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历史故事 >

只有徐处长才贪污了区区七百万,当地的于绅士就请他吃饭

唐知县到河南上任,刚安顿好,当地的于绅士就请他吃饭,李财主也找他。他犯难了,先去哪儿呢?想了半天,先去于绅士家吧。在于绅士家大吃大喝了一顿,就说有事,急忙赶到李财主家猛吃猛喝,很快把肚子填满了。刚说要走,他的随从赶来说:刘员外也请你吃饭。 这更不能推辞了,哪怕坐一会儿也行,唐知县马不停蹄地来到刘府,刚落座。丫环端来一盆大甲鱼。这东西很好吃,一下子把唐知县的胃口吊上来了,心想;这东西大补,我不能错过,要好好吃上一吃。 没想到一大盆大甲鱼还没吃完,唐知县啊的一声,浑身哆嗦,两眼翻白,扑腾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唐知县迷迷糊地被牛头马面套上铁链子,押到云曹地府,到了阎王殿,唐知县看见堂上坐着阎王爷,两旁还站着许多小鬼,才大吃一惊,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他急了,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儿女们的事情还没着落,我的事业还没起步!我才在云烟楼认识了红玉姑娘。说到这里,他大声地说:冤枉!天大的冤枉啊! 阎王爷把惊堂木一拍:大胆唐知县,你喊叫什么?有什么冤枉,你说! 唐知县说:报告阎王爷,我现在还年轻,还有好多事没办好,俗话说:雷公不打吃饭的人,您不是冤枉好人,屈了我吗?。。。 冤枉爷听了拍着桌子说:胡说!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啊?你口口声声说你自己是好官,不贪公款,可你是没拿自己家里去了!可你一天到晚光知道吃喝,不管老百姓的事,抓的就是你,没错。 唐知县说:就算你没抓错,可你办事还是不公平,南阳的胡知县,已经八十岁了,我今年才三十六岁反把我给抓来,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阎王爷听了哈哈大笑:好,你问得好!我对你说,每个人的饭食都有定量,你拼命地大吃大喝,把七十年的饭食吃光了,还多吃了半碗甲鱼!你还不该死吗? 阎王爷打开生死薄,指着胡知县一页说:胡知县的饭食定量比你多,他有省吃俭用,所以八十岁了还没吃完,至少还能吃十年,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你听明白了吗? 唐知县听了把头一低,再也不说话了,阎王爷大喝一声:像你这样的败家子,还不如贪官呢?贪官最起码他知道敛财,落马之后还能为国家增加财力!可你呢,都给吃光了还留你有什么用,快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说完就走了,随后小鬼们把唐知县押下去了,并打入地狱。

韦德体育官网 1
  城建局的徐处长因为集体受贿问题,被招到纪委喝茶。得到通知以后,徐处长很害怕。在开车去纪委的路上突发心脏病,送往医院进行抢救。
  徐处长的鬼魂在两个小鬼的引导下来到了阴间,被关进了专门关押贪官的4444号监狱的004号牢房,牢房里还有44个鬼魂。他们都是因为贪污问题提前到阴间报到的鬼魂。他们组织了贪官俱乐部。44个贪官的年龄都比徐处长大,贪污数额也比徐处长多,人家都是以千万来记账的,只有徐处长才贪污了区区七百万。于是徐处长感觉自己很冤枉。贪官俱乐部是以贪污数量定级别的,徐处长级别最低。因此其他鬼魂都来欺负他,指使他端痰盂、跑腿买香烟、扫地、擦玻璃等。徐处长想:这不都是清洁工干的事情吗?我一个堂堂城建局处长竟然落魄到如此下场,早知如此不如多贪污一些,起码也混个上千万级别的贪官。
  贪官俱乐部在每天的深夜十二点有一个贪污业绩论坛。这一天夜里,徐处长参加了论坛,他发言为自己的贪污辩护,他说:“我本来是农家子弟,通过高考越过龙门,一路读研读博才在毕业后混上了城建局5处干处长。我也不想贪污,可是手中有了权力,送礼的人,给回扣的人,盯着你需求为你买房子置地的人络绎不绝。我一个穷人家的子弟,哪儿见过这种阵势。几年后就被俘虏了,我贪污的那些钱财都是他们主动给我的,一件也没有我主动索取的。我简直是冤枉死了!”
  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鬼魂说:“徐处长的发言说的太对了。阳间的官场监督机制不健全,贪污受贿是太容易了。我贪污的那些钱都是他们帮助我弄的,每年也不进行账务公开。结果糊里糊涂地竟然贪污了两个亿,知道这个数字后,吓得我都吐血而亡了。这才来到阴间。”
  另一个岁数小一点的鬼魂说:“是啊,听说瑞士那地方没有贪污受贿的,人家由监督机构每年公开官员们的家庭财产,加上社会福利高,供养孩子读书不用自己花钱,国家包了;看病不用花钱,住房也有优惠政策,贪污钱没啥用处。公务员纯粹是服务于大众。”
韦德体育官网 ,  一个老成的东北鬼说:“什么先进的制度,一旦引进咱们这疙瘩就变味了。就说这官员财产公开吧,不是由监督机构做的,而是让官员自己报的,这有什么监督意义。人都是自私的,贪污是必然的,谁让阳间的监督机制不健全呢?你看人家阴间,对小鬼们管理的如此之严格,还有强大的监督机制,报纸舆论又这么自由,谁敢贪污啊?说句良心话,这官员贪污问题,不能埋怨咱们这些鬼魂。”
  说到这里,众鬼魂一阵热烈的掌声……
  第二夜,徐处长找到阴间的典狱长无常,对他说:“我是冤枉的,请你引荐我面见阎王爷,我要申述,我要回阳间。”
只有徐处长才贪污了区区七百万,当地的于绅士就请他吃饭。  无常说:“不行,我不能满足你的请求,自从阳间反腐力度加强以后,阴间的贪官监狱爆满,阎王爷去申请经费开办新的贪官监狱去了,一时半会找不到阎王爷。”
  于是徐处长打开随身携带的包,打出大额冥钞放在无常鬼的桌子上,无常鬼摇摇头说:“不行,不行……”最后,徐处长把所有的冥钞都给了五常,终于贿赂成功。无常对着徐处长的耳朵,悄悄地说:“趁着阎王爷不在家,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赶快回阳间看看,处理一下急需解决的事情。阴间一天等于阳间一年,两天是两年。”说着,两个小鬼拉着徐处的胳膊一路将其送回阳间……
  返回阳间以后,徐处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他缓缓地睁开眼睛看见妻子和女儿守在床边,妻子好像比以前苍老了很多,她含着眼泪笑了说:“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知道吗?你在床上睡了三年。医生说你成了植物人,可是我就是不相信,我和女儿每天给你唱歌,陪你说话,你总算醒了。”
  徐处问:“肖晶晶呢?”(肖晶晶是徐处的地下情人,表面上是徐处的秘书)
  女儿说:“爸爸,你收收心吧!还问肖晶晶呢,她都成了别人的秘书和情人了。”
  徐处听了,眼睛里滚出两滴豆大的泪珠。
  徐处痊愈出院以后,领导上通知他,集体受贿的事情,他没有责任,官复原职继续工作。这次徐处接受上次的教训,一改谨小慎微的毛病,大肆搜刮钱财,小金库的数字似洪水上涨一样,不久就达到了惊人的程度,结果又被省纪委盯上了。突然有一天夜里,徐处正在家里睡觉,警车呼啸着停在他家楼下。徐处心中一惊,心脏病复发。又昏过去了,120急救中心的车来了将其送往医院……
  这时候与他上次苏醒的时间之间,正好两年!!哇。真的是地府一天,阳间一年啊!
  再一次回到阴间以后,徐处想:“这次我够本了,在地府贪官监狱俱乐部应该是最高级的会员了,再不用提茶倒水,端痰盂了。”
  可是,当两个小鬼将其送到地府贪官监狱的时候,房间里空空如也,只有门口站岗的小鬼还是原来的小鬼。徐处问:“怎么这么冷清?鬼们都哪里去了?贪官俱乐部的鬼呢?”
  小鬼说:“阎王爷出差归来以后,鉴于阳间反腐力度越来越大,地府贪官越来越多,鬼满为患,所以采取了新的举措:贪污两千万的打入第二层地狱;五千万打入第三层地狱,贪污六千万的打入第四层地狱……以此类推。”
  徐处问:“我贪污了三个亿,需要怎么办?”
  无常鬼呵呵笑着说:“凡是超过一个亿的,直接打入十八层地狱!”
  徐处听完无常鬼的解释,一头栽倒在地府监狱的底下,其魂灵直接飘进了十八层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