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野史秘闻 >

即2020年11月4日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就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声音越来越强的时候

多国的不安终于变成现实:北京时间6月2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宣布,美国将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

美国将于2020年11月4日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专家称将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造成负面影响。

原标题:美国政府启动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程序

中国;美国;特朗普;协定;气候变化

当地时间11月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已正式通知联合国,将自当天起正式启动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程序。这意味着,美国将在发出通知的一年后,即2020年11月4日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巴黎气候协定》于2015年后相继签署,包括美国在内近200个国家承诺共同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如今,美国成为唯一一个退出该协定的国家。分析认为,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造成负面影响。

多国的不安终于变成现实:北京时间6月2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宣布,美国将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对于这份由全球195个国家艰苦达成的气候协定,特朗普选择了一走了之。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声音越来越强的时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1日在北京表示,无论其他国家的立场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中国都将加强国内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认真履行《巴黎协定》。国际舆论热议,与美国转身的背影相对的是中国挺身的大国担当形象。

特朗普等待3年终退“群”

当地时间11月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已正式通知联合国,将自当天起正式启动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程序。这意味着,美国将在发出通知的一年后,即2020年11月4日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中国立场备受关注”

据BBC报道,2017年6月1日,上台不到半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称这个协定是对美国“不公平的经济负担”。特朗普当时表示:“我承诺将退出或重谈任何有损美国利益的协议”。

特朗普等待3年终退“群”

韦德体育官网 ,退出《巴黎协定》“让美国站到了几乎所有国家的对立面。”美国有线新闻网如此评价。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针对特朗普的气候行动发布声明称,美国正加入“那些拒绝未来的”国家行列。CNN专栏作家约翰·萨特更是撰文指出,这是在向未来“竖起了中指”。

BBC指出,特朗普从未曾试图重谈巴黎协定,他只是等待着可以退出的那一天。根据《巴黎气候协定》规定,美国政府必须在该协定生效三年后才能正式启动退出程序。《巴黎气候协定》于2016年11月4日正式生效,这意味着2019年11月4日是美国政府最早可以向联合国发出通知宣布退出的日子。这一天一到,特朗普政府就迫不及待宣布退出了。

据报道,2017年6月1日,上台不到半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称这个协定是对美国“不公平的经济负担”。特朗普当时表示:“我承诺将退出或重谈任何有损美国利益的协议”。

特朗普对于《巴黎协定》的质疑态度早已为众人熟知。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的态度已经让世界逐渐把希望的眼光转向了中国。

美国国务院4日发布的声明中称,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讨论中,美国将继续提供一个“符合实际的、切实可用的模型”,继续与全球伙伴合作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共同准备好应对自然灾害等。

媒体指出,特朗普从未曾试图重谈巴黎协定,他只是等待着可以退出的那一天。根据《巴黎气候协定》规定,美国政府必须在该协定生效三年后才能正式启动退出程序。《巴黎气候协定》于2016年11月4日正式生效,这意味着2019年11月4日是美国政府最早可以向联合国发出通知宣布退出的日子。这一天一到,特朗普政府就迫不及待宣布退出了。

“美国的犹豫不决,让中国立场备受关注。”《金融时报》网站文章指出。CNN报道称,美国已摆明它不会遵守协议中自己一方的承诺。中国发现自己现在处于带头应对气候变化的位置上,人们最终能否成功控制灾难性的全球变暖或将由北京决定,而不是华盛顿。

种种行动都显示出,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问题的不以为意。比如他未在9月份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发言;11月,白宫代理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宣布,明年在美国举办的G7峰会将不设置气候变化相关议题。

美国国务院4日发布的声明中称,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讨论中,美国将继续提供一个“符合实际的、切实可用的模型”,继续与全球伙伴合作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共同准备好应对自然灾害等。

在不久前结束的柏林彼得斯堡气候对话论坛上,中国不出意外成为场中焦点。“中国占据气候舞台中心。”多家外媒如此评价。

美国退出引发多方不满

种种行动都显示出,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问题的不以为意。比如他未在9月份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发言;11月,白宫代理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宣布,明年在美国举办的G7峰会将不设置气候变化相关议题。

中国没有让世界失望。“中国释放出的明确信号让国际社会倍感宽慰:不论美国是否参与,中国将继续执行甚至超额完成减排目标,并继续担当全球气候治理领导角色。”路透社文章引用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的话说,“中国将继续奉行《巴黎协定》,并正在制定将这一协定具化为实施细则、找到照顾各方‘舒适度’的‘中国方案’。”

对于美国宣布正式启动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程序,联合国副发言人哈克称,将尽快启动程序研究下一步举动。法国方面则对特朗普此举表示遗憾,爱丽舍宫一名官员表示,“我们对此很遗憾,这只会使得法国和中国在气候问题和生物多样性问题上的合作更为必要”。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表示,对美国此举“很失望”。

美国退出引发多方不满

事实上,中国已经在积极和相关各方就推进《巴黎协定》而努力。

在美国国内,许多知名政客、环保主义人士对特朗普政府此举表示不满。

对于美国宣布正式启动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程序,联合国副发言人哈克称,将尽快启动程序研究下一步举动。法国方面则对特朗普此举表示遗憾,爱丽舍宫一名官员表示,“我们对此很遗憾,这只会使得法国和中国在气候问题和生物多样性问题上的合作更为必要”。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表示,对美国此举“很失望”。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6月2日,在欧盟领导人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举行的峰会上将宣布,北京和布鲁塞尔已经同意采取措施,加快他们所称的“不可逆转”的摆脱化石燃料的进程,并巩固《巴黎协定》的“历史性成就”。报道称:“中国和欧盟建立了一个应对气候变化的绿色联盟,以反制唐纳德·特朗普退出国际行动的尝试。”

据《卫报》报道,曾因为在全球气候变化与环境问题上的贡献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美国前副总统艾伯特·戈尔在一份声明中指责特朗普此举“鲁莽”,称“没有一个人或一个政党能够阻止我们应对气候危机的努力。那些这么做的人将会因为他们为一己私利牺牲地球的做法而遗臭万年”。戈尔还表示,“即使退出了,不到30天一位新总统也会带领我们再次加入,决定权最终还是在选民手中”。

在美国国内,许多知名政客、环保主义人士对特朗普政府此举表示不满。

“中欧联合声明被广泛认为是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准备退出《巴黎协定》的反制。”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报道引用专家的话说:“如果说中美在气候治理上的合作使得《巴黎协定》得以诞生,那么现在要靠中欧合作来捍卫并推进这一协定了。中欧有望成为全球气候治理的新引擎。”

2020年,美国宣称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日子正好是美国当年大选的第二天。若特朗普未能连任,那么新当选的总统可以再次加入巴黎协定。

据《卫报》报道,曾因为在全球气候变化与环境问题上的贡献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美国前副总统艾伯特·戈尔在一份声明中指责特朗普此举“鲁莽”,称“没有一个人或一个政党能够阻止我们应对气候危机的努力。那些这么做的人将会因为他们为一己私利牺牲地球的做法而遗臭万年”。戈尔还表示,“即使(特朗普)退出了,不到30天一位新总统也会带领我们再次加入(巴黎协定),决定权最终还是在选民手中”。

欧盟对美国显然已经失望。据CNN报道,对于特朗普“协商新条款”的说法,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给出了明确的否定答案,称“《巴黎协定》不能重新谈判”。

民主党参选人、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我们本需要加强应对气候变化的力度,但特朗普和他的政府正背道而驰。我将在成为总统的第一天就推动重新加入巴黎协定”。还有许多议员表示,特朗普此时退出巴黎协定使得他2020年赢得连任的机会又变小了。

2020年,美国宣称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日子正好是美国当年大选的第二天。若特朗普未能连任,那么新当选的总统可以再次加入巴黎协定。

英国《卫报》报道则引用奥巴马的前顾问约翰·波德斯塔的话说:“如果美国放弃在减少温室气体污染全球行动中的领导地位,其他主要国家,特别是中国将主导即将来临的清洁能源经济。”报道甚至指出,特朗普此举可能预示着美国作为全球最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国家的主导权的丧失,其他国家将接替美国的地位。特朗普的竞选承诺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但他的业绩可能会是“让中国再次伟大”。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则谴责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是“又一个出卖孩子未来的灾难性决定”,同时表示民主党将继续呼吁气候行动“保护我们深爱的人民和土地”。

民主党参选人、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我们本需要加强应对气候变化的力度,但特朗普和他的政府正背道而驰。我将在成为总统的第一天就推动重新加入巴黎协定”。还有许多议员表示,特朗普此时退出巴黎协定使得他2020年赢得连任的机会又变小了。

“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

不过,据《卫报》报道,虽然联邦政府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但一些地方性组织表示他们将继续努力应对气候变化危机,包括“美国的承诺”组织、美国气候联盟等。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则谴责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是“又一个出卖孩子未来的灾难性决定”,同时表示民主党将继续呼吁气候行动“保护我们深爱的人民和土地”。

“无论别的国家气候政策怎么变化,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目标和政策行动不会改变。”据路透社报道,今年3月,特朗普签署命令废除奥巴马的气候变化政策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记者会上表明了中国的态度。

■ 影响

不过,据《卫报》报道,虽然联邦政府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但一些地方性组织表示他们将继续努力应对气候变化危机,包括“美国的承诺”(Americas Pledge)组织、美国气候联盟(US Climate Alliance)等。

中国也在行动上认真履行自己的承诺。

将影响其他国家完成减排目标

■ 影响

英国《卫报》网站文章称,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正在采取重大行动削减排放。

事实上,美国是推动达成《巴黎气候协定》的主要国家之一。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美国当时还帮助确立了退出比加入更困难的规则,以避免国家因政权更迭或政治乱局而无法实现承诺。

将影响其他国家完成减排目标

在不久前结束的柏林彼得斯堡气候对话论坛上,《金融时报》网站报道指出,解振华重申了中国政府在《巴黎协定》框架下自主制定的减排目标,包括在2030年使碳排放达到峰值。他说:“按照现在的力度,中国到2020年实现减排目标绝对没有问题,而且会超额完成。去年中国碳排放强度比上一年下降了6.6%,远远超出当初计划的3.9%的目标。”

曾推动达成协定的美国国务院前气候问题官员安德鲁·莱特称,这是此事最为讽刺的一点。莱特指出,在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美国代表团推动协定更为透明化,以确保缔约国为自己的承诺负责,但是“目前看来我们才是最大的问题”。莱特称,“如果我们只是一个低排放的小国家,影响不会那么大。但我们是一个有着很多权力、很多影响力的大国,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缺席会使整个世界倒退”。

事实上,美国是推动达成《巴黎气候协定》的主要国家之一。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美国当时还帮助确立了退出比加入更困难的规则,以避免国家因政权更迭或政治乱局而无法实现承诺。

据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报道,中国已经成功减少了煤炭的使用,煤炭贡献了中国约70%的发电量。2016年,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减少了4.7%,为连续第三年减少。德国之声电台网站引用中国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的话表示,中国提前4年时间完成了原定2020年将煤炭消费比重降至62%的目标。

《纽约时报》2017年6月曾指出,美国是历史上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目前,美国依然是碳排放量第二大的国家。根据《巴黎气候协定》,美国曾经承诺到2025年,全国温室气体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26%。但是,一直以来美国并未为此做出努力,反之,其碳排放量还在增加。因此,美国退出巴黎协定预计将对全球气候变化行动造成严重影响。

曾推动达成协定的美国国务院前气候问题官员安德鲁·莱特称,这是此事最为讽刺的一点。莱特指出,在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美国代表团推动协定更为透明化,以确保缔约国为自己的承诺负责,但是“目前看来我们才是最大的问题”。莱特称,“如果我们只是一个低排放的小国家,影响不会那么大。但我们是一个有着很多权力、很多影响力的大国,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缺席会使整个世界倒退”。

此外,中国在再生能源领域持续投入。

据BBC报道,国际和欧洲事务研究所2018年1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将对该协定造成“事实性伤害”,同时会促使其他国家追随美国的脚步。此外,由于美国是对一些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问题上的主要财政支持国,美国退出巴黎协定预计也将对其他国家实现减排目标造成影响。

媒体2017年6月曾指出,美国是历史上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目前,美国依然是碳排放量第二大的国家。根据《巴黎气候协定》,美国曾经承诺到2025年,全国温室气体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26%。但是,一直以来美国并未为此做出努力,反之,其碳排放量还在增加。因此,美国退出巴黎协定预计将对全球气候变化行动造成严重影响。

“中国是再生能源领域的领军者,在太阳能和风能方面遥遥领先于任何其他国家。全球6大太阳能制造商中有5家在中国,全球十大风机制造商也有5家在中国。”据泰国《民族报》网站报道,2016年,中国向再生能源领域投入了880亿美元——其中320亿美元投至境外再生能源项目。

■ 专家观点

据报道,国际和欧洲事务研究所2018年1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将对该协定造成“事实性伤害”,同时会促使其他国家追随美国的脚步。此外,由于美国是对一些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问题上的主要财政支持国,美国退出巴黎协定预计也将对其他国家实现减排目标造成影响。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报道,今年1月,中国宣布了一项可再生能源发电计划。这项计划将创造1300万个就业岗位,同时意味着在2016年—2020年之间新增的发电能力,将有一半来自可再生能源发电或核能发电。

特朗普为恢复国内经济“退群”

■ 专家观点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报道称,中国将在2017年下半年在全国展开碳排放交易,到2020年中国建造的太阳能发电站装机容量将达150千兆瓦,是今天的3倍。

《巴黎气候协定》于2015年后相继签署,其目标是将全球平均气温升高不超过2摄氏度,并朝着不超过1.5摄氏度的目标努力,让全球气候回归正轨。

特朗普为恢复国内经济“退群”

“作为起塑造作用的大国,中国的全球影响力日益增长。世界也应该承认这一点,因为在确保和平、应对气候变化和反恐方面急需可信的伙伴。中国人思考得更长远,更有战略性。欧洲可以在这方面向中国学习。”奥地利前总理沃尔夫冈·许塞尔在瑞士《新苏黎世报》网站撰文指出。

特朗普上台后,企图发展美国的石油、煤炭等工业,以恢复美国经济。他声称,巴黎协定将使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减少3万亿美元,并使工作岗位减少650万个。CNN指出,一直以来,特朗普都否认气候变化,并推出系列举措试图推翻奥巴马政府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如2017年废除《清洁电力计划》、2018年放松火力发电厂污染物排放限制等。

《巴黎气候协定》于2015年后相继签署,其目标是将全球平均气温升高不超过2摄氏度,并朝着不超过1.5摄氏度的目标努力,让全球气候回归正轨。

“一国影响大局的时代过去了”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表示,特朗普选择退出符合他一贯坚持的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理念。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已经接连退出多个“群”,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核协议、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

特朗普上台后,企图发展美国的石油、煤炭等工业,以恢复美国经济。他声称,巴黎协定将使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减少3万亿美元,并使工作岗位减少650万个。CNN指出,一直以来,特朗普都否认气候变化,并推出系列举措试图推翻奥巴马政府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如2017年废除《清洁电力计划》、2018年放松火力发电厂污染物排放限制等。

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碳排放国,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影响自然重大。

刘卫东指出,特朗普如今正式启动了退出程序,这对于巴黎协定是不利的,将起到一种非常不好的示范效应。刘卫东称,作为历史排放量最大的国家,美国主动退出这一事关全人类的协定,或许会导致其他国家留在该协定内的热情降低,同时使得巴黎协定的实际效果减弱,造成负面影响。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表示,特朗普选择退出符合他一贯坚持的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理念。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已经接连退出多个“群”,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核协议、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

根据英国《卫报》网站报道,特朗普3月废除了奥巴马的《清洁电力计划》,此举可能导致其排放量增长25%。这些政策会使控制全球变暖的努力更加困难。

刘卫东指出,特朗普如今正式启动了退出程序,这对于巴黎协定是不利的,将起到一种非常不好的示范效应。刘卫东称,作为历史排放量最大的国家,美国主动退出这一事关全人类的协定,或许会导致其他国家留在该协定内的热情降低,同时使得巴黎协定的实际效果减弱,造成负面影响。

美国威胁退出引发的最大担忧,是它不再愿意为气候治理掏腰包。《金融时报》网站指出,如果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中发达国家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支持的承诺,就很难实现。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向国会提交的2018财政年度(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预算咨文显示,向支援发展中国家应对全球变暖的多边机构“绿色气候基金”的拨款将为零。截至去年12月,包括日本、英国、法国在内的43个国家宣布的拨款总额达103亿美元。美国承诺负担30亿美元,占总额的近3成,但实际执行的拨款仅有前奥巴马政府2017财年时的9.98亿美元。

不过,正如英国《卫报》网站文章指出的,世界其他国家并不会因为美国选择听任气候变化而放弃它们自身控制气候变化的努力。特朗普可以从这一努力中退出,但有足够多的参与者已准备站出来,包括欧盟和中国。欧盟气候与能源专员米格尔·阿里亚斯·卡涅特表示“气候变化的新时代开始了,欧盟和中国已做好引领道路的准备”。

“特朗普总统的反转不太可能对2030年的全球排放产生重大影响。”根据欧洲研究人员的“气候行动追踪”组织报告,中国和印度正在超出《巴黎协定》到2030年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弥补了美国的不足。

“一个大国可以影响整个局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路透社引用塞舌尔气候大使罗纳德·朱莫的话说。“没有美国的话会有一个空白,但是中国和印度似乎在加大努力。”报道指出,《京都议定书》在美国前总统小布什2001年反对参与时仍维持了下来,虽然力度变小了。“我们从《京都议定书》中获得了很好的教训,我们没有美国也在继续。”48个落后国家集团主席、埃塞俄比亚的加布鲁·任抹·恩达卢说,这些国家更容易受到热浪、洪灾和海面上涨的威胁。“我们从新兴经济体中看到新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