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国学文化 >

孟子称之为良知、良能,教师德性

无论是“教师德性至上论”还是“教师德性基础论”,都容易使教师德性陷入困境。

孟子的性善论

韦德国际 1

教师德性;人性;义利观

性善论是孟子思想体系的核心,也是他仁政学说和王道理想的逻辑起点和理论依据。但是,长期以来,“性善论”被人们解读为“人性本善”,这不得不说是历史的遗憾。本文将论证“性善论”实为“人性向善”,并分析性善论的内容和现实意义。

孟子所提及到的性善论的是什么意思、而在对于灭个人之间的心理上的活动,儿在这种心理上都是一个很普遍的一个天性,而对孟子来讲,这种可以用良知来去称为,那么孟子性善论指的是什么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原标题:教师德性困境:根源及突破

孟子,性善论,人性向善,人性本善

孟子性善论指的是什么

作者简介:方红,女,福建建阳人,湖北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主要从事教育学原理研究,E-mail:fanghong0921@163.com。武汉 430062

性善论是孟子思想体系的核心,也是他仁政学说和王道理想的逻辑起点和理论依据。但是,长期以来,“性善论”被人们解读为“人性本善”。本人认为,“性善论”实为“人性向善”,以仁义礼智“四德”为具体内容,其现实意义是减轻道德建设的压力。

孟子的性善论的性指的依据是什么?

内容提要:无论是“教师德性至上论”还是“教师德性基础论”,都容易使教师德性陷入困境。审视教师的德性困境,其根源正是由于教师德性的双重属性,导致社会需求与教师个人诉求的矛盾,引发高标准的要求与基本的职业素养之间的差距与争论。而人性假设的复杂、伦理价值的矛盾、规范制约的两难,又是教师德性双重属性的根源所在,也是教师德性困境的推手。教师德性困境的破解则需对人性作二维理解、正视义利之辨、构建制度伦理。

一:为什么是“向善”

战国时期孟子提出的一种人性论。孟子认为,性善可以通过每一个人都具有的普遍的心理活动加以验证。既然这种心理活动是普遍的,因此性善就是有根据的,是出于人的本性、天性的,孟子称之为良知、良能。 《孟子;告子上》: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 《孟子;公孙丑上》: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孟子;尽心上》: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者,及其长也,无不知敬其兄也。 孟子以性善论作为根据,在政治上主张实行仁政。

关 键 词:韦德国际 ,教师德性 人性 义利观

现如今,连三尺小童都会背诵“人之初,性本善”,也都知道这句话是根据孟子的理论得出的。但我们仔细考察一下《孟子》原文,就会发现这里面有些内容值得商榷。

孟子性善论的内容和特点是什么?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基础教育知识供给及其干预机制研究”。

《孟子。告子》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水信无分于东西,无分于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1]

先秦儒家对于人性善恶问题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在中国人性论史上,第一个提出性善论的是孟子。他认为,人性是善的,就像水往低处流一样,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孟子认为,人生来都有最基本的共同的天赋本性,这就是性善或不忍人之心,或者说对别人的怜悯之心、同情心。他举例说,人突然看到小孩要掉到井去,都会有惊惧和同情的心理。这种同情心,并不是为了讨好这小孩子的父母,也不是要在乡亲朋友中获得好名声,也不是讨厌小孩子的哭叫声,而完全是从人天生的本性中发出来的,这就是不忍人之心

中图分类号:G45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319X04-0026-06

在这里我们需要重点看几个字词,就能明白为什么是“人性向善”了。

不忍人之心也叫恻隐之心。此外还有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这四种心,就是孟子论述人性本善的根据。孟子认为,人与禽兽的差别很微小,仅仅在于人有这些心。如果没有这些心,就不能算作是人。在他看来,如果为人而不善,那不是本性的问题,而是由于舍弃了本性,没有很好地保持住它,绝不能说他本来就没有这些善的本性。因此,人如果有了不善的思想和行为,就应闭门思过,检查自己是否放弃了那些天赋的心,努力把这些心找回来,以恢复人的本性。这就是孟子所说的求其放心,后世称为复性。如果反省自己,一切都合乎天赋的道德观念,那就是最大的快乐,这就是孟子所说的反身而诚,乐莫大焉。

审视当前的教育现实,存在部分教师德性不高的现象。部分教师追求物欲的刺激和低俗的享乐,敬业精神不够,甚至突破道德底线对学生造成种种身心伤害,规训化教学、灰色交往等也时有发生。尽管这不是普遍现象,但部分教师德性不高是不争的事实。而造成教师德性不高的原因,自然异常复杂,有来自外部的文化、社会方面的因素,也有来自教师自身的因素。这其中任何一方面的阙失,都有可能导致教师德性发展陷入困境。

信:古汉语中的“信”,在疑问句当中通常解释为“当真”。因而第一句话可以直译成:谁当真部分东西、不分上下吗?

孟子的性善论对传统思想影响很大,宋代以后流传的《三字经》第一句话就是人之初,性本善。性善论也成为后来儒家的正统观念。

一、教师德性之困

之:人们常把在这种语境下的“之”当成没有实际意义的语助词,而不能解释为“的”。但是我们要瞪大眼睛,这里“人性”与“善”之间的字是“之”,既非“本”又非“向”。我们应当秉持公心,只将“人性之善”的“之”给省去,而不能随意增字。

性善论的典故

当前,社会在普遍认可教师德性重要性的同时,形成关于教师德性的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教师德性是教师的奋斗目标,教师只有不断接近高标准的道德要求,才能在教育生活中不断完善自身、提高德性。我们可以将这种观点概括为“教师德性至上论”。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教师德性是维持教育教学的基本要求,教师在工作中只要具备基本的德性就能奠定良好基础。我们可以将之概括为“教师德性基础论”。事实上,无论是“教师德性至上论”还是“教师德性基础论”,都容易使教师德性陷入困境。

犹、就:“犹”在古今汉语里都被解释为“犹如、好像”,是一种打比方的口气;而“就”字在古汉语里则被解释为“往、向”。于是乎“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应当解释为:人有善性,就如同水向下流淌一样。这句话最终判定了“性善论”实为“人性向善”。

《孟子;告子上》: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1]

对于第一种观点而言,强调教师“以德为先”,教师德性总是处于当时社会道德的最高水准上。此种观点容易割裂教师德性与教师生活的整体性,完美无缺的道德期待极有可能遮蔽教师作为“人”的真实存在。一旦这样的观点无限扩张甚至泛滥成灾,将对教师产生无法承受的压力。当教师的实际表现离期望越来越远时,就会产生消极无助,心理失衡,长此以往,行为的失范、教育的低效将不可避免。同时,高标准的德性期待也将因其遥不可及而形同虚设。

于是,把这些拆分开的译文综合起来翻译,就是:“水当真部分东西、不分上下吗?人有善性,就如同水向下流淌一样。人性都是向善的,水都是自上向下流淌的。”

《孟子;公孙丑上》: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孟子;尽心上》: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者,及其长也,无不知

对于第二种观点,教师德性则表现为教师的基本职业道德,教师只需要恪守教师基本的行业规则即可。此种观点强调对教师德性的控制与考核,将教师德性具体化为各种条目,以可量化、可评价的指标体系规范教师的行为。此种观点容易导致以制度规约教师德性,一旦推向极端,制度的建立将会成为教师德性生成的桎梏。过度的制度规约剥夺了教师的“志业感”和“责任伦理”,教师德性可能最终会被机械地操持和算计。正如周淑卿所言:“政策上所设定的,以为能藉以促成课程改革的教师专业角色,往往因缺乏教师的认可,流于一厢情愿的想法,而难以拓展。”[1]

中国古代的哲人,尤其先秦诸子,经常以水自高往低流淌作为参考系统,类比自己学说的理论。除了孟子,数孙武最典型。《孙子。形篇》说:“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就(一本作‘趋’)下;兵之形,避实以击虚。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虽然孙子论述的是“兵形”,但以自高往低流淌的水作为参考系统却是如出一辙。

敬其兄也。

可见,“教师德性至上沦”和“教师德性基础论”都存在弊端,这便导致教师德性发展陷入困境。教师德性的“圣化”实际带给教师的是束缚,传统文化对教师的各种隐喻,如“蜡烛”“春蚕”“园丁”“工程师”等,即是“教师德性至上论”的体现,其看重的是教师社会工具价值的发挥,忽略了教师个人主体价值的实现,容易导致社会需求与教师个人诉求的矛盾。而以规范制约教师德性,则会引起教师德性生成的被动与消极,况且,规范只能提供有限的条款,它无法穷尽教师所有的教育生活。当规范面对复杂教育生活情境时,其作用就会显得苍白,甚至让教师产生一种印象:法无禁止即可为。当前,媒体报道中教师与学生发生肢体冲突,以“心理疗法”为名猥亵女学生等等更是让我们对规范的约制成效屡屡表示怀疑,同时让我们深刻认识到,外部规范的约束并不是改善教师德性低下的最好选择。那么,教师德性该何去何从?教师德性发展该以何标准?为何两种存在弊端的教师德性,却在历史和现实中都占有一席之地?两种德性论争论的根源何在?

总之,将“性善论”解读为“人性向善”,才是孟子的本意。

孟子以性善论作为根据,在政治上主张实行仁政。

二、教师德性之困的根源分析

二:“性善论”的内容

《孟子;滕文公上》: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

审视两种德性论之争,其根源正是由于教师德性的双重属性,因为社会与教师个人的矛盾,引发高标准的要求与基本的职业素养之间的差距与争论。深而思之,为何会出现教师德性的社会要求与个人诉求之间的矛盾?为何教师德性的高标准与底线论无法并行不悖?究其原因,或能从人性的解读、伦理价值的矛盾、制度规约的两难中找到解答。

《孟子。告子》中还有三句名言:一则“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一则“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一则“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孟子对于性善论的最用力的论证,是通过人的心理活动来证明的。孟子认为,性善可以通过每一个人都具有的普遍的心理活动加以验证。既然这种心理活动是普遍的,因此性善就是有根据的,是出于人的本性、天性的,孟子称之为良知、良能。

人性假设的复杂

根据这三句言论,我们可以看出:在孟子看来,“人”之所以区别于“非人”,就是因为人有“四心”及在此基础上扩充的“四德”——仁义礼智,而“非人”则没有。这便是孟子“性善论”的具体内容。

德性的研究总是以既定的人性预设为前提,正如张岱年先生指出的:“无论是认为道德来自天意,或认为源于人的生活,都着重研讨了道德与人性的关系。”[2]不同的人性假设则会导致不同的教师德性观。

读者不要诧异:本人并没有再次陷入“人性本善”的理论体系中,因为我只是说“四德”是“人”与“非人”的区别,并没有把“非人”等同为“禽兽”。常人的理解是“非人”就是“禽兽”,却往往忽略几个小细节。

关于人性的研究,典型的包括性善论与性恶论。以孔子和孟子为代表的儒家学派是性善论的代表。性善论认为人性本善,人的不善源于后天的环境与生活经历。正因为人性的善良,人才有向善的可能性。孟子认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砾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3]他把仁义礼智这些所谓的善,当成是人天生就有的,每个人的人性都是善的。既然人性本善,那么依靠道德和天性就可以维护社会秩序,所谓的“德治”“仁政”即是其积极倡导的统治方式。因此,性善论对于德性持积极乐观态度,强调道德的自我约束,重视精神的激励作用,认为人应当追求一种崇高的精神生活。而在精神追求中,最高尚的就是道德追求,以道德高尚的理想人格作为人生奋斗的榜样。性善论强调德性建设重于制度规约,孔子曾告诫世人:“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4]道德真诚远比监督机制更具有说服力。

其一是孟子说没有“四德”“非人也”的语气。他并没有说“无羞恶之心,非人也,禽兽也”这样的话。从语气来看,这只能是感叹句:“这不知羞耻的人,真不是东西!”

其二是孟子乃至儒家的“法先王”。我们知道,儒家基本都坚持“法先王”,亦即视三皇五帝为圣人,将三皇五帝的言行作为言行规范,而后人评价孟子直接就说他“言必称尧舜”。但是,我们必须明白,所谓的三皇五帝只不过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不存在于现实社会,而我们人类则是社会与现实中的,因而我们的道德情操远远不如尧舜是很正常的。换言之,在传说中的尧舜时代,“四德”是“人”与“非人”的界限,在现实社会中就要降低级别——“四德”只 能作为君子与小人的界限。

其三,《孟子。离娄》和《孟子。滕文公》中还有两句名言:一则“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是“庶民”把这些相异的地方去掉了,而“君子”注意保存。一则“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也只是说“近于禽兽”,没说“乃禽兽也”。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仁义礼智“四德”就是孟子“性善论”的具体内容。

三:性善论的现实意义

滨州学院政法系的王云龙学兄撰文指出,孟子性善论的现实意义主要有三条:其一,促进社会主义道德建设,提高人们的精神境界和道德修养其二,促进人们道德责任感的形成,加快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进程其三,有利于倡导人们遵守现代的道德法则。*

我个人认为,学兄的文章所论,既有些“官话”,又没有一语道破孟子性善论的现实意义。在我看来,既然我们已经明白了“性善论”应当解读为“人性向善”,就应该利用这个结论。我得出的现实意义是:“性善论”(“人性向善”)能减轻当今社会道德建设的压力。

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人性向善”的“向”字是一个动词,于是“向善”也就成为一个动态的评价标准。当今社会,以动态标准评价或评定一个人已经开始普及。比如“这个人工作兢兢业业”,就比说“这个人工作很好”要更实在一些;再如近年来的司法审判中有一条比较新的原则——“程序正义大于结果正义”,也是注重过程。就算我们说犯罪分子所犯的罪行情节恶劣,说这位罪犯品行极端恶劣,但只要他肯改过自新,就不必要求他一步到位,而是要先让他做到“开始转向善的一面”,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真正成为一位全新的“性善”的公民。

总之,将“性善论”解读为“人性向善”,由于是一个动态评价标准,“向善”是一个过程,所以会减轻当今社会因本着“人性本善”的原则进行道德建设的许多压力,从而加速国民素质比较普遍的提高。

*王云龙:浅议孟子的性善论及其现实意义,载于载于《滨州学院学报》,08年12卷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