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解密历史 >

那么项羽为何最终留不住范增,说"亚父"是"尊敬之次父"是说不通的

韦德国际 ,范增,据《史记·项羽本纪》载:“居巢人,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计。”秦未天下大乱,曾先后辅住项梁、项羽叔侄,功勋卓著,项羽尊之曰“亚父”。范增尽心为项羽出谋划策,鸿门宴上,范增已经安排好一举除掉刘邦,但项羽心怀妇人之仁,致使刘邦逃脱。虽错过这一良机,但后来仍有灭掉刘邦的机会,结果又让刘邦得以发展。据史料记载,其后“汉王军荥阳南,筑甬道属之河,以取敖仓”,“项羽数侵夺汉甬道,汉军乏食”(《史记·项羽本纪》),情形对汉军极为不利,于是“汉王请和,割荣阳以西者为汉”。范增劝说项王一举剿灭之,于是项王不理睬汉王之请和,汉王为此对范增更加耿耿于怀。为除去项王身边这个屡屡与自己作对的眼中钉,汉王乃用陈平之计,“以间疏楚君臣”。结果,刚愎自用、头脑简单的项王怀疑亚父与汉有私,并“稍夺之权”。范增“及其见疑,乃怒,辞老,愿赐骸骨归伍,未至彭城而死”(《史记·高祖本纪》)。从鸿门宴上由于项王怀妇人之仁而使得刘邦侥幸逃脱,到后来项王轻信汉王的离间之计,对范增产生怀疑;从范增忠心耿耿于项王,鞠躬尽瘁,眼看项王屡失天机而气急交加,到后来的对项王感到悲愤、痛心和彻底友心失望,最后不得不提出“愿赐骸骨归卒伍”,最终在前往彭城的路上“疽发背而死”(《史记·项羽本纪》)。我们完全可以说,范增是被项王给气死的。当他行走在前往彭城的路上,我们可以体会出老人心底无限的愤怒、痛心和苍凉。西汶艺术网根据《灵枢·痈疽》的阐述,“疽”乃人体荣卫虚弱,寒气客于经络之间,导致气血壅遏不通,久则阳气蕴积生瘀热,寒热不散,故而发于肌肉筋骨间的一种创面深而恶的疮肿。《灵枢·痈疽》同时指出:“寒气化为热,热胜则腐肉,肉腐则为脓。脓不泻则筋烂,筋烂则伤骨,骨伤则髓消,不当骨空,不得泄泻,血枯空虚,则筋骨肌肉不相荣,经脉败漏,熏于五藏,藏伤故死矣。”可见,一旦生疽,其预后是相当危险的。西汶艺术网隋代巢元方在其《诸病源候论·疽候》中说“疽者,五脏不调所生也”,指出了疽产生的主要原因。书中还进一步说明“若喜怒不测,饮食不节,阴阳不和,则五脏不调”,表明人的情志、饮食和气血阴阳都与“疽”的产生有着直接而又紧密的联系。而范增其时的情形又是怎样的呢?在项王身边竭忠尽智多年之后,最终还是轻易地遭到猜疑,其胸中愤愁磊落不平之气可想而知;加上他主动请求离职“归卒伍”,而项王竟无丝毫挽留之意,其在前往彭城的路上时失意落魄的心境亦可想见。如此,由于其“喜怒不测,饮食不节,阴阳不和”而导致“五脏不调”而生“疽”,应是势在必然。“疽重于痈,发背多死。”(《诸病源候论·疽发背候》)这是因为,疽肿深厚,其一旦生成就居于人体的肌肉筋骨之间,很难治愈。其次,“五脏俞皆在背,其血气经络用于身”,因而“疽发背者,多发于诸脏俞也”(同上)。这样,“疽发背”,即自然更易引起“经脉败漏,蕉于五藏”,“藏伤故死矣”。再者,范增其时年纪已七十有余,“年衰亦发痈疽,脏虚血气否涩故也”(《诸病源候论·疽候》)。因此,年老体虚,也可以说是其生疽的一个不客忽视的客观原因。另,元人戴良在其《九灵山房集·丹溪翁伶》中载朱丹溪一医案:天台周进士病恶寒,翁以辛凉之剂,住以防风通圣饮治之,念。周喜甚。翁戒之曰:“病愈后须淡食以养胃,内观以养神,则水可生,火可降。”彼不能然,后告疽发背死。此则医案也印征了发疽与人情志、饮食之间的关系,以及“疽发背死”的严重后果。<

《鸿门宴》中的 又称 ,一般对 的注释是:"项羽对 的尊称,意思是尊敬他仅次于对待父亲。亚,次。"这个解释大约源自《史记集解》:"亚,次也。尊敬之次父,犹管仲为仲父。" 但是,对这条注释可以提出许多疑问: 一、 当时是70岁的人了,而项羽只有24岁,如果项羽尊敬范增,依当时人辈分的岁差,应当称之为爷爷、祖父,称为"大父"才对,称范增为"父"不但不能算是尊敬,反而是小看了老爷子。 二、范增本是项梁的谋士,是项梁死后留给项羽的"遗产",如果让项羽自己选择的话,恐怕不会用范增。两个人的政治见解、脾气秉性大相迳庭,总是别别扭扭的,直到弄得项羽怀疑 通敌,最后项羽硬是把范老头给气死了。两个人是这样的关系,项羽没有理由尊称范增为"亚父"。 三、项羽也确实没拿范增当父辈对待。鸿门宴上的坐次是: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如果亚父享受的是父辈的礼遇,应该和项羽的叔父项伯坐同等的座位,可实际上是项羽和左尹项伯爷俩坐在最高位,然后才是范增,可见项羽并没有把范增摆在父辈的位置上。 四、爹不是谁都可以叫的,项羽称为"父",别人不能也跟着叫。刘邦借口上厕所离开鸿门宴时,对张良说:"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这时刘邦最恨的就是范增,却也用了"亚父"。《史记·项羽本纪》中,陈平用了个反间计,"项王使者来,为太牢具,举欲进之。见使者,详惊愕曰:'吾以为亚父使者,乃反项王使者。'更持去,以恶食食项王使者"。看到没有,刘邦的手下人也叫范增为"亚父"。 可见,说"亚父"是"尊敬之次父"是说不通的。 首先是"亚父"的"父"字把人引入歧路的,其实,在上古"父"不一定就是"父亲"。《史记·孔子世家》中,孔子死后,鲁哀公说:"呜呼哀哉!尼父,毋自律!"鲁哀公称孔子为"父",就看不出来有一点叫爹的意思。对这个"父",三国人王肃说:"父,丈夫之显称也。"古代人名之后加"父",又作"甫",只是男子之称,并没有父亲的意思。但是,说范增是姓范名增字亚父,也说不通。一、古人名和字多少应该有点联系,可是这"增"和"亚"却又看不出来有什么联系。二、司马迁说"亚父者,范增也",这也不是说明人名和字的正常语式。三、刘邦也犯不著用表示敬意的字称呼想要弄死自己的范增。 可以肯定"亚父"是人名,但不是尊称,也不是字,而文雅的自号那时又没时兴起来,"亚父"就只能是绰号了。《说文解字》:"亚,丑也,像人局背之形。""亚"的本义是人背上有包。从《史记·项羽本纪》看,因项羽一次一次地顶着干,范增一气之下,告老还乡,半道上"疽发背而死"。《说文解字》:"疽,久痈也。""痈,肿也。"看来,这范老头背上是有个大肿包,而且毛病还不是一天两天的,最后老人就是死在这个包上了。这么一看,这个肿包与亚父的"亚"正是名副其实了。人们是根据他的体形特点,才叫他亚父的。亚父是因背上有个肿包而得来的绰号。 现在学生给人家起外号,要挨老师批评,老师要找家长。当时可不是那样,以绰号呼人并非出于恶意。斗谷於菟、柳下趾、黥布、孙膑,都是以绰号名传千古。"如司马迁著《史记》,因称史迁,更因他受过宫刑,也称腐迁了。不过这些都不用于直接称谓,也不寓褒贬,仅仅附带认识印象而已。"(见萧遥天《中国人名的研究》) 《史记·项羽本纪》说范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计",本是个隐逸之士,天下大乱时,才出来当了项梁的谋士。太公望、骞叔、傅说、接舆、老聃、鬼谷子、黄石公,这些全是绰号。隐者出身多不以名字行世,而以绰号呼之。"亚父"的使用就应该是这种情况。范增隐而又出,所以用姓名与绰号并称。

范增是项羽的谋士,七十三岁,史称好为奇计,项羽视之为“国宝”,称为亚父。曾为项羽打江山立下汗马功劳。可惜,最后却中了张良的反间计,灰溜溜地从项羽身边溜走。那么项羽为何最终留不住范增,难道他不想成为这万里江山的实际主宰。

成为一方统帅,当然是项羽的梦想。生当作人杰,项羽是个英雄,但是没有容人之量。因此手下大将纷纷出走。先说英布本是豪杰,后来被秦始皇逼的落草为寇,是被人陷害的。项羽帮他杀了陷害他的人,英布就归顺了。后彭城之战后,在随何的子女玉帛的威逼利诱面前,英布终于背叛了项羽,成为刘邦手下一员猛将。再说韩信,本是项羽手下的执戟郎,后来经过萧何夏侯婴等人的推荐,成为刘邦的大将军,为灭掉项羽立下汗马功劳。然后陈平,本是项羽手下谋士,引见项羽不是开创大业的人,只身前往蜀汉,成为刘邦的重要谋臣。此时项羽对手下将信将疑,杯弓蛇影,看到自己一起多年出深入死的战友,都已投降刘邦,更对其他人等也不放心。恰好此时张良用下反间计,史记中说:项王使者来,为太牢具,举欲进之。见使者,详惊愕曰:“吾以为亚父使者,乃反项王使者。”更持去,以恶食食项王使者。使者归报项王,项王乃疑范增与汉有私,稍夺之权。范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项王许之。行未至彭城,疽发背而死。

另外范增也有自身的缺点:

其一,范增反客为主,他不知道只有从心里劝说项羽称帝,才能最终消灭刘邦,只是意气用事。他以命令的口吻要项羽攻打刘邦:“急击勿失”,他在席上“数目项王,举玉以示之者三”,要项羽“按既定方办”。他擅自布置项庄舞剑,已经造成欲取项羽而代之的客观影响,项羽本就是匹夫之勇,如何敢做亚父的傀儡?

韦德国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