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历史故事 >

太原晋阳,而王恭当时亦因逼司马道子诛王国宝的事而感到十分威风

三国人物

王恭叛乱是东晋时期的一段历史事件,分别于隆安元年及隆安二年发生,皆由当时的青、兖二州刺史王恭主动发起。王恭于第二次叛乱时被擒且被处死,不过至死仍坚持他起兵叛乱是出于他对朝廷的忠心。 第一次叛乱太原晋阳,而王恭当时亦因逼司马道子诛王国宝的事而感到十分威风。 晋孝武帝在位期间,因为孝武帝沉溺于饮酒,朝政落于会稽王司马道子之手,然而司马道子信任奸佞之徒,尤其王国宝卑下的奉承司马道子,很得司马道子宠信。孝武帝自以司马道子并非治国之才,又以王国宝与其宠信的王珣等不睦,于是先后任用了王恭为青兖二州刺史、郗恢为雍州刺史、殷仲堪为荆州刺史,用以藩镇之力量拱卫王室,并支援在朝内的王珣等人。 太元二十一年,孝武帝被张贵人所杀,因为突然暴死,故未及写下遗诏命王珣、王雅等人为顾命大臣。司马道子执掌朝政,宠信王国宝及王绪,更将重要权力授予他。王恭对此十分不满,多次严肃的正言其非,令司马道子十分忌惮并忿恨他。不久王恭入赴山陵,王绪就曾劝王国宝伺机伏兵击杀王恭,却遭王国宝拒绝;而亦有人劝王恭率兵诛除王国宝,但王恭在王珣劝说以及手握强兵的豫州刺史庾楷支持王国宝之下没有实行。期间司马道子将心腹放在王恭身边,以图和解,但王恭每论及时政都声色俱厉,及至临行回京口时亦严辞厉色的要司马道子远离奸,亲掌万机,更令王国宝畏惧。 经过 隆安元年,王国宝被司马道子升为尚书左仆射,更将东宫兵皆交给王国宝统领。而王国宝厌恶王恭和殷仲堪,于是劝司马道子削其兵权。此举却令全国扰动不安,而王恭当时更整兵上表北伐,被司马道子所阻。王恭亦于此时决心起兵诛除王国宝,于是派使者联结荆州刺史殷仲堪。而当时桓玄知王恭不满朝政,而他亦图借殷仲堪之力量建功立业,于是力劝殷仲堪推王恭为盟主,起兵讨伐王国宝。殷仲堪当时谋结郗恢及任南蛮校尉的堂兄殷融,但二人皆不同意,于是殷仲堪犹豫不决,但王恭使者的到来令殷仲堪决定响应王恭。王恭知殷仲堪支持自己后大喜,于当年四月甲戌日正式上奏王国宝罪状,起兵讨伐。当时王恭亦引北府军将领刘牢之为司马。 次日,建康收到王恭的上表,内外戒严,王国宝十分惶恐,不知可作什么。而王绪则劝王国宝假传司马道子命令召王珣和车胤到来并诛杀,以除时望,并挟晋安帝和司马道子出兵讨伐王恭和殷仲堪。不过,王国宝召来二人后却向二人问计,王珣于是以王国宝与王恭本无私怨,如此仅是权势利益的问题的结果,要王国宝解兵投降;而车胤亦称若王国宝派军对抗王恭,王恭坚守京口而殷仲堪东下,二人夹击,王国宝将难以对抗。王国宝听后更恐惧,于是上请解职并赴朝堂待罪。但王国宝很快就后悔,又假称诏命官复原职。而在此时,司马道子为求平息乱事,于是将罪责都推诿给王国宝,并遣谯王司马尚之收捕王国宝,于甲申日赐死王国宝并处决王绪,又遣使向王恭致歉。王恭于是罢兵回镇京口。 而在荆州的殷仲堪却以荆州道远、形势不接而一直没有任何行动,直至得悉王国宝死后才开始军事行动,但司马道子写信阻止后,殷仲堪也就罢军了。第一次叛乱至此完结。 第二次叛乱 王恭第一次举兵逼得司马道子牺牲王国宝以了事,亦令司马道子对王恭和殷仲堪的势力十分忌惮,于是引用了有才略的司马尚之和司马休之兄弟为心腹。而司马尚之劝司马道子多树藩镇以对抗王、殷势力,司马道子于是在隆安二年以其司马王愉为江州刺史。当时司马道子将原本由庾楷都督的豫州四郡划了给王愉都督,令庾楷十分不满,于是上表称豫州与北方外族政权接壤,不宜分由二人都督。但司马道子拒绝收回命令,由是令庾楷愤怒。 经过 愤怒的庾楷派了儿子庾鸿劝王恭起兵讨伐司马尚之兄弟,以防他们假借朝权削弱藩镇的图谋得逞。王恭同意,于是通告殷仲堪和新任广州刺史的桓玄,二人亦推桓玄为盟主,刻期同取建康。司马道子得悉庾楷与王恭共谋起兵,试图劝服对方,但庾楷坚持,更指当日司马道子因不能抵抗王恭而牺牲王国宝以求了事,令他不敢为其尽心效命。朝廷知庾楷不能被劝服,于是内相忧惧,内外戒严。 当时殷仲堪以斜绢写书并藏于箭干之中,借庾楷手交给王恭以避过江津要地巡逻兵卒的检查。不过王恭收到时因绢布歪斜而令字迹难以辨认由谁所写,王恭自疑是庾楷假造的,更以第一次叛乱时殷仲堪没有行动,于是首先行动,于七月上表讨伐王愉和司马尚之兄弟,又派何澹之和孙无终率兵至句容。不过殷仲堪其实见王恭第一次叛乱后声望大增,认为王恭必胜;而且自己在当时也没有什么行动,于是积极参与,先遣杨佺期率五千水军与桓玄作前锋,自己则领二万兵在后,一直沿江东下。 桓玄与杨佺期一直东下,至八月到达湓口,新到州的王愉因没作准备而出逃临川但被桓玄偏师所俘。九月辛卯日,朝廷加司马道子黄钺,以会稽世子司马元显为征讨都督,以王珣、谢琰讨王恭、司马尚之讨庾楷。至己亥日,庾楷于牛渚大败给司马尚之,被逼投奔桓玄。但至乙巳日,桓玄在白石大败朝廷军队,并与杨佺期进兵横江,司马尚之退走而司马恢之的水军全军覆没。朝廷军于是分守石头城和建康附近以作防备。 而王恭当时亦因逼司马道子诛王国宝的事而感到十分威风,亦因他自负其才能和门阀地位,对倚靠作爪牙的刘牢之待遇不厚,仅当他是普通将领看待。不过刘牢之对此其实十分愤恨,司马元显于是派了同为北府军将领出身的高素去游说刘牢之,并许事成后以他接任王恭的本职,刘牢之于是答应。当时王恭从何澹之口中得知刘牢之意图叛变,但王恭以他们二人之间有私怨而不信,但及后就与他结为兄弟,并将手下精兵交给他,命其为前锋进攻建康。然而,刘牢之至竹里就叛降朝廷,派刘敬宣和高雅之倒戈攻伐王恭。王恭兵败逃亡,不久被捕并被处死。 王恭死后,杨佺期等没有离去,反已进兵石头城,司马元显命丹杨尹王恺至石头城抵抗。不过此时刘牢之率兵入赴建康,吓得杨佺期和桓玄退还蔡洲。虽然二人后撤但仍接近建康,而殷仲堪大军亦在芜湖,因朝廷对荆州军队的虚实并不清楚,故此内部十分忧虑。而左卫将军桓修当时就向司马道子建议利诱桓玄和杨佺期二人,令其倒戈背叛殷仲堪。司马道子听从并以桓、杨二人分别任江州和雍州刺史,而由桓修代殷仲堪为荆州刺史,贬殷仲堪为广州刺史。殷仲堪知道后大怒,下令桓玄等进攻,只是桓玄心中却想接受,犹豫未决;而殷仲堪亦听闻杨佺期也想接受朝命,于是因畏惧而后撤。桓玄等亦狼狈西退,至寻阳与殷仲堪相遇,并结成联盟,以桓玄为盟主,皆不受朝命,并为王恭申冤和求诛刘牢之及司马尚之。朝廷对此十分忌惮,唯有罢去桓修官职并让殷仲堪复职,更下诏慰问,寻求和解。最终杨佺期、桓玄和殷仲堪皆接受朝命,各还所镇。第二次叛乱平息。

韦德体育官网 ,中文名:王恭

别号:王孝伯、王阿宁

国籍:东晋

民族:汉族

死日期:398年10月13日 东晋建康倪塘

职业:东晋前将军、青兖二州刺史

籍贯:太原晋阳

谥号:忠简

追赠:侍中、太保

王恭人物平生

少有佳誉 志向弘远

王恭年轻时就有佳誉,有过人情操,且自尊能力和家属职位,常有经受宰相、辅臣的欲望。王恭在事先与本家的王忱齐名,并敬慕刘惔。王恭初任佐著作郎,但他及后由于官小而不克不及彰显其能力和志向而称病去官。后又任秘书丞,将要转任中书郎时父亲王蕴作古而没法授命。服丧后,先后任吏部郎、建威将军、丹杨尹、中书令领太子詹事。

朴直进言 开罪权臣

因王恭是晋孝武帝皇后之兄,故此很受孝武帝重视。事先袁悦之舌粲莲花,受会稽王司马道子所亲待,又常劝司马道子专掌朝权。王恭将这事情申报孝武帝,袁悦之不久就因他事而被诛杀了。一次司马道子调集朝士开酒宴,尚书令谢石因酒醉而唱起民间歌曲,被王恭严肃诘问诘责。又一次因司马道子喜欢淮陵内史虞珧儿媳妇裴氏,敕令她与众宝客议论,但是由于裴氏服食丹药,身穿黄衣,模样如天师道羽士一样,以是事先人以与她议论为“降节”之举。王恭亦因此抗议道:“未听闻过宰相座上会有失行妇人。”言罢,坐上世人皆显得不安,司马道子亦很忸捏。

出镇京口 手握重权

晋孝武帝事先非常信托王恭和王珣、殷仲堪、郗恢等人,但事先王国宝赞同并谄谀司马道子,却与王珣等人反目。孝武帝因而忧郁往后两者的仇隙会发生事端,就让王恭、郗恢等人出外作外藩,以州府武力作外助,屏卫王珣等人。太元十五年,王恭担负都督兖、青、冀、幽、并、徐及扬州之晋陵诸军事,前将军,兖、青二州刺史,假节,镇守京口。

(历史 痛心朝事 婉言进谏

太元二十一年,孝武帝作古,晋安帝继位,司马道子执掌朝政。事先司马道子宠王国宝,秘密朝权都交给王国宝,故此引发王恭大大不满,常婉言批评,而司马道子亦深深顾忌和痛恨王恭。王恭不久就入拜山陵,曾太息:“栋梁都照样新的,可已见亡国的征象了。”暗指王国宝乱政将松弛东晋。固然事先司马道子故意令朝内与外藩和平共处,因而将亲信都送到王恭那边,愿望冰释前嫌。但王恭每次议论到时政时都声色严肃,令司马道子深知与王恭之间的抵牾是不克不及化解,因而盘算因故召王恭入朝,以伏兵将他杀掉。而在事先,王恭实在亦盘算领兵入朝诛杀王国宝,只因怕惧与王国宝***的豫州刺史庾楷和王珣的劝止而没有实行。王恭将回京口时,辞色严肃的向司马道子说:““皇帝居丧时期,在朝宰相的重担,即使是伊尹、周公那样的圣人也觉得难以胜任,愿大王亲理万机,采用忠告,阔别邪声,流放奸佞君子。”锋芒直指王国宝,亦令王国宝非常怕惧。

诛讨权臣 兵败被捕

隆安元年王国宝出于怕惧,因而劝司马道子淘汰王恭军力。而王恭则预备兵士及军需品,上表北伐,司马道子觉得疑心,因而以盛发兵阻碍稼穑为由命其戒严。王恭事先已刻意发兵诛讨王国宝,因而派使者向荆州刺史殷仲堪联系。事先殷仲堪曾经因桓玄所劝起兵诛讨王国宝之事而游移,王恭的使者到后坚定了殷仲堪的刻意,答应与王恭一同诛讨王国宝。而王恭晓得殷仲堪支撑本身后非常高兴,因而在四月甲戌日表奏王国宝的罪过,起兵诛讨。 三往后,王恭上表抵达建康,表里戒严,王国宝非常恐惊,遵从王珣之计而上请解聘并待罪,但不久则假称有诏命其官复原职。另一方面,司马道子但求相安无事,因而将罪恶全推给王国宝,并命司马尚之收捕王国宝,在四月甲申日赐死王国宝并正法王绪,向王恭赔罪。王恭因而还镇京口。

王恭起兵时联络正在居母丧的王廞,王廞因而起兵相应,但王恭罢兵时就命王廞去职,继承服丧。但是王廞事先曾经乘着起兵诛除很多异己者,不克不及就此收手,因而不听王恭敕令,更发兵诛讨王恭。王恭见状,因而命司马刘牢之领兵击败王廞,王廞流亡失纵。预先王恭上表自贬,诏下不准。

司马道子经历过王恭、殷仲堪举兵后,对二人非常顾忌,亲信司马尚之则发起司马道子建立腹心作外藩以作屏卫。司马道子听后赞同,因而在隆安二年命王愉为江州刺史,并割本属庾楷的豫州四郡让王愉都督。此举惹恼了庾楷,因而派儿子庾鸿挽劝王恭诛讨司马尚之兄弟。王恭遵从并联络桓玄与殷仲堪,而二人则推王恭为盟主,刻日同取建康。事先殷仲堪写信给王恭,藏在箭干中并由庾楷代送。但送到时用来写信的斜绢变形,不克不及看出是那个的笔迹。由于殷仲堪在上一年举兵时都没有本质派兵支撑,王恭因而认为是庾楷假作殷仲堪手札,刻意先行起兵。事先刘牢之试图谏止,但王恭不听,又上表以诛讨王愉及司马尚之兄弟为名起兵。

司马道子之子司马元显主战,司马道子因而以司马元显为征讨都督,带领诸军反抗王恭。事先王恭自恃能力和家属职位,又胜利逼司马道子杀王国宝,因而自鸣得意,固然侍仗刘牢之但却待他犹如部曲将般,令刘牢之非常恼恨。司马元显看破这点,命庐江太守高素策反刘牢之,并许以事成后以王恭位号授与刘牢之。事先王恭从军何澹之将此情申报诉王恭,但王恭以何、刘二人有仇隙而没有置信,但却设酒宴招待刘牢之,当众拜其为兄,并将部下精兵都交给刘牢之,以其为先锋。但当刘牢之到竹里后,刘牢之杀死帐下督颜延并投诚朝廷,并命儿子刘敬宣和东莞太守雅致之打击王恭。事先王恭正在出城盘算阅兵,就被刘敬宣截击,部众溃败。王恭盘算返回城内时又发明城门已被雅致之关上,唯有骑马逃奔曲阿,但又因不习惯骑马而令大腿内侧长了疮,恰巧遇着故吏殷确,以船盘算送王恭到桓玄那边。到长塘湖时,因被人密告而被捕。

建康遇害 忠心遗世

王恭被押送建康后,在同年玄月十七日于倪塘被处斩。王恭临受刑时,还吟诵佛经,本身理顺髯毛鬓发,毫无惧色,对监刑者说:“我王恭愚昧无知,过于置信别人,致使有本日败局,但我的心田,岂是不忠于国家社稷!百代以后人们是晓得我王恭这小我的。”王恭与后辈和党众都被正法。身后家无财帛布帛,唯有书本罢了。为有见识者所感慨。

最后被抓,碰见夙昔的同寅戴耆之,时任湖孰县令,王恭私自对戴耆之说:“我有个庶子未被盘问出来,藏在乳母家中。请你帮我送到桓南郡家寄养。”戴耆之便将王恭庶子送到夏口,桓玄代为抚育,并为庶子设立丧庭让他祭吊王恭。及至桓玄在朝,上表朝廷为王恭辩解申冤,朝廷下诏追赠王恭为侍中、太保,谥号为忠简。追赠王爽为太常,王和及儿子王简皆为通直散骑侍郎。殷确为散骑侍郎。腰斩湖浦尉及贩子钱强等。王恭庶子王昙亨,义熙年间任给事中。

王恭性情朴直不平,深存节义,每次读《左传》读到“奉王命讨不庭”就会太息。王恭性不宽弘,昧于应用时机,在京口以来虽以宽大仁惠作目标施政,但自以矜贵,与鄙人者总有着隔阂。王恭固然发起了两次叛乱,但实在他不习惯用兵,在其骑马流亡时弄得腿上长疮亦知其并不是习武行军之人。

王恭汗青评价

谢安:“王恭人地可认为未来伯舅。”

司马道子:“孝伯亭亭直上。”

房玄龄等《晋书》:①“少有佳誉,清操过人”;②“美姿仪,人多爱悦,或目之云‘濯濯如春月柳’。”;③“恭性伉直”;④“暗于时机,自由北府,虽以简惠为政,然自矜贵,与下殊隔,不闲用兵,尤信佛道”;⑤“王恭鲠言时政,有昔贤之风。国宝就诛,而晋阳犹起。是以仲堪幸运,佺期无状,雅志多隙,佳兵反目,足以亡身,不足以静乱也。”;⑥“孝伯怀功,牢之总戎。王因起衅,刘亦惭忠。殷杨乃武,抽旆争雄。庾君含怨,交斗个中。猗欤群采,道睽心异。是曰乱阶,非关臣事。”

孙元晏《晋·王恭》:“东风濯濯柳容仪,鹤氅神色环球推。惋惜教君仗旄钺,枉将心肠托牢之。”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