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野史秘闻 >

展览展出各类青铜文物,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前身是1958年建立的宝鸡市博物馆

国宝南巡背后的故事

2017-10-16 11:17:51作者:王星来源:宝鸡日报 已浏览次 卫盉、伯各卣、秦公镈……9月 12日,由深圳博物馆、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周原博物馆主办,扶风县博物馆、岐山县博物馆、渭滨区博物馆协办的“周邦肇作——陕西宝鸡出土商周青铜器精华展”在深圳博物馆开展。展览展出各类青铜文物 182件,其中带铭文的铜器 87件,一级文物 40件,眉县杨家村窖藏、扶风五郡西村窖藏等近十几年来的新发现悉数登场,受到了当地市民及各大媒体的广泛关注—— 文物是有温度的生命,是历史最鲜活的证明。宝鸡历史遗存众多,地上地下文物和馆藏文物丰富,有“青铜器之乡”的美誉。近年来,我市高频次、高规格、内容丰富的文物外展受到各界高度关注,利用文物更好地宣传、展示了宝鸡。 两年沟通三回“牵手”要选最好的文物去交流 “喂,您好!这是我们希望参展的文物清单,请查阅!” 去年的冬月,深圳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冒着严寒,从鹏城来到了陈仓大地,走进了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两地文博人的手又紧紧地握到了一起。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 2017年 9月将在深圳展出的青铜器展。 一个在祖国东南,一个在关中腹地,虽隔千里,但两地的文博人却早已熟悉,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从 2003年“国之重宝——宝鸡庄白一号窖藏青铜器珍宝展”、 2010年“三秦瑰宝——陕西出土周秦汉唐文物展”算起,这已是两地的第三次合作。 为了办好今年的青铜器展,深圳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早在 2015年,就开始与我市的文博单位沟通。对于鹏城的观众而言,他们更希望在本地看到种类繁多、铭文丰富、纹饰精美的青铜器。 对于深圳博物馆的要求,市文物旅游局的领导表态:“要选最好的文物去交流。”因为他们深知,每一次外展展出的“国宝”,都是宣传宝鸡的一张金色名片。 2014年 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首都博物馆参观北京历史文化展览时强调,搞历史博物展览,为的是见证历史、以史鉴今、启迪后人。在其他场合,总书记更是反复强调,要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院长陈亮说,每一件藏品背后,都承载着历史的岁月,有着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他们固然是无价之宝,但让更多的人了解它、认识它,才能“大有可为”。为了联合办好这次展览,宝鸡的文博单位结合自身馆藏文物特点,有针对性地选择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宝鸡地区历次重要的西周考古中发现的青铜文物。 经过三个多月的沟通商榷,最终确定此次展览将展出各类青铜文物182件,其中带铭文的铜器 87件,一级文物 40件,二级文物 87件,三级文物 50件,一般文物 5件,其名称是“周邦肇作——陕西宝鸡出土商周青铜器精华展”。 展览展出各类青铜文物,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前身是1958年建立的宝鸡市博物馆。步步惊心步步精心严谨细致确保文物安全 今年 24岁的王伊宁,是宝鸡韦德体育官网 , 青铜器博物院保管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她主要负责此次展览中,与深圳博物馆的沟通及文物清点等工作,这也是她大学毕业后第一次“独当一面”。 王伊宁清楚地记得,当深圳博物馆的老师同她一起下库清点文物时,他们同时发出了惊叹。“原来在课本中,对宝鸡的青铜器并不陌生,但当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书本中的文物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清晰的铭文、精美的纹饰,如此鲜活,真是小激动了一下。”王伊宁说,那一天她和深圳博物馆的老师一起读铭文,讨论铸造过程,试着去触摸三千年前的历史印记。 此次展览根据参展文物的时代(商末周初、西周中期、西周晚期)、特征(纹饰、器型、功能、铭文)、出土地点等,划分为“西周王朝的建立、周人的礼乐文明、周王与贵族、西周的青铜艺术”四个单元,展出的青铜器造型奇特、纹饰华丽、工艺复杂、铭文丰富,从不同角度展现了西周王朝灿烂辉煌的青铜文明,代表了西周青铜文明的最高成就—— 1975年,出土于岐山县董家村一号青铜器窖藏,为着名的“裘卫四器”之一的卫盉; 1978年,在宝鸡县杨家沟太公庙发现的秦公镈;1980年,出土于宝鸡市竹园沟一带的伯各卣; 2006年,在扶风县城关镇五郡西村发现的琱生尊…… 主办方表示,通过本次展览,深圳的广大市民不仅可以近距离欣赏我国古代的艺术瑰宝,还能感受青铜时代周人的雅乐正声、钟鸣鼎食,对西周时期的政治、宗教、风俗、礼制、工艺等方面有个直观的了解。 一个展览的成功举办,从来不是一个人努力的结果,它涉及文物保管、陈列研究、安全保卫、文物修复等多个部门的协作。双方事先要对展柜、展板内容、文字、文物陈列等进行充分沟通,再到编写陈列大纲、挑选文物,打包装箱,搬运、布展等等,可谓“环环相扣”。 从“步步惊心”到“步步精心”,文博人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确保文物的安全。这些“国宝”因年代久远,极易破损,它们的每一次“出行”都是宝鸡各大博物馆的大事。因为此次展出的展品多藏于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从文物的包装、出库到上车,再到下车入库,所有的工作人员和押运保卫人员,都不敢有丝毫马虎,因为大家明白“文物的安全是重中之重”! 陈亮说:“每一次外展都是一次大考,只有做到精心、细心、耐心、专心,才能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走出“深闺”贴近公众 展柜里神秘文物变鲜活 9月 12日,“周邦肇作——陕西宝鸡出土商周青铜器精华展”在深圳博物馆顺利开展,宝鸡市副市长李瑛出席了当天开展仪式,她说,我市的文博工作者要认真贯彻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活起来,系统整合全市文物资源,积极做好文物外展也是一个重要突破口,通过青铜器这个金字招牌,展示宝鸡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提高宝鸡软实力。 在开展的当天,众多深圳市民在欣赏青铜“国宝”的同时,也被展厅内一个放满特色文创产品的展台所吸引。印有“中国”铭文的文化衫、特色纹饰的帆布包、玉牛形状的手机链……为了深入挖掘文物资源的价值内涵和文化元素,近年来,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与国内知名文化企业合作,以创新创意为动力,开发原创文化产品,打造宝鸡文化创意产品。 动起来,才能活起来。陈亮记得,宝鸡刚开始的文创产品,几乎是清一色的文物缩小版,很多游客对它们并不“感冒”。当北京故宫的朝珠耳机,台北故宫的“朕知道了”胶带纸、翠玉白菜伞,苏州博物馆的秘色瓷莲花碗曲奇饼……一款款“萌萌哒”文创产品成为公众的“新宠”时,他们意识到文创产品不是简单的复制青铜器,而是要在“创”字上发挥作用,也就是说,要在梳理文物资源的同时,也要梳理社会及生活中的热点,从中找到两者的契合点,让古老的文物符合公众的生活、审美需求,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真正的“活”起来。 让文物“活起来”,就要让文物走出博物馆。陈亮说,外展交流、文创开发,就是要让“藏在深闺”的宝贝“走出来”,把别人的好东西“请进来”,变“我要看”为“给你看”,增强公众观赏和了解文物的兴趣和爱好。 其实,通过与外地文博单位的“联姻”,把我市发掘的出土文物请出“深闺”,让精美文物进入国内外的文化艺术品殿堂,把“死”文物变“活”,实现异地共享,促进两地文化交流,增强宝鸡文化软实力。 年轻的我市文博工作者王伊宁说,她有一个心愿,希望在三个月的展期结束后,可以将此次展览的观众反馈和建议,进行详细的整理和总结,让下一次的展览更进步一些。套用央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的一句话,“因为热爱所以坚持”,我们相信,这也是众多宝鸡文博人的心愿。韦德体育官网 1

韦德体育官网 2

内容摘要:作为“青铜器之乡”,陕西宝鸡,从不缺故事。近日,记者探访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翻阅那流传数千年的“青铜史诗”。“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是以集中收藏、研究、展示青铜器为主的国家一级博物馆。”刚走进园区,博物院院长陈亮就介绍,何尊、胡簋(guǐ)等上百件国宝均陈列于此,“馆藏青铜器数量多、种类全、价值高,是展现周秦文化和中华文明的艺术宝库。陈亮介绍,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前身是1958年建立的宝鸡市博物馆, 1998年迁到公园南路,更名为宝鸡青铜器博物馆。说起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的“镇院之宝”,首先当属“何尊”。宝鸡青铜器出土前的状态,包括遗址、墓葬、窖藏等多种形式,其中以窖藏最为独特。如今,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正努力让浸透岁月风烟的古老文物,焕发出新的生机。

观众观展

关键词:何尊;博物院;宝鸡青铜器;陈亮;石鼓;窖藏;铭文;文物;博物馆;宝鸡市

户卣乙

作者简介:

伯各卣

  作为“青铜器之乡”,陕西宝鸡,从不缺故事。

内腹部有长段铭文的四十二年逨鼎

  宝鸡,古称陈仓,是华夏始祖炎帝故里,周秦文化的发祥地。“治国不以礼,犹无耜(sì)而耕也”,3000年前宝鸡地区的周礼,浸润在周人生活的点点滴滴。凝结当时先进技术的青铜器,自然成为“礼”的载体。

父辛分裆圆鼎

  随着时光的推移,宝鸡这片厚土,不断发掘出青铜器瑰宝。近日,记者探访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翻阅那流传数千年的“青铜史诗”。

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作为礼乐制度的重要历史器物,青铜器记载着我泱泱中华、礼仪之邦的辉煌岁月。周原,是西周的发祥地和畿辅要枢,位于陕西省关中西部,岐山、扶风两县之间,为周族之祖古公亶父率众由豳地所迁居之处。周原考古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屡有重大发现。周原被誉为“青铜器之乡”,出土了毛公鼎、大克鼎、墙盘等国宝级青铜器。以周原为中心,周边还环绕着汉代、唐代等多个朝代的帝王陵,这里也被媒体尊为“东方帝王谷”。12日,由深圳博物馆联合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周原博物馆、扶风县博物馆、岐山县博物馆、渭滨区博物馆等多家文博单位共同举办的“周邦肇作——宝鸡出土青铜器精华展”在位于深圳市民中心东翼的深圳博物馆新馆开幕,展出“东方帝王谷”的182件/组青铜文物。

  石鼓园内 大气雄浑

据悉,展览将持续展出到12月12日。期间,市民可免费到场参观。

  走进位于市区东部的中华石鼓园,仿佛推开了历史的大门。园区分为两大区域:以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为中心,仁、义、礼、智、信“五德园”和周文化墙,构成周文化区域;以石鼓阁为中心,“敬天祭祖、秦公盛典、涉马渡河、车马盛猎”等石鼓诗文雕塑,构成秦文化区域。

A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是以集中收藏、研究、展示青铜器为主的国家一级博物馆。”刚走进园区,博物院院长陈亮就介绍,何尊、胡簋(guǐ)等上百件国宝均陈列于此,“馆藏青铜器数量多、种类全、价值高,是展现周秦文化和中华文明的艺术宝库。”

走进“青铜时代”感受雅乐正声

  单是博物院建筑,就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它依山而建,南依秦岭,北望渭水,采用了传统的高台门阙形式,层层递进,气势恢弘。主体建筑造型别具一格,墙面由土黄色锈石砌成,羊首浮雕和青铜纹饰装饰其上,极具历史厚重感。

周原遗址,在岐山、扶风两县交界处的方圆2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

  陈亮介绍,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前身是1958年建立的宝鸡市博物馆,1998年迁到公园南路,更名为宝鸡青铜器博物馆。2010年9月,新建的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在中华石鼓园落成并免费对外开放。目前,博物院收藏文物 12761件/组,设有《青铜铸文明》基本陈列和3个常设专题陈列——《对镜贴花黄》《陶语诉春秋》《明月照琼琚》。基本陈列有“青铜之乡”“周礼之邦”“帝国之路”“智慧之光”四部分,荟萃了宝鸡地区出土的青铜器1500多件。

如今,这片区域属于陕西省宝鸡市。宝鸡,地处陕西关中平原西端,是西周的发祥地和畿辅要枢,青铜文化遗存极为丰富。自西汉年间出土的“尸臣鼎”到晚清出土的“四大国宝”——毛公鼎、大盂鼎、散氏盘、虢季子白盘,两千年来,宝鸡出土了数以万计的青铜器。新中国成立以后,宝鸡发现的青铜器更是令世人瞩目,诸如西周初年的重器何尊,史籍失载的弓鱼国青铜器以及岐山董家、扶风庄白、眉县杨家村青铜器窖藏,都极大地震撼了世人对西周历史的认知。2012—2013年以来,宝鸡石鼓山又相继发现了一批重要的商周墓葬,其中出土了不少罕见甚至是首次发现的青铜珍品,被评为201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周韵秦风,大气磅礴。”从甘肃天水专门赶来的游客小林,对石鼓园和博物院里的金石文物兴趣盎然,“国宝重器,浑厚凝重,看来不虚此行!”

青铜器是西周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周王朝礼乐制度的主要载体。以周原为核心的整个宝鸡地区出土的青铜器,具有重器多、铭文多、器形种类多的特征,是研究西周历史的重要实物资料。这些青铜器的发现使得今人对西周时期的政治、宗教、社会风俗、礼仪制度、工艺铸造等方面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

  何以为尊 我有“中国”

B

  说起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的“镇院之宝”,首先当属“何尊”。

触摸“西周青铜文明的最高成就”

  何为何尊?尊是古代的盛酒器,何尊的主人是一位叫“何”的西周贵族。“它的器形上圆下方,体现着古人天圆地方的思想观念。通体四道透雕的扉棱,整齐有序,极富立体感。”陈亮介绍道。

孔子是礼乐制度的推崇者,一生主张“克己复礼”,他曾这样赞美西周王朝:“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本次展览的名称,“周邦肇作”大意为周人建立西周王朝后铸造了众多的青铜器。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历经千年时光洪流的冲刷,如今,礼乐制度早已消逝在风中。关于周礼的盛大场面,只能在历史典籍和一些影视作品中见到。而青铜器作为周王朝礼乐制度的主要载体,是现代人追抚往昔的重要实物资料。

  仔细端详,何尊纹饰华丽,腹部雕有饕餮兽面纹,粗大卷曲的兽角翘出器外,颇有腾跃欲食的动感。

据悉,本次展览根据参展文物的时代、特征、出土地点,划分为周王朝的建立、周人的礼乐文明、周王与贵族、西周的青铜文化四个单元。本次展出青铜器造型奇特、纹饰华丽、工艺复杂、铭文丰富,代表了西周青铜文明的最高成就。共展出各类青铜文物182件/组,其中带铭文的铜器87件。

  说起当初出土的故事,何尊远没有今天这般光鲜。1963年秋,宝鸡县贾村塬农民陈堆,无意间发现后院坍塌的崖面有两道亮光。夫妻俩搬来梯子,爬到崖上用手一刨,一件器皿滚落下来。后来为讨生计,家人将器皿卖到废品站,换得30元。1965年,宝鸡市博物馆工作人员将其征集入馆。

重量级展品多,有三级以上珍贵文物177件,其中一级文物40件。

  1975年,“全国新出土文物汇报展”在北京举行,何尊被借调参展。著名青铜器专家马承源先生在清理锈蚀时,发现了器内底部铭文12行122字,其中包括最早的“中国”一词。这一发现让何尊身价倍增。上世纪80年代,何尊曾多次应邀赴美国、日本、法国等国家展览。

C

  何尊的由来牵涉到两个身份非凡的“年轻人”:周武王之子周成王和同宗的贵族何。成王五年四月丙戌,成王召见了何,勉励他效法父辈,为国效力。为此,何铸造了这件精美的青铜器,记录周成王营建成周洛邑的重大事件及对他的训诫。

青铜非青是为正宗

  对于文明的传承,文字至关重要。青铜器出现后,金文应运而生。何尊腹底铭文中,刻有“宅兹中国”,这是迄今发现的“中国”一词最早的来源。“宅兹”,指“居住在这里”;“中”字甲骨文、金文字形像旗杆,本义为“中心”,“国”字由城池和兵戈构成,“中国”就是国之中央。随着历史演进,“中国”一词,逐渐派生出更广泛的含义,最终成为我们国家的名称。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出的青铜文物,有相当部分,金光灿灿、色泽鲜亮。原来,青铜非青,这才是青铜器之正宗。深圳博物馆副馆长郭学雷告诉记者,“这才是青铜器的本色。几千年前当它被铸造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颜色。”而之所以许多现代人认为青铜器为青绿色,这是因为古铜器埋藏很久,铜器的表面和底子受到土壤锈蚀的影响,呈现绿漆色,亮晶晶的,俗称绿漆古。

  “何以为尊,我有‘中国’。”陈亮十分感慨,“走过3000年历史长河,何尊‘中国’重现于世,而‘中国’已经拓展到960万平方公里土地,成为每一个中华儿女自信自豪的源头。”

而此次展出的青铜文物之所以历经千年依然金光灿烂,则是因为它们并非墓葬出土,未受到土壤腐蚀,而是出自“窖藏”。2003年1月9日,眉县马家镇杨家村五位农民在取土时发现了一个青铜器窖藏,出土文物27件,除天盂之外的26件均为一人所作器物,十分罕见,被誉为“旷世国宝”,是为“眉县杨家村窖藏”。

  金文载史 意义非凡

中国古代青铜器是用红铜加锡、铅等元素制成的合金器物,流行于夏商周三代,古称“吉金”。按用途可分为六类,即容器、乐器、兵器、车马器、工具和杂器等。其中的青铜容器和乐器又常作为古代贵族等级制度及礼乐文化的载体,所以又被称为礼器。

  除了何尊,博物院收藏的胡簋、逨(lái)盘等国家一级文物,其铭文都记载着数千年前的为政准则或国之大事,堪称一部部“青铜史书”。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由于年代久远,不少观众均表示,对许多青铜器皿不知其念法,也不知其用途。对此,深博工作人员表示,为了更好地帮助观众观展,展览现场特设影音厅,播放历史纪录片,科普周王朝历史、礼乐制度和青铜文化。此外,现场还设有辅助资料展板帮助观众走进“青铜时代”,感受周人的雅乐正声、钟鸣鼎食。

  1978年5月,宝鸡市扶风县齐村村民挖水塘时,推土机推出一堆青铜碎片。仔细查看,竟发现了一个“大家伙”,西周第十位天子周厉王所制青铜器——胡簋。

  簋,古代盛食器。胡簋通高59厘米,腹深23厘米,最大腹围136厘米,重60公斤。据了解,胡簋是迄今唯一有明确纪年的西周厉王自作器,也是目前发现最大的青铜簋,有“簋王”之称。

  “簋的双耳呈象首形,簋体下有正方形方座,加强了稳重感,腹围和方座上均饰直棱纹,颈部和圈足饰一周窃曲纹,上下相互对照呼应。”陈亮说,胡簋腹底铸的124字铭文尤为珍贵,文字表明周厉王制此祭祀宝簋,以祀皇天大命,保佑周室、王位及其自身,赐降多福、长寿与智慧。

  宝鸡青铜器出土前的状态,包括遗址、墓葬、窖藏等多种形式,其中以窖藏最为独特。对于窖藏产生原因,陈亮表示,西周晚期战乱频繁,贵族逃跑时将带不走的青铜器埋藏地下,期望天下太平后再回来使用,但却再也没有回来。

  2003年1月19日,宝鸡眉县杨家村五位村民,在村北坡取土时发现窖藏。当晚,市文物部门进行抢救性发掘,共出土西周青铜器27件,件件有铭文。其中,鼎12件、盉(hé)1件、盘1件、壶2件、鬲(lì)9件、盂1件、匜(yí)1件,铭文共4048字,据考为西周贵族单氏家族的器物。

  作为其中历史价值最高的一件,逨盘内铸铭文21行372字,以第一人称记述了单氏家族8代人辅佐西周12代天子征战、理政的故事,既歌颂了周王的丰功,又昭示了家族的荣耀。它还印证了《史记》中西周诸王世系,意义非凡。

  千年时空流转。如今,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正努力让浸透岁月风烟的古老文物,焕发出新的生机。

  博物院用现代科技手段,将实物展陈、多媒体展示、场景复原等有机结合,给人以历史的启迪和艺术的享受;以“青铜乐坊”青少年教育活动为依托,打造“我们的节日”“青铜乐坊欢乐行”等品牌;策划“我行我塑——泥捏青铜器”“暑期小小讲解员”等诸多活动,让青铜文化走近孩子们身边。

  “华夏子孙,当敬畏历史。吾辈传承先祖的智慧,也将开启新的壮阔征程。”陈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