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历史故事 >

我是一个僵尸,金钱买不到幸福

我是一个僵尸。

如果金钱买不到幸福...那么贫穷可以买到吗?

那些宣称“金钱买不来幸福”的人已经断定他们永远不会有钱了。这个模棱两可话语成就了他们的贫穷。既然金钱买不到幸福,那为什么要存钱呢?照这个逻辑,如果金钱买不到幸福,那贫穷就可以吗?

去谷歌搜索“金钱买不到幸福”一页又一页的结论是金钱与幸福无关。你应该感到震惊,一个年入百万的康涅狄格商人可能比肯尼亚牧牛人更不开心?绝对不。

事实是,这些分析功亏一篑,因为他们没有点出幸福真正的小偷:奴役,自由的对立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大多数人赚的钱更多,自由并没有增加反而被削弱了。通过奴役性的生活方式,让金钱损害了财富的三元素:家庭、健康、和自由。

根据克瑞顿大学婚姻与家庭中心的说法,债务是导致新婚夫妇争吵的主要原因。债务和奴役性的生活方式使人不得不去工作并被工作所绑架,没有时间维护对自己重要的人之间的关系。

2003年,一项世界价值调查发现,世界上最快乐的人通常有一个强大的家庭纽带和紧密的社区感。在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之后(安全、住所、健康、食物),影响我们的快乐指数最显著的指标就是我们与伴侣、家人、朋友、灵性和自我关系的质量。

如果我们忙着追逐金钱与人进行财富的竞争,那不过是在增长我们的痛苦。世界价值调查总结出“消费主义”是幸福的最大障碍。

事实上,这世界上有着许多悲惨的年薪百万的高收入职业人士。这与金钱无关,与他们的自由有关。他们为钱工作而不是钱为他们工作。不在家加强与他的妻子和孩子的关系的高薪工作狂,可能不比在泰国花半天时间在地里另外半天时间在家里的贫穷农民更开心。

2009年,美国流行的脱口秀主持人大卫·莱特曼被来自另一个CBS的节目制作人敲诈勒索的事被曝光。这名犯下200万美元勒索骗局的男子据说一年能赚21万4千美元。然而,他却声称自己正在经历严重的破产危机,部分原因是每月近6000美元的配偶赡养费。敲诈勒索一个名人,是因为他想“买幸福”吗?他真正的动机是什么?我认为他想买的是自由,正因为他的债务使他被奴役。200万美元会有所不同吗?也许在短期内。从长远来看,他与金钱的关系已经被损坏。一个调查的知情人士说,“他只是不想工作了。换句话说,他渴望自由。

自由是财富和幸福的组成部分。生活得更自由的人会更幸福。那些与他们的社区和家庭有更强联系的人会更幸福。有健康的人会更快乐。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做僵尸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别看电视电影上演得风光,那都是骗人的东西.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且比普通人活得更不自在。

正常是老鼠赛跑,一个现代奴隶制

为什么我比早上坐着交通工具上班的家伙更富有?我有自由。我可以醒来做我想做的事。我可以自由自在地追求梦想。我写这本书而不用担心多少人会买这本书。我可以乘飞机去拉斯维加斯两周,不用担心工作、老板或没有付电费。自由是奇妙的。

韦德体育官网 ,然而我的生活方式不是“正常的”,就像财富和社会给你设置的“缓慢致富”的任务,已经为你定义了“正常”。正常是早上6点醒来,交通拥挤,以及每天工作八小时。正常是从星期一至星期五被奴役工作,节省10%,并重复了50年。正常通过信用与借贷购买一切。正常就是相信股市会让你发财的错觉。普通人相信更快的车和更大的房子会让你快乐。你习惯于接受基于社会已经腐坏的财富定义的常态,正因为如此,“正常”本身被破坏了。“正常”才是现代奴隶制度。

今天朋友圈被一篇名叫《此处故意留白》的H5动画刷屏了,先不讨论该动画制作公司的抄袭行为及其态度。它被疯狂转发,还是因为内容深深击中了那些外表光鲜,实则每天加班成狗的广告、媒体行业的心。

我要工作,因为我需要钱去黑市换回鲜血。

金钱的正确使用方式

滥用金钱不能买到幸福,那不是花钱买自由,而是在买束缚。“财富”和“幸福”是可以互换的,但只有当你对财富的定义没有被社会定义所破坏时。社会说财富是“东西”,因为这个错误的定义,财富和幸福之间的桥梁坍塌了。

当没有钱的时候,你可能会想象那种感觉。你通过购买财富的表现来感觉富有。你渴望感受、尊重、骄傲和喜悦。你想要钦佩,爱和接受。这些感觉应该为你做些什么?你希望拯救幸福。你想要快乐!

那就是诱饵。我们把财富的破坏定义等同于幸福,当它没有提供我们所想要的东西时候,期望就被侵犯,结果就是不幸。

当正确的使用金钱的时候,自由就可以被买到,自由是财富三元素的其中一个。自由提供选择。事实上,有一堆穷人比所谓的上层中产阶级活得更富有,是因为后者缺乏足够的自由,他们缺乏牢固的关系,和缺少健康----所有你能想到做一份讨厌工作一周五天50年来所有的有害影响。

金钱保证了财富公式和自由,同时守护了:健康和关系。

  1. 钱能买来看你的孩子长大的自由。
  2. 钱能买来自由去追求你最疯狂的梦想。
  3. 钱能买来改变世界的自由。
  4. 钱能买来建立和加强关系的自由。
  5. 钱能买的来自由做你喜欢的事。

以上这些可能会让你快乐吗?我打赌他们会。他们肯定不会让你不开心。

这样的“爆款”,总是能不偏不倚地戳中人们内心最柔软、最隐蔽之处,它们诉说这我们正在经历着的煎熬和挣扎,把心中最后一点点的倔强击破。

我要租房子,你不能想像我会住在棺材里。

奴役的生活方式:人行道的陷阱

人行道者在生活上陷入老鼠赛跑,一个常年在假期与工作之间相互拔河,不断投入工作时间才有更多收入,有更多收入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哪里有奴役的生活方式,哪里就有对自由的侵蚀。

  1. 工作创造收入。
  2. 收入创造生活方式/债务(汽车,船,名牌服装)。
  3. 生活方式/被债务强迫着工作。
  4. 重复以上...

我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学到了老鼠赛跑。大学毕业后,我获得了一份非常好的工作,一名芝加哥的建筑工人。薪水比我之前挣的还多,而且随着收入的增长,我感到很富有。那么我做了什么?我提升了我的生活方式,这助长了我对财富的幻觉。我买了我的第一辆跑车,三菱3000GT。

没过多久我就意识到我梦想中的汽车不是财富的象征,而是一种寄生在我的自由之上的寄生虫。我恨我的工作,这是压力,它耗尽了我的精力,让我远离我的创业梦想。但我不能放弃,因为我有责任:汽贷款,汽油和保险。因为我的义务”的东西,我被禁锢在了我讨厌的工作上。

然而,这种奴役却被看做是正常的。我们被灌输为买买买而不顾后果。它是我们被判了有期徒刑…你买入越来越多你本来负担不起的东西,你的刑期就越长。

我们思索着,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生活的意义?怎样才能突破固化的思维和按部就班的生活?……这些其实就是哲学,它不是个太深奥的话题,一直与生活忽远忽近。

我需要爱情,想想吧,世界上还有比僵尸更孤独的物种吗?

如果你认为你能负担得起-你不能

想想上次你买了一包口香糖。你有担心过付不起吗?购买不会影响你的生活方式或你未来的选择。对于一个走进车行购买一辆六位数宾利的富翁来说,行为是一样的。负担得起意味着你不必考虑是否负担得起。如果你不得不考虑“负担能力”,你负担不起意味着你无法承受超负荷购买所带来的后果。

如果你需要计算购买一艘游艇,这意味着你负担不起。你当然可以说服自己“我买得起”,通过…
“我能负担得起只要...”
“..我升职了。”
“..我的抵押贷款没有调整。”
“..我的股票组合本月又上涨了10%!”
“..我的销售预测是双倍的。”
“..我妻子找到了一份工作。”
“..我取消了我的健康保险。”

这种自我的谈话是一个警告,“你买不起”。负担能力不带有任何附加条件。你可以吓唬自己,但你不能承受随之而来的后果。

那你怎么知道你能负担得起呢?如果你不管未来的情况并且付现金而你的生活方式不改变,这才是真正的可以负担得起。换句话说,如果你买了船,付了现金,并不会担忧路上的石子,便是负担得起。如果你一周后丢了饭碗,你会后悔买口香糖吗?或者你的销售预测被削减了50%?不,它不会改变。这就是如何衡量你的财富水平的承受能力。

为了克服对财富的模仿,你需要知道你能做什么和你的承受能力。如果你真能买得起就买船和兰博基尼,这并没有错。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尽情放纵,百万富翁快车道的目的是让你去那个地方。

哲学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瞧瞧别人活得多光明磊落,而我却要时刻提醒自己不是个普通人。

被奴役生活方式的诱饵

被奴役的生活方式的诱惑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即时满足和即时的快感。如果感觉良好的一切都是好的,那不是很好吗?巧克力吗?超级汉堡套餐?日光浴?抽烟吗?不幸的是,短期感觉良好往往是对长期有害的。即时满足是一个人口众多的瘟疫,其主要的副作用很容易发现:债务和肥胖。

许多美国人肥胖,因为最容易(最便宜)的即时满足来自食物。当你把你的屁股在躺椅上,大口品尝一罐品客薯片,你选择现在的快乐代替痛苦之后。如果你和你的父母为了一辆崭新的福特野马,以吧台侍者一年3万美金的收入在贷款4万5美元。让你即时满足的胜利和被奴役的生活方式随之而来。

财富,像健康一样,得之不容易,更不是通过减少一个来换取另一个。获取它们的过程是相同的。他们需要纪律,牺牲,坚持,承诺,是的,延迟满足。如果你不能使自己从即时满足的诱惑,你会很难在健康或财富获得成功。两者都要求生活方式由短期思维(即时满足)转变为长期思考(延迟满足)。这是唯一的生活方式奴役辩护。

幸福是否有高低之分?

我不能开怀地笑,因为不想别人看到我口里那两颗长长的牙齿。

寻找钩子!

即时满足是诱饵和生活奴役是钩子。广告业正在进行一次伟大的钓鱼探险,他们的目标是让你上钩。他们多汁的诱饵?那辆闪亮的新车,更大的房子,设计师的衣服,“现在就拥有”的产品。每天你都被即时满足的诱饵轰炸...

“没有这个产品你就不能生存!”
“现在买,生活会变得更容易!”
“直到你拥有这些,你才算成功!”
“想象一下,当你买这些东西的时候,邻居们会多么羡慕!”

这些信息共享一个共同点:你是他们的猎物,小贩们不在乎你是否能负担得起。你需要学会躲在鱼钩诱饵下面来保护自己:这是生活方式的奴役束缚的桶。

当即时满足的引诱你上钩,你就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奴役式生活方式。不是你拥有你的东西,而是你的东西拥有你。了解财富的敌人以及什么行动会邀请那些敌人进入你的生活。等待,直到你能真正负担得起你的生活方式奢侈品…在快车道,这一天迟早会。

在人工智能愈加发达的今天,该如何认识自己?突破自己?

我不能昂首挺胸地走在大街上,我生怕阳光照耀下我苍白的脸会吓走周糟的人。

本章小结:快车道的区别

  • 金钱不能买到幸福,因为金钱是用来追求自由的。任何破坏自由的东西都破坏了财富的三元素。
  • 钱,适当地使用,可以购买自由,这可以使你获得幸福。
  • 幸福源于良好的健康,自由和强大的人际关系,不一定跟钱有关。
  • 被奴役生活方式偷走你的自由,偷走财富,偷走自由。
  • 如果你认为你能负担得起,你就不能。
  • 即时满足的后果是破坏自由、健康和选择。

……

这就是僵尸的生活,我不知道谁发明了行尸走肉这个词,嗯,看看我,就是我,世上还有谁比我更适合把这个词套在身上吗?

与拾用一起,走进哲学家的哲思人生,听听复旦大学哲学名师郁喆隽如何解答。

我活了好久,而且还会一直地活下去,然而,并不是活得越久就越有本事,唐朝的瓷器到现在可以价值连城,因为它有价值,而唐朝的一坨泥巴到现在能卖多少钱?因为它没价值。

问题1:郁老师的课一开始就提到“哲学始于惊讶”,要常常发问,那么学习哲学应该具备其他哪些品质呢?

每一天,当我看着太阳升起,太阳下山,我都异常苦恼茫然,时间对我没有意义,我常常责问自己无穷无尽地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全身乏力,我失去了重心。

郁喆隽:“惊讶”仅仅是第一步,任何的惊讶之后,都需要系统的思维,包括和人聊天,适当阅读一些哲学原著,而不能仅仅止于惊讶。

我有压力,而且是双重的压力,我既是人又是僵尸.人的痛苦我要承受,僵尸的痛苦我也要承受。

还需要一个很重要的品质,要甘于寂寞。思考很深的问题,需要一些定力。人生中有很多事情只能一个人做,别人没有办法来代替你完成。比如没人能代替你吃饭、生老病死,还有思考哲学问题。我们很喜欢让别人帮你把所有问题都思考好,把一个标准答案告诉你。哲学并不能起到给出标准答案的作用,很多时候哲学只是帮你开个脑洞,但并不负责给你答案。哲学最多给你一种思维修炼,让你更有效地思考。

不过最近,我突然醒悟过来,要么是我心态有问题,要么是世界亏欠我太多。

哲学这个词在古希腊语中由两个词构成,philia是爱,sophia是智慧。哲学和以往的智者有点不一样:智者要把握真理,掌握唯一标准的答案;而哲学中philia表示一种爱,不是爱一个人告白了在一起后爱就终结了,而是每天都有爱,每天都可以往前进步。

我只是个僵尸,凭什么要我承担人和僵尸双重的压力?

问题2:郁老师觉得每个人都需要学哲学吗?

我只是个僵尸,凭什么要我去思考价值这个近乎神经质的命题?

郁喆隽:哲学其实是一个内部多样性非常大的学科,有些问题和自然、物理比较接近,类似夜观星象;而有些问题把哲学从天上拉回到人间,比如说我们应该怎样生活,我们的道德应该怎样。

蟑螂很幸福,因为它知道自己是蟑螂,它过着属于蟑螂自己的生活,它什么时候思考过做个蟑螂有什么价值?

如果你看什么哲学书都晕,可能你还没有做好准备,你不用现在就直接阅读哲学的书籍,因为你们现在很年轻,人生还很漫长,现在可以不要思考这些问题。

老鼠也很幸福,蚂蚁也很幸福!

有的人到了中年甚至晚年,会突然对哲学一下开窍了。哲学家中也不乏这样的先例,比如德国哲学家的康德,他的哲学思想到了五十岁才到了黄金期,所以大家不要苛求自己。

我不能接受蟑螂、老鼠、蚂蚁比我幸福,所以从今天起,我要重新做回一个僵尸,堂堂正正地做,人的世界不再适合我。

**问题3:幸福有等级高低之分吗?我们可以随便评价别人的幸福吗?**

可我早已忘记僵尸应该是怎样个活法了,不过,这不是个问题,人拍的僵尸电视电影不是多去了吗?

郁喆隽:对现代人来说,幸福是一个谁都会面对的问题。幸福有没有高低之分?我觉得对自己来说,幸福肯定有高低之分,人不能总是停留在一个比较低的阶段,你要给自己设定一些大目标、小目标。每个人必须给自己设定一个可以追求的幸福。

现在的社会,人们的价值观非常多元,会有这样一种局面:一人之美酒,另一人之毒药。你认为很值得追求的,对别人来说可能并无价值。比如你渴望找到一个心仪的爱人,感到与他相伴会很幸福;但另外一些人享受孤独的状态,孤独终老才是最令他舒服的生活方式。任何一种评价都可能包含了某种意义上的歧视和偏见。

**问题4:很多人都有选择恐惧症,经常很纠结,所以想知道当我们要做出抉择时,哲学会怎样帮到我们?**

郁喆隽:如果哲学能够给你帮助,那他会帮你换一个视角来看现在的处境,看周围的世界。但我也承认,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仅需要一种理智的思维,在很多时候,人需要有一些激情的推动。当你有选择恐惧症的时候,有时候更需要有一些勇气去面对你自己的处境,甚至要有勇气去承担你做出选择之后可能产生的结果。

**问题5:**听了课才知道我们对“存在即合理”一直有误解,那还有没有其他被大众误解的哲学观点?**

郁喆隽:我觉得“存在即合理”可能是中国人对哲学的一个最深、流传最广的误解。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的时候,不是对现状的辩护,字面上的意义并不是说现实的东西都是对的、没有错的东西。他说的合理指的是符合理性,他所说的理性观点类似于一种文化的含义,现在的各种现实状况都是在绝对精神展开的路途中。

当有很多人用这种错误的“存在即合理”来对你说话的时候,基本上接下来的五到十秒钟就要开始耍流氓了,等于成为了一个提醒你的信号。还有非常多的其他的误解,比如一分为二地看事情、是不是所有东西都有两面性,但你查一下莫比乌斯环,你就知道它只有一面。

还有一些更加通俗哲学的说法,比如我们经常会听到“屁股决定脑袋”,也是为做出不合理的决定进行辩护。当我们看到类似的命题,我们总是能找到反例,所以要保持警惕。

**问题6:**想问郁老师之后的课上还会有哪些思想实验,透露一下吧?**

郁喆隽:我们今年一百多期的节目分成了三个模块,第一个模块是道德政治,社会哲学,我们已经举过一些思想实验的例子,比如说电车难题,这是非常经典的道德困境。可能在第二第三单元中,尤其是在第二单元中,会涉及形而上学、本体论和认识论,我们可能会结合很多电影中的例子。

我也会借用一些脑洞大开的问题,比如当一个人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从小生活在一个只有黑色与白色的房间里,当他成年之后走出这个房间,看到的世界是彩色的还是黑白的?

再比如,如果你变成了一只蝙蝠,你的视力很差,但是通过超声来认识这个世界,那对你来说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这些都是形而上学和认识论中的一些问题。

**问题7:**对人工智能和人类智慧之间的pk很感兴趣,郁老师的节目中会涉及人工智能吗?期待~**

郁喆隽:郁老师非常喜欢讨论人工智能问题,这对哲学来说也是一个挺新的领域。有一门哲学的最新分支叫人工智能哲学。说新其实也不是非常新,在哲学看来,阳光底下没有新东西。人工智能哲学中的一些问题其实和本体论、认识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最近几年,关于人工智能的电视剧和电影都层出不穷,比如最近很火的《西部世界》。

为了更深入地思考人工智能问题,我把七十年代的两个最初的电影版本都复习了一下。人工智能这个问题可以在很多不同的方向展开,比如说技术的问题。一直到二战之后,人们始终存在一种担心,技术能力太强,比如原子弹,会不会因为某种疏忽把人类毁掉?

当然这是一个比较科幻的话题,但大部分人担心的是很实际的问题。在最近的三五年中,英中文翻译工作基本上已经可以被谷歌翻译替代了。如果人工智能也可以在社会政治领域引发一些挑战,你现在做的工作会不会在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被取代?这是很多人担心的问题。

比如你家有人工智能机器人,可以做一切家务,会对你的家庭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我在很多场合都讲过一个观点,倘若真的有超级人工智能出现,那就好像出现了一个新的神。这时候人的任何担心忧虑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但对人本身造成冲击比较大的是:人怎么来认识自己。到现在为止我们仅仅知道只有人是有智能,但我们并不知道智能是如何工作的,所以这是一个反思性的问题:人的突破到底在哪里?

问题8:我和郁老师一样是个电影迷!郁老师能不能再推荐几部自己喜欢的电影?

郁喆隽:我非常喜欢看电影,所以在复旦开了一门课,叫《电影中的哲学思辨》。最早开这课的原因就是为自己找一个借口,因为每当我在家里不务正业地看电影的时候,我老婆就不能再说我了,因为我可以说在备课。其实很多电影本身是好电影,但我的视角是用一些哲学的理论来解读这样的电影。

给大家推荐几个。最近有一部电影叫《无理之人》,还有《末日哲学家》、《大卫戈尔的一生》都与哲学有关。但很不幸,上述这三部电影中出现的哲学家都给人一种败类的感觉。

除了以哲学家为主题的电影,还有一些科幻片,比如我刚刚提到的《黑客帝国》系列。我也很喜欢看英剧《黑镜》系列,第三季有非常多样的主题,既有对网络的担忧,也有技术失控的问题。还有一些虐心的电影,比如主题涉及死亡、人性的虚无、安乐死是不是应该合法化等等,这一类我尤其推荐一部叫《深海长眠》的西班牙电影。当然更多的电影是关乎人生的道德选择,尤其在极端状况之下。

最近谈得比较多的是《天空之眼》,讲的反恐战争中,如果不可避免地会造成平民小女孩的伤害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冒这个风险、承受这样的代价去炸死一个恐怖分子的头目。这些问题是都是和道德哲学、政治哲学紧密相关的问题。

问题9:郁老师说要经常开脑洞,可是我感觉我思维已经固化了没什么想象力了,要怎么办呢?

郁喆隽:通过哲学开脑洞是哲学的一个预期不到的结果,我们不以开脑洞为目标,但我发现身边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都在标榜要特立独行,跟别人不一样,但其实说的话、穿的衣服、审美、价值都挺像的,这是一个很矛盾很吊诡的事情,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是一种高度军事化的。所以你要过一种怎样的人生,我们觉得我们在选,其实我们选的对象都是市场和媒体造出来的。可以说我们每个人脑子里已经装了很多配方奶粉,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要挣脱这种固化,我们其实有很简单的方式:看看别人怎么生活,别人怎么过日子。你可以旅游,到世界的不同地方,去看看别的国家跟你年纪差不多的人在过一种怎样的生活。如果你不喜欢旅游,你喜欢宅在家里,你可以看看电影读读小说,包括哲学书,让你可以在不进行物理位移的时候,有另外一个时代的人穿越过来跟你聊天。

但这个意义并不是说去找一个比自己活得更惨的人,这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和追求或许能给你一些启发,让你打破头脑中的锁链。我很喜欢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提出的洞穴隐喻,我们的民族、语言、出生的家庭、受到的教育,无形之中给我们造了一个洞穴。在这个洞穴里面我们觉得很温暖,但在洞穴外面有一个更加精彩的世界,你要摆脱这个洞穴。

问题10:如果世上有变异僵尸,怎么确定自己是人类还是僵尸呢?

郁喆隽:前不久刚刚看了生化危机的最后一集,我要给差评,因为它背离了僵尸片的最重要的思想。僵尸和正常人最大的区别在于什么?每个人都有自主性,为自己做决定,也尊重别人的选择和决定。但僵尸可怕的是,咬你一口,他会把你变成他,这是最险恶的地方。

任何的僵尸片背后在我看来都是一种社会隐喻。罗素曾经说过一句话:“参差多样乃幸福之源。”但僵尸片体现了幸福社会的一个相反的状况:假如我们所有人都一样,这个社会会怎么样?至少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状态。僵尸可怕的地方不是因为长得丑,而是在于他把你彻底同化,让你变得没有办法反抗。至于你自己现在是不是僵尸,可以想一想你和周围的人有多不一样,你有没有独立的人格和精神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