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尸体被密封的水泥包裹,案件却依旧没有进展

1.女尸

2009年3月19日,隍城宾馆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凶杀案。 一名女士入住该宾馆101房间,对面的房客酒后召妓,因嫖资发生纠纷,殴打小姐,头破血流的小姐倒在101房间门外,不断的敲门求救。女士报警后,警方拘捕了醉酒的嫖客。 做笔录时,民警觉得房间有点古怪,空气中有股死亡腐烂的臭味。 民警勘察了一下,这个房间位于一楼的走廊尽头,非常破旧,空调有被烟熏黑的痕迹,墙上有发霉的斑点,床头灯坏了一盏,厕所阴暗潮湿,镜子湿漉漉的非常模糊,看不见人影,卫生间里还有一个封死的方木窗,有点发霉了。 一名细心的民警对着一面墙大喊大叫起来,他发现墙壁上有一个人形的轮廓! 经过初步勘察,警方认为这面墙里藏着一具尸体,尸体在密封状态下会自溶,尸油慢慢渗透到墙面上形成人形图案。尸油是 指尸体在腐烂时脂肪成油状溢出,一般死者较胖,尸体好像被油泡过一般。 警方使用电钻,撬棍,凿,大锤,螺丝批等多种工具,将包裹着尸体的墙壁凿开,历时达三小时,最终成功的将一段长方形水泥体截取出来,经过X光透视检查,水泥内的人体骨骼历历在目。 水泥封尸,墙内藏尸,恐怖离奇的案情震惊了整个城市。 特案组接到当地警方的邀请,立即赶往隍城,负责刑侦的支队长将特案组四人带进法医工作室。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如何在不破坏尸体的情况下将尸体从密封的水泥中取出。法医束手无策,解剖尸体的器械面对混凝土根本派不上用场。 一名民警用电钻在混凝土上钻了一个小孔,黄褐色浓稠的尸水流了出来。 尸水有毒,臭不可闻,众人无不掩鼻。 梁教授当场制止了这种鲁莽的行为,尸体含有大量信息,一旦破坏会加大侦破难度。梁教授要求隍城警方去找几个石雕工人,很快,支队长带了几个工人前来。 工头说:我是雕石头的,这是一块水泥嘛。 支队长说:都一样。 工头说:雕成啥形状,有草图没? 支队长说:这水泥里面有个人,有一具尸体,你们注意不要破坏…… 几个工人听到混凝土里藏着一具尸体,炸窝似地扭头就走,警方给他们加钱也不干。支队长没有强求,突然想起一个人,他有个雕刻家朋友,无论是石雕还是木雕都技艺超群,雕刻作品在国内屡获大奖。 支队长将雕刻家请来,雕刻家表示自己愿意帮忙,他打量着水泥体,上面有个模糊的人形轮廓。雕刻家用点型仪为三坐标立体定位,使用剁斧、雕刻刀、锤、凿、电磨等,忙活了半天,最先剥离出了头部——水泥中露出一个人头,身体都在混凝土里。 雕刻家清除多余的水泥,一个站姿人形出现了,钢筋裸露,外面还包裹着很薄的水泥层。 雕刻家对支队长说:这是我最好的作品,如果参赛的话肯定能获得世界大奖。 支队长将雕刻家朋友送走,表示晚上请他吃饭,雕刻家临走前还想和这“雕塑作品”合影留念,但遭到了警方的婉言拒绝。 包斩和法医使用小锤子敲掉头部的水泥层,一张异常肿胀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已经高度腐烂,惨不忍睹,完全看不出五官轮廓。梁教授要求包斩和法医立即验尸,剥离的水泥也要做细致检验;支队长和画龙对当年建造宾馆大楼的建筑公司进行重点走访调查,列出一个名单;苏眉查看当地近年来的报案失踪人员。 大家辛苦了整整两天,各种线索汇总在一起,梁教授召开了案情分析会议。 宾馆位于长途汽车站附近,这一带治安形势复杂,外来人口聚集。该宾馆半年前建造而成,承包单位为隍城建筑公司,公司的一个项目经理表示民工流动性很大,现在已经找不到当初的建筑工人,列出名单很困难。支队长向公司经理施加压力,经理找到一份旧的工资单,然而上面仅有当年建筑民工的名字,没有住址电话等详细信息,排查难度非常大。 包斩和法医将验尸报告分发下去,死者为男性,根据骨龄分析,年龄约六十岁左右。 死者上身赤裸,只穿着一件大裤衩,没有穿内裤,手上戴着一枚金戒指,尸体被塞进建筑的承重柱内,承重柱有钢筋支撑,尸体即在钢筋框架之内,然后浇注混凝土。对比大楼的结构施工图可以看出,最初这栋大楼是要建成一个商场,中途停工了一段时间,后来改建成宾馆。这栋大楼的承重结构异常坚固,尸体所在的承重墙也比普通民居要宽厚的多。 支队长问道:尸体被封进水泥里会怎样? 法医回答:尸体被密封的水泥包裹,水泥干燥后还有很多微小气孔,水和氧气可以进入,而且水泥干燥后开始出现中性特征,尸体腐烂的速度非常缓慢,骨骼保持时间很长。这样就不太好判断尸体现象,早期尸体现象表现为尸冷、尸斑、尸僵、局部干燥、角膜浑浊、自溶等,晚期尸体现象表现为FU~BAI和保存型尸体。从尸体现象推断死亡时间是法医学判断死亡时间的一个重要手段。然而这具混凝土中的尸体局部腐烂,其他部位保存完好,不太好推断死亡时间,初步分析,死亡时间至少半年以上。 梁教授表示要请教国内专家,一定要弄清楚死亡时间。 苏眉看着验尸报告,对画龙说道:天呐,这个老人被杀害了两次。 包斩说道:不,三次。 画龙看了一眼尸检报告说:是啊,死者还被人爆菊了。 支队长凑过来小声问道:什么是爆菊? 画龙:呃,就是那啥,菊花就是***。 苏眉正在喝菊花茶,一口水喷了出来。 死者的颅骨有多处骨折下陷,裂口呈放射状,胸部肋骨处有利器刺伤痕迹,一支碳铝箭杆从直肠深入腹腔。这三处均是致命伤,由此可见,凶手心狠手辣,务必将这老人置于死地。碳铝箭杆为高精度弓弩器具,没有发现形成其他伤口的凶器。 特案组和隍城警方展开了讨论,大家分析认为,这支弩箭穿进死者***,很可能是凶手用手插入,而不是弓弩发射。 梁教授笑眯眯的说:很显然,凶手对这个老人的***充满了仇恨。 接下来的侦破重点是搞清楚死者的身份,苏眉将当地的失踪人口名单与死者进行对比,很快就找到了相吻合的人。这名老人于半年前失踪,家人几次报案,还在电视台发布过寻人启事。老人失踪时穿着拖鞋和一件大裤衩,上身赤裸,符合死者体貌特征,经过DNA检测,证明死者就是这名失踪老人。 画龙和支队长进行了广泛的走访,当地邻居都称呼这名老人为鲁叔。 鲁叔的老伴多年前去世,退休在家,靠领取养老金生活,除了接送孙子上学,老人无所事事,平时就是在街上散步,在公园里下棋。 街坊邻居反映,鲁叔口碑不佳,喜欢出入街边的发廊。 一个女孩向警方举报称,她有一次放晚自习回家,看到鲁叔站在一个黑暗的胡同里,手伸进大裤衩里,不停的套动着什么东西…… 男人的“ZiWei”方式各种各样,为了寻求刺激可谓是花样迭出,非常富有创造力。有的人喜欢在视频里“ZiWei”给女性看,有的男孩喜欢夹着枕头喊着妈妈的名字,有喜欢跪在地上“ZiWei”的男人,还有的少年对香蕉、茄子、以及五花肉非常偏爱…… 特案组认为,鲁叔的嗜好是站在黑暗的小胡同,对着发廊“ZiWei”。 鲁叔的儿子最初对此不愿多谈,画龙和支队长做了很多思想工作,鲁叔儿子也很想抓住杀害父亲的凶手,几经犹豫,吞吞吐吐讲起一件极为尴尬的事情。 每个城市都有一些不理发的发廊,浓妆艳抹的女子站在玻璃门后向路人勾手指。 有一次,鲁叔儿子路过一家发廊,一个艳丽少妇站在门后向她微笑招手,少妇身穿紫衣,露着乳沟,充满性感诱惑的魅力,令人难以抗拒。鲁叔儿子走进去,恰好遇到自己的父亲。 鲁叔坐在沙发上,也是来找小姐的,他已经不满足于对着发廊打飞机,也许,这个老人在发廊外面徘徊了很多次,才鼓起勇气走进来。 鲁叔镇定的说:我是来理发的。 儿子:爹,你上星期不是刚剃了个光头么? 鲁叔说:要不,你先理吧,我在去别的剃头店转悠转悠。 儿子:我有事,你先吧,我走了……那个,你注意点安全啊。 紫衣小姐说道:赶紧,快点快点,你们俩谁先敲背,最近查的严,说不定一会儿条子就来检查了…… 儿子尴尬的离开了,警方后来抓捕了这名小姐。小姐供述,鲁叔当时看上去也没心情了,但是精虫上脑,欲火战胜了一切,随着小姐钻进一个隐蔽的入口。色情发廊为了逃避警方打击,往往会开设暗门,那入口是在发廊的一个衣柜后面。鲁叔跟着小姐进入后院的一个小屋,屋子里光线昏暗,亮着暧昧的粉红小灯,里面只放着一张床。 紫衣小姐拿出一个安全套,脱了裤子说道:快点,快点,别墨迹。 鲁叔说:我加俩钱,不带套,行不? 小姐说:我现在不是安全期,你结扎了没? 鲁叔说:我没有,你带环了? 小姐:我也没带环。 鲁叔:我再加俩钱,干你腚眼子行不? 小姐:你加多少? 鲁叔:一百。 小姐:一百就想操我腚眼子?不干。

今天是4月10日,是刑警程汐的结婚纪念日,她却因为一起连环凶杀案,忙得连和丈夫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连环凶杀案的凶手每隔十天杀一个人,三个死者分别死在3月1日、3月11日、3月21日。

三个死者都是女性,全都是被注射毒药而亡,尸体完整无缺。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容貌美艳、身材性感,以及死状唯美。

从3月1日第一个死者被发现到今天,已经整整40天了,案件却依旧没有进展。

程汐的心情十分沉重。她死死地盯着现场照片,问同事颜浩:‘钓鱼’组那边有没有进展?

颜浩摇头:二十个美艳性感的短发美女,频繁在几个热闹的地方活动,却没能钓到凶手。

程汐面色愈加沉重,转而盯着白板上的陈树二字沉思。

陈树是发现3.21案女死者的人,也就是报案人,但他同时也是嫌疑人——因为警方在死者身上找到了他的指纹。

陈树解释说,他第一眼看到女死者时,并不知道她是具尸体。当他看到她绝美的容貌和性感的身躯后,身体起了一些羞耻的反应,冲动之下抚摸了死者的身体,所以才会留下指纹。

陈树的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但却有待查证。

这时,程汐的电脑响起了收到新邮件的提醒音,她打开一看,说:陈树果然在撒谎。

邮件里是一段男女激烈争吵的视频,视频里的女人是3.21一案的女死者,男人却是陈树。

从视频里可以看出男女双方熟识,但陈树做笔录时却一口咬定不认识死者,这让程汐更加怀疑他那套生理反应说辞。

韦德国际 ,程汐立刻重新调查陈树,却发现联系不上他,最终只能去找陈树的妻子于娇娇。

程汐亮出证件后,单刀直入地询问道:陈树在哪里?

于娇娇一怔:我从3月31日就联系不上他了,正打算去公安局报案!

程汐却一下抓住重点:今天是4月10日,你们已经失联10天了,为什么不一早就报案?

于娇娇解释道:我们吵架了,所以他刚失联时,我以为他是故意不理我。

程汐话锋一转:你认识张雨吗?

于娇娇侧头避开程汐的目光,思考了片刻:不认识。

程汐微微眯眼,立刻判断出于娇娇在撒谎。她没有揭穿于娇娇,只是将张雨这个名字重点圈了出来——张雨正是3.21一案死者的名字。

2.名单

于娇娇送走程汐后,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

她下班后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郊区一座老旧的废弃石桥下。

于娇娇弯腰在桥洞下摸索了许久,最终在一处隐蔽的石缝里取出一个信封。见信封安然无恙,她一直提着的心才放回原位。

她其实非常担心陈树,却不敢借助警方的力量寻人,之前也选择撒谎欺骗程汐——她其实认识张雨。严格来说,她只认识张雨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出现在陈树保险箱里的一个古怪信封里。那个信封上没有寄信人,也没有收信人,只打印了主要人物四个字。

信封里装了一张纸,纸上打印了十个人名,每个人名后面详细地备注了性格、爱好以及相貌,其中有五个人名被人用红笔划掉了。张雨正是被划掉的五个名字之一。

而于娇娇不敢报警的真正原因,是除了张雨,连环凶杀案里的另外两名死者,名字也同样出现在名单上。这也许只是巧合,死的人也许和陈树藏的古怪名单没有任何关系。

但陈树是于娇娇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不允许他有丝毫闪失,所以她不但没有报警寻人,还悄悄地将那份名单藏在废弃的石桥洞里。

于娇娇将名单重新藏进石缝里,之后她接到了一个电话——好友说在望海路看到陈树了!

于娇娇立刻赶了过去,却失望地发现不过是一场乌龙。

那个人并不是陈树,只是一个身形和陈树相仿,又恰好穿了和陈树一样衣服的男人。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是个变态,大白天的居然在巷子里残忍虐猫。于娇娇不敢再多逗留,逃一般地迅速离开。

她回到家刚走出电梯,远远地就看到程汐站在家门外。

于女士,请你如实解释这份名单的来历,如果再有任何隐瞒,警方将会起诉你妨碍司法公正。

原来程汐一直悄悄尾随于娇娇,并在她离开后,找到了那份古怪的名单。之后,她继续跟踪于娇娇,直到确定于娇娇真的不知道陈树在哪里才现身。

于娇娇一看到那份名单,就知道秘密再也藏不住了,只能选择把知道的一切全盘托出。

她告诉程汐,3月31日那天,陈树说有事要离开东海市几天,却不肯告诉她具体是什么事,只说等他回来后,他们就能在东海市拥有一套大房子。

之后陈树就失联了,紧接着她找到了这份名单。

那你为什么要将这份名单藏起来?程汐问道。

我于娇娇顿了顿,才低头小声说道,我担心他做了一些钻法律漏洞的事,我不想他有事,所以但即便如此,我也依旧相信他不敢杀人。

程汐淡淡开口:你对陈树的信任,并不能替他洗脱嫌疑。我们刚刚查到一个消息——3月31日11点8分,陈树给死者张雨的父母汇了一大笔钱。

于娇娇惊讶道:陈树不可能有这么大一笔钱!即便有,以他抠门的程度,也绝不会拿去做慈善,除非

程汐看了她一眼,把她没说完的话说出来:除非他不得不给对方钱。警方查到陈树生前和张雨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陈树想分手,张雨不愿意且一直纠缠他。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陈树为了不被张雨继续纠缠,想办法杀了她,并把尸体布置得和连环凶杀案一样,借以干扰警方视线。

于娇娇闻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做梦都想不到陈树会背叛她!她拼命摇头:不!我不相信陈树会背叛我!我也不相信陈树会杀人!

程汐却猛地逼近她,举着手机冷冷说道:最新消息,3月31日S市有人失足坠楼,死者的名字恰恰叫‘赵刚’!且有目击证人看到当天陈树曾在S市出现过!

于娇娇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赵刚这个名字同样出现在那份古怪的名单上,且被人用红笔划掉尸体被密封的水泥包裹,案件却依旧没有进展。!

程汐立刻动身赶去S市,于娇娇则跌坐在沙发上,拼命回想过去的种种,试图找到陈树背叛她的痕迹。

这时,于娇娇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虐猫男的脸——她曾经在别的地方见过他,而且当时他是和陈树在一起!

那是在医院背后的暗巷里,他坐在一个巨大的纸箱上面,陈树则站在他对面,手里拿着一张薄薄的A4纸——是那份古怪的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