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他们尝试一两次没有效果就不去做了,他本意是让长工拿烟把皮子熏跑就是了

从小到大,我都很喜欢听爷爷讲的故事,小时候也总爱跟爷爷奶奶一起住,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嚷着让爷爷给我讲故事听。 也不知道为什么,爷爷的故事好像总是讲不完,三国的,水浒的,封神演义的,好多好多。 小时候听故事,图个好玩、刺激,特别是爷爷讲起来的时候总是带着生动的感情,高兴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哈哈大笑,悲伤的时候声音都跟着哽咽。 我们这里的老人家给小孩子讲故事的时候,虽然以吓唬小孩子不犯错误为首要目的,小孩子哭闹的时候,就讲一些吓人的故事,然后教训小孩子说,再不听话的话,那故事里面的鬼怪就会出来抓人,而且就喜欢抓些不听话的小孩。 人小,胆子也小,小时候我哭闹的时候,就没少被爷爷的恐怖故事吓过。听完了故事以后,每到黑天的时候,隔着窗户玻璃看到外面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就总感觉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那蹲着、藏着,两只血红的大怪眼总在盯着自己,等着抓自己。越看越害怕,最后,吓的自己晚上上厕所都非得让爷爷陪着。呵呵,为此,爷爷也没少被奶奶絮叨:啥不好讲,净给孩子讲些鬼话,你看把孩子吓的! 随着年龄的增加,那些个小时候被爷爷讲出来吓唬我的故事,对已经掌握了不少知识的我来说,没那么可怕了,却在回味故事的时候,总能回忆出一些当时隐藏在故事里,因为人小,不能理解的道理。 清末民初的时候,咱们村里还有不少的老楼、老房,尤其是那些个老木楼,造的很结实,里面啊,也弄的很漂亮,我小的时候没少去玩。有些呢,还一直保留到解放以后。但是破四旧的时候,大部分都给拆了,就为了拆了老木楼的木头,来盖新房子。哎,可惜了,这些楼要是留到现在啊,那也是文物啦。 这些木楼里,盖的最漂亮的要数村西头皮子坟前的那栋楼。那楼啊,有三层,最底下那层的柱子上都刻着云纹,窗户扇啊都镂空刻着花儿,顶上的瓦那全都是琉璃瓦。呵呵,那楼啊,都成了地标了,其实呢,咱们村西头并不止这一栋楼,但是,却独独这栋楼,被村里人称为西楼。 楼的主人家也姓杨,不是咱们本村的,但是祖上好像跟咱们老杨家是一个祖宗,是太爷爷那辈搬回来的,他们家是附近十里八乡有名的财主,家里买卖做的大,南北方都有人家的生意,村里也有几十亩的地,常年养着几个长工、丫鬟。 这家人啊,老掌柜(我们这里以前很流行称呼家里主事的男长辈为掌柜的,也算是当时的流行语吧,现在还有不少这么称呼的。)的人品不错,挺豪爽的,但就是有点贪。家里的小孩还经常跟我们这帮小小子一起玩,也没少带我们去他们家里玩。 当初呢,也并没有这皮子坟一说,原来那个地方,是那西楼的后院,是一片挺大的树林儿,林子西边是一个荷花塘,东边被西楼主家专门用来堆放柴火之类的杂物。呵呵,当年我们这些小小子就爱在那树林里玩,爬树、套鸟那啥都干过,夏天就跑荷花塘里摸鱼,摸xx(音:boruo,我们这里管田螺叫这个,海里的叫wuwu。呵呵,字都不知道怎么写,大家见谅!-_-!)。 那一年,这老掌柜的打算把堆柴火的地方腾出来,要盖个库房,就打发几个长工去搬柴火挪地方。那堆柴火,常年的堆在那,没用完就砍来新的堆上,所以,将近十几年了就没用光过。 那几个长工刚搬了几抱柴火,就从里面跑出几个小皮子,里面很可能已经让皮子给做了窝了。于是,就有一个跑回去跟老掌柜的说了一下,老掌柜的跟着过去一看,果不然,从长工搬出来的柴火垛下,露出一个洞口,外面的阳光照进去还瞄码能看到底层铺的一层细草秸。 这老掌柜的一看,也就个平常的皮子窝,也没怎么在意,就吩咐长工接着搬,他自己就站在旁边看着。几个长工无奈,老掌柜的亲自在这看着了,那还能不干啊,几个人一会的功夫就搬了将近一半,露出来的洞口也扩了几倍,能清楚的看到有一部分洞都挖到了地下,外面的人都能听见里面有叽叽喳喳的响动。 老掌柜的一看,就让长工蒿了些艾草,掺杂着牛粪和干草点火起烟,来熏这些个皮子。我们这里从老一辈就有皮子报复的说法,人们这心里都有点打突,几个长工都不太想干这活,可老掌柜的在旁边催着,也只好硬着头皮,把草堆在洞口,将熏烟扇进皮子洞。 就这么熏了将近半个点,挪开烧成灰烬的艾草堆,又接着开始搬柴火。 顶上的柴火慢慢减少,洞口也渐渐扩大,几个长工都有点傻眼。只见露出来的大皮子窝里,有几十只小皮子,有些才刚刚长绒毛,这一窝全都被熏死了,没一个活着的 老掌柜的也有点意外,他本意是让长工拿烟把皮子熏跑就是了,也没想弄死他们,谁知全熏死了呢?哎,熏也熏了,死也死了,就吩咐长工把死皮子都挖出来,先堆一边,接着干他们的活。他自己蹲着打量这些熏死了的小皮子,心里琢磨:都说这个东西怎么厉害怎么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小黄鼠狼子,还能厉害到哪? 这些个小皮子虽然是被熏死的,但皮毛还没有受多大的损,看着这几十只死皮子,虽然还都不大,但是毛色不错,几十张毛皮也能卖个好价钱啊!(我们这里以前就有专门捉皮子、狐狸,宰了扒皮卖的人,那时一张好皮卖的价钱能让一家人舒舒服服的过一个月。) 老掌柜的不顾几个长工的求情,硬逼着几个人把几十只死皮子都开膛剥皮,毛皮挂起来阴干。我们这些个小小子,都跑去看过,有大有小,几十张一排码开了挂在背阴的墙上。剩下的没了皮毛的尸体都分给几个长工,让他们改善一下生活(据老人说,这个皮子肉很补的!0_0!)。 到了晚上,几个长工都不忍吃,又偷偷的跑到林子里想把那没了皮毛的皮子尸体给挖个坑埋了。 从那以后,这埋皮子尸体的地方就慢慢的鼓起,成了个小土堆,也不知是自然形成的还是有人给堆的土,这个小土堆一年比一年大,到后来这里要平地盖房子的时候,那土堆已经有一人多高。 村里的老人啊,都说那是头前跑了的皮子给死了的皮子上坟时堆的土,也有的说是那几个长工为求赎罪给加的土,众说不一,却也没个准儿,谁也不能每天闲着没事去那等着看那土堆是怎么长起来的吧! 至于,这个老掌柜家,也开始渐渐的。。。。不。。。得。。。安。。。宁。。。 村子里的木楼子早已经毁在战火和斗争中,人口的连年增加,使得原本空旷的西郊也盖满了新房。 皮子坟,那片令老一辈人念念不忘的所在,现在也已经被推没了、整平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崭新的瓦房。 就在那些个老地儿,在新一代村民们脑海里渐渐消去的时候,曾经是地标建筑的西楼,它的故事却一直,还被人们口口相传 那一年,西楼的老掌柜使长工们捌了皮子窝,灭了皮子门之后,原本安静祥和的西楼,乃至西郊,再也没有了消停的时候。 刚开始啊,也就在皮子坟刚刚被长工们堆起来的时候,西楼前院,就开始隔三岔五的被半夜里扔进一些死鸡死鸭,被咬的支离破碎的鸡鸭尸块、羽毛,扔的满院子都是。鸡血鸭血的,泼的柱子、门廊血糊糊的一片,被扯破的肚肠,挂在门楼底下、楼扶栏上,腥臭一片。 早就听说皮子报仇这一说,可老掌柜的就偏偏不信这个邪,院子里拴着从城里买回来的几条大狼狗。中午喂个半饱,天一黑,也不喂,就把狗放开,嘱咐家里的人一概不让出房门。 都说这狗能看家避邪,一点不假,更何况是几条饿的眼儿绿的大狼狗呢。刚开始的几天,一到晚上,就听这几条大狼狗满院子的狂叫着追什么东西,天亮了一看,总有几只被大狼狗活活咬死的皮子。 老掌柜的也恼这些个皮子闹事,便又把这些死皮子给开膛破肚扒了皮,这回啊,肉也不扔了,也不给长工们分了,全都一锅炖了喂狗。 这几只大狼狗也似乎尝着味儿了,天天儿的总能咬死几只皮子。 一来二去,没几天的功夫,家里确实消停了,估计这些个皮子都被咬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大概也都给吓跑了,不敢回来了。 又过了一阵儿,老掌柜的一看,晚上也多大事了,就把这几条大狗拴上了脖套,拴在院子的几个角落。 可没成想,原本以为已经被咬没了,吓跑了的皮子又回来了!! 也不知道这些个东西从哪学回来的,把那误食耗子药,被毒死的鸡鸭尸体趁天黑扔进了院儿。 头天晚上,几条大狼狗吃熟食吃惯了(据说皮子肉大补!-_-!)根本不去碰那些个硬邦邦的鸡鸭。 天亮了,老掌柜一看,以为是这些个皮子又要来闹腾,却被几条大狼狗吓跑了,吓的把死鸡死鸭的扔下没敢进院儿,也就没放在心上,吩咐长工们打扫干净扔掉了事。 可第二天,这些个皮子,竟然用火,把这些带毒的鸡鸭尸体给烤的半熟,再扔进院子。这下大狼狗们忍不住眼前香喷喷的诱惑了,也没有什么卫生意识,几下就给撕咬开,吞下了肚儿。

今天和业内的一位朋友马先生聊天,有几个话题蛮有意思。其中,他说到了兽药人当前缺这缺那,归根结蒂缺的只是俩字坚持,缺乏坚持不懈的去做一件事的决心和动力。

过去人们经常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可如今,居住在城市的人们吃过猪肉是肯定的,没见过猪跑的人也不少。近日,本报记者走进农村蒋老板的养猪场,感受到了养猪人的辛苦与快乐。 蒋老板的养猪场在一个叫沙西村的村子里,距离市内不到20分钟的车程,离养猪场100米,就能听见一群大狗狂吠的声音。走进猪舍,听着猪哼哼的声音,闻着臭烘烘的猪粪,记者一下子就走入了另一种别样的生活氛围中。 三名工人粗糙的双手刻录着付出的辛苦 蒋老板今年50岁,从事养猪行业3年了,目前圈养猪有150头。他雇了三名外地来锦打工的工人帮他喂猪。平时喂猪工人吃住就在猪舍旁的平房里,三个人睡在一个大炕上,炕上堆着他们的行李卷,有些破旧、有些脏乱。看见记者来参观,他们显得特别不好意思,一个个低着头走开了。喂猪工人平时工作很辛苦,他们手上一道道黑色的污渍清晰可见,这些污渍是长时间积攒的,每一道都刻下养猪人工作的辛苦。记者在与三名喂猪工人聊天时了解到,他们平时都很节俭,几乎不花钱,有时候甚至连盒烟都舍不得买,挣点钱就赶紧给家里寄回去。所以蒋老板每个月到日子就及时给工人们开工资,从来不拖欠。有时候,蒋老板的女儿会把自己不穿的衣服送给喂猪工人,让他们回去给孩子穿。 老夏一顿能吃五个馒头,力气也最大 当天早上5点,喂猪工人就起床了,他们要在6点喂猪之前将饲料准备好。 给猪添完饲料就应该清理猪粪了,猪粪溅到脸上是经常发生的事,而工人们对于这些早已习以为常。无论拌饲料还是清理猪粪,都是力气活儿。别看工人们个子都不高,体形也都偏瘦,但是干起活来都是把好手儿。 尤其是一个叫老夏的工人,他的力气最大。不过,其他两名工人开玩笑地说:“他的饭量也最大!”别看老夏才1.7米的个头、60公斤的身段,饭量的确惊人。听另两名伙伴介绍说,刚开始来的时候,老夏4个馒头下肚后感觉还是没吃饱,却又不好意思再拿了,晚上饿得肚子咕咕直叫。第二天早早把活干完了,就等着吃饭。了解到老夏这个小插曲后,善良、大度的蒋老板特地买来特大号的碗给他们用,保证工人们一定要吃饱饭。 饭量最大的老夏,一个人搬25公斤的猪饲料一点不费劲,还一边搬饲料一边听收音机,真是不知疲倦,快乐工作。 最勤劳的喂猪工人却是“邋遢大王” 说起喂猪工人,蒋老板最得意的是一个叫老李的工人。老李今年42岁,在蒋老板家干活已一年了,凭着自己以前的养猪经验和自己勤劳的性格,很受蒋老板看重。但是勤劳的老李在个人卫生方面却是个邋遢大王。蒋老板半开玩笑地说:“我都一个月没看见他洗脸了。”蒋老板的话虽然有些夸张但真不是“扒瞎”。 蒋老板给记者讲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由于喂猪工作比较脏,加上不注意个人卫生,老李在洗澡的时候还闹出了笑话。一次他带着老李去浴池洗澡,本来想给老李也找一个搓澡工搓一搓,舒服一下,可是看了脏得像一年没洗过澡的老李,所有搓澡工都退缩了:“大哥,我一会儿还有两个老顾客马上就要来了,不能给你搓了,不好意思了。”搓澡工甲说。“我今天都搓10多个了,还没吃饭呢,我得先休息一下。”搓澡工乙说完就赶忙闪人了。看着两个兄弟把理由都用光了,搓澡工丙说:“我也不行啊,我媳妇在家等我回家吃饭呢。”看出大家是嫌他脏不愿给他搓啊,无奈之下,老李只好自己搓了。他自己想着:那就先泡泡吧,泡完了会好搓一些。下定决心后,老李来到大池子旁边准备下水。本来浴池里还有几位男士在泡澡呢,看见他要下水,几个人吓得一同起身离开了。“哈哈——哈哈——”蒋老板刚说完,一屋子的人全笑了。 母猪怀孕喝鱼汤,猪崽儿睡电热板 听说过给母猪喝鱼汤的吗?蒋老板养的母猪就能享受这待遇。 养猪场总共养了100多头肥猪,其中有母猪20头,一头母猪一年能产崽儿两次,平均一次能产10头猪崽儿。按照一头猪崽儿300元计算,一年就是6000元利润。母猪生产前后的饮食很重要,照顾待产母猪的饮食生活要十分小心。产完崽后,为了给母猪催奶,蒋老板就给母猪喝鲫鱼汤。他告诉记者,给刚产完崽儿的母猪喝鲫鱼汤,是从猪e网上学来的。喝完鲫鱼汤的母猪奶水十分充足,小猪吃得可起劲儿了。不光母猪待遇如此高,生出来的小猪崽儿更是有福气。如今的小猪出生后就睡电热板,就像刚出生的婴儿睡保温箱一样。 蒋老板说,刚出生的小猪崽儿怕凉,受凉后很容易感冒,导致死亡。这种电热板是专门给动物制作的,从制作上就考虑到防止啃咬、潮湿等问题,所以采用特殊的材质,是猪咬不动的。在电热板上铺上一层棉垫,插上电源,小猪崽儿就能暖暖地御寒了。 喝鲫鱼汤、睡电热板,记者不由感叹:如今,猪也享受现代化的生活了!不仅人的生活条件在不断提高,猪们的生活也是越来越舒适了啊! 外表温驯的猪 打起架来“不要命” 别看那些大肥猪一个个慢吞吞、胖乎乎的好像很憨厚的样子,听蒋老板介绍,其实它们对“外来侵入者”也是有攻击性的。 小猪崽儿买来时是按窝买来的,一窝大约有10头左右,也就说,这10头是一奶同胞,如果没什么意外情况就不把它们分开养,也不会把别的猪和它们放在一起饲养。如果硬把别的窝的猪崽儿放到这一窝,那么整窝猪崽儿都会攻击这头外来的猪崽儿。大一些的肥猪攻击性会更强,猪被咬掉半个耳朵也曾经发生过。 工人们描述说,猪打起架来也是很凶残的,有时外来猪会被咬得浑身都是血,甚至会被咬死。为了避免意外死亡,养猪场一般不会把两窝猪崽儿从小就混养在一起,如果要调整个头大小重新分圈,那要有工人看守几天。这时工人会往猪圈里扔一些灰焦子,或者添些猪草,这样一来猪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吃上了,也就无心再去打架,直到猪们互相熟悉彼此接受了,也就在一起相安无事地同圈生长了。

韦德国际 ,1、会议营销没有效果,是不是没有坚持?

会议营销是当前公认的拉动销量的最有效的办法,但是大多数人都做不出来效果,为什么?

因为他们卖货的时候才去开会,开会就是卖货。你让他们只讲技术不卖货,他们尝试一两次没有效果就不去做了,所以效果做不出来。

其实,技术会议搞的多了,最后就会形成一个结果,养殖户认可了你的技术,相信了你的技术,只要有病就找你治疗的时候,那效果和你为了卖一个货去找他传播技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其实嘛,你这样做也给养殖户养成了一个认知和习惯,那就是,只要你来开会,养殖户就会说:X,又来卖货来了!

而如果,有一天,你开会不卖货的时候,第二天,村子里就会出现这样的聊天对话:

A:昨天那某某卖的什么货啊?

B:诶,奇了怪了,昨天他还真没有卖产品。

A:诶,太远从西边出来了?

2、礼品已经被送烂了,但是坚持送礼品的生意都好了

卖兽药送礼品,这可真不是说着玩的,兽药行业已经把礼品送烂了。但是,马先生讲了一个案例,一个经销商把送礼品玩的出神入化,已经给养殖户养成了这样的一个习惯,购买兽药产品的时候,养殖户会这样想:卖谁的不是卖,卖他家的还能送点东西。

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他是在正常的利润下,额外送的礼品,并且是坚持不断的送,从锅瓦瓢盆到各种生活用品。在当地有一家经常去他那里买东西的养殖户,有一次,要去集市上购买东西,突然脑子一拍,想,干脆去某某那里买饲料吧,买饲料送的就是这个东西。

他们尝试一两次没有效果就不去做了,他本意是让长工拿烟把皮子熏跑就是了。坚持不断的做,常规产品,新推广产品都送,虽然利润薄点,但是习惯是培养成了。

你光新产品送礼品,给人一种感觉,这家伙新产品肯定赚钱了;而新老产品都送,送成习惯了,他们就会认为你真的是在送礼品,而不是赚钱。这个概念有点绕口,慢慢领悟。

根据季节不同送不同的东西,夏天还没有到的时候,他就开始送电扇了。至于,那些随便送礼品的,老百姓家里都仨电饭锅了,你还送电饭锅,你觉得有诱惑力吗?

这里面其实,牵扯到一个习惯的培养,而习惯的培养必须是经过长期不断的去做的。

3、很多方法我都用过,不管用,为什么别人用成了?

我们经常会遇到这种事情,你说某某方法不错,可以尝试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出来对你说了:不管用的,我几年前都用过了,还有什么什么方法我也用过。

其实,我想问,那为什么别人用了并且取得了成绩?

你用了,效果不好,就是因为你用了太多的方法,而别人只用了一个,时间长了,就有了效果。

4、其实,都只是我们太懒,不想去干

一不小心给大家又灌起来鸡汤了,其实,一切都是态度的问题。讲一个我遇到的故事,我说他懒,他不承认。

这是一个做电销的业务员,有一天他对我说,他很困惑,很迷茫,他总觉得自己无从下手,技术知识学习不会,一些关于技术类的问题都无法回答客户。

我觉得好笑,我说,你是做电销的,那些问题你不会去问问百度吗?

然后他告诉我说,我不会搜啊,百度一下子出来那么多东西,我怎么知道那个是真那个是假啊!

那你想怎么办?我问。

我想学习专业知识和技术,你推荐几本书吧!

我推荐过后,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来问我一些东西,我问他,那你书看了吗?

他说没有,看不下去,太枯燥了。然后直接把一些农技问题丢给我,问我这是什么。

其实,你只是想要一个答案,是的吧?懒人!

这些东西直接百度就可以的了,你还要问,你要是能把业务做的特别好,我就可以去死了。

我只讲这么一个事情,你可以对比其他的事情,当你抱怨自己学习不会,或者无从下手的时候,就思考思考自己真的有下过手吗?你说呢?

其实,就算再笨蛋的方法,当我们坚持的时间长了,也能找到里面的精髓。

我们看到的所有的成功背后,我们忽略了他们长期的坚持和孤独的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