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野史秘闻 >

袁崇焕到了宫城平台,朱由检十分重视与袁崇焕的谈话

袁崇焕率领关宁九千骑兵,于十一月十九日,赶在皇太极之前驰抵京师城下。第二天,保卫京师的战斗就打响了。一、京门初战京师保卫战的几仗都是在北京城门前打的,这里首先需要把北京的内城九门、外城七门简单介绍一下。北京内城共有九门,其南中为正阳门、东为崇文门、西为宣武门,东城南为朝阳门、北为东直门,西城南为阜成门、北为西直门,北城东为安定门、西为德胜门;外城七门,其南面中为永定门、东为左安门、西为右安门,北京德胜门箭楼北京东便门外护城河与石桥东面为广渠门、东便门,西面为广宁门(清朝道光皇帝叫旻宁,为避皇帝的名讳,改广宁门为广安门)、西便门。己巳之役即北京之战,主要在德胜门、广渠门、左安门和永定门四门进行。当时,外镇赶来的勤王重兵,袁崇焕的军队是从东面过来的,屯驻在广渠门外;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兵侯世禄是从西北方向来的,驻扎在德胜门外。八旗兵从北面进抵京师后,皇太极驻幄在城北土城关以东,其两翼兵分别安营在德胜门外至安定门外一带。那么,战前明朝北京城防是怎样的呢?第一个举措:京城守备,加强防御。崇祯帝任命多位官员,协理京营戎政,练兵筹饷,料理守御。北京城作为明朝的都城,按理自然应当防守严密,固若金汤。但北京已有180年没有经历过战争,这导致城防疏薄单弱,达到令人震惊的程度。《崇祯长编》二年十一月戊戌记载兵科给事中陶崇道检查京城火器防备的报告,称:“昨工部尚书张凤翔亲至城头,与臣等同阅火器。见城楼所积者,有其具而不知其名,有其名而不知其用。询之将领,皆各茫然;问之士卒,百无一识。有其器而不能用,与无器同;无其器以乘城,与无城同。臣等能不为之心寒乎?”(《崇祯长编》卷二八)明军守城,所长在火器,所倚也在火器。而守城的将领、军士,连火器的名称都不知道,火器的发射都不会。第三十二讲保卫京师|第二个举措:设官募兵,备械筹粮。于官兵:“各直省在京官员愿自捐资置器带领家人在官军外分堵”,“勋戚重臣等守皇城,以卫宸居”(《崇祯长编》卷二八)。西汶艺术网于募兵:翰林院庶吉士金声推荐游僧申甫为副总兵,声称能自造战车,招募“城市乞丐”为兵,后一败涂地,自己也战死。西汶艺术网就是说派在京官员的家人携带器械守内城和外城,派公侯伯子男和外戚等各率领壮丁守卫皇城,甚至于派无赖、和尚凑一帮乞丐群氓应景。这两点在上讲提到过。于武器:武器不够,怎么办?有人在朝廷会议上提出:凡进京城九门者,每人带一块石头,丢在城门里,方许进城,然后运到城上备用。于粮饷:史书记载称“太仓无宿储,民间无盖藏”(《崇祯长编》卷二八),就是说朝廷的粮库连隔夜的粮食都没有,老百姓那里也颗粒无多。京门初战首先在德胜门外打响,城外明军,主要是大同总兵满桂和宣府总兵侯世禄的勤王部队,另外参加战斗的还有城上的卫戍部队。德胜门之战十一月二十日,皇太极亲率大贝勒代善和贝勒济尔哈朗、岳讬、杜度、萨哈廉等,统领满洲右翼四旗,以及右翼蒙古兵,向满桂和侯世禄的部队发起猛攻。后金军先发炮轰击。发炮毕,蒙古兵及正红旗护军从西面突击,正黄旗护军从旁冲杀。后金两军冲入,边杀边进,拚搏厮斗,追至城下。城上明军,奋勇弯弓,又发火炮,轰击敌军。不久,侯世禄兵溃,满桂率军独前搏战。城上明兵,发炮配合,但误伤满桂官兵,死伤惨重。满桂身上多处负伤,带败兵一百多人在城外关帝庙中休整。第二天,守军打开德胜门的瓮城,供满桂的残兵休养。就在德胜门之战的同一天,广渠门也发生激战。西汶艺术网[ 2 明亡清兴六十年

在京师面临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袁崇焕率领关宁兵马,英勇奋战,接连取得广渠门和左安门两次胜利,迫使后金军往城南撤去,终于缓解了京师的燃眉之急。但是,军事胜利不但没有为袁崇焕赢得任何奖赏,相反却把众多仇神召唤到了他的周围,概括起来说,他引起了六恨:一,天聪汗皇太极恨他;二,打了败仗的同僚恨他;三,经济利益受到损害的达官贵人恨他;四,阉党余孽恨他;五,京城不明真相的百姓恨他;六,特别是破灭了中兴之梦的崇祯皇帝更恨他。这六恨的综合作用,使悲剧性的命运将要降临在袁崇焕的身上!一、反间毒计皇太极和袁崇焕有解不开的仇恨:宁远之战,皇太极父子吃了败仗,努尔哈赤抑郁而终;宁锦之战,皇太极又打败了;广渠门和左安门之战,皇太极再次失利。军事上打不赢,皇太极就在政治上设法来除掉袁崇焕,他想出了一条反间毒计。大家知道,皇太极熟悉《三国演义》的故事,他的反间计就是仿照《三国演义》中蒋干盗书来设计的。皇太极在左安门兵败的第二天,就设下一个政治圈套。先是,后金大军屯南海子时,俘虏了明朝提督大坝马房太监杨春、王成德。据《崇祯长编》记载:大清兵驻南海子,提督大坝马房太监杨春、王成德,为大清兵所获,口称“我是万岁爷养马的官儿”。后来把杨春等人带至德胜门外,指派副将高鸿中、参将鲍承先、宁完我、巴克什达海等监守。高鸿中、鲍承先按照皇太极的旨意,夜里回营,坐在两个太监卧室的隔壁,故作耳语,秘密谈话。他们在谈话中明示袁崇焕已与皇太极有密约,攻取北京,很快便可成功。太监杨春等假装躺卧窃听。二十九日,高鸿中、鲍承先又故意纵释了杨太监。杨太监回到紫禁城,将窃听到高鸿中、鲍承先的密谈,奏报了崇祯皇帝。第三十三讲平台落狱|此事在《清史稿·鲍承先传》中有记载:翌日,上诫诸军勿进攻,召承先及副将高鸿中授以秘计,使近阵获明内监系所并坐,故相耳语云:“今日撤兵,乃上计也。顷见上单骑向敌,有二人自敌中来,见上,语良久乃去。意袁经略有密约,此事可立就矣。”内监杨某佯卧竊听。越日,纵之归,以告明帝,遂杀崇焕。由上可见,反间计是导致袁崇焕悲剧命运的直接原因。但学术界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学者认为,根本就不存在反间计。我个人认为,反间计是有的。早在“己巳之变”前,汉人降金副将高鸿中就向皇太极奏言:“他既无讲和意,我无别策,直抵京城,相其情形,或攻或困,再作方略。”所谓方略,疏未言明。康熙朝大学士李霨写的《内秘书院大学士范文肃公墓志铭》,里面有这样的记述:时为章京的范文程,从跸入蓟州、克遵化后,见督师袁崇焕重兵在前,即“进密谋,纵反间”,就是说这个计谋是范文程进献给皇太极的。《满文老档》、《清太宗实录》、《清史稿·鲍承先传》等史料,则都说是皇太极授的秘计。总之,虽然反间计的提出者存在不同的说法,但后金确实为除掉袁崇焕设计了这个阴谋。崇祯帝既惑于阉党的蜚语,又误中后金的反间,遂决定在平台召见袁崇焕“议饷”。二、平台入狱十二月初一日,崇祯帝做了一系列布置,特别是任命司礼监太监沈良佐、内官监太监吕直,提督九门及皇城门;司礼监太监李凤翔总督忠勇营、提督京营。把京城及皇城的警卫通过太监,置于自己的直接控制之下。明人绘《北京宫殿图》经过一番布置后,崇祯帝在紫禁城平台召见督师袁崇焕、总兵满桂、黑云龙、祖大寿等“议饷”。这时,袁崇焕正在指挥副总兵张弘谟等率部追踪敌军。听到来使传旨说皇上要召见他议饷,袁崇焕非常高兴,以为粮饷问题可以解决了。他不假思索,“缒城而入”。大明皇朝堂堂的兵部尚书、蓟辽督师袁崇焕,到紫禁城内商议军机大事,却不得从城门进入,而是坐在筐子里,从城下吊到城上,进入城内,再到宫城,接受崇祯帝的平台召见。袁崇焕到了宫城平台,觐见崇祯皇帝。崇祯帝一脸阴沉,非常严肃,没等袁崇焕说话,更没有议军饷,而是直截了当地责问袁崇焕杀毛文龙、致使敌兵犯阙、射满桂等三件事。袁崇焕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责问,竟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崇祯帝以为他默认了,便命满桂脱去衣服验示身上的伤痕,指责袁崇焕是蓄谋而为。其实,满桂是在城西北德胜门外负伤,而袁崇焕战斗在城东南的广渠门外,根本不可能伤着满桂。这显然是不实之词,但已容不得袁崇焕分辩了。袁崇焕当即被逮捕,下锦衣卫大狱。《明季北略》这样记述:上问杀毛文龙、致敌兵犯阙及射满桂三事,崇焕不能对。上命桂解衣验示,著锦衣卫拏掷殿下。校尉十人,褫其朝服,杻押西长安门外锦衣卫大堂,发南镇抚司监候。在平台下令逮捕袁崇焕时,东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成基命,已经70岁了,“独叩头,请慎重者再”(《明史·成基命传》),请求皇帝慎重从事。但崇祯帝不信士流,而信内臣,拒不理会。成基命又叩头说:“敌在城下,非他时比。”(《明史·成基命传》)崇祯帝仍执迷不悟,一意孤行。崇祯帝把袁崇焕下狱,命总兵满桂总理关、宁兵马,并命总兵祖大寿、黑云龙会同马世龙等抗敌立功。袁崇焕平台落狱,其部将锦州总兵祖大寿目睹了全过程,不禁大吃一惊,以至战栗失措。现在督师竟遭这种下场,他在惊愕之外,也不禁为自己和数千辽军担忧起来。西汶艺术网[ 2 韦德体育官网 ,明亡清兴六十年

崇祯元年七月十四日,朱由检在紫禁城平台召见了蓟辽总督袁崇焕,大学士刘鸿训、李标、钱龙锡等。这次,朱由检十分重视与袁崇焕的谈话,他对辽东局势十分关注。召见之后,一番慰问,朱由检转入正题,询问袁崇焕有什么办法能平息后金的侵扰,进而收复辽东失陷土地。袁崇焕回答道:“臣已经在奏疏中说得具体明白,希望陛下能赐予我便宜之权,这样五年之内,可以收复整个辽东。”

  • 第一讲崇焕之死
  • 第二讲万历怠政
  • 第三讲朝政危机
  • 第四讲成梁守辽
  • 第五讲满洲崛兴
  • 第六讲辽事初起
  • 第七讲四路丧师
  • 第八讲开铁失守
  • 第九讲明宫三案
  • 第二十五讲崇祯登极
  • 第二十六讲平台奏对
  • 第二十七讲天聪新政
  • 第二十八讲宁远兵变
  • 第二十九讲督师蓟辽
  • 第三十讲斩毛文龙
  • 第三十一讲北京危机
  • 第三十二讲保卫京师
  • 第三十三讲平台落狱
  • 第三十四讲阉孽翻案
  • 第三十五讲崇焕死因
  • 第三十六讲崇焕精神
  • 第三十七讲大寿降清
  • 第三十八讲林丹大汗
  • 第三十九讲建立大清
  • 第四十讲松锦大战
  • 第一讲崇焕之死
  • 第二讲万历怠政
  • 第三讲朝政危机
  • 第四讲成梁守辽
  • 第五讲满洲崛兴
  • 第六讲辽事初起
  • 第七讲四路丧师
  • 第八讲开铁失守
  • 第九讲明宫三案
  • 第二十五讲崇祯登极
  • 第二十六讲平台奏对
  • 第二十七讲天聪新政
  • 第二十八讲宁远兵变
  • 第二十九讲督师蓟辽
  • 第三十讲斩毛文龙
  • 第三十一讲北京危机
  • 第三十二讲保卫京师
  • 第三十三讲平台落狱
  • 第三十四讲阉孽翻案
  • 第三十五讲崇焕死因
  • 第三十六讲崇焕精神
  • 第三十七讲大寿降清
  • 第三十八讲林丹大汗
  • 第三十九讲建立大清
  • 第四十讲松锦大战

韦德体育官网 1

<

<

朱由检十分高兴,对袁崇焕说,若收复辽东,封伯封侯和奖赏,都是必不可少的,希望你能继续努力,解除辽东威胁。旁边,钱龙锡等阁臣也随声应和说:“崇焕肝胆意气,识见方略,真乃奇男子也。”

谈话告一段落,朱由检回便殿休息。给事中许誉卿问袁崇焕:“你答应五年收复辽东,采取什么措施?人力和物力如何调配?困难如何解决?”袁崇焕的回答让他吃惊,袁崇焕说这只是为了安慰皇上急于收复辽东的心情,才这么说的。许誉卿大吃一惊,提醒袁崇焕:“皇上是英察之主,如果不能按时收复辽东,皇上怪罪下来,你如何是好?”袁崇焕在他的提醒下,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在皇上休息后再次答对时,袁崇焕提出了具体的军饷和器械、用兵选将的要求,对此,朱由检样样都予以允诺。朱由检对袁崇焕满怀希望,还应他的要求,赐给了他尚方宝剑。

这次的召对,其实已经为日后袁崇焕的被杀埋下了祸根,臣子轻率许诺,皇上轻易相信,君臣之间都要为日后的悲剧买单。崇祯二年十月,继承汗位的皇太极率领后金军大举入侵明

朝。皇太极吸取进兵宁远、锦州兵败的教训,放弃强攻宁、锦坚城的方略,取道蒙古,以蒙古喀喇沁部骑兵为向导,亲率八旗大军,避开袁崇焕防守的关宁锦防线,突袭明长城蓟镇防区的脆弱隘口龙井关和大安口,破墙入塞,进攻北京。

遵化是京东的重镇,袁崇焕想把后金的军队阻截在这里,他急令平辽总兵赵率教率四千兵马驰救遵化,走抚宁、迁安这条路线赶往三屯营。要他务必在后金走完从喜峰口到三屯营地五十里路前,跑完这条二百六十里地路,抢在后金头里冲过即将闭合的封锁线,直接进入遵化城进行防守。

十一月初二,山海关总兵赵率教在遵化和三屯营间遇伏,四千骑兵全军覆灭。后金军歼灭赵率教的军队后,一反四天来按兵不动的态势,主力迅速西进。初三凌晨,后金军抵达遵化城下,城内的内应立刻打开城门引后金军入城,明巡抚王元雅自杀殉国。同时后金军还对三屯营发起了攻势,并在一个时辰内破城,封闭了后路侧翼的战线缺口,并随即向西发展,沿着赵率教的来路疾行而进,行动再也没有一点缓慢的样子。

十一月初四,后金军两天两夜强行军西进一百里,攻陷迁安,兵锋威胁永平、抚宁。这时袁崇焕已经率领二万关宁铁骑入关,他看也不看右翼正受到威胁的永平、抚宁一眼,取道昌黎、滦州,直奔香河而去。初七,后金军破三屯营。明朝丧失了将后金军堵在遵化的机会。皇太极命留兵八百守遵化,亲统后金军接着南下,向北京进发,逼近蓟州。这时,袁崇焕亲自带领九千兵马急转南进,实施其第二步想法就是把后金的军队阻截在蓟州。

韦德体育官网 2

袁崇焕于十一月初五,督总兵祖大寿、副将何可纲等率领骑兵,亲自疾驰入关,保卫北京。至此,袁崇焕在关外的三员大将—赵率教、祖大寿、何可纲,全部带到关内,可见袁崇焕已经下定决心,不惜任何代价,誓死保卫京师。十一月初九,袁崇焕到了蓟州顺天府。初十,袁军驰入蓟州。蓟州是横在遵化与通州之间的屏障,距离北京东郊通州约一百四十里。袁军在蓟州阻截,“力为奋截,必不令越蓟西一步”。十一月初十,袁崇焕上疏崇祯帝说:“我们进入蓟州让兵马稍微休息一下,细致地侦察一下敌我形势,然后严格注意后金军的动向,奋力阻截住他们,一定不会让后金军越过蓟西”。皇太极知道袁崇焕在蓟州阻截他,并未与其交锋,潜越蓟州。十一月十四日,袁崇焕的斥候侦察到后金军大队潜越蓟西。这样袁崇焕在蓟州拦截皇太极军队的计划落空了。

袁崇焕在蓟州拦截失败后,并没有选择直接往西尾随追击后金军,而是前往位于蓟州西南的河西务。十一月十六日,袁崇焕的军队到达河西务。河西务在天津和北京之间,大约离北京一百二十里,位于三河西南、通州东南。这时候皇太极军队已在通州附近,他选择了绕过通州,直奔北京。

面对后金军的大举进攻,崇祯帝做出部署。首先,启用年届七旬、已经退休在籍的孙承宗做统帅,负责京畿地区的防务。其次,崇祯帝谕袁崇焕调度各镇援兵,相机进止。这时共有四个镇的明军前来勤王。除袁崇焕驻蓟州外,昌平总兵尤世威驻密云,大同总兵满桂驻顺义,宣府总兵侯世禄驻三河。

再次,加强北京城防。崇祯帝下令,在京官员、皇亲国戚、功臣宿将,带着自己的家丁到城墙巡逻和守卫。同时,还让太监来守城。明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兵侯世禄率兵,也来到北京城德胜门外扎营。十一月二十日,八旗军兵临北京城下。

崇祯帝任命多位官员协理京营戎政,练兵筹饷,料理守御。但北京已有多年没有经历过战争,这导致城防疏薄单弱。京门初战首先在德胜门外打响,城外明军主要是大同总兵满桂和宣府总兵侯世禄的勤王部队,另外参加战斗的还有城上的卫戍部队。

十一月二十日,皇太极亲率大贝勒代善和贝勒济尔哈朗、岳、杜章度、萨哈廉等,统领满洲右翼四旗及右翼蒙古兵,向满桂和侯世禄的部队发起猛攻。后金军先发炮轰击,发炮完成,蒙古兵及正红旗护军从西面突击,正黄旗护军从旁冲杀。不久,侯世禄兵被击溃,满桂率军独前搏战。城上明兵发炮配合,但误伤满桂官兵,死伤惨重。满桂身上多处负伤,带败兵一百多人在城外关帝庙中休整。第二天,守军打开德胜门的瓮城,供满桂的残兵休养。就在德胜门之战的同一天,广渠门也发生激战。

广渠门之战当天,袁崇焕、祖大寿率骑兵在广渠门外,迎击后金军的进犯。皇太极派大贝勒代善及贝勒阿巴泰、阿济格、多尔衮、多铎、豪格等率领白甲护军及蒙古兵两千,迎击广渠门袁崇焕军。袁崇焕有九千骑兵,令祖大寿在南,王承胤在西北,自率兵在西,结成“品”字形阵,阙东面以待敌。后金军的前锋阿巴泰部、阿济格部、多尔衮部、豪格部,先直扑祖大寿部东南角。四部在即将与祖部接战时,后金军发现王承胤部,一部分后金军又向北直冲王部,王部徙阵南避。其余三部仍直冲祖部,祖大寿率兵奋死抵御,后金军前锋并未击穿祖部,祖部边战边退至城壕。后金军两次冲锋都没有彻底击溃王、祖两部,再集中两路骑兵向西闯袁崇焕军阵。袁崇焕率领将士英勇抵御,奋力鏖战。袁崇焕被后金军的箭矢射得两肋如猬,但因身穿重甲没被射穿。之后,南面大兵复合,后金军开始撤退。明军追击到运河边,后金军损失严重。

十一月二十三日,崇祯帝于紫禁城平台召见袁崇焕、祖大寿、满桂、黑云龙等,袁崇焕向崇祯帝提出,连日征战,士马疲惫不堪,请求援引满桂所部进入德胜门瓮城的先例,准予所部官兵进到城内稍事休整,补充给养。崇祯帝拒绝了他的请求。袁崇焕军只得继续在北京城外露宿,同皇太极军进行野战。

北京城外的勋戚大臣等人对袁崇焕极度不满,纷向朝廷告状:“袁崇焕名为入援,却听任后金军劫掠焚烧民舍,不敢前去阻拦,城外的外戚勋臣的庄园土地被后金军蹂躏殆尽。”崇祯帝因此逮其下狱,总兵祖大寿见袁崇焕遭下狱,率师一万五千人离京东返,后因孙承宗调度有方,才停兵待命。

此后,充任文武经略的尚书梁廷栋及满桂相继败于西直门、安定门,满桂战死。明总兵马世龙受命指挥各路援兵,保卫京师。后金军见此次南下目的已经达到,于次年正月连克通州、迁安、遵化、滦州诸镇北归。

十一月二十四日,皇太极因在广渠门作战失利,移军南海子,在此一面休养一面牧放马匹,伺机再攻。二十七日,双方激战于左安门外。

在广渠门之战前后,袁崇焕率领的关宁军多次要求入城休整,均未获得允许。在面对敌人数千兵力的情况下,与后金军交战,在京营出击接应的情况下,击退了后金军。这时袁崇焕急不可待地要入城“议饷”。袁崇焕来到北京城下,北京这时是九门戒严,城门禁闭。城上用绳子吊一个筐子下来,袁崇焕就坐在筐子里被提到城上。袁崇焕到了平台之后,崇祯皇帝严肃地坐在那里,没有议军饷,而是下令将袁崇焕逮捕。

崇祯三年八月十六日,蓟辽督师袁崇焕被凌迟处死。

据清修《明史》的记载,崇祯是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才杀了袁崇焕。事实真的如此吗?这里面有一个大疑问,即:从袁崇焕被捕入狱到他被处死,中间相差了八个多月。通常来说,中反间计都是一时脑袋发热犯错,中间有八个多月缓冲,说反间计,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可以说,《明史》中反间计的提法,其实很可能是一个谎言,因为表现得犹如演义小说,给人不靠谱的感觉。让人遗憾的是,如今人们对此还深信不疑!

韦德体育官网 3

既然如此,袁崇焕因何而死呢?关于这一点,大家都了解的三个原因:一、擅杀毛文龙;二、在没有朝廷授权下和皇太极议和,且还“市米以资盗粮”;三、清军入关抢劫,督师袁崇焕竟然毫不知情!因此,孙承宗、王在晋、朱舜水等,对袁崇焕被杀,并不认为袁崇焕冤枉!

然而,这就是袁崇焕被杀的根本原因吗?其实也不是。如果袁崇焕因擅杀毛文龙和背叛明朝等而被杀,那么根本用不着等八个多月,早就被处死了。

其实,有两个细节被大家忽略了,即:一、袁崇焕被抓之后,关宁铁骑不打招呼就走了,眼里根本就没有皇帝;二、袁崇焕被抓之后,崇祯控制不了关宁铁骑,无奈之下,让狱中的袁崇焕写信给祖大寿,关宁铁骑才再度入关勤王!这说明了什么?关宁铁骑,已经脱离了中央管控,成了一支独立的私军!在这种情况之下,崇祯对袁崇焕能放心吗?所以,袁崇焕必死无疑!即便换成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面对袁崇焕这种情况,也只能杀之!所以,《明史》上的记载,只是给皇太极脸上贴金而已!

由此可见,袁崇焕被杀,关宁军不听中央调遣才是真正原因。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一口气就能读完的大明史》,京东套装满100减50!

一口气就能读完的大秦史+大汉史+大唐史+大明史+大清史¥118.5购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