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野史秘闻 >

韦德体育官网而广大考生对于民法并不陌生,《民法典物权编》对《物权法》作出的最大革新是

民法典;继承法;修订原则

朱广新,法学博士,研究员,民法研究室副主任。兼任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

民法历来可谓国家公务员[微博]考试中行测垂青的考试对象。而广大考生对于民法并不陌生,毕竟相比较其他部门法,民法更贴近我们的生活。但许多考生尤其是非法律专业的考生往往对国考行测中的民法“知其所言,不知其理”,况且对民法的理论和实践研究又浩瀚无边,让考生时有理不出千头万绪之感。对此,京佳老师整理出了历年国考行测中民法的知识考点,且以“※”标出常考和重点的知识点,希望考生可以有针对性复习。

[摘 要]:在启动民法典编纂的前提下,继承法的修订应遵循体系化,重视传统,保护私有财产,维护家庭、家族和社会和谐的原则。继承法的修订应从民法典的体系上考虑继承法的内容,继承法的规定应与其他法律制度相衔接,继承法中的各项规则不能相互冲突。继承法修订时对于优良的历史传统或民间习俗应予以坚持,对现行法的规则能不改的就应不改,对各民族的习俗应予以充分尊重。继承法应最大化地保护私有财产权,凡合法取得的财产都应规定为遗产的范围,应扩大法定继承人的范围,在遗嘱制度的设计上应最大限度地尊重被继承人的意愿,减少继承权绝对丧失的事由。继承法中应规定特留份,承认继承合同,应规定继承权的放弃不得损害他人的利益,被继承人不得以处分财产来规避债务清偿。

《民法典物权编》对《物权法》作出的最大革新是,把居住权规定为一种新的用益物权类型。除此之外的其他立法革新或改变,主要表现为对一些章节中个别法律条文的零零星星的修改或增补。

(1)民法概述:民法的概念和基本原则;

[关键词]:民法典;继承法;修订原则

民法典;物权编;物权法

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公民、法人;

我国现行《继承法》颁布已经30年。最近几年法学界一直呼吁修订《继承法》。2010年全国人大会上梁慧星教授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曾提出修订继承法的提案,笔者也在《法制日报》上发文,建议立法机关应及时对继承法进行修订完善,并提出修改完善的主要问题包括:关于继承权制度、关于遗产范围、关于法定继承人的范围和顺序、关于代位继承、关于遗嘱形式、关于特留份、关于补充继承、关于遗嘱执行制度、关于遗赠制度、关于继承开始的时间和地点、关于遗产分配制度、关于债务清偿等。[韦德体育官网 ,1]在2014年民法学年会上笔者提到继承法修订中有三方面的重大问题:一是关于遗产的范围;二是关于法定继承;三是关于遗嘱继承。[2]可以说,最近几年学者对于继承法修订极为关注,有许多研究成果。然而,对于修订的内容,具体制度的完善、补充和构建也有不同的观点。笔者认为,各种不同的观点难有对错之分。具体采取何种意见决定于修法的价值目标。笔者认为,在启动民法典编纂的前提下,修订继承法应遵循一定的原则,方能修成一部“良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在《关于<民法典各分编>的说明》中开门见山地指出:“编纂民法典是通过对现行民事规范进行系统整合、修改完善,编纂一部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符合我国国情,体例科学、结构严谨、规范合理、内容协调一致的法典,是一项系统工程。”以此而言,以《物权法》为基础构造民法典物权编,可以看作一次《物权法》再法典化、现代化的过程。再法典化旨在谋求物权法规范的统一化、合理化;现代化是为了使物权法在内外体系上既能满足新时代经济、社会、法律的变革需求,又能使物权法具备应对未来发展的能力。前者要求必须以系统性思维对待物权编,从物权编之小体系、民法典之中体系、全部法律之大体系等三个层次透视并合理构造物权编;后者要求必须以融贯“历史-未来”的动态观念思考对待物权编,使物权编一方面能够积极回应全面深化改革以来的各种政策主张,另一方面又能对未来法治发展给予以前瞻性规划。法典化的这两种维度,构成我们分析、评价当下正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的民法典物权编的基础或前提。立法者是否真正像其宣告的那样编纂民法典[①],同样可以据此作出综合评判。

民事法律行为和代理:民事法律行为的概念和特征、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要件和分类、代理;

一、体系化原则

《民法典物权编》对《物权法》作出的最大革新是,把居住权规定为一种新的用益物权类型。除此之外的其他立法革新或改变,主要表现为对一些章节中个别法律条文的零零星星的修改或增补。以章为单元看,除宅基地使用权、地役权、担保物权一般规定、留置权、占有等部分未发生丝毫变化外,其他章节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修改、删节或补充。

(2)物权与所有权:物权※;财产所有权;

继承法为民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制定有民法典的国家,继承法均为民法典的一部分,在潘德克吞式立法模式中,继承法更成为民法典的一编。我国的继承法也不例外地为民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以下简称《继承法》)是以第三次民法典编纂的民法草案中的继承编为基础制定的,然而,由于《继承法》颁布时仅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这一部民事法律,因此,或是为了需要,或是因无其他法为基础,《继承法》在内容和制度设计上并未从整个民法的体系上考虑。自1985年《继承法》颁布以后,我国又相继颁布了《民法通则》《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民事法律,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时,编纂民法典再次被提到日程上。在这种现实的法律环境、立法条件下,修订《继承法》就应特别注意坚持体系化原则,而不能仅就《继承法》的修订谈修订。体系化原则,要求整合不同的法律渊源,从而实现条文适用上的协调性和一致性。坚持体系化原则,应特别注意以下问题。

一、物权法总则(《物权法》第一编“总则”)

(3)债权:债的概念与特征;债的产生的根据;债的分类※;合同※;债的履行※;债的终止;

一是应从民法典的体系上考虑继承法的内容,不应由继承法规定的不予规定。例如,现行《继承法》第8条是关于继承权回复请求权诉讼时效的规定。该条中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这一将诉讼时效期间表达为“提起诉讼的期限”显然不妥,应予修正。而因这里规定的“继承权纠纷”的诉讼时效期间与《民法通则》中规定的一般诉讼时效期间并无不同,因此,从体系上考虑,修法时对于继承回复请求权的诉讼时效则不必规定,也不应再规定,除非立法者认为该诉讼时效应属于特别诉讼时效。现行《继承法》之所以规定诉讼时效,与当时并无《民法通则》规定的时效制度有关。再如,被继承人死亡后受孕的胎儿可否继承和受遗赠,对此有肯定与否定两种观点。笔者是持否定观点的。实际上,这个问题不仅涉及胎儿的主体地位(权利能力及利益保护),还涉及亲子关系的认定。只有从胎儿的法律地位及亲子关系的认定上统一考虑,才能就被继承人死亡后受孕的胎儿可否继承得出较合理的解决方案。按照体系化原则的要求,这部分内容应于总则主体制度和婚姻家庭法的亲子关系中一并规定,而不应在继承法中规定。再如,众所周知,提出《继承法》修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与《继承法》制定的时代相比较,私有财产数量、种类、范围等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现行《继承法》已不适应这一变化。最近的胚胎第一案还提出胚胎是否为遗产、可否继承问题。如果仅就继承法的适用而言,修订《继承法》需要对个人财产的变化作出回应。但从民法体系上考虑,有关财产的类别、范围等涉及的是权利客体,这应由民法总则规定。还有如死亡推定等问题。我国现行司法解释规定:“相互有继承关系的几个人在同一事件中死亡的,如不能确定死亡先后时间的,推定没有继承人的先死亡。死亡人各自都有继承人的,如几个死亡人辈份不同,推定长辈先死亡,几个死亡人辈份相同的,推定同时死亡,彼此不发生继承,由他们各自的继承人分别继承。”[3]这一规定采取死亡在先和同时死亡相结合的原则,虽有利于避免出现无人继承的现象,但不完全符合自然人死亡的自然法则,因此,学者也提出应予以修正,如改为:“死亡人辈份不同的,若晚辈未成年,则推定晚辈先死亡;若晚辈已成年,则推定长辈先死亡。”[4]从体系上看,死亡推定与自然人主体资格的终止相关,应与总则中关于自然人死亡宣告的规定相协调。

受其自身体系地位及《民法总则》规定的影响,物权编在规定物权法的总则性规定时,删除了《物权法》第1条、第2条第2、3款、第5条、第7条(物权的取得和行使原则)及第8条。在此之外,物权编在物权法总则方面还作出四处革新。

(3)知识产权:什么是知识产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权;

二是继承法的规定应与其他法律制度相衔接。我国在已有基本民事法律的情况下,之所以提出编纂民法典,其原因之一就是要克服现行单行民事法律重复、重叠、不统一、不衔接等体系性缺失问题。[5]因此,现在修订《继承法》,要从民法体系化上着眼,使民法各部分的制度相互衔接,不冲突。例如,遗产是继承权的客体,关于遗产的规定是修订继承法的一个重大问题。继承法中关于遗产的规定不能与总则中客体的规定以及物权法、知识产权法、债权法等的相关规定相冲突。在修订《继承法》的讨论中,关于遗产的争论重点之一就是宅基地使用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民房产是否可继承。对此有完全不同的两种观点。[6]但如从《物权法》上规定的物权属性来考察这些权利,其作为遗产应不会有多少疑问。因为,物权法上的物权,除专为特定人设定的物权[7]外,在任何国家都为权利人的财产,可以继承。我国《物权法》明确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为用益物权,如继承法上不承认其可为遗产,则与《物权法》的规定相冲突。至于农民的房产,如认为城镇居民可以继承,但不能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且不说没有宅基地使用权的房屋所有权是否能称得上房产,就是合法取得房屋所有权却不能取得宅基地使用权的观点也与《物权法》上“地随房走”或“房随地走”的制度设计不一致。现行《继承法》第4条的规定显然与《物权法》的规定相冲突,应予删除。再如,《物权法》上关于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的时间的规定与继承法上关于继承开始、遗赠效力的规定应相一致,而现行《继承法》并未规定受遗赠何时发生效力。受遗赠是否也是于继承开始时生效,就是修订《继承法》或《物权法》时应从民法体系上考虑的问题。另外,现行法上的遗赠扶养协议,应与《合同法》的规定相衔接。作为法定继承人的亲属应与婚姻法或家庭法中的亲属规定相衔接。并且,《继承法》上规定的继承开始的时间应与夫妻的共同财产制一并考虑。按现行法的规定,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继承的财产构成夫妻共同财产,而继承人从继承开始就当然取得遗产所有权。现实中,有的夫妻在离婚期间甚至在判决离婚而判决尚未生效期间,一方的亲属死亡而可继承取得大笔遗产,这笔遗产就成为夫妻共同财产,另一方可予以分割。这非常不合理,也与被继承人的意思相悖。这类问题,只有从体系上考虑,才能得到较好的解决。当然,这里所说从体系上考虑,是就民法典编纂而言的,并非就是说《继承法》修订时应以其他法的规定为基础,而是说在这些制度的设计上要从整个法典体系上考虑。

第一,新增“利害关系人不得非法使用、公开权利人的登记资料”。这实际上向查询、复制不动产登记资料的不动产物权利害关系人施加了一项保密义务。该义务主要与不动产登记程序法相关,与不动产物权变动无直接关系。实际上,《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28条对此已作规定。根据《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②],《不动产登记法》已被立法机关列入“条件比较成熟、任期内拟提请审议的法律草案”之列。因此,依实体法与程序法的区分观念看,物权编第15条无论如何不应规定在民法典物权编中,而应规定在《不动产登记法》中。

(4)人身权:人身权的概念和分类;人身权的保护方法;

三是继承法中的各项规则之间的关系、安排应从体系上考虑,相互间不能冲突。如遗产债务的清偿与有限继承、遗赠等的关系不能冲突等。修法讨论中有人提出孙子女、外孙子女的继承顺序,这就与代位继承相冲突。

第二,删除《物权法》第29条规定中的“或者受遗赠”,该条被修改为:“因继承取得物权的,自继承开始时发生效力”。遗赠是一种民事法律行为,由此引发的物权变动,应依据以民事法律行为发生的物权变动的一般规则。作为一种财产取得方式的继承,是一种事实行为,承认“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民法典继承编的,物权变动实际上自被继承人死亡时发生效力。遗赠与继承无法相提并论。[③]因此,删除是合理的。

(5)财产继承权:财产继承权的含义;继承制度的基本原则※;法定继承※;遗产的分配原则※;

第三,在《物权法》第35条规定中增补一种请求权——“排除妨害”,修改后的规定为: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或者消除危险。立足于物上请求权看,此种修改是可取的,但从我国《侵权责任法》及《民法典侵权责任编》把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或者消除危险明确规定为侵权责任方式第946条)的角度看,这种修改纯粹加大了规范冲突,使民法体系乱上加乱。

(6)民事责任:民事责任的概念与特征;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特殊侵权责任;民事责任的归责原则※;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

第四,把《物权法》第36、37条规定中的“可以请求”修改为“可以依法请求”。《物权法》第36、37条皆可作为独立的请求权基础规范,“可以请求”是以权利本位思想对法律效果的明确表达,规范意义自足、自洽。添加“依法”二次字,把本来独立、完整的请求权基础规范导入悬疑、不确定之中,叠床架屋,百害而无一利。

(7)诉讼时效:诉讼时效的概念;诉讼时效的种类※;诉讼时效的中止与中断。

尽管民法较为广大考生熟悉,但大家也都知道民法的内容何其庞杂,除了《民法通则》这部典型的民法典外,其他的诸如合同法、婚姻法、继承法、担保法以及后来颁布的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等等民事法律关系都在民法体系调整范围之内。因此对于民法的复习大家还应注意策略。在复习时考生应注意:以理解记忆为主,思路要理顺,要对民法的知识架构有较为清醒的认识;以民法通则为重点,尤其对其中民法理论的内容不应忽视;要抓住主线,对民法重要的知识点作归纳整理、牢记迸熟练运用;对诸如婚姻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的重点知识也不应遗漏。

最后,预祝大家考试顺利,京佳教育期待您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