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无处不在都有谜样的踪迹,老鹅裤子里掉出来二个带血的卫生纸

编者按:人性的丑陋,卑鄙的手段。千变万化之后,依然逃不开宿命。欠债还债,孽债,孽缘,错综复杂后的一切谜团揭开。故事前因后果,还原了事实本来的面貌,一切终究是罪恶的代价。 我们生存的世界, 无处不在都有谜样的踪迹。 当我们驻足探索时, 就会发现, 杀机往往隐藏于不经意的点滴的不经意中。 前奏 他英姿飒爽,俊秀的脸,高挑的眉,挺拔的鼻梁。嘴角荡漾着一抹浅浅的微笑。那笑似乎要把所有的女生们统统迷死才肯罢休。不仅如此,他还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更令人诧异的是,他竟然是这个学校大名鼎鼎,地位仅次于校长的学生会主席! 趋向 午间,捧着一杯expressso的coffe,坐在舒服的虎皮sofa上的他。优哉游哉地盯着液晶屏幕上的新闻。此时,新闻的记者正在介绍一起离奇的死亡案件。内容大体是这样的:今天凌晨6;30时,以为公寓的房东因房客欠费多时,正准备起身,上前去索要。当他敲门时,却惊觉这个房客躺在地上,失去了知觉。此死者经过法医的鉴定,发现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身上也没有任何重物敲打的痕迹。但,令人费解的是,死者的身上,曾经发生过大面积的严重粉碎性骨折。只要一不小心,就会听见哐当的骨折声。这起案件究竟是自杀案,还是残酷的凶手所为?我们目前不得而知。在没有足够的证据面前,我们只能请公安机关进行下一步的验证 新闻还在继续播报着,可他似乎沉浸在死亡案件里,不能自拔。刹那间,他哭了,哭得悲伤,哭得让人听了不忍于心。人们都为他的善良所感动,可以为死者哭得那么凄惨。却不曾想,他的眼神突然带着一种快感闪过。更准确的说,应该是 黑夜笼罩着大地,一天的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翌日的早上,他才刚刚走进教室。又听到一个骇人惊闻的消息——大二5班的,也就是他们班的班长陈渝鑫的尸体暴露在操场上! 这件事也太古怪了点,有点像早就被人预计的,是一场阴谋吗? 有可能哦,陈渝鑫成绩那么好,人又善良,还有个漂亮到无话可说的笑花当女朋友。怎么可能好端端的就死了呢?莫非是学习压力大,想不开?还是 几个女生围坐在一起,议论着。当他走进时,女生们都不约而同地一哄而散。怕是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似的,都纷纷快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的座位是在陈渝鑫的后面,但是现在,陈渝鑫的位置是空的。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的位置也是空的。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就是新闻报道的那个死去的房客。那个男子叫做陆逸。他们三个是学校的三剑客。 倘若是别人看见自己的兄弟,相继离自己而去,能不为之伤心落泪么?更何况是最看重情义的他?一点悲愤的神色都没有? 而此时的天公亦不作美,不适时地电闪雷鸣,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像是一张无形的巨网把教室一起覆盖了。这恐怖令女生们尖叫不已! 下课铃响,也就意味着放学时间到了。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位置上,不为别人的欢歌笑语所感染,一个胆大的人凑过去问他:陆逸和陈渝鑫都死了,你说下一个会不会轮到你?不说还好,这一说,立刻引起了大伙儿的注意。许多人都屏住了呼吸,洗耳恭听。人们都迫切地想知道答案,这或许都是他们期待已久的。各自心怀鬼胎。 认识他的人都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却没想到他只草草地说了一句:不知道,也许吧。这话让在座的人难以接受。一句话就这样淡薄了去。怕是有些不合时宜吧。正当他们还想从他的口中得知什么时,却不料他早就让司机开着奥迪接他回去了。 时间长了,关注这件事的人就变多了。知名的电视台也争相报道。他总是很低调。一些记者碰了一鼻子的灰,悄然离去。有些不死心的,才从他口中套出些只言片语。只是大家不难想像,这少得可怜的话,必定没有什么研究的价值。 这事到也像是个无底洞,令人陷得厉害。越来越多的人都害怕自己沦为其中的一个,死的不得其所。 死了的两个人早已让人们提高警惕,加强严防。然,噩梦总在纠缠。这不,又走了一个。 你知道吗?听说学校里的学生会的副主席也死了。他的尸体是在一条河中发现的。被人捞起时,正散发着阵阵恶臭。 别提了,说得没错一些女生附和着。 又是一群好事的女生在那闲聊八卦。不过,说得也是。最近几天啊,都搞得人心惶惶的。校干级的人物接连死去。说说几句,也没人会怪她们的。可这诅咒也真有点像她们说的这般灵验呢。难不成这真的是诅咒吗? 不可一世的他带着一队人马,把班里彻底地搜了一遍。一点线索都没有。那些人都失望地回去了。 是警察介入了吗?有人问。 依旧是一篇沉寂,没人回答那人的提问。各自埋头苦干,他也不例外,只是他看起来像是在沉思。 阴森的一天又过去了,校长为了缓和气氛,特地组织学生们去郊游。这下,集体狂欢,像是挣脱了束缚,逃离了这个可怕的牢笼。 哈哈,太好了,终于解放了! 对啊,这下再也不怕会中诅咒了! 五班的学生们叫唤着,看上去挺快乐的。 唯独他什么话都没有说,手里拿着根草在地上比划着什么。 看啊,他在做什么啊?难道他真的不怕。还是伤心过头了?都不知道在那里想些什么了?学生们嚷嚷道。 夕阳西下,大家都恋恋不舍地离开。从他们的眼神不难看出他们是不想回去的。试问有谁还想又去尝试这恐怖的滋味? 穿着一身鳄鱼牌西装的他,手上戴着一枚钻戒。出席在社交场合的他,像是一个知名品牌的代言人。左手边还挽着一个如花似玉的校花——林嫣洁。 记者们当然不会错过这次不难难得一见的机会,风驰电掣地跑去采访他们。你好,听说你旁边这位女生,是你们学校的校花。也是你好朋友的女朋友。请问她为什么站在你的旁边,难道她的男朋友不幸去世了吗?请你回答好吗? 他不理会他们,神情阴暗地把林嫣洁带出厅外。林嫣洁也没什么不高兴的。乖乖地跟着他出去了。钻进奥迪小车里。司机也识时务为俊杰地把车子驶出,不敢继续逗留,怕有所闪失。 卖报咯,卖报咯。陈洁渝与林嫣洁携手进入慈善协会,捐款一百万!快来哦,快来买哦!卖报童扯着嗓子喊。 他这一喊,报纸马上被抢销一空。他的司机也顺手买了一份。司机把报纸拿给他看。可他呢,不屑一顾地把报纸扔到垃圾桶里,不苟言笑地让司机开车走人。 光阴已逝,这时候的他早已大学毕业。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不知是被人们遗忘了,还是他刻意地隐瞒着。只是众人缄口不言罢了。 现今,他成了高风学校的校长,指挥着千军万马。在他英明的领导下,学校重振雄风。整个学院也成了炙手可热,远近闻名的报考学院。 又有谁曾想到,没过多久,这所学校的副校长竟也死在附近的旷地。他的症状无疑跟两年前死去的人一样,都被鉴定为严重粉碎性骨折。这一死,勾起了人们久违的记忆,也使高风学院的人气一落千丈。教师和学生们纷纷罢课。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高风学校的怪事是接二连三。电视台里的各大媒体的报道画面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作为高风学校的校长,您对这件事持有什么看法?听说在两年前,您也经历过这种事。而且逝去的都是您的好朋友。现在学校的副校长也死了。而他和您的关系也不错。您这样看着您的好朋友一个个离你而去。您受的打击肯定不轻。请您谈谈您对这件事的看法好吗?看过这副画面的人忍不住想起了两年前关于血色诅咒的种种报道。可不管几年过去了,他仍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大家早已习惯了,也不再自讨没趣了。 没过多久,令人诧异的事情又发生了。那个叫林嫣洁的女生不断地向媒体提供自己认为他是重要嫌疑人的证据。也正因为如此,关于她是他的女朋友的谣言也不攻自破了。 他在一天的清晨被警察抓进审讯室里。警察手中拿着一份资料。具知情人透露。这份资料就是林嫣洁在他的身旁,默默地收集下的可以线索。说是为了她是男朋友陈渝鑫报仇。

血色诅咒
  
  我们生存的世界,
  
  无处不在都有谜样的踪迹。
  
  当我们驻足探索时,
  
  就会发现,
  
  杀机往往隐藏于不经意的点滴的不经意中。
  
  
  
  前奏
  
  他英姿飒爽,俊秀的脸,高挑的眉,挺拔的鼻梁。嘴角荡漾着一抹浅浅的微笑。那笑似乎要把所有的女生们统统迷死才肯罢休。不仅如此,他还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更令人诧异的是,他竟然是这个学校大名鼎鼎,地位仅次于校长的学生会主席!
  
  趋向
  
  (一)
  
韦德国际 ,  午间,捧着一杯Expressso的coffe,坐在舒服的虎皮sofa上的他。优哉游哉地盯着液晶屏幕上的新闻。此时,新闻的记者正在介绍一起离奇的死亡案件。内容大体是这样的:今天凌晨6;30时,以为公寓的房东因房客欠费多时,正准备起身,上前去索要。当他敲门时,却惊觉这个房客躺在地上,失去了知觉。此死者经过法医的鉴定,发现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身上也没有任何重物敲打的痕迹。但,令人费解的是,死者的身上,曾经发生过大面积的严重粉碎性骨折。只要一不小心,就会听见“哐当”的骨折声。这起案件究竟是自杀案,还是残酷的凶手所为?我们目前不得而知。在没有足够的证据面前,我们只能请公安机关进行下一步的验证……
  
  新闻还在继续播报着,可他似乎沉浸在死亡案件里,不能自拔。刹那间,他哭了,哭得悲伤,哭得让人听了不忍于心。人们都为他的善良所感动,可以为死者哭得那么凄惨。却不曾想,他的眼神突然带着一种快感闪过。更准确的说,应该是……
  
  (二)
  
  黑夜笼罩着大地,一天的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翌日的早上,他才刚刚走进教室。又听到一个骇人惊闻的消息——大二5班的,也就是他们班的班长陈渝鑫的尸体暴露在操场上!
  
  “这件事也太古怪了点,有点像早就被人预计的,是一场阴谋吗?”
  
  “有可能哦,陈渝鑫成绩那么好,人又善良,还有个漂亮到无话可说的笑花当女朋友。怎么可能好端端的就死了呢?莫非是学习压力大,想不开?还是……”
  
  几个女生围坐在一起,议论着。当他走进时,女生们都不约而同地一哄而散。怕是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似的,都纷纷快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的座位是在陈渝鑫的后面,但是现在,陈渝鑫的位置是空的。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的位置也是空的。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就是新闻报道的那个死去的房客。那个男子叫做陆逸。他们三个是学校的“三剑客”。
  
  倘若是别人看见自己的兄弟,相继离自己而去,能不为之伤心落泪么?更何况是最看重情义的他?一点悲愤的神色都没有?
  
  而此时的天公亦不作美,不适时地电闪雷鸣,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像是一张无形的巨网把教室一起覆盖了。这恐怖令女生们尖叫不已!
  
  (三)
  
  下课铃响,也就意味着放学时间到了。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位置上,不为别人的欢歌笑语所感染,一个胆大的人凑过去问他:“陆逸和陈渝鑫都死了,你说下一个会不会轮到你?”不说还好,这一说,立刻引起了大伙儿的注意。许多人都屏住了呼吸,洗耳恭听。人们都迫切地想知道答案,这或许都是他们期待已久的。各自心怀鬼胎。
  
  认识他的人都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却没想到他只草草地说了一句:“不知道,也许吧。”这话让在座的人难以接受。一句话就这样淡薄了去。怕是有些不合时宜吧。正当他们还想从他的口中得知什么时,却不料他早就让司机开着奥迪接他回去了。
  
  时间长了,关注这件事的人就变多了。知名的电视台也争相报道。他总是很低调。一些记者碰了一鼻子的灰,悄然离去。有些不死心的,才从他口中套出些只言片语。只是大家不难想像,这少得可怜的话,必定没有什么研究的价值。
  
  这事到也像是个无底洞,令人陷得厉害。越来越多的人都害怕自己沦为其中的一个,死的不得其所。
  
  死了的两个人早已让人们提高警惕,加强严防。然,噩梦总在纠缠。这不,又走了一个。
  
  “你知道吗?听说学校里的学生会的副主席也死了。他的尸体是在一条河中发现的。被人捞起时……,正散发着阵阵恶臭。”
  
  “别提了,说得没错……”一些女生附和着。
  
  又是一群好事的女生在那闲聊八卦。不过,说得也是。最近几天啊,都搞得人心惶惶的。校干级的人物接连死去。说说几句,也没人会怪她们的。可这诅咒也真有点像她们说的这般灵验呢。难不成这真的是诅咒吗?
  
  不可一世的他带着一队人马,把班里彻底地搜了一遍。一点线索都没有。那些人都失望地回去了。
  
  “是警察介入了吗?”有人问。
  
  依旧是一篇沉寂,没人回答那人的提问。各自埋头苦干,他也不例外,只是他看起来像是在沉思。
  
  阴森的一天又过去了,校长为了缓和气氛,特地组织学生们去郊游。这下,集体狂欢,像是挣脱了束缚,逃离了这个可怕的牢笼。
  
  “哈哈,太好了,终于解放了!”
  
  “对啊,这下再也不怕会中诅咒了!”
  
  五班的学生们叫唤着,看上去挺快乐的。
  
  唯独他什么话都没有说,手里拿着根草在地上比划着什么。
  
  “看啊,他在做什么啊?难道他真的不怕。还是伤心过头了?都不知道在那里想些什么了?”学生们嚷嚷道。
  
  夕阳西下,大家都恋恋不舍地离开。从他们的眼神不难看出他们是不想回去的。试问有谁还想又去尝试这恐怖的滋味?
  
  四
  
  穿着一身鳄鱼牌西装的他,手上戴着一枚钻戒。出席在社交场合的他,像是一个知名品牌的代言人。左手边还挽着一个如花似玉的校花——林嫣洁。
  
  记者们当然不会错过这次不难难得一见的机会,风驰电掣地跑去采访他们。“你好,听说你旁边这位女生,是你们学校的校花。也是你好朋友的女朋友。请问她为什么站在你的旁边,难道她的男朋友不幸去世了吗?请你回答好吗?”
  
  他不理会他们,神情阴暗地把林嫣洁带出厅外。林嫣洁也没什么不高兴的。乖乖地跟着他出去了。钻进奥迪小车里。司机也识时务为俊杰地把车子驶出,不敢继续逗留,怕有所闪失。
  
  “卖报咯,卖报咯。陈洁渝与林嫣洁携手进入慈善协会,捐款一百万!快来哦,快来买哦!”卖报童扯着嗓子喊。
  
  他这一喊,报纸马上被抢销一空。他的司机也顺手买了一份。司机把报纸拿给他看。可他呢,不屑一顾地把报纸扔到垃圾桶里,不苟言笑地让司机开车走人。
  
  光阴已逝,这时候的他早已大学毕业。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不知是被人们遗忘了,还是他刻意地隐瞒着。只是众人缄口不言罢了。
  
  现今,他成了高风学校的校长,指挥着千军万马。在他英明的领导下,学校重振雄风。整个学院也成了炙手可热,远近闻名的报考学院。
  
  又有谁曾想到,没过多久,这所学校的副校长竟也死在附近的旷地。他的症状无疑跟两年前死去的人一样,都被鉴定为严重粉碎性骨折。这一死,勾起了人们久违的记忆,也使高风学院的人气一落千丈。教师和学生们纷纷罢课。
  无处不在都有谜样的踪迹,老鹅裤子里掉出来二个带血的卫生纸。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高风学校的怪事是接二连三。电视台里的各大媒体的报道画面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作为高风学校的校长,您对这件事持有什么看法?听说在两年前,您也经历过这种事。而且逝去的都是您的好朋友。现在学校的副校长也死了。而他和您的关系也不错。您这样看着您的好朋友一个个离你而去。您受的打击肯定不轻。请您谈谈您对这件事的看法好吗?”看过这副画面的人忍不住想起了两年前关于血色诅咒的种种报道。可不管几年过去了,他仍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大家早已习惯了,也不再自讨没趣了。
  
  没过多久,令人诧异的事情又发生了。那个叫林嫣洁的女生不断地向媒体提供自己认为他是重要嫌疑人的证据。也正因为如此,关于她是他的女朋友的谣言也不攻自破了。
  
  他在一天的清晨被警察抓进审讯室里。警察手中拿着一份资料。具知情人透露。这份资料就是林嫣洁在他的身旁,默默地收集下的可以线索。说是为了她是男朋友陈渝鑫报仇。
  
  五
  
  “你就老实交代吧,我们已经有了你铁一般的犯罪证据了。现在就等着你亲口承认了。”
  
  他的脸一下变老了许多,紧接着他说出了让人不齿的片段。
  
  话说陈渝鑫是在陆逸死后才去世的吧。根据顺序,就先说一下陆逸是怎么死的吧。陆逸看上去乖得很,骨子里却是坏到极点的。当年的陆逸是个花花公子,到处风流成性。然后把帐记在陈洁渝的头上。这时候店主往往去他的宿舍要钱。那时候的他哪有那么多钱,只好到处打工,帮他还债。渐渐地,他受不了了。就找陆逸大吵一架。过后的几天,陈洁渝假装为了打破冷战的僵局。就出钱让他们两个人一起坐飞机旅游,旅游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他们玩了一天之后,就准备搭飞机回去了。在飞机上,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陆逸推下去了。有的人认为,假使陆逸被推下去,也应该会叫喊的,可他为什么不叫喊呢?因为陈渝鑫事先就让陆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安眠药喝下去了。陆逸服了安眠药,被人推下去当然是没有知觉的。而那时正好月黑风高,陆逸掉下去也无人知晓。他安排陆逸摔下去的地点是陆逸公寓上的房顶。然后用一个假人放在陆逸原本的位置上,还给他盖了一张被子,这就掩饰了过去。接着他又派人假扮自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在中途的时候,陈渝鑫赶忙跑到陆逸公寓的房顶。他把从陆逸身上搜出来的钥匙,打开陆逸所住的公寓的房门。轻而易举地就把陆逸以酒醉的姿势,放到他的大厅里。
  
  接着,就是陈渝鑫了。他与陈渝鑫是铁打的哥们。这是众所皆知的。可这陈渝鑫又为何而死?这是大家都想知道的。陈渝鑫之所以成绩那么好,完全是因为陈洁渝在背后当靠山。这久而久之的,陈渝鑫也不把陈洁渝当一回事了。而且更加变本加厉。陈渝鑫威胁他,要他把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让给他。他气不过,一不小心在争吵的过程中泄露了一个秘密。那个秘密是关于林嫣洁的。陈渝鑫知道后,就和林嫣洁套近乎,想方设法地把林嫣洁追到手。
  
  林嫣洁和陈洁渝是什么关系呢?原来林嫣洁是他曾经死去的一个兄弟的妹妹。那年,他们三人年少无知,一起相约去游泳,这一去,让陈洁渝从此走上了犯罪的深渊。那时,正值烈日当空,陈洁渝忍不住口渴,就去小卖部买了一些饮料。刚回来,就看到林嫣洁的哥哥与他心仪已久的女孩子嬉戏。他愤怒极了,就趁着涨潮的时候,把那个女生抱走,让她躲在岩石旁,而他一脚把林嫣洁的哥哥踹到海里。
  
  林嫣洁看到哥哥被谋杀了,正想要报警。可是陈洁渝却卑鄙地用嘴堵住她。这时候,林嫣洁心软了,因为林嫣洁喜欢陈洁渝好久了。
  
  事情就这样掩人耳目了,他们都以为这秘密不为别人所知。不曾想,这一幕早就被躲在小卖部后面的人看到了。
  
  那人就是死去的副校长,那时候,他记住了这一幕,认定了这会为他开辟一条新的财路。果不其然,自从他拿着这个资料大摇大摆地走进陈洁渝的办公室后,三两下,就被陈洁渝提升为副校长,还让他管理学校的一切财务工作。陈洁渝知道,只有用钱才能堵住他的嘴。
  
  人的贪心随着时间而慢慢地扩大。那个人越来越不满手头上的那一点钱。就多次向陈洁渝勒索。但是,陈洁渝的财力毕竟有限。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于是,那个人就落得和陆逸陈渝鑫他们两个一样的下场。
  
  不过,令人舒心的是,林嫣洁因为内疚,向警方提供了线索。这也了却了林嫣洁多年的噩梦。
  
  真相大白了,但这件事也留给了人们无尽的遐想。对人生,对哲学,对……      

不断的有各级领导通过电话关注案情,警方负责人忙于汇报,一次又一次的解释,这是一个卫生巾爆炸的案子,目前已经抓到一个嫌疑人,正在审讯中。 教育部门的一个女领导,用一种难以置信的惊骇语气问道:卫生巾怎么会爆炸? 警方负责人:正在调查,案情不便泄露。 女领导:那你告诉我,卫生巾是什么牌子的。 警方负责人:请相信我们,案情现在还不能公布,也请您保密。 女领导:快说,我以后再也不用这个牌子的卫生巾了。 警方对那个偷窥的男生进行了调查,以便掌握更多的证据。这个男生是这所学校里的红人,他的真实名字倒是没几个人知道,但是提起他的外号——老鹅,知名度非常高,很多人都能说起老鹅的奇闻趣事。 同学甲:有一次打篮球,我亲眼看见,老鹅裤子里掉出来一个带血的卫生巾。 同学乙:那个变态,我知道,他最喜欢用望远镜偷看女生寝室,我还向他竖过中指呢。 同学丙:老鹅狂追校花,已经上升到了行为艺术的境界,用血写情书贴在校园里,还在雨中裸奔过,一喝酒就闹笑话,撒尿时忘记拉开拉链,打针时将裤子一脱到底。 同学丁:老鹅不会和学校里的那起凶杀案有关吧,我和他一个班的,很了解他,死的那个老师,是我们的辅导员,如果投票选择凶手是谁的话,我想说,老鹅在这个学校里的得票肯定蛮高的,他生下来就是个杀人犯,进入大学是一种错误,我毫不怀疑,老鹅哪怕是为了出名也会去杀人。 苏眉查看了老鹅在校内网上的日志,老鹅的鹅字,念做Né。刚开学时,他用一口浓重的方言称自己家里养过Né,同学不知道Né是什么动物,老鹅当众吟诗一首,NéNéNé,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从此,他就有了老鹅这个外号。 老鹅在日志里公开声称自己戴着卫生巾是种很先锋前卫的行为艺术,用他的话来说,这是在为人类社会的男性成员而赎罪,体验伟大母性流血一星期而不死亡的神奇力量。老鹅收获了很多冷嘲热讽的评论,他对此嗤之以鼻,依然我行我素,不断的上传自己戴卫生巾的体验和感悟。摘录几段: 哥决定要做的是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 第一次,哥把卫生巾垫反了,粘贴在了蛋蛋上,诸位同仁,尤其是MM们,可以想像一下哥摘下它的时候有多痛苦。第二次,哥感受到了卫生巾带来的那种凉凉地滑腻感觉,很美妙,很舒服,内心里又有一些性幻想的满足感。哥渐渐迷上了使用卫生巾,上超市买烟时都会情不自禁的买上几包卫生巾,寝室也存放着卫生巾,不同的材质,不同的品牌,不同的感受。渐渐地,哥成了卫生巾的内行,几乎每天都用,在这点上哥已经变得比女人还女人了……话说,校花还向哥借用过卫生巾呢。 包斩和画龙对校花进行了询问,校花说老鹅是个变态。 有一次,校花突然来例假了,她用书包挡着裙子,焦急的站在厕所门前,想要找个女同学借个卫生巾。老鹅正好路过,校花说,这位同学,你可以帮我去门口的超市买包卫生巾吗? 老鹅从兜里掏出一包卫生巾,说道:拿去用吧。 第二天,老鹅向所有认识他的人宣布了校花暗恋他的消息。在宿舍里,老鹅一脸凝重的问宿舍老大:怎么办,校花暗恋我,我要不要稍微矜持一下? 宿舍老大拍着他的大腿,语重心长的说:鹅哥,顺水推舟,半推半就吧。 老鹅的脑海中隐隐闪现出了抗日前辈的身影,他用一种大义凛然的语气说:那怎么行,我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我老鹅是那么容易被泡上的吗? 宿舍老大说:老鹅,人家校花有暗恋你的权利,知道吗,无论是从宪法还是刑法以及丛林法则的角度。 老鹅看着窗外说:就我这小爆脾气,她要是再纠缠我,就抽丫挺的。 从此以后,老鹅就像苍蝇似地跟着校花,故意制造了很多偶然的相逢。在教室的拐角,老鹅像绅士似的对校花点头致意,说一句“这么巧”,然后俩人就擦肩而过了。在学校餐厅,校花东张西望找座位,老鹅会突然冒出来向校花打招呼,“嗨”,老鹅微笑,牙齿上还挂着一小片热带丛林——他刚吃完韭菜包子。 辅导员纠察校风问题,怀疑校花做过流产,几次逼问,校花忍无可忍,和辅导员大吵了起来。老鹅仿佛从天而降,他向辅导员证实,校花还是处女。辅导员让老鹅滚一边去,老鹅怒发万丈,推搡了辅导员一下。因为此事,老鹅记大过,差点被学校开除,也是从那时起,老鹅考试总得59分,挂了几科,辅导员动不动就扣他的分。老鹅忍辱负重,就此消沉下去。 过了一段时间,辅导员搭乘公交车时,胯下的卫生巾突然着火。辅导员以为是别人用打火机点燃,当场和身边的一位乘客扭打起来。 几天后,辅导员在学校厕所被炸死。 特案组在校园中进行了走访,这名辅导员口碑不佳,不少学生都对她颇有微词,她辅导的学生不止一位说她很变态。辅导员业余时间做一种疑似传销的产品,强行向男生推销保健品,向女生推销护肤品,还向学生做过浓缩洗洁精的实验,以此来证明她出售的产品多么优秀。这些经常做爆炸实验的学生对这种小把戏嗤之以鼻,有的胆大的学生会当场提出疑问: 老师,我们就是洗洗衣服,刷刷饭盒,用那么贵的东西干嘛?洗洁精就要38元。 老师,还有您推销的那个做饭的锅,卖六千多元,这天价锅我帮您计算了下成本,只需要几百元,用了您这锅,我死去的爷爷能活过来吗,或者,您这锅,能接收卫星节目? 辅导员很气愤,滔滔不绝的向质疑的学生进行了反驳。后来,一名质疑的学生因旷课被请家长,另一名学生因裸睡被辅导员扣分。 老鹅学的是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死者女教师是这个专业学生的辅导员,警方勘验证实,爆炸物隐藏在死者的卫生巾中,老鹅又有着戴卫生巾的怪癖,曾与死者发生过矛盾纠纷,种种疑点使得老鹅被列为第一嫌疑人。 老鹅在审讯中辩称自己有苦难言,使用卫生巾其实是因为自己患有痔疮,常常流血。老鹅认为,痔疮是件丢人的事,戴着卫生巾这件事偶然被同学发现,索性公开,宣称这是一种行为艺术。 梁教授:为什么烧掉卫生巾? 老鹅:上面有血,我怕同学笑话我,悄悄烧掉。 包斩:为什么用望远镜偷看我们,我们还调查到你偷看过女生洗澡换衣服? 老鹅:好奇,想看你们怎么办案,我可没偷看过女生寝室。 苏眉:你和校花什么关系? 老鹅:她是我女朋友啊,学校里都知道。 苏眉:校花说你曾经多次表示,愿意为了她而杀人,你还在她宿舍楼下表演过武术。 老鹅呆呆地想了一会,突然倒地全身抽搐起来,翻着白眼,手指成鸡爪状,浑身哆嗦,苏眉吓了一跳,梁教授笑而不语,包斩走上前,他并没有做一些急救措施,而是用两手抓挠老鹅的腋窝和肋部,老鹅痒的受不了,求饶道:我不装了,别咯吱我了。 画龙鼓掌说道:演的太好了,你怎么不去学表演专业呢? 梁教授笑着问:为什么装疯卖傻? 老鹅可怜巴巴的哀求道:警察叔叔,我什么都没干,求你们了,给学校说几句好听的话吧,要不,他们会开除我的,我的前途全完了,我上有六十岁老母,下有个90后的妹妹,你们抓错人了,又没啥证据,放我回去吧,求你们了,千万别拘留我,我害怕…… 特案组没收了老鹅的望远镜,审讯结束后当场释放。老鹅虽然和死者有过矛盾,具备报复行凶的杀人动机,但目前的证据并不能证实他就是凶手。特案组决定欲擒故纵,暗中监视,故意放了老鹅,让他放松戒备,暴露更多的马脚。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教务处窗台上发现了一个疑似爆炸物的可疑纸箱。 报案的是校花,她对警方声称自己去教务处交一份校外实习登记表,教务处还没开门,她看到窗台上放着一个纸箱子,就像是别人随意放在那里,箱子中露出一块太阳能电池板引起了校花的警觉,她立即通知了警方。 为了避免引发学校恐慌,特案组隐瞒了消息,由校方宣称进行消防演习,对这栋大楼里的人员进行了紧急疏散。 无关人员撤离现场后,特案组四人看着那个纸箱子,侧耳倾听,里面没有传来闹钟的声音。但是从太阳能电池和一些隐约可见的电路板,可以初步判断,这是一个爆炸物。 这个炸弹制作的很简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漫不经心的制作出来的一个半成品,随手放在了窗台上,纸箱没有密封,敞开了一半,露着一块太阳能电池板。拆弹专家先是启动电子干扰装置屏蔽周围信号,以防有人遥控引爆炸弹,随后进行了X光透视间隔摄影,他看着透视图像惊呼道:大师的作品,这可是大师级的定时炸弹! 拆弹专家说:这种炸弹叫做月光炸弹,也叫阳光炸弹。 拆弹专家解释说:闹钟、炸药、雷管制作的定时炸弹是菜鸟所为,电话遥控的炸弹也是业余水平,这种月光炸弹是高手制造,通过一个简单的温度计作为引爆装置。炸药层和水银层在太阳能电池板下面,炸弹是由极为敏感的水银作为抗动引线,外力触碰到这个纸箱子都会引爆炸弹。里面除了水银式抗动装置外,还有定时电路和光敏电阻。在晚上,在月光下放置好这个炸弹,等到太阳出来,阳光照射到太阳能电池板上,温度升高,就会自动起爆炸弹。 梁教授:达到什么温度,炸弹就会爆炸? 拆弹专家:这点,只有制造炸弹的人知道。 太阳已经出来了,阳光即将照射在炸弹的太阳能电池板上,这个炸弹随时都可能会爆炸,特案组四人和拆弹专家站在原地,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包斩说:能拆除炸弹吗? 拆弹专家:我没有经验,我只知道这种炸弹在国外有过几次失败的拆除案例。 苏眉说:我们应该赶快撤离,避免人员伤亡。 拆弹专家:定时装置,我无法解除,可以先拆除水银抗动引线,用机械手臂把爆炸物移到排爆桶,再用水炮冲激引爆,我试试吧。 拆弹专家拿出一个鳄鱼夹,准备破坏炸弹的抗动电路,他的动作极为缓慢和谨慎,虽然只是一个将鳄鱼夹伸进纸箱里的小动作,但他已经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 梁教授、包斩、画龙、苏眉四人屏住呼吸,特案组成立以来,历经无数凶险,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生死一线的危险处境。 梁教授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画龙用眼神示意包斩和苏眉往后站,包斩抱着胳膊无动于衷,苏眉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炸弹爆炸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特案组四人可能会有所伤亡,甚至全部被炸死…… 拆弹专家小心翼翼的将手从纸箱里缩回来,他惊喜的说道:成啦。 话音未落,炸弹突然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