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历史故事 >

夏夜的天空划过意气风发颗流星,再浇上平菇骨头汤

凌晨1点的时候,小镇已是一片死寂。偶尔看到白色的影子在围墙上敏捷地行走,发出喵呜的声音。

“萧遥,一会儿我们去哪儿?”文文扫了一眼小雪,又有点疑惑地看向明显正在走神儿的萧遥,轻声问道。

十八岁,夏夜的天空划过一颗流星。

除了三香家的面铺。

“唔。。。。。。待会儿,待会儿吃完饭我送你们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女孩子不能熬夜。”

她和他安静地牵着手,走在四周静谧的江边。夏夜的微风偶尔拂过,泥土和青草的芬芳钻进鼻子,有一瞬间,她觉得他们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

黄色的塑料油布,遮盖在棚子上面。一个手推车,一口大锅腾腾地冒着热气。旁边是另一口小砂罐,骨突突地翻滚着浑浊而喷香的平菇骨头汤。再旁边,是一排排格子。上面琳琅满目:盐、酱油、味精、青蒜、油辣椒、葱花。还有码好了的湿面。

萧遥有点心虚,一边答话一边吐了口烟。淡淡的烟气随着他的呼吸,轻轻飘散。

你说,我们会有未来吗?她低着头,耳边的头发飘到眼角,让她感觉眼睛要流出泪水。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很痛。想到很快就要各奔东西,她忽然觉得,过去一年的各种美好只是一场幻觉。清醒以后,一切还是生活原来的样子。

老板娘三香站在推车前,正丢下一团面。面条在锅里打个突,三香手一抖,尽捞起来,白生生热腾腾的面条落入蓝花白瓷的大碗,再浇上平菇骨头汤。撒几粒葱花,鲜味忽然就洋溢了整个巷底。

他不怎么想跟两个意犹未尽的女孩有下半场的安排。

男孩停下脚步,转身把她抱到怀里。你好傻,你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自己吗?他低头,抵住她的额头。

夜深了,还有什么客人?

所谓的下半场,大多是去泡吧,唱歌。一般不会有其他的节目。

她可以闻到男孩身上他熟悉的洗发水的味道。她深深呼吸,说,相信。然后她抬起头望向天空。恰好,有一颗流星划过。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流星。来不及许愿,可是她觉得,真好。

有的。

萧遥虽说一直对文文很有好感,但仅限于好感。他知道自己。

那时候没有手机,分离后她给男孩写信,也看他的回信。他们互相说着身边发生的一切,还有对彼此的挂念。男孩说很想听她唱歌,她录了一盒磁带,到邮局寄给了他,祝他生日快乐。他们鸿雁传情地过了半年。她觉得,未来会来的。

一个相貌斯文的年轻男人,坐在推车前的条凳上。三香把面递到他面前,男人文雅地点点头:谢谢。

眼看一点了,张店的治安虽然还好,但深更半夜的,带着两个女孩子在外面走动,他不放心。何况,明天还得上班。

在一个寻常的晚上,男孩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打到了女孩家里。电话那头,他说,对不起,我们分开好吗。女孩脑袋一片空白,可是脱口而出的却是:好啊。

三香有些奇怪。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不嘛,我还要去唱歌。”小雪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继续抓起手边的啤酒瓶子,给自己倒满,又给文文添了半杯,一瓶酒眼看着就见底了。

多年以后再见到男孩,男孩说,那天我没有想到你只对我说了这两个字。女孩笑而不语,邮轮缓缓继续前行。她没有告诉男孩,那天晚上她挂了电话,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撕心裂肺地哭到沙哑。然后第二天,出门,剪发。为他留起来的青丝,飘然落地,就好像她曾经温柔的心,终于坚硬。

她的小摊,生意虽然好,街坊赞她宽汤厚面,但也毕竟是下层人吃喝的地方。那些西装革履、戴无框眼镜的男人,晚上会在酒吧消耗时间,即使饿了,宁愿去7-11买没有营养的跑面,也不会坐在这条油腻腻的板凳上,吃一碗不知道干不干净的面。

文文低头环视一周,发现脚边到处都是空瓶子,桌子上一瓶酒也没有,就抬起头来,高声喊了一句:“老板,再来两瓶啤酒。”然后,回头冲萧遥和文文咧嘴一笑:“喝完这两瓶,我们去好乐迪。”

原来流星没有给她带来幸运。是呢,流星是不长久的美好,她怎么忘了呢。

?墒钦飧瞿腥俗谡饫铮浇硪裁挥刑统隼床敛磷雷印K髯盼蘅蜓劬担┖谏纳篮统た恪Q劬χ杏幸恢稚畈豢刹獾亩鳌U飧鋈耍幌袷钦蛏系摹?/p>

夏夜的天空划过意气风发颗流星,再浇上平菇骨头汤。萧遥赶紧摇手:“不去了,该回家啦!”

韦德体育官网 1

三香没有来得及想太多,又有新的客人来了。

“是啊小雪,今天咱们都先回去吧,”,文文也有点坐不住,“明天都要上班,不能太晚,不然就黑眼圈了。”

二十八岁,原来誓约可以那么简单

是一群刚刚下了夜班的工厂女工。夏夜的凉风里,这些年轻的女孩嘻嘻哈哈地手挽手过来,带来一股夹杂着汗味的青春气息。

小雪使劲儿摇了摇头,“这才几点啊?不行,你俩不能丢下我。”

下班前她收到了男朋友发来的消息,问她晚上会不会加班。她说不会,一边收拾好东西,在天色完全变暗前,离开了公司。

为首梳马尾辫的女孩啪地摔出一张10元的票子:6碗汤面,今天我请客!后面一个清秀的矮个子女孩跟她抢:喂,你不要啦。说好了今天我请客的。

老板娘这时候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盘子,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麻利地一手端着一小碟水煮花生,一只手拎着两瓶啤酒走过来放下,用起子很熟练地打开两只瓶盖,在萧遥和小雪面前各摆上一瓶。

步行距离内就可以穿梭家和公司,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她可以悠闲地走在路上,听着音乐,忽略周遭匆忙的人群,把时间只留给自己。耳机里放着陈奕迅的《对不起谢谢》,里面唱着:

马尾辫戳她额头:你?前几天你过生日才大出血了一次,这次就让我吧。

“这盘花生是送你们的,不要钱了,你们慢慢喝哈。”老板娘说完转身离开。

你的善良我的倔强         

我们的小孩会像谁模样

韦德体育官网 ,常常在想几年之外            

长睫毛女孩单眼皮男孩

女孩子们嘻嘻哈哈地找位子坐下。清秀的女孩无奈地笑笑,转头座位已被抢光,只剩下那个斯文的男人旁边还是空的。先生,可不可以坐你身边——微笑着低下头,话音未落,她忽然愣住:你,你,小宝——

“谢了慧姐。”萧遥感觉冲老板娘的背影喊了一句。

她不自主地嘴角上翘,想起了那个总是笑容羞赧的男人。

男人早已停了筷子,像在等着她那一问,抬起头浅浅笑笑,语气是惊喜,可眼睛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鸟鸟,竟然是你!

老板娘没回头,只是远远地挥了挥手。

而此刻那个男人却是跑到了她的家里,戴起了围裙,为她做好了她爱吃的菜。直到她打开门,她才知道。

被称作鸟鸟的女孩,双手捂住胸口,像是惊喜到心脏要爆炸。怎么会、怎么会是他?

萧遥来这边次数多,老板娘两口子都认识他了。

出租屋的小房间很简陋,只有一张破旧的桌子。男人在桌子上点起了两个小烛台,旁边还有一瓶红酒,看起来很不搭调,有点滑稽。她扑哧笑了。

少年时候的往事一一浮上心头。

小雪抓过瓶子给文文和萧遥都倒满,又端起酒杯,冲两人暧昧地笑笑:“来,咱们干一杯,赶赶进度,喝完了去唱歌。”

什么日子?她问。脑海里想了一遍,不是她的生日,不是他的生日,不是情人节,也不是愚人节。

那年15岁,考到县城念重点高中。班上有个成绩很好的男生,叫瑞小宝。他成绩很好、唱歌很好听,并且参加了校园合唱团。许多个水气氤氲的下午,她躲在音乐教室的门外,听他用低沉柔和的嗓音专注地唱意大利的歌曲。

说完,一仰头,一大杯啤酒就见了底。

没什么日子就不可以这样吗?男人围裙也没脱,便拉她坐下,给她盛好了饭,夹了一个她最爱的糖醋排骨到她碗里。然后把红酒倒到杯里。

可惜只是暗恋、可惜她只是穷人家的女儿、可惜她面色菜黄其貌不扬、可惜对方的父母是邻市学校的教授,听说高中毕业后,就会直接去国外歌剧院深造。

小雪要是生在古代,那铁定是女中豪杰。萧遥神往不已。

吃饭吃到一半,男人说,我们结婚吧。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鸟鸟始终将这份感情深埋心中,没有对任何人说。

文文也干了半杯。然后,二人一起看向萧遥。

哦,她不知道说什么,愣住了。半晌,她哈哈大笑起来,求婚不需要戒指的吗?花呢?是不是要找个地方给你能够单膝跪下?

18岁高考,他顺利去国外,而她考上大学,却因母亲重病而不得不放弃,进入一家玩具厂。

暗暗叹了口气,萧遥只好无奈地端起酒杯,一口喝掉。

男人又给她夹了一块排骨,问,好吃吗?

她忽然很恨自己,怎么在今夜见到他?

小雪马上快速地再给大家斟满,举起酒杯:

嗯,好吃。

刚下了工,身上还有蒸腾的汗味、头发粘在额角,统一的工装宽大而难看。鸟鸟偷偷把磨出茧子的手藏在背后。

“为我活不过25岁,再干一个。”

那就让我给你做一辈子。

好久没见了。她终于迟疑着说:你不是去国外了么?

“那我不喝。”萧遥放下已经端起来的酒杯,“完全胡说八道嘛!哪有自己咒自己的!何况,未来的事儿谁能说得准。。。。。。”。

她笑出了眼泪。这不是她一直憧憬的被求婚的样子,然而她没有任何迟疑地答应了。因为她早已知道,看起来的美好,不一定是真的美好。能握在手心里的,才有未来。

我毕业了。男人微笑了一下:我专门回来,是想见见你。

“就是啊,小雪,你再瞎说,我们这就都走啦!”文文压根就没端杯子。

几个月后她披上了婚纱。也许爱情,真的可以很简单吧。

周围吃面的女孩子,一时间全部停止了动作,呆呆愣愣地看着男人——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有幸可以看到八点档剧情。鸟鸟以为自己听错:什么?

小雪怔了怔,略一迟疑,抬头笑道:“好,那换个说法行包?为我活过了20岁,干一杯!”

韦德体育官网 2

可是接下来的话,越发像电影:我想你。在德国的时候,我一直挂念你。

这次萧遥没有再阻拦。看着小雪喝完,也端起酒杯:“那祝咱们都身体健康,无病无灾,平平安安吧!”
说完一口喝干自己面前的酒。连续两杯酒快速下肚,萧遥感觉头有些晕。

三十五岁,孩子说,谢谢你妈妈。

女孩子的脸一下子红起来。

文文陪了半杯。“对,无病无灾,幸福平安,长长久久。”

几年前,她终于看到了当初自己猜想的他们孩子的模样。这个皮肤白皙的小男孩,双眼皮,长睫毛,高鼻梁。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她愿意倾注所有的爱。

旁边的女工纷纷放下筷子,冲她挤眉弄眼:喂,我们先回去了。晚上不给你留门了啊。

“来,吃点菜,这家的花生还挺好吃的。”
边说边把盛花生的盘子往桌子中间推了推。

她不知道,孩子的到来对生活的改变会有多大。直到有一天,她歇斯底里地对男人说,你不是一个好父亲,你不配有一个孩子有一个家。男人却一直继续着争吵后的默不作声,而她面对沉默,只有加倍的沮丧。

胡说!鸟鸟小声骂了一句。

“嗯,好,好,放你们那边就行,能够着。”萧遥点点头,伸出筷子,夹起一粒花生送入口中。

她不知道这样忙碌煎熬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鸟鸟摇摇头,笑笑。

脆糯香甜,有点淡淡的八角香味,还有酱油的鲜味以及香醋和香油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唇齿留香。

有一天陪孩子看书的时候,孩子忽然问她,妈妈,我是怎么出生的呢?

能骗自己什么呢?相貌充其量算得上清秀、家里那么穷;财和色,她都不具备。再说,即使被骗,也是心甘情愿的吧。从毕业到现在,她再没对任何男孩子动过心。

“果然不错。色、香、味俱全。”萧遥暗暗赞叹不已。

她想了良久,说,你是爸爸妈妈一起挑选出来的。爸爸爱妈妈,就给妈妈摘了一颗宝宝树上的种子,送给妈妈。妈妈把种子吞到肚子里,让种子在肚子里发芽,长大,变成你的样子。可你越来越大,妈妈的肚子再也放不下你,就只能让医生把你拿出来,我们就可以见面了。

那好,你自己小心。高个子女孩拍拍她的肩,招呼女友们散去。

看起来这种做法也是把煮好的花生用味极鲜酱油和王村醋调制一番,再淋上香油装盘即可。
这让萧遥回想起小时候妈妈调制的水煮花生时的味道。

孩子接着问,那么,你们为什么会挑中了我呢?

凌晨3点。

“时间过得真特么快。”萧遥忽然想骂句脏话。

她笑笑说,因为,你是宝宝树里最耀眼的那个,爸爸希望把最好的送给妈妈。

三香打了个呵欠,打算收拾摊子。

“唉~~~~”,文文在膝头支起双臂,突然也叹了口气。

孩子思考了一会,说,谢谢你妈妈,选中了我,让我做了你们的孩子。

面摊前的那对男女还在小声地交谈。女孩略显苍白的脸上不时泛出红晕,那团桃红色竟有种惊心动魄的凄美——凄美?三香眨巴着眼睛,怎么会想起这个词呢?

“文文你叹啥气?想起什么来了?”小雪并没把自己活不过30岁当回事儿,立刻抬起头,关切地问道。

她摸摸孩子的小脑袋,可爱至极。此刻男人正在厨房里一边做菜一边打着电话,书桌上的电脑放着未完成的文档。她忽然意识到,其实爱,没有离开过。

平时的她,2点就收了摊子。今天的破例,是因为这对年轻的孩子让她不期然想起了自己的初恋长亭外,古道边,萋萋的芦苇中,她和庄秦手牵手走过的泥泞小道。那时候的庄秦,还是个腼腆而羞涩的男孩,而今朝却已是龇着一嘴的金牙,腆着大肚子,跟人在夜总会里点评环肥燕痩。

“也没啥,”文文抬手抚了下发梢,“时间过得是挺快,咱都认识这么久了。”

是的,岁月会给你带来一地鸡毛,也会帮你丰盈真实的爱。

因为爱情 不会轻易悲伤

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因为爱情 简单的生长

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因为爱情 怎么会有沧桑

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因为爱情 在那个地方

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

人来人往

青春,纯真的青春,真是一去不可再啊。

“是啊,好久了。”萧遥也有些感慨。场面一时间有点冷清。

老板娘,我们走了。男人忽然冷冷地看她一眼,像是看穿了她全部的心思。

周围的雾气越来越重。

三香禁不住心口一寒。

远处那张小方桌上,整夜都在独酌的中年人旁边似乎多出来一个相貌清秀的中年女子。两人坐得笔直,表情严肃,看起来像正在商量什么事情。

看着那个斯文的年轻男人牵着女孩的手,离开面摊,正在收拾锅灶的老板娘抬起头,无意中看向巷口,却猛然吃了一惊——昏黄的巷口路灯下,女孩的影子清清楚楚,那个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影子!

感受到萧遥探究的目光,那中年男子似乎很不高兴,扭头冷冷地瞥了一眼萧遥。萧遥赶紧转开头时,却瞬间感觉两点金芒从远处扑面而来,他本能地想要躲闪,身子却任凭怎么使劲都动弹不得。眼看着两点金芒就要碰到脑门,却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轻叹,两点金芒立刻溃散,消失不见。

喂,喂,姑娘!三香情急地叫起来,可是他们已经一拐弯,消失在了巷口。

萧遥偷偷再仔细看时,却发现远方的中年男子仍是孤身一人,满脸淡然,似乎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女子已然不知去向。

真是的,三香猛然记起,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

萧遥张目结舌,怎么都想不起刚刚经历了什么,一时间呆立当场。

我以前一直都注意着你。可是,我怕你不喜欢我呢。鸟鸟叽叽咕咕地跟他说。

小雪似乎有所察觉,她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远处的中年男子,又伸出手在萧遥面前晃了晃:“喂,醒醒,你怎么啦?”

爱情可以让一个人脱胎换骨的吧。之前那个面色苍黄的女孩,刹那间滋润起来,眼睛明亮得好像珍珠,而两腮上也有了鲜艳的玫瑰红。

=

而被叫做小宝的男子却只是微笑着,偶尔附和一两句:哪里,我也是喜欢你的。我以前也很注意你呀!你这个人,鸟鸟不禁埋怨:都不怎么说话的。一路上都是人家在讲。她忽然想起什么,迟疑起来:对了,我家里那么穷,我又只念了高中英文都不怎么会讲,你会不会嫌弃我?

=

总有一个地方,是真正公平的。男人抬起头看着天,眼睛的颜色更加黑沉:在那里,贫富美丑,都不再有任何差别。

=

散步良久,多晚送女孩回去的,已没有任何资料证明。

站在工厂黑洞洞的宿舍楼下,女孩握着男人的手,迟疑地,舍不得放开。

快回去吧。男人催促:明天晚上我接你去吃夜宵,后天再带你去我们读书的地方看看,好不好?

鸟鸟的脸上绽放出花一样的笑容,她乖乖地回答:好。

看着女孩娇小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男人转过身,慢慢向巷子深处走。深夜的雾起了,越来越浓,好像一声白蒙蒙的叹息。男人的身形裹在雾里面,慢慢地变形,好像一滩水迹立了起来。

他是负责勾魂的神。明天,这个女孩将在出门时不慎被汽车撞倒,当场身死。他在一个月前来认过人,刚好是她生日,听到她许愿——我想再见小宝一面。我一辈子,没有实现过任何愿望。如果可以,请帮我。

一向冷漠、只顾完成任务的他,那一刻竟有了怜悯。

于是,幻化成她心中男子的模样,圆她一个晚上的梦。希望明天勾她魂魄时,她脸上能有一丝幸福。

鸟鸟走在?盏吹吹淖呃壬稀?/p>

很黑,可是她不怕。

张望了一下四周,看到森森的雾透进来。为什么要怕?——她知道,刚才陪自己的人,并非真的小宝。

前两天,在校友录上看到,那个在美国念书的男孩子,已于前不久结婚、去了澳洲。陪伴自己的,不知是哪里来的魂魄。轻叹一声,正因为知道他不是真的,所以才敢抬起头看他。换了从前,一样觉得他那么耀眼、那么无法接近。

死后的世界,是不是没有贫富美丑的差别?她捂住胸口,心悸了一下。先天性的心脏病,是一年前诊断出来的。说过不了三年。

她只是想在死前见见他。而上天听了她的。

就当是做梦,也是好的。

鸟鸟带着恍惚而满意的笑,推开了宿舍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