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历史故事 >

小芳的新郎一直单身,怎么轿内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新娘呢

噼哩啪啦一阵阵热闹的爆竹声在安里巷口响起,锁呐声、锣鼓声响成一片,一听就知道这是谁家在迎亲嫁娶。

小芳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淳朴,个子中等,普通的走在人堆里马上消失的了无影踪。她上有两个年长的兄长,下有一弟一妹,正好处于人不疼狗不爱的正中间,从父母那里得到的爱是姊妹五个里面最为不多的。小芳自小沉默寡言,由于其母亲不太勤于持家,她大小就跟刷锅燎灶的父亲学习厨艺,跟村里婶婶学习针线活计,到了18-9岁,无论是做饭还是针线活都是村里同龄人里的翘楚。

从前迎娶新娘,当新娘的花轿抬到门前落地后,地上要铺着红毡,新郎用花红绸牵引着新娘双双走在红毡上,一直走到喜棚才拜天地。新娘进门,为啥要走红毡?有这么一个故事。 传说,在很早以前,有一位王员外结婚,成婚这天,新娘的花轿抬到半路时,突然刮起一阵暴风,飞沙走石,刮得迎亲人眼都睁不开,暴风事后,花轿进门落地,新郎撩起轿帘一看,轿内竟坐着两位新娘,长相一模一样。王员外吓呆了,原本娶一个,怎么轿内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新娘呢? 本来,有一匹野马成精,为取人的阳气精髓,想得道成仙,就变做新娘躲在轿中,常人又难辨真假。王员外急忙请来老文人,要他去认自己的女儿。老支人望着面前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儿,一时也分不出真假。突然想起女儿后颈上有一颗黑痔,急忙去检验,谁知,两个新娘后颈上都有颗黑痔,分毫不差,连老文人也认不出真假。 王员外就只好去汇报县官,这个县官断案很有措施,一想,有了主意。当下派人抱来一匹布,将布拉平,离地面一尺来高。然后对两位新娘说:"两位新人,命你二人从红布上行走;谁能从布面上通过,又不让布着地,谁就是真新娘;要不即是假的!两个新娘听后,一个愁眉不展,一个却眉开眼笑。发愁的新娘脚踏上布,布就落了地,急得这位新娘嚎啕痛哭。站在一边的另一位新娘却大不相同,只见她轻轻往上一跳,直直地站在布面上,就像一朵浮云,轻飘飘的从布上走过去,脚下的布一动都不动。县官一看,哈哈大笑。忽然,把惊堂木一拍,指着从布面上轻飘飘走过的新娘喝道:来人,将这个妖精给我拿住,常人肉体哪能从布上走过,能走过又不着地的即是妖精。野马精一听,吓得满身发抖,化作一阵清风逃走了。今后,迎娶新娘,为避邪镇妖,让新人踩红毡的民俗便传播了下来。

唉,还是嫁了

韦德体育官网 1

虽然乐手们铆足了劲卖力吹打,但围观的人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似乎都是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

由于家境窘迫,白专典型大行其道,小芳自然无缘跨进校门。父母为了给大哥定亲,而不得不早早给小芳在其六七岁时定了娃娃亲。等到小芳出落成大姑娘了,男方上门提亲,小芳自然尊崇父母之命,因为男方长的高高大大的,有的是力气,再说男方家里不缺吃的,因为是偏远山区乡村,只要勤快,荒地是漫山遍野的。小芳出嫁了,其母亲是十二分的不舍,马上少了一个挣工分的,家里的一日三餐也没人料理,小女儿太小还不能胜任。小芳的母亲是很不情愿去灶台转的,只是嘴里吸吧个旱烟袋,东家转转,西家串串,估摸自家丈夫把饭做的差不多了,才会踏进家门的。小芳也是不舍得走的,出嫁前一天哭了大半宿,因为自己要托付终生的那个男人只说过两三句话,连手都没拉过。小芳新婚后第三天按照风俗该带新夫婿回门的,小芳的父亲把家里里外拾掇的干净利落,就等女儿带新姑爷来。可是都到了午后了,只见姑爷黑着脸,还带了2-3个弟兄,进门不打招呼,就让小芳父母交出小芳来。气势汹汹的兴师问罪的样子让小芳父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细问缘由,原来小芳在婚后的第三天早晨就不见了。回娘家的礼数都在家里,只是其几件换洗衣物跟人一起不见了踪影。新婚夫婿估摸是小芳逃回了娘家,或者是躲藏到了自己的亲戚家了。小芳的父母回过神来,倒是反问女婿把自己的女儿弄哪里去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哭天抹泪的,闹的整条村里都喧嚣了几天,小芳的夫婿隔三差五来小芳娘家要人,小芳的父母反向对方要人,也日夜牵挂小芳的个人安危。男方来小芳的娘家闹腾了个把月,也没有个结果,小芳父母也习以为常,女婿来了,就尽量躲到邻居家里,女婿开始还砸过东西,也找不出值钱的东西撒气,就是把柜台上做装饰用的空酒瓶子在小芳家的大门外摔碎了2-3个图个声响。大概过了大半年的,女婿闹腾的次数逐渐稀少下来。小芳的父母也不再外出打听寻找小芳了。村里人也很纳闷,新婚的女儿不见了踪影,小芳的父母为何不急不恼的,除了应对女婿的上门兴师问罪之外,也不见得继续寻找,想必父母知道小芳的下落。大概过了一年时间,小芳离家出走的小道消息在村里传开了,原来小芳在新婚第三天先是逃到了一姑妈家里,躲藏了几日,跟姑妈道情了离家的缘由,然后再辗转了几家亲戚家躲藏,自然是带话给了自家父母的,好让父母放心。原来小芳新婚第一天的洞房花烛夜里,新郎和衣而卧,小芳想必新郎操办婚事忙碌的缘故。到了新婚第二天晚上,新郎辗转反侧,由于出嫁前听堂嫂或明或暗的训导,小芳思想准备着和新郎该发生点什么,就没有了睡意,只是睁眼盯着黑魆魆的窑顶发呆。睡了大半宿的,新郎没有任何亲近自己的行动,只是悉悉索索的翻身后出门去,大概是去茅房了。小芳等待那特殊的时刻到来。过了好久,才有人推门进来,脚步急促的关门,摸索着钻进小芳的被窝,很是迫切和粗鲁的解开小芳的衣衫,也许是第六感在起作用,小芳感觉亲近自己的人有点异样,跟自己的新郎新婚前两天的印象有很大差别,情急之下,就拉亮了电灯,小芳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正在解自己衣衫的男人,啥时惊呆了,看见了那人的面孔,原来是其新郎的哥哥。新郎的哥哥马上逃出了新房,只见新郎的母亲和新郎立马闯进新房,齐刷刷的跪在地上,双双哀求小芳息怒,说是新郎小时侯爬树不小心意外伤了鸡鸡和蛋蛋,无法行男女之事,恳请小芳给新郎留个一男半女的,即使离婚也可以。小芳惊恐之余安静下来,先安抚婆婆和新郎,答应此事不与外人道。新郎没有识破小芳的心思,折腾了大半宿的,睡意朦胧,直到一大早醒来,不见了小芳的踪影。小芳在亲戚家躲藏也不是常事,一则怕新郎打探到消息闹腾,二来谁家也没有添一口腕的余粮。就在亲戚的帮助下,小芳最后跟山里头的一个不算太老的单身过起了日子,那年月,山里头人少地多,吃粮不愁,由于闭塞偏远,不用太多担心新郎找到,最后生养了二男一女。过了若干年后,小芳才敢带孩子们回娘家了,头顶上夹杂了些许银丝,尽管还40岁不到。小芳的男山里的男人始终没有随同小芳回过娘家。小芳的新郎一直单身,还是小芳的法定丈夫,因为那一个法定的红本本至今还在新郎手里珍藏着。

——这也难怪,今天出嫁的新娘子,其实是巷子里姜家新寡的媳妇刘氏,丈夫去世不到三个月,便扔下年迈的公婆和不到一岁的女儿,出嫁了。

韦德体育官网 2

没办法,谁叫人家长得那样美

韦德体育官网 ,听说姜平临死前,刘氏还说要守在姜家一辈子呢

唉,改嫁也算了,还要从赵家出门,真是

欹呀一声,姜家的大门打开,喜娘搀出来的新人美艳丰腴,果然就是刘氏,此刻因为加意梳妆过了,更是显得容光照人。

刘氏刚一踏出家门,姜家的大门就在她的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

哼刘氏的脸色一冷。

——姜家这两个老不死的难道还真的要我在姜家守一辈子?说起来,姜平活着的时候对自己不错,所以他临终的时候也就答应了他要在姜家守节终老,可说到底,那不过是安安将死之人的心罢了,谁知这两个老的就当了真?也不想想,自己今年不过十九岁,姜家虽然家业小康吃穿不愁,可守着两老一小,这冷清清的日子怎么捱?难得莫员外不嫌弃自己二婚,肯明媒正娶,如此良机怎么能错过?

一拎罗裙,刘氏袅袅娜娜地向轿子走去。

一条黑影就在这时从斜刺里扑了过来,因为速度实在太快,所以没有人能看清那是什么。

人们所看到的,只是刘氏捂着脸在地上翻滚惨嚎的样子,鲜血从她的指缝里流了下来。

——她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壮硕的黑狗,锐利的白牙掀露在唇外,犹自悻悻地呔着。

有眼尖的人认了出来:这不是姜家的二虎吗?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迎亲的轿队遇上这突然的变故,也一下子呆在原地不知所措,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马背上披红挂彩的新郎倌。

新郎莫员外倒是决断得很,不到一刻,已经拿定了主意:这亲不用迎了,收队回去!

——虽然看不清刘氏伤势如何,但看她血流披面的样子,显然容颜尽毁,不复往日之美,自己怎么能娶一个疤脸婆子为妻?好在尚未成礼,就此一拍两散最干净不过了。

刚才还锣鼓喧天的安里巷很快就静了下来,只剩下伏在地上哀哀痛哭的刘氏和那条黑狗。所有的门都关得紧紧的,并没有人出来安慰刘氏。

刺骨的疼痛中,刘氏的耳边恍惚响起了亡夫姜平和自己的声音:

芳儿,我死了以后,你可要好好抚养我们的女儿,替我照顾爹娘

放心吧,我一定会在姜家守节终老的

你这么年轻,只怕

你不放心吗?如果我食言,到时候你就让二虎来咬我好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