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历史故事 >

乐观街源自老官街,老建筑被挂上文物标牌

田进士宅的尴尬与无奈

2017-07-26 14:49:03作者:城言来源:开封日报已浏览次 乐观街源自老官街 乐观街位于开封市区东部,街东头原临近惠济河岸,西接草市街,原名老官街。街之得名有两种说法:一说此街曾住过太监,太监俗称老官,对此有人考证说很可能是明代周王府总管太监在王府外的私人宅第。另一种说法是该街田两姓家中都有人在朝中居官,故这条街被称为官街,后改为老官街。这两种说法都有可能是对的,但根据后来田家发迹“一门三进士”的事实来看,第二种说法似乎更可靠些。把老官街改为乐观街是民国年间的事,乃由谐音而起,“乐”是多音字,至今开封人说起乐观街来,发音仍似“老官街”。 田家一门三进士 乐观街田家乃祥符望族,耕读传家,一门出三个进士的事在开封流传很广,几乎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田家第一个科考得中进士的叫田我霖,号雨田,字少坪,清道光二十三年生人,于清同治十年得中进士,历任刑部主事、员外郎及山东道、江南道监察御史等职。在他之后,他的侄儿田怡于清光绪三年、田恂于清光绪九年相继考中进士。田恂号子笠,田怡号子如,字翕九,皆清道光三十年生人。田怡得第后,曾任内阁中书,外放一任知县后,以湖北补用知府致仕;田恂则历任山东省夏津、定陶、昌乐、寿光、茌平五县六任知县,颇有政声。兄弟二人皆卒于民国时期。这就是田家一门三进士的故事底本。但在流传过程中却出现了一些不同说法:比如有材料把田家第一名进士田我霖写做田成霖,按一般人取名用字习惯,好像成霖的可能性更大些,但根据田氏族谱记载,确是田我霖。还有人说,有一个叫做田书年的人,是清咸丰九年的进士,把他也应算在乐观街田家之中。如果他们真是一族的话,那就不是“一门三进士”,而应是“一门四进士”了。为此我专门走访了田氏后人田禾先生,他搬出族谱,未查到有田书年其人,可见这田书年和田我霖、田恂、田怡并非一支。更有材料把田家中进士的时间说成是明代中期的事,显然是大错特错了。 大半条街都是田家宅第 田家三进士及第之后,田氏家族在乐观街大兴土木,盖了不少大门楼宅院。据说田氏家族最兴旺时,乐观街大半条街都是田氏家族的产业(准确地说应是乐观街路北一侧许多宅院都是田家的产业)。其中建筑和雕饰最讲究的一座院落是老门牌12号及其偏院13号那两座院,原是三进士之一田恂家的产业,于20世纪30年代售与时任河南省政府建设厅厅长的张钫。截至1949年,乐观街路北从东头往西数,一排还有好几座大门楼院,并且都大致完好,不论其归属于谁,一开始都是田家宅第。 开封解放初期,开封市委所在乐观街的那个大院,原是田氏家族中田启基家的宅子。老门牌10号院是田家第一名进士田我霖家的老宅,紧挨着的11、12、13号院是三进士之一田恂的宅第。其中12、13号院,即前面提到的售与张钫的那两座院子为开封市委党校所使用。靠近西头现在是回族幼儿园,过去是三进士之一田怡家的宅第。现在街东头田启基、田我霖宅已全部拆去,盖起了高楼。被中共开封市委党校使用的那两座院子,党校迁走后,一直归开封皮革制品厂使用,原房亦已全部拆除,改建成了极普通的红砖排楼厂房。 唯一存留的田恂进士宅韦德体育官网 , 炫耀一时的田进士宅第,高大的门楼、气派的建筑,百年沧桑,一个一个立起来,又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如今唯一保留下来的只有乐观街今47号一座宅院了。这原是一座三进四合院,是进士田恂遗下的宅第,而这仅剩的一座院子也并不完整。目前尚存有门楼一座(位置于中轴线偏左,以东厢房山墙作照壁),临街南屋和过厅北屋,但破损严重,门楼及房屋上的部分砖雕、木雕饰件已经失落;东西厢房也已全部改建,已非旧日模样。第二进院是整个庭院的中心,是住户的正宅,其东西厢房,整个框架墙体尚存,只是原来的前屋檐部分已被住户用砖砌齐,以扩大室内空间,却毁掉了整个四合院的谐调和平衡。唯一保存完好的是正厅北屋三大间,该房从外观看为一层平房,但它在构建时采用了加大进深(含前廊在内进深11米)和加檩以及棚架的办法,使其成为几近正方形的两层楼房,既隐蔽又实用,其构思之精巧实不多见,这种实实在在的清代建筑物完好保留下来,在开封尚未发现第二例。 田进士宅二进院正厅的右侧原有一条小通道通三进院——后院,现通道及后院已全部为西邻皮革制品厂所有,房屋已经拆除被改建为库房了。 根据上述情况,民革经过实地考察后于1998年在开封市政协会议上提出了《关于乐观街47号典型的传统四合院建筑,在市规划拆迁时应予保留》的提案,并获得优秀提案,现该处宅院已被核准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田进士宅的尴尬与无奈 唯一得以保留下来的田进士宅第二进院的正厅亦已发还田家,现由田恂进士的重孙田禾先生居住。田禾对曾祖父留下的这座精美建筑十分珍惜,倍加爱护,连屏风等都保护得完好无缺。但由于历史及现实所造成的许多困厄并不能因一块文物保护的牌子就得到解决。比如东邻城市经典花园小区新建的居民楼就矗立在田进士宅近邻,相距太近,二者形成的反差太大,看起来很不谐调;房屋的修缮也由于产权的限制得不到及时解决;还有人拆走了室内的木雕饰件。这种种情况的出现使田家宅院的原主人感到尴尬与无奈,也使文物保护变成一句空话——文物并未得到真正的保护。 进士不是什么大官,但“一门三进士”,开封只此一例,就全国范围讲也很少有;同时,像田家宅院这样典型、精美的清式传统四合院建筑也确实不多了,或者说是太少了。依愚浅见,把门楼和临街南屋、过厅以及二进院内的建筑修整起来,恢复原来的格局并利用起来,办一个民间建筑博物馆当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一个城市,特别是一个老城市、旅游城市,其城市建筑形式应该是多元化的,清一色的高层楼群未必就能吸引来更多的游客。北京已开始注意这个问题,要开发和发展胡同游了。我们更应该及早着手,保护好一些典型街道、社区和民居,适当地逐步开发利用起来,别等到都消失了的时候再去重建,重建了也只是假的、仿造的……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韦德体育官网 1

核心提示

乐观街源自老官街,老建筑被挂上文物标牌。近百年来,人文荟萃、商贾云集的开封城留下了大量精美的近代建筑。至今,许多老建筑已逐渐从人们关注的视线中消失。从去年开始,开封市实施大规模的“两改一建”工程,其中包括改造总面积达580万平方米的棚户区,许多有识之士对改造区域内残存老建筑的命运表示担忧。今年6月,文物部门为开封市区内200余处老建筑,挂上了不可移动文物标志牌。

建筑被喻作固定的音符,那些撒落在汴梁城各个角落的老建筑,至今仍吟唱着旧时东京的宋韵往事,“文物不可移动”牌,能否守住百年汴梁韵律风华?

调查:老建筑被挂上文物标牌

三栋民国建筑因挂牌得以保全

7月10日,位于开封市鼓楼广场东北角的一座位置显着的戏曲茶楼被拆除。此事在网上引发了“又一座百年老屋被拆”的问责与惋惜。后经记者采访证实,这不过是一座建于1985年的仿古建筑。

拆除戏曲茶楼,是为了眼下正在进行中的鼓楼复建及鼓楼周边街区街景整治工程。与戏曲茶楼相隔数百米的三栋民国建筑也在整治工程范围内,这三栋老建筑整体超出鼓楼街道路红线10多米。

其中一栋是始创于1913年的名副其实百年老字号:“王大昌茶叶店”,西邻是民国年间开封最大的金店“万福楼”。这些民国年间的商铺,临街立面吸取了西欧商业的建筑模式,成为典型的中西合璧的“民国范儿”。

73岁的“老开封”周世轩告诉记者:如今,能称得上原汁原味的民国商铺建筑恐怕也就数“王大昌”和“万福楼”这几栋了,其他或多或少都经过改建。

“王大昌茶叶店”经营至今,现任经理刘德平告诉记者,在这次鼓楼复建和街景整治工程中,“王大昌”这几栋老建筑险些被拆除。最终得以保全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被列为未定级的文物,并悬挂上了“开封市不可移动文物”的标志牌。

市区200多处文物被挂牌保护

记者看到,标志牌为黑钛金材质,采用镀金等工艺制作,长35厘米,宽25厘米,标志牌上明确注明这些建筑的性质:“开封市不可移动文物”,以及编号、名称、时代、公布单位及公布日期等信息。

2007年,开封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启动。文物部门历时4年多,发现开封市区及市辖五县不可移动文物2487处,是原登记数的2.39倍。仅开封市区,共普查登记不可移动文物247处,其中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181处。247处不可移动文物中,除了被列为市级、省级、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以外,有204处还未定级。开封市文物公园局市区普查队队长李建新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开始,市文管单位组织专人对记录在册的这些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进行挂牌,整个挂牌工作在今年6月份完工。

走访:许多老建筑管理缺失

老门楼或被拆除或被侵占

记者循着这份不可移动文物的名录按图索骥,历时一周,走访了其中大部分的老建筑。

此次挂牌保护的门楼有37处。刘家胡同的刘青霞故居现已被批准为“国保”单位,新近经过整修,是开封保存最好的宅院和门楼。

离刘家胡同不远的乐观街,有一所田家宅院。田家曾是当地望族,如今已看不到昔日的气派。临街的门楼蒙着灰尘,重檐上的砖雕、木雕饰件大部分已经脱落,青石板和黑漆门也不见光泽。

朝阳胡同的辛亥革命着名将领张钫故居,门楼和第一进院已拆除,改建成一栋两层居民楼。

“撑脸面”的门楼为何境况如此?有老住户道出其中缘故:过去一个院落、一个门楼都有主人,就算是大杂院,房子租给多户人家共住,门楼仍由房主经管。1949年后,很多大院变成了公房,门楼成了没有主人的公共设施,坏了无人管,任意侵占的行为也屡屡发生。

很多老屋遭废弃

田家宅院已沦为一个大杂院,但三进院内的上房北屋仍保存完好,显露着优雅雍容的气质,令人眼前一亮。

朱红色的房门,门前有两根黑色门柱,东西两侧用水磨方砖砌成的墙上,雕刻的“纳福”、“迎祥”四个字仍清晰可见。在檐枋下面的门柱上,装有雕花荷叶墩,下挂木质透雕垂花柱与花牙板,其花篮、菊花、松鼠、葡萄、龙云花鸟等图案,雕刻得玲珑剔透、形象逼真,无一不透出这座房子细致入微的精美。

如今居住在此的是田家第十六代后人田禾夫妇,室内的装饰陈设在老两口的保护下仍然保留了历史的原貌。然而,很多老屋已没有这样的“福分”了。

张钫故宅几处屋顶已然洞开,前出厦的房檐耷拉了下来,门窗破落,垃圾遍地,丛生的杂草齐腿深。

此次被挂牌保护的宅院有39处。记者走访看到,虽已挂上了文物标志牌,但很多老屋已遭废弃。

后保定巷49号宅院同样是一座民国时期的老建筑,如今居住在此的是一户姓孔的人家,老人对直言不讳:“也不知道这儿什么时候拆迁,老房子潮,还漏雨,年轻人都搬到西区了,我们也想能改善改善。”

总结:如何保全老建筑?

保护老建筑不被随意拆除

文物的“家底”查清了,也登记造册并挂上了文物标牌,然而,这些老建筑的现实境况并不容乐观,如何对它们妥为保全呢?

“首先,应该保证这些文物在城市改造中不被随意拆除”,开封市文物公园局局长刘顺安告诉记者:悬挂文物标志牌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在大规模的“两改一建”工程中,文物部门提出对涉及的不可移动文物实施原址保护,并向市“两改一建”指挥部提出了文物保护意见。目前,这一意见已经专文下发给“两改一建”各成员单位和各区指挥部。

抓紧申报文物保护维修资金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有一定数量的老建筑,明明登记在册,却已难觅踪影。

开封市文物公园局市区普查队队长李建新说:“文物普查到名录发布的这中间存在一个时间差,有的已经普查登记的建筑在这段时间内被损毁。现在,老建筑一经挂牌就被纳入文物保护范畴,不允许擅自拆毁。”

人为拆毁可以依照规划和法规加以约束制止,而这些“高龄建筑”的自然垮塌,则是最为现实的保护难题。李建新告诉记者:目前,只有已经定级的市级、省级、国家级文保单位有维修保护资金。未定级的文物得不到相应的维修保护资金,只能按照谁使用谁修缮的原则保护。

为了给这些“高龄建筑”争取保护维修资金,开封市文物公园局正抓紧时间,对普查的不可移动文物申报文保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