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解密历史 >

有蜚语说袁崇焕私通西楚,关外由袁崇焕负担

天启六年正月,辽北地区天寒地冻,努尔哈赤见高第尽撤关外城池,趁明军撤退之机,率兵13万,号称20万,西渡辽河,直扑宁远。二十三日,后金兵抵达宁远城下。当时,宁远守兵仅有1万,双方实力悬殊。消息传来,经略高第惊惶失措,吓得屁滚尿流,封闭关门,归缩不动,绝不救援。京师大臣也知道宁远凶多吉少,新任兵部尚书王之臣连连嗟叹。袁崇焕慷慨激昂,书写血书:“区区宁远,中国存亡系之,失此不守,数年后吾族皆左衽矣。”激励将士誓死守城,有逃亡者格杀勿论,同时将城外居民撤入城内,坚壁清野,又设重金悬赏奖励勇士,初步稳定了军心民心。二十四日,努尔哈赤派人劝降,被袁崇焕骂回,就开始攻城。后金军善于骑射野战,攻势凶猛。袁崇焕待敌兵迫近,下令发射刚刚引进的西洋巨炮,又用滚石火木向敌军猛发。后金兵死伤甚重,努尔哈赤也被炮火余力击伤。满兵连攻三日,袁崇焕率军民死守,战斗异常惨烈。战火中袁崇焕也肩臂受伤,鲜血染红了战袍,将士劝他下城,他撕下战袍裹住伤口,继续指挥。此时正值严冬,袁崇焕的胳膊与血染的战袍被冻粘在一起。见主帅誓死抗敌,将士们争死效命,血战三天三夜,杀得金兵尸横遍野。努尔哈赤见力攻不下,最终不得不下令退兵。这就是有名的“宁远大捷”。袁崇焕守卫宁远取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胜利。努尔哈赤自25岁起兵攻明以来,至今四十余年,大小数百战,战无不克,攻无不胜,而且多是以少胜多,令明军闻风丧胆。如今攻一个孤城宁远竟毫无办法,而且损失惨重,愤恚不已,退兵途中劫掠了明军的一个粮草重地觉华岛,将守岛的几千名兵将屠杀殆尽,又焚烧了十万石粮草,以泻败兵之恨。尽管如此,努尔哈赤依然郁郁寡欢,是年八月还没回到沈阳就一命呜呼,时年68岁。这一仗是努尔哈赤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大败仗。后来,清人在修《明史》谈到此次战役时说:“我大清兵举兵所向,无不摧破,诸将罔敢议战守,议战守自崇焕始。”袁崇焕指挥并参与作战的宁远大捷,打破了后金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使关外筑城防守策略的正确性得到验证,极大振奋了明末低迷的官心、军心、民心。这一胜利从根本上说来自于明军先进的武器装备和正确指挥。消息传到北京,高第因坐守不援被免职,由王之臣代任辽东经略,升袁崇焕为佥都御史,巡抚辽东。当时,魏忠贤势焰日炽,把握朝政,不少大臣趋炎附势,蝇营狗苟,阉党大盛。魏忠贤见袁崇焕地位飞窜,开始提防,派两名亲信太监刘应坤和纪用去宁远监军,干预军事。袁崇焕极力反对却毫无作用,为使自己的策略得以顺利施行,不受掣肘,不得不顺水推舟,尽力敷衍照顾好两位监军太监。他还在奏折中吹嘘两位太监的功劳,后来甚至也追随大势请求为魏忠贤在辽东建立生祠。王之臣经略辽东后,袁崇焕又与他在人事安排和职权划分上产生了意见冲突。朝廷为调和两者关系,只得将辽东防务划分为二:关内由王之臣负责,关外由袁崇焕负责。这种简单粗放的做法不仅没有调和好两人的关系,反而事与愿违,双方对此都不甚满意:袁崇焕认为这是对他的不信任和猜忌,而王之臣职任辽东经略,有权节制关内外兵事,现在却只负责关内,权力小了一半,也很是不满。一时间,廷内不少大臣认为袁崇焕居功自傲,不服节制,弹劾他的奏折和言论日渐增多。袁崇焕性情耿直,即上疏申辩:“任劳则必召怨,蒙罪始可有功,怨不深则劳不著,罪不大则功不成,谤书盈箧,毁言日至,从古已然,惟圣明与廷臣始终之。”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被弹劾攻击,是因为功劳太显。尽管他说的不无道理,但此时上疏申辩就有些自视甚高甚至要挟的意思。朝廷怕两人失和对备战不利,天启七年,就将王之臣召回京师,由袁崇焕一人节制关内外军事。袁崇焕成为事实上的蓟辽经略。努尔哈赤殒位后,其第八子皇太极继位。此时,满洲正处于内困外乏的忧患时期,作为游牧民族的满洲生产力低下,又因急剧扩军,不仅军需补给困难,百姓生活也难以满足。皇太极的皇位来之不易,且很不稳固,要笼络、震慑其他贝勒,巩固自己的位子。他即位之初需要一定的喘息时机,既无力也不想此时与庞大的明朝大动干戈。出于这许多方面的考虑,他有意同明朝在一定限度上议和,以为缓兵之计。在明朝,高第从北部边境线撤退后,边境仅余宁远、前屯卫两城。袁崇焕深知,与善于骑射的女真族作战,必须训练一支纵横驰骋的野战军,而练兵、屯田、造械、修筑锦州宁远防线等等都需时日,他也渴盼后金这一时期不发动攻势。双方都需要一段的休战时间,不约而同地产生了和谈的念头。袁崇焕主动示好。努尔哈赤死后,他派都司傅有爵、田成等30多人赴沈阳吊丧,并祝贺新汗皇太极登位,而真实目的则是打探后金内部虚实。这是明朝官员自辽事以来第一次到后金进行政治活动,皇太极也显得颇为友好,殷勤接待并派使回谢,献上人参、貂皮等礼物,并附上了文书。袁崇焕见来书封面题写“大明”“大金”字样并列,认为有失国朝尊严,就没有拆封直接让来使带回,也没有复信。当时,满洲还没有吞明的野心和胆量,女真人口不到50万,土地也就10万平方公里,而明朝人口达1亿多,国土600多万平方公里,此外还有几个附属国。两国的实力悬殊太大。双方的议和各有自己的目的:皇太极是要明朝承认自己现有的疆域,能和明朝自由贸易,发展经济,壮大实力;袁崇焕则是想借议和重整力量,一举荡平满洲,收复全部辽东失地,把女真赶出去,重现明前中期的辉煌。西汶艺术网正在双方积极准备谈判的时候,皇太极出其不意出兵朝鲜,并攻击据守皮岛的毛文龙。朝鲜作为明朝的附属国,一直向明朝进贡并听从明朝调遣,明朝负责保护其不受日本侵略。辽事以来,朝鲜在后方给后金军极大牵制,使其不敢大肆攻明。后金对作为明朝附属国的朝鲜早已觊觎已久。征服朝鲜不仅可以得到其丰富的物产,同时可以解除进攻明朝的后顾之忧。此时袁崇焕正忙着修建锦州城池,构筑锦州、宁远防线,得到朝鲜的求救情报急忙派兵赴援。而援兵未到,朝鲜已经抵挡不住,投降了后金。西汶艺术网页码1 2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

毛文龙是浙江杭州人,祖籍在山西太平,万历二十三年进士,官山东布政使司。他原先不事产业,经常赌博,渐成无赖之徒,因有个舅舅在兵部做官,被推荐为都司,到辽东去投总兵李成梁,随军出援朝鲜,负责制造火药兵械,得到嘉奖。辽东失陷后,他带百余人以朝鲜为根据地,打打游击,不时侵扰后金军后背。天启元年七月,毛文龙带领200与人偷袭了后金的镇江城,取得胜利,成为当时少有的胜仗,从此声名大噪,被封为东江总兵,加左都督,赐尚方剑,挂将军印,设军镇于皮岛。皮岛又称椴岛、椵岛,位于鸭绿江口之南,距朝鲜本土仅一水之隔,地理位置显要。辽阳、沈阳失陷后,河东辽民多逃岛中。毛文龙在那里建房、练兵、征税、与过往客商开展贸易,成为一块基地。朝廷特别为他设立一个军区,叫东江镇,以毛文龙为总兵,划拨粮饷。因当时袁崇焕还没有名气,毛文龙成为惟一能与后金军相持的人物,很受朝廷器重,甚至有人说:国家只要有两个毛文龙,就可以恢复辽地,擒努尔哈赤。毛文龙以东江为基地,常常发动小股士兵,袭扰后金军营。尽管几次行动都以失败告终,却像只跳蚤搅扰得满军不得安宁,客观上也起到了一定的牵制作用。天启七年之后,毛文龙占据皮岛后,因满兵没有水军,安全感大增,过起了海外天子的日子,不再出兵骚扰后金,而且做起生意,征收商船通行税,又派人去后金辖区挖人参。同时他还保持与北京的联系,不时上疏,夸大自己的功劳和艰苦,邀功请赏,向朝廷要粮饷,有次竟把斩杀六人说成斩杀六万,甚至杀百姓以充后金兵数。他还向附近的朝鲜索要钱粮,理由是帮其阻击金兵,要出保护费。朝鲜作为附属国,只得依从。这样,毛文龙在皮岛没有起到应有的军事作用,钱却赚得盆满钵满。同时,他也没忘记拉拢朝中诸臣,送给魏忠贤及其党羽大量贿赂,许多大臣都为他撑腰说话。御史麦之龙弹劾毛文龙擅权专用,也被魏忠贤处死。历史学家在“满文秘档”中还发现了他与后金往来的密信,毛文龙在密信中与皇太极议降,说“尔取山海关,我取山东,若从两面夹攻,则大事可定矣”,在另一封密信中又称“尔率兵前来,我为内应,如此则取之易如反掌”。当然这已是后来知晓的事了。毛文龙逐渐得意忘形,忘乎所以。崇祯刚刚即位,毛文龙即上疏,措辞激烈,说自己“七年苦楚,百事勤劳,有不平者事五”,即衣服不足、待遇不一、赏罚各异、抹杀战功、传言不断等,以辞职相威胁请朝廷给予满足。崇祯不明白真相,便下诏宽慰:“文龙远戍孤悬,备尝艰苦,屡建捷效,心迹自明。东顾方殷,岂得乞身求代,还宜益奋义勇,多方牵制,以纾朕怀。”更让毛文龙肆无忌惮。袁崇焕与毛文龙之间的芥蒂早在袁崇焕指挥宁远之战时就已经开始了。当时后金军攻打宁远,毛文龙却两次拥兵不救,其后金兵攻打毛文龙时,袁崇焕也有意无意慢半拍去救援,使毛文龙丢掉了铁山大营。正因此,袁崇焕遭到支持毛文龙的大臣的攻击,被迫致仕。此次袁崇焕重新督师,赴辽前与大学士钱龙锡商谈方略时,就表示,整治辽东“当自东江始,文龙用则用之,不用则斩之,易易耳”。西汶艺术网[ 2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

韦德国际 ,崇祯二年春,朝廷又欠饷不发。袁崇焕担心再发生兵变,上疏请皇帝再发内帑补救。这自然让崇祯帝加深了对他的厌恶。接着,袁崇焕又上疏说,当前山海关一带的防务已经相当稳固,但西边的蓟州、遵化一带却很单薄,蓟辽总督刘策胆小懦弱不知兵法,应用重兵把守。明初,为防备逃回北方的蒙古兵卷土重来,明朝全力修复了秦时建立的长城,设立了九个边防军区,也即所谓“九边”,分兵驻守,一有敌情就放火为号,相互增援,保障了都城北京的安全,成为一道坚实的屏障。努尔哈赤起兵后,明加强了对辽东的防守,而忽略了其他边镇,直至逐渐废弛。因当时蒙古族与女真族关系恶劣,明廷采取安抚拉拢蒙古诸部防止后金的策略,以蒙古部落作为缓冲带。天启末年,女真降服朝鲜后,又降服了蒙古诸部,使之归附。明朝边境线立刻暴露在后金锋线下。袁崇焕看到了这种危险情形,接连上奏,朝廷刚开始不予理会,后交兵部商议,迁延下来。崇祯二年十月初二日,一直在与袁崇焕议和的皇太极突然倾全国之力绕开宁远、山海关防线,由蒙古境内开拔,兵分三路,分别从大安口、龙井关、洪山口突袭长城防线。其后,金兵攻城略地,一路杀来,势不可挡,顷刻兵临遵化,直逼北京。消息迅速传至北京,京师戒严,百姓人心惶惶,不少人开始南逃。皇太极所以选择此时冒险突袭,一是明廷坚决不肯议和,却又无力改变现状,相持下去对满洲游牧民族来说很不利;二是本年后金遭受严重饥荒,饿殍遍地;三是地处腹背的朝鲜、毛文龙已不再构成威胁,没有后顾之忧;四是蒙古部落新归顺后金,可作先导和前锋。此数种因素使皇太极选择了先发制人。当然,皇太极并非没有顾虑,其智谋团对此次行动分歧很大,进行了数日数夜的争论:举全国之力攻击庞大的明朝,劳师袭远,粮草不济,兵力必然削弱,更重要的是万一袁崇焕乘虚攻入都城沈阳,后果不堪设想。但经过彻夜争辩,皇太极还是决定出征。袁崇焕十月二十八日得报,当时身在宁远,立即传令分兵两路,一路由山海关总兵赵率教带骑兵4000西上堵截,驰救遵化,另一路由祖大寿、何可纲马不停蹄,增援北京,自己则镇后策划。十一月初四日,后金军进攻遵化城。巡抚王元稚依城固守,顽强抵抗。赵率教援兵星夜兼驰,抵达三屯营。但三屯营总兵朱国彦胆小如鼠,不容入城,赵率教率部直奔遵化,途中遭遇后金贝勒阿济格所部,力战身亡,全军覆没。初五日,遵化城陷,王元稚自缢。初十日,袁崇焕率祖大寿、何可纲一路援军飞抵蓟州,沿途所经各地都留兵布防,准备截断清军退路。崇祯帝得知袁崇焕驰兵入卫,下旨褒奖,主动发内帑犒赏将士,令袁崇焕统率各路军马。袁崇焕令祖大寿作先锋,自己居中调停,赴援京师。遵化陷落,朝廷一片混乱。崇祯惊惶失措,急忙提拔一切可用之人。他召还赋闲在家的孙承宗任兵部尚书兼中极殿大学士,负责保卫京师,将原兵部尚书王洽革职下狱。此时,京城人心惶惶,有流言蜚语说袁崇焕私通后金,因和议不成,引导金兵攻入北京,以胁迫朝廷同意和议,制定盟约。崇祯帝从战争刚开始就有些起疑,对这些流言也有所耳闻。说袁崇焕私通后金,也并非空穴来风:他擅杀毛文龙,目的是为后金除去心腹大患;他与后金和谈,名义上是缓兵之计,但更可能是暗中议降;后金绕道蒙古入侵,也有人说是袁崇焕给他们出的主意,否则袁身为督师,如何不能预知敌军这么大的行动?但在非常时期,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只能静观事变。崇祯传信袁崇焕应驻守蓟州,不可轻举妄动,随意调拨军队。当然,信的口气很是委婉。不料,皇太极攻陷遵化后,并没有象袁崇焕预计的那样强攻蓟州,而是象征性地打了一仗就迅速向西挺进,进逼京师,连陷玉田、香河、顺义等县,推进到通州北20里处扎营,分兵向居庸关、天津、密云推进,形势更加严峻。西汶艺术网[ 2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庄廷鑨明史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袁崇焕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于谦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正说历朝十大冤案——曾静、吕留良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