

今天晚上没有月光,我们走在漆黑的树林里,四周安静得可怕,可是我老

我们踩着木制的地板吱嘎吱嘎地走回房间,没有人敢大声说话。那个男生已经准备睡下了,在被窝里玩着手机,我们闲着无聊也都洗漱准备睡觉了。

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回头,却什么也没有。我想我们是太紧张了,现在有任何动静都可以把我们吓得半死。

没有人再去讨论老奶奶的事情,而且大家甚至都避免互相对视到,以防让别人看到自己惊慌的表情。

还好,一路上的诡异气氛虽然把我们弄得心惊胆战,我们毕竟还是平安走到宿舍楼下了。王阿姨怀疑地看了我们一眼,没说什么。

洗漱池和卫生间都在楼下,我们楼上的去趟卫生间特别麻烦,要穿过二楼的走廊,再下楼,然后再通过一楼的走廊,所以大家在入睡前都要先上个厕所。

掠过王阿姨阴冷的眼神,我们走进了宿舍楼。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仿佛在上刑场。自从玟玟死后,很多住在这栋宿舍楼里的女生都搬回了家,特别是四楼,在404室左右的寝室几乎都搬空了。所以,楼道里更静了,静得连我们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是第一个关掉床头灯的,我要先睡着。

404室的灯黑着,苏可沁并没有回来。

也许是白天玩累了,所以很快就入睡了。

现在这个寝室在我看来,就好象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随时都可能把我吸进去。

不知道几点钟,我被尿憋醒了。刚醒的时候糊里糊涂,能听到大家深睡的呼吸声,迷迷糊糊察觉到应该是天还没亮。

阿芳开了灯,朝窗户看去,突然她的脸变得煞白:小安!小安!你看窗户!我明明关了,可是它,它现在

我刚想要睁开眼睛,突然想起了对面床上老奶奶的故事,唰一下,我全身就起了鸡皮疙瘩,手心开始冒冷汗。

窗户大大地开着,那样肆无忌惮,外面漆黑一片,阴森而又恐怖!谁也不知道窗子是什么时候打开的,可是它现在确实是开着,就在我们的眼前。难道那样的事又要重演了吗?

我慢吞吞的翻过身去背对着后面那张空床,不敢出一点声音,心里还在想着老奶奶可能就在背后直勾勾地盯着我。我心里嘀咕着,千万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

我觉得我很快会再次看到她,裴云霏的冤魂。她在呼唤我,她还要我们的命!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业男那榫谷黄骄蚕吕戳耍獯危乙欢ㄒ;ぷ约夯褂邪⒎迹?/p>

我试图给自己壮胆,鬼没什么可怕的,除了长得吓人,连肉身都没有,打不过我的。

阿芳,快到我身边来!我叫道。

可是无论我怎么安慰自己,都忘不了背后那一双冷冰冰的目光,我祈祷它千万不要爬到我床上。

阿芳毫不犹豫地紧紧抓住我的衣服。我小心地探出身子,伸手去关窗,我甚至做好了被拖出窗口的准备,还好,什么也没发生,这使我又镇定了不少。

尿意越来越浓,我实在憋不住了。

我和阿芳在窗前坐下,死死盯着窗外。我想起一本书上说过,如果有厉鬼催命,只要一次没有成功,那它就不会找你第二次。换句话说,只要今晚没出事,我们就平安了!

这个时候突然从窗外传来旁边农户家的鸡叫声,谢天谢地,终于天亮了,终于有声音了。

我看了看表,快到午夜了!我和阿芳的手死死握在一起,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沉住气,沉住气!

我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天已经见亮了。我不敢回头,只能一直看着前面床上睡觉的男生。

啊!一声惨叫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紧接着,一张惨白的脸从窗口一闪而过!与此同时,是一声沉闷的声响。

我慢慢挪动身体,准备悄悄坐起来,然后快速开门跑出去,有了声音我就不怕了。

那是!阿芳愣住了。

我坐起来用手在床下摸索着拖鞋,然后悄悄地穿上,怕余光看到侧面,我就虚起眼睛。

是苏可沁!她掉下去了!我摊坐在地上。

穿上鞋,我深呼吸了一下,数了1,2,3,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门前。

我们挣扎着站起来,恐惧使我们只能相互扶持才站得稳。当我们好不容易来到楼下,苏可沁已经死了。她跟玟玟一样,浑身插满了玻璃碎片,鲜血淋漓。唯一不同的是,在她白色的衬衫上四个触目惊心的红字:还我命来!

我忘了门是在里面上了锁的,我急的哆哆嗦嗦去摘挂在门框上的铁链。

阿芳当场就昏了过去,而我,却感到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时,突然门边床上有些声音,太好了,那个男生估计是醒了,我正好和男生说句话壮壮胆。

三天的恐怖之夜终于结束了,404寝室真的有鬼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计划完成得非常顺利。第一天晚上的异象我是故意装出来吓她们的,让裴云霏的冤魂似有似无地充斥在404室。可是,她们竟然不相信我的话,倒出乎我的预料。不过没关系,接下来她们谁也逃不掉。

我刚侧过身,只见男生的床上坐着一个披着长发满脸皱纹的老奶奶正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偷了苏可沁最喜欢的项链放进玟玟的抽屉里,成功的使她们的矛盾激化到极点。我故意站在玟玟那一边,并怂恿她装鬼从四楼跳下去,吓一吓苏可沁。当然,我会在下面放好垫子,肯定让她平安无事。为了得到玟玟的信任,我在她面前示范了好几次,玟玟报复心切,同意了。当天晚上,她便开始装神弄鬼,还按照我的指示在床单上留下还我命来的字样。不过,谁也不会知道,我原本的计划就是要让她死,我告诉她因为晚上很黑,我会在垫子那里放上反光镜,你只要朝亮光的地方跳就可以了。玟玟真是听话的孩子,她果真朝那里跳下去了。呵呵,在她死的一刹那一定知道我骗了她,因为我根本没有放垫子,我只放了一堆碎玻璃而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