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冯堡先生带了七年前见到Fox维尔尸体的十分水晶球,信阳海湾大桥下鹿屿岛码头周围惊现装有碎尸的行李箱

最后的破案线索——水晶 1900年12月初,伦敦一个名叫福克斯维尔的股票经纪人出差办公,然而,几个星期过去了,却一直没有回来。他身边的朋友和亲人都无法接受他无理由的离开,他究竟去了哪儿?

“说明?”波洛微微一笑。这时,他正同冯-阿尔丁在内格列斯库饭店吃午饭。从冯-阿尔丁的表情中可看得出,他既轻松又好奇。波洛舒服地坐在靠背椅上,点燃了一支细雪茄,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说明?”他又重复地问了一句,“倒是很想说明一下。您知道使我绞尽脑汁去思考的第一点是什么?是变了形的脸!在这类罪行中,本能的看法起很大的作用。当然人们首先会提出一个想法:死者果真是凯特林夫人吗?可是这一线索没有什么价值,因为格蕾小姐的口供是肯定的,而且绝对可信。因此,这种想法也就不存在了。对,死者就是露丝-凯特林嘛。”“您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开始对女仆产生怀疑的?”“就在不久以前,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在火车包厢里找到的烟盒。照她的说法,这很可能是德里克赠给他妻子的。这一点,我认为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他们俩早就分居了嘛!这时我对马松是否可靠产生了一点疑问。之后又出现了一些疑点:她在凯特林夫人那里只干了两个月的活。当然,当时我并没有肯定她同罪行有什么牵连,因为她被留在了巴黎,而且在她留下之后有人还看到凯特林夫人还活着。但是……”波洛直起身来,伸出食指指向天空,表情丰富地继续说道:“但是,我是个多年的侦探。我怀疑一切人,怀疑一切事情。我不相信别人对我讲的话。我问我自己: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艾达-马松被留在巴黎?对这个问题的初步回答使我很满意。这就是您的秘书的谈话,尽管他完全是一位局外人,但是他的话却完全可靠。除此之外,你女儿还亲自对乘务员讲过话,更证实了这一点。最后一点,当时我未能十分重视,我曾有一个很妙的想法,这个想法也许纯属主观想象,而不太可能符合实际。但是,如果这个想法成立,那么他们的说法就失却了意义。我当时集中精力分析一个情况,即奈顿少校在巴黎里茨饭店见到马松的时候正是‘蓝色特快’刚刚离开巴黎的时候。因此,我的那个小小的想法也就破了产。但经过仔细的观察,我又得到两点启发。第一,奈顿少校是两个月之前才到您这里工作的;第二,拾到烟盒上字同他的名字的第一个字母相同。我暂时作了一个假设,如果一个人善于假设,那他就能洞悉一切。假设这个烟盒是奈顿的。如果这个假设成立,如果他同马松一起作的案,那么当我们把烟盒拿给她看时,她脸上不就应该是当时那种表情吗?当然他俩在开始时就企图把罗歇伯爵作为替罪羊。请你好好回忆一下,当我向马松询问,她看到的那个人是否有可能是德里克-凯特林先生时,她起初有点犹豫;但当我回到旅馆以后,她却打电话告诉我说,她又进行了回忆并确信,她看见的这位先生就是德里克-凯特林。我早就料到她这一着了,对我来说,这不过是一种表白而已。在我离开您的饭店以后,她与某人碰头进行了协商。同谁?同奈顿少校!那么现在就剩下一件小事了,这件小事可能毫无意义,也可能意义重大。在一次无意的谈话中,他提到过在约克州乡下别墅内发生的一件宝石失盗案件。当然,上面所说可能纯属偶然,但也可能是我要证明的一个环节。”“但是,波洛,有一点我不明白。可能我的理解能力太差,否则,我早就应该豁然开朗了。在巴黎上车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是德里克-凯特林还是罗歇伯爵?”“答案简单得令人吃惊: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男人。您看,这个阴谋真可谓工于心计了,不是吗?究竟根据谁的说法,我们才认为有这样一个上车呢?当然是根据马松的说法,而我们为什么一直对马松的说法如此相信呢?就是因为奈顿曾经证明,马松被留在了巴黎。”“可是露丝亲口对乘务员讲过,说她把女仆留在了巴黎。”冯-阿尔丁打断他的话说道。“我正想说明这一点。当然,我们听说凯特林女士讲过这样的话;可是实际上那并不是她的话,一个死人是不会讲话的。至于列车员的说法,那完全是另一回事。”“难道那个乘务员在撒谎?”“绝对不是!他自己也认为他所讲的都是真情。但是,那个对他讲话的女人,说她把女仆留在巴黎的那个女人,不是凯特林女士。”冯-阿尔丁迷惑不解地看着他。“火车刚巴黎里昂站的时候,露丝-凯特林女士已经死了。是艾达-马松穿了女主人的衣服买了晚饭盒,并对乘务员讲了那句关键的话。”“这简直是难以置信!”“不,不,冯-阿尔丁先生。这不是不可能的。今天的女人们彼此相象,多半是由于穿同样的衣服,而少半是由于脸型相同。艾达-马松个头同您女儿差不多。穿上那样贵重的皮大衣,戴上那顶蒙着半个脸的红色漆帽,人们只能从侧面看到一两绺金黄色的卷发,这就很容易打马虎眼,这个乘务员在此之前没同凯特林女士谈过话,可能看到过一、两次女仆,在他的记忆里只留下了一个目光严肃、穿着一身黑衣服的女仆形象。除非有一个极为聪明的人,否则不可能发现,女主人同女仆人长得如此相象。请您不要忘记,艾达-马松原名叫吉蒂-基德,是一个女演员,因此她会改变说话的声音。不,不,乘务员把装扮主人的女仆辨认出来的危险,是不存在的。万一他以后又认出来,尸体不是前一天晚上同他讲话的那个女士,那怎么办?这就是他们将死者毁容的理由。对这帮罪犯唯一能构成危险的是卡泰丽娜-格蕾小姐。当火车离开巴黎之后,如果格蕾小姐再一次去女士的包厢来拜访她的话,这种危险就可能发生。为此,这个女罪犯想了一个花招,她买了一个饭盒,把包厢反锁上不出来了。”“到底是谁打死了我那可怜的露丝?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罪行是由两个人共同谋划的。那一天奈顿在巴黎为您办了一桩交易。他隐匿在巴黎郊区环城铁路附近的一个角落,因为火车在环城铁路上行驶得很慢,有时还得停下,他就趁此机会跳上了火车。凯特林女士对奈顿的出现虽然感到奇怪,但她不会怀疑他有别的想法。他可能用一种什么借口使她向窗外看去,然后他从后面把绳子套住了她的脖子,一、两钞钟之后就完事了。门反锁上了,尸体被抬进了隔壁的包厢,奈顿拿着首饰盒跳下了火车。因为大家都认为死亡是在夜间十二点左右发生的,所以他是绝对安全的。他的说法和所谓的凯特林女士同乘务员的谈话,为他的罪行造成了一个绝对可靠的‘不在现场’。”“在巴黎的里昂站,艾达-马松买她饭盒就回到了包厢,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女主人的衣服,并把准备好的两绺金黄色卷发戴在两鬓。然后乘务员来铺床,她就讲了那个众所周知的故事,说她把女仆留在了巴黎。在铺床的过程中,她一直扒在玻璃上望着窗外,后背朝着走廊,朝着那里来来往往的旅客们。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预防措旋。因为在那些来往走动的人们中间,就可能有格蕾小姐;如果她看见了,那么她就可以对天起誓地说,这时凯特林女士还活着。”“请您继续讲下去。”冯-阿尔丁极为震惊地说道。“火车一到里昂,艾达-马松就把女主人的尸体弄成象夜里睡觉的姿势,把死者的衣服扒掉,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然后她自己换上了一套男装,准备下车。当德里克-凯特林走进妻子的包厢时,他还以为妻子在睡觉呢,而这时马松却藏在隔壁包厢里,伺机偷偷下车。在里昂城火车站,她装成了一位旅客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她飞快地来到另外一个月台,登上正准备开住巴黎的里茨的火车。她的名字早在前一天就由奈顿的一个女同伙在里茨饭店登了记。她不费多大劲就平安无事地到了里茨饭店。首饰当然不在她的手中。奈顿悄悄地把它带到了尼扎。把货交给帕波波鲁斯一事,当然是早就商量好的。他是通过艾达-马松转交的。总的说来,这次阴谋活动干得颇为出色。对于这样的行动也只有侯爵这样的行家才当之无愧!”“您相信奈顿是罪犯?”波洛点点头。“这位先生故意做出样子,似乎他具有忠厚、可爱和谦虚这类最可贵的本质。就因为这个,您受了骗,冯-阿尔丁先生,虽然您只认识他两天,就把他收为秘书了。”“他当时可绝对没有表示非找这个职业不可。”百万富翁高声说道。“此人老奸巨滑,深谋远虑,可以长时间地愚弄您,他在关系学方面的造诣可能不亚于您。冯-阿尔丁先生。”“我也调查过他的历史,所有人都证明他是个好人。”“当然会这样。理查德-奈顿生活得安逸而幸福。战时他表现勇敢,忠于职守,看来无可非议。当我着手分析那位神秘的侯爵的材料时,发现了某些与他一致的地方。奈顿说得一口流利的法语,同真正的法国人完全一样,他在美国、法国和英国度过的时间同那位侯爵的‘工作时间’也正好相等。最后,人们曾谈论过瑞士的那起重大的首饰偷盗案,而您,先生,正是在瑞士认识了奈顿少校。也正是那个时候,有些知情人透露了您要买那件名贵宝石的消息。”“可是为什么要杀人呢?”冯-阿尔丁喃喃自语地说道。“如果是一起手段高超的盗窃案,完全可以不去冒杀人的风险而把宝石偷走。”波洛摇摇头。“这不是侯爵第一次制造血案了。他是个嗜血成性的杀人犯。另外,为万全计,他也不愿留下罪证,而死人是不能说话的。”“侯爵对名贵的、有历史价值的宝石有一种不可抑制的爱好。他钻营到您的秘书的职务时,早就阴谋策划对您女儿下毒手。宝石肯定会归露丝-凯特林,这一点他非常清楚。另外,他还企图在漫长而吃力的道路上少走一段路程,这也是他的本性决定的。因此,他雇用了几个流氓恶棍,想在你买走宝石的那天晚上进行袭击。这个计划流产了,可是侯爵对此并不感到突然和失望。谁也不会怀疑这是奈顿干的。正象所有的大人物一样(应该说侯爵也是个他那种类型的大人物),他们都有自已的弱点。他确实被格蕾小姐迷住了,当他发现她点喜欢德里克-凯特林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本能地企图嫁祸于德里克。这回,冯-阿尔丁先生,我可要对您说一桩非常有趣的事。格蕾小姐不是个神秘的人,但她确信,一天晚上在蒙特卡洛赌场的公园里感到您女儿还活着,正是在此之前不久,她刚同奈顿谈过一次话,她那时确实感到,死者竭力想告诉她,她甚至感觉到,死者要说的话是:奈顿就是凶手!当时,这种想法是那么强烈,深深地铭刻在她的脑海里,尽管她没有把这种想法告诉任何人,可是她坚信这种幻觉的真实性。她有意让奈顿更强烈地追求她,并给他造成一种假象,似乎罪行是德里克犯下的。”“太离奇了!”冯-阿尔丁说道。“非常离奇!这一类事情人们总是很难说清楚的。对,还有一件小事使我当时对我的线索产生了动摇。您的秘书有点瘸。可侯爵走起路来并不瘸。关于这一点我很长时间又没有弄清楚。有一天,雷诺斯-坦普林小姐偶然说起,她母亲那所医院里的外科医生对奈顿的瘸腿都感到很奇怪。这说明,他的腿瘸是假装出来的。我在伦敦找了一个外科专家,并得到了专门的材料,证明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正如您记得的那样,我曾当着奈顿的面提起过这位医生的名字。照理说,奈顿当时应该谈起,正是这位大夫在战时给他治过伤。但是他对此不置一词,这个微不足道的情况更加深了我的怀疑。另外,格蕾小姐还给我看过一份剪报,上面提到,在奈顿住院期间,坦普林女士的医院里发生了一起宝石失盗事件。正当我从巴黎里茨饭店给格蕾小姐写信的时候,她才第一次意识到,我们是沿着同一个方向跟踪的。虽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我终于得到了我的证据,有力的证据,即艾达-马松只是在罪行发生的当天早晨到达饭店的,而不是前一天。”两个人沉默了好久。然后百万富翁伸出了手,同桌子对面波洛的手相握:“您可以想象,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波洛,”他低沉地说道,非常感动。“明天我给您转去一张支票,但是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张支票能够表达我对您的谢意。您是一位伟人,波洛永远是一位伟人。”波洛站起身来。“我是赫库勒-波洛。”他谦虚地说。“但正象您所说的那样,我是我这一行的伟人,正象你是您那一行的伟人一样。我对自己能够为您效劳而感到高兴。”大厅里走进了庄严的帕波波鲁斯和他的女儿齐娅。“我相信您将离开尼扎了,波洛。”这位希腊人低声对这位侦探说,同时握住了他伸向自己的手。“公事催我回去,我亲爱的帕波波鲁斯。”“公事?”“对,公事。我们刚刚谈过公事……希望您的身体状况有好转,帕波波鲁斯。”“感谢上帝。它甚至有明显的好转,明天我们都能一起回巴黎了。”“太好了,非常难得。希望您没有把希腊总理完全搞垮。”“我?”“我听说,您卖给他一颗当今非常名贵的宝石,这可只有我们俩知道,而米蕾小姐,那个舞女正带着这颗宝石。”“可是……”帕波波鲁斯喃喃地说道。“一颗与‘火心宝石’相似的宝石。”“有很大的差别。”希腊人毫不在意地说道。“您是个非常在行的宝石专家,帕波波鲁斯!我特别感到难受,齐娅小姐,您会这么快就回巴黎。我曾希望,在我的公事办完之后,我们能够单独在一起多呆一会儿。”“恕我冒昧地问一下,您办的是什么公事?”帕波波鲁斯问道。“您一点也不冒昧。我们刚才顺利地把侯爵抓到了。”帕波波鲁斯幻想般地望着远方。“侯爵,侯爵?”他低声说道。“我似乎知道他。不,我真的有点记不清楚了。”“当然记不清了。”波洛说。“我说的是关于一件危险的宝石盗窃案。他似乎同您见过一次面?另外,他由于谋杀凯特林女士而被捕了。”“您说什么?真有意思!”他们很有礼貌地相互告别了,当波洛走远之后,帕波波鲁斯对女儿说道:“齐娅,这个人是个魔鬼。”“我喜欢他。”“我也喜欢他。”帕波波鲁斯承认道。“尽管如此,他还是个魔鬼。”

奇闻!女子遇害被分尸胸部硅胶助警察确认身份破案

2013-07-14 13:14:43来源:游戏堡编辑:简简单单我要评论

韦德国际 1

韦德国际 ,汕头海湾大桥下鹿屿岛码头附近惊现装有碎尸的行李箱!汕头警方在深圳警方的配合下,经过八天鏖战,成功侦破这起在深圳龙岗杀人碎尸、沉箱抛尸汕头的恶性案件,犯罪嫌疑人黄某山在深圳龙岗落网。昨天下午,汕头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该案的相关细节,其中女子胸部的硅胶成了警方破案的关键线索。

海湾大桥下发现沉箱碎尸

6月30日上午6时24分,汕头110接报:在海湾大桥下鹿屿岛码头门口发现一个用锁头和铁链锁住的箱子,发出阵阵恶臭,怀疑内藏尸体。

龙湖分局迅速派民警赶赴现场勘查,在行李箱中发现了残缺不全的人体尸块,行李箱被锁在用钢管焊接的铁笼里,除了没有发现头颈部和右腿外,其他高度腐烂的躯干均在行李箱内。

经鉴定,死者系女性,年龄22岁左右,身高160cm至165cm,左大腿有一文身且脚趾甲涂有红色指甲油,尸块躯干胸部外露硅凝胶填充乳房假体,初步判断死者已经遇害近一个月。

由于箱子位于汕头的出港口,这个藏尸的箱子究竟是从外海漂来还是从内河流下?“由于这并非案发现场,信息太少,警方也完全无法判断”。

胸部硅胶锁定死者身份

由于尸体已高度腐烂,藏尸箱里又没有死者的头部,死者隆胸填充的硅胶成了专案组民警的重要线索。“我们调查发现死者胸部两边填充的硅凝胶都是同一编号,我通过网站查的,这是一款进口的硅凝胶,然后我们通过代理商找到了这个号码的硅凝胶流向了珠海市的一家整容医院。”专案组民警介绍说。

“在珠海的这家整形医院中,警方查到了死者的身份为阙某清”,7月2日上午,专案组干警将死者的D N A与阙某清的父母进行D N A比对,最后确认正是阙某清。

凶手将头部和一条腿水泥浇筑

22岁的阙某清是广西玉林市北流市人,今年4月23日在珠海市做过隆胸手术,6月8日在深圳市罗湖区失踪,其家人在她失踪后向深圳警方报过警,深圳警方将其列为失踪案件。

专案组调查发现,阙某清与某男同居,但因其无业,加上男友经常不在身边,所以不时到夜场“炒更”(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第二职业)。

办案民警进而通过调查发现,从事“黑的”生意的汕头市潮阳区关埠镇人黄某山有重大作案嫌疑!7月7日凌晨,在深圳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在深圳市罗湖区一处出租屋成功抓捕黄某山,当场缴获被害人的手表1只、信用卡6张。同时还在出租屋查获了死者阙某清的头部和另外的一条腿,黄某山将其用水泥浇筑密封在一个纸板箱之内。

作案动机

“黑的”司机赌博欠债抢劫杀人

经审,黄某山交代:因赌博欠债,于6月初萌发抢劫杀人念头。今年6月8日15时许,被害人阙某清在深圳市罗湖区东门新园路搭乘黄某山驾驶的“黑的士”,要求到龙华某商城。黄某山见她一单身女子,产生抢劫念头,在南坪快速路停车后,持折叠式小刀威胁、捆绑被害人阙某清,将其带到深圳市龙岗区坑梓镇金沙路的出租屋,对其实施强奸,并抢走手表1只、银行卡6张、手机2部等物品。

为毁灭罪证,黄某山残忍地将阙某清杀害分尸,为了增加警方破案难度,特意将尸体拉到老家关埠镇榕江东湖码头,沉入江中。谁知因为尸体腐烂膨胀,本沉在水底的箱子顺着水流冲到了汕头海湾大桥下。

目前,该案还在加紧审讯和取证中。

声明:游戏堡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游戏堡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冯堡先生带了七年前见到Fox维尔尸体的十分水晶球,信阳海湾大桥下鹿屿岛码头周围惊现装有碎尸的行李箱。他的家人报了案,但警方却没有任何关于福克斯维尔的消息: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福克斯维尔的妻子拜访了著名水晶魔法师冯堡先生。冯堡在水晶里看到了一具漂在河面的尸体,当他细细地描述了那个人的样貌后,福克斯维尔的妻子突然叫到那就是她的丈夫。之后冯堡又说福克斯维尔的尸体就在泰晤士迪顿,而且他的头部被击中;后来他的妻子把这一事情告诉了警方力,警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把最后的希望寄于水晶线索。后来,尸体果真在泰晤士迪顿找到了,并且法医发现他的头部确实有一个伤口。

之后,福克斯维尔的事件名扬四海,不断有人来向冯堡先生询问各方面的问题。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用水晶破解火车谋杀案这一事件。

在玛尼女士死后,她的家人拜访了冯堡先生,希望他能够帮他们找出真相。冯堡先生带了五年前看到福克斯维尔尸体的那个水晶球。他仔细盯着水晶球看子一会儿,说看到了一些事情,玛尼女士的两个亲人过去看了一下,却说什么也没看到。他们又仔细地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用肯定的语气说看到了,一辆在轨道上行驶的火车,在其中一节车厢内看到了一对男女。男人抓住女人的肩膀,车厢门被打开,那个女的被甩出了车厢两个年轻人生动地描述着那场争斗。之前,警方一直都认为死者属于自杀。后来法医证实了死者身上的有些伤痕是在没有离开车厢之前造成的。

虽然如此,但也没有找到真凶,因为这一切并不能作为断案的证据。但水晶里的画面帮助找到了目击证人;画面显示争斗发生时,火车刚好经过一个信号塔,当时信号员就在窗前,他有可能目睹了这一切。警察当时对这样的证词根本就不屑一顾,没有人相信在晚上可以从信号塔里看到行驶的火车内发生的事情。罪犯学家柯林斯教授对死者属于自杀的理论坚信不移,所以他对此也感到怀疑,于是他征求到了铁道部的允许,在晚上到那个信号塔进行了实验。他在信号塔里面看到了行驶而过的火车,他说可以清楚地看见车厢里的一切。水晶球里面看到的场景后来都被当时的信号员证实了。虽然这件事一直被认为很不可思议,但它确实为破案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神秘的印度女孩

超自然研究领域的研究者迈尔曾记载了一件与上述事件相似的一个例子:鲁斯是威克姆上校家的一个印度仆人。上校夫人对鲁斯的特异功能很感兴趣,经常让鲁斯从玻璃杯中看她远方的朋友正在于什么。她说那个女孩告诉她的事情最终都被证实是真的。威克姆上校在阿瑟州有个法官朋友,听说了鲁斯的特异功能后,这位法官对此抱有绝对怀疑的态度。他称,除非有足够的证据,否则他绝不相信此类事情。终于,当他自己丢失了一些贵重物品后,他有了机会来证实鲁斯的能力。

鲁斯在桌上放了一个装满水的玻璃杯,她往水里面看,法官就向鲁斯问问题。他对她下指令:描述一下我的卧室。女孩照做了,并讲得跟现实中的一模一样。接着法官让她找他丢失的东西:她看着水里说她看到了一个不是很大的铁盒子,里面有钱和一沓纸。法官惊喜地说她说的一点都没错。然后问她盒子在哪里。她说在一间小屋子里,但是没有钱了,只剩那些纸。告诉我到底是谁拿走了钱?女孩又看着玻璃杯里,然后说那个人在阁下的家里,他长得有点黑,穿了一身白色衣服,系了一条猩红色的腰带,围了一块金黄色的头巾。他的左手上面有刀疤痕。法官听后惊叫道:是管家乔夫,正是我怀疑的那个人。法官回去后,真的就在仆人的房间里找到了盒子,但是里面的那沓纸也不见了,盒子是空的。这是惟一与女孩描述不相符的地方。

水晶破案,秘密何在?

在水晶里面看到的景象和在玻璃杯里看到的景象是怎么回事呢?他们到底是在其中耍了什么手脚呢?这方面的著名专家尤葛先生用自然现象来解释了这一些神秘现象。

他解释说,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获取一些信息是非常可能的。他用意念转移理论来解释这一切。他认为那些对着水晶看的人很有可能会在你没意识到的情况下,从你的思维中获取到你的某个朋友的信息,实际上,他得到的信息并非像人们认为的那样来自于神灵,而是来自于你的那个朋友本身。也就是说,你潜意识里的第一印象会以意识或者一种景象表现出来。水晶或玻璃杯的目的在于使你集中精力并使得这种意识或者景象更加清晰。

尤葛还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一个人如果在他死之前大脑没有受到伤害的话,在他死去那一刻会有一种特殊的集中注意力的能力。这种意念的传达就像无线信号一样并不会受到距离远近的影响,用潜意识的某种形式传给朋友或家人。那么意念到底是什么东西呢?简单而比较形象地说它就是人脑的收发装置。也许我们不能感知,但只要人活着,大脑对信号的收与发就会不停。其实宇宙间万物都存在这样的现象,比如生活中为什么会有人突然说,谁在背地讲我,于是就会有人脸红耳赤,这是因为她或他无意间收到了那个信息,并产生了共鸣。

很显然,虽然我们已经尽可能去寻找合理的说法来解释这一切,但迄今也没有一个人敢肯定这些神秘事件发生的科学理论,或者说这些理论都还未被科学所证实。包括以上我们提到的意念传达理论,虽然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有很多细节却不能解释清楚。所以,那些类似于从水晶里看到了凶案的事件仍然未被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