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野史秘闻 >

韦德体育官网当时看到那些红眼怪我的心都凉了,当时根本不知甚麽事

这是一件在我小时候的经历,想起只是矇矇矓矓

小时候的事,那天我在朋友家里玩,她比我大很多现在都结婚了。现在已经不联系不怎么见到她了。

然而,我必须说明,我承认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故事。但是在这里,“鬼子”却并不是“儿的儿子”,只是日本鬼子。 中国历来受外国侵略,对于侵略者,有着各种不同的称呼。俄国人是“老毛子”,助纣为虐的朝鲜人是“高丽棒子”,台湾人叫荷兰人为“红毛鬼”,而为祸中国最烈、杀戮中国老百姓最多的日本侵略者,则被称为“日本鬼子”。 中日战争过去了二十多年,有很多人认为中国人应该世世代代记着日本鬼子犯下的血腥罪行。也有人认为应该忘记这一切,适应时代的发展,完全以一种新的关系来看待曾经侵略过中国的日本。 我写小说,无意讨论,而这篇小说的题目,叫“鬼子”,很简单,因为整个故事和日本鬼子有关。 天气很热,在大酒店顶楼喝咖啡的时候不觉得,可是一到了走廊中,就感到有点热,我脱下西装上装,进入电梯。 电梯在十五楼停了一停,进来了七八个人,看来是日本游客,有男有女。 电梯到了,我和这一群日本游客,一起走出了电梯,穿过了酒店的大堂,在大门口,我看到有一辆旅游巴士停着,巴士上已有着不少人,也全是日本游客。 和我同电梯出来的那七八个日本游客,急急向外走着,我让他们先走,随后也出了玻璃门。一出门,炎热像烈火一样,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真叫人透不过气,而且,阳光又是那么猛烈,是以在刹那之间,我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楚。 而也就是在那一刹间,我听到了一下惊叫声,在我还根本没有机会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之际,就突然有一个人,向我撞了过来。 那人几乎撞在我的身上了,我陡地一闪,那人继续向前冲,势子十分猛,以致挂在他身上的一具照相机,直甩了起来。 那时,我不知道向我撞来的那个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在发出了一下惊呼之后,动作显得如此之惊惶。 我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人如果行动如此惊惶,那么他一定是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所以,就在那一刹间,我抓住了照相机的皮带。 我一伸手抓住了照相机的皮带,那人无法再向前冲出去,我用力一拉,将他拉了回来。 直到这时,我才看清楚,那人是一个日本游客,约莫五十以上年纪,样子看来很斯文,但这时候,他的脸色,却是一片土黄色。 小说中常有一个人在受到了惊吓之后,“脸都黄了”之句,这个日本人那时的情形,就是这样,而且,他那种惊悸欲绝的神情,也极少见。 当我将他拉了回来之后,他甚至站立不稳,而需要我将他扶住。 这一切,全只不过是在十几秒之内所发生的事,是以当我扶住了那日本人,抬头向前看时,所有的人,还未曾从惊愕中定过神来。 那辆旅游车仍然停在酒店门口,本来在车上的人,都从窗口探出头来,向外张望着,许多和我同电梯下来的日本游客,都在车前,准备上车。 在车门前,还站着一个十分明艳的女郎,穿着很好看的制服,看来像是旅行社派出来,引导游客参观城市风光的职员。 眼前的情形,一点也没有异常,但是我却知道,一定曾有什么极不寻常的事发生过,因为我扶着的那日本人,身子还在剧烈地发着抖! 我立时用日语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位先生怎么了?” 直到我出声,才有两个中年人走了过来,他们也是日本游客,他们来到了我的身前,齐声道:“铃木先生,你……怎么样了?” 日本人的称呼,尊卑分得十分清楚,一丝不苟,那两个日本人的称呼至少使我知道,被我扶住了在发抖的那个日本游客,铃木先生,是一个有十分崇高地位的人。 那位铃木先生慢慢转过身来,他脸上的神情,仍然是那样惊悸,我看到他在转过身之后,只向那位旅行社的女职员望了一眼,又立时转回身。 这时,更多日本游客来到了我的身前,有两个日本人甚至争着推开我,去扶铃木,他们纷纷向铃木发出关切的问题,七嘴八舌,而且,个个的脸上,都硬挤出一种十分关心的神情来。 我不再理会他们,走了开去。 我在经过那女职员的身边之际,我顺口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事?” 那位明艳照人的小姐向我笑了笑:“谁知道,日本人总有点神经兮兮的。” 我半带开玩笑地道:“他好像看到了你感到害怕!” 那位小姐很有幽默感,她道:“是么,或许是我长得老丑了,像夜叉!” 我和她都笑了起来,这时,我看到两个人,扶着铃木,回到酒店去。在走进了酒店的玻璃门之后,铃木又回过头,向外望了一眼。 他望的仍然是那位导游小姐,而且,和上次一样,仍然是在一望之后,就像是见到了鬼怪一样,马上又转过头去,这种情形,看在我的眼中,已是第二次了,我的心中,不禁起了极度的疑惑。 刚才,我和那位小姐那样说,还是一半带着玩笑性质的,但是这一次,我却认真,我道:“小姐,你看到没有,他真是看到了你,感到害怕!” 那位小姐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姿势,我却不肯就此甘休,我道:“这个日本人叫铃木,你以前曾经见过他?” 那位小姐摇头道:“当然没有!” 又过了一会,扶着铃木进去的那两个人出来,一个道:“铃木先生忽然感到有点不舒服,不能随我们出发,让他独个儿休息一下!” 那位小姐也不再理会我,只是照顾着游客上了车,还好,当她也登上车子的时候,她总算记得,向我挥了挥手。我仍然站在酒店门口,在烈日下,回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我大约想了两三分钟,连我自己也感到好笑,这一件事,可以说和我一点也不相干,要我在这里晒着太阳,想来想去,也不知为什么? 我耸了耸肩,向前走了出去,可是,当我到了对面马路,转过身来,看到了巍峨的酒店之后,我却改变了主意。我感到,这件事,可能不那么简单,那位铃木先生,显然是对那位导游小姐感到极度的害怕! 那是为什么?那位小姐,从来也未曾见过铃木先生──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因为那位小姐的态度,一直那么轻松。 我的好奇心十分强烈,有的朋友指出,已然到了畸形的程度。也就是说,我已经是一个好管闲事到了令人讨厌程度的人! 我承认这一点,但是我却无法改变,就像是嗜酒的人看到了美酒就喉咙发痒一样,我无法在有疑点的事情之前控制我自己。于是,我又越过马路,走进了酒店。 我来到了登记住客的柜台前:“有一批日本游客。住在这里,我需要见其中的一位铃木先生,请问他住在几号房间?” 柜台内的职员,爱理不理地望着我,就像是完全未曾听到我的话一样。 我也不去怪他,只是取出了一张钞票来,摺成很小,压在手掌下,在柜台上推了过去。 为了与我不相干的事,我甚至愿意倒贴钞票,可知我的好奇心之重,确然有点病态了! 我又道:“我是一家洋行的代表,有重要的业务,要和铃木先生谈谈。” 那职员的态度立时变了,他道:“让我查一查!” 他翻着登记簿,然后,将登记簿向我推来,在推过登记簿来的同时,他取过了那张钞票。我看到了铃木的登记:铃木正直。他住的是一六○六室。 那职员还特地道:“这一批游客,人人住的都是双人房,只有他一人住的是套房,他是大人物?” 我笑了笑:“可以说是。” 我之所以如此回答,是因为我也不敢肯定。 因为,就一般的情形来说,重要地位的人,很少会跟着团体出去旅行的,他们不在乎钱,自然会作私人的旅行,而不会让旅行团拖来拖去。 可是,铃木正直和别的团员,显然又有着身份上的不同,至少他独自住一间套房。 我离开了柜台,走进了电话间,拨了这间酒店的电话:“请接一六○六室,铃木先生。” 在那时候,我只是准备去见一见这位铃木先生,至于我将如何请求和他见面,我还未曾想清楚。 电话铃响了没有多久,就有人来接听,也就在那一刹间,我有了主意,我道:“铃木先生?” 铃木的声音,听来充满了恐惧和惊惶,我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喘息声,他道:“谁,什么人?” 我道:“对不起,我是酒店的职员,听说你感到不舒服,要我们代你请医生?” 铃木像是松了一口气:“不必了,我没有什么!” 我又道:“铃木先生,有一位小姐要见你,是不是接见她?” 铃木发出了“咽”地一下怪声,好一会没有出声,过了足有半分钟之久,他才道:“一位小姐──什么人?” 我笑了笑:“就是你一见到了她,就大失常态,感到害怕的那位。” 那便是我在电话拨通之后,想出来的主意。虽然我和那位导游小姐谈过话,她说根本不认得铃木,可是铃木分明是见到了那位小姐就害怕,是以我特地在电话中如此说,想听听他的反应。 我预料到铃木必然会有反应的,可是我却未曾料到,铃木的反应,竟会来得如此之强烈。 我在电话中,突然听到了一下惊呼声,紧接着,便是“砰”地一声响,显然是电话听筒,已被抛了开来,接着,又是一下重物坠地的声响。 从那一下重物坠地声听来,好像是这位铃木先生,已经跌倒在地了。 我又听到,一阵浓重的喘息声,自电话中传出来,同时听到铃木以日语在高叫:“不会的,不会的!” 他的那种叫声,真是令人毛发直竖! 我也不禁陡地呆住了,我感到这个多管闲事的电话,可能会引致一项十分严重的意外,我连忙放下了电话,上了电梯。 在十六楼,我找到了侍应生,道:“一六○六室的铃木先生,可能有意外,你快打开门看看。” 侍应生奇怪地望定了我:“你怎么知道?” 我大声喝道:“别问我怎么知道,快去开门!” 侍应生很不愿意地到了一六○六室的门口,他先敲着门,叫道:“铃木先生!” 他才叫了一声,突然听得房内,发出了一声怒吼道:“滚开,别来打扰我!” 那正是铃木的声音,我认得出来。 侍应生立时转过身来,向我怒瞪了一眼,我也被铃木的那一下怒喝声,吓了一大跳,侍应生显然已不准备再敲门了,我走向前,刚准备再去敲门时,门内传来了“砰”地一声,像是有人重重地撞在门上,接着,铃木又叫道:“滚,滚,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铃木的声音,就在门后传来,可知刚才是他撞到了门口。我道:“铃木先生,我有话和你说!” 门内静了片刻,才听得铃木厉声道:“你是什么人?” 我实在十分难以回答这个问题,我不能再冒充是酒店的职员,因为酒店的侍应生,就在我的身边。我也不能将自己的姓名说出来,因为“卫斯理”三个字,对于一个远自日本来的人,毫无意义。 但是,我还是立时有了答案,我道:“我是旅行社的代表,铃木先生,你不能参加集体的游览,我想为你安排一下个人的行程。” 我这样说的原因,一方面是名正言顺,可以防止侍应生的起疑,另一方面,我想铃木看到了那位导游小姐,神态如此怪异,那么,他或许想会晤一下旅行社中的人,打探一下那位导游小姐的来历。 我不知道我料想的两点,哪一点起了作用,而在我回答了他的问题之后,过了不多久,门便打了开来,铃木就站在门后。 一看到了铃木,我又吃了一惊,他的神色十分骇人,面色惨白,眼睛睁得老大,而且眼中,布满了红丝,脸上笼罩着一股极其骇人的杀气。他虽然已有五十出头年纪.可是身体仍然很精壮,当门而立,似乎像一头想朝我扑过来的饿狼。 我呆了一呆之后说:“可以进来么?” 铃木伸出头来,在走廊中看了一眼,走廊中并没有什么人,他的神情也好像安定了些.他向那侍应生道:“刚才是你打电话给我?” 那侍应生忙道:“没有,先生!” 铃木又呆了一呆,才向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进去,我走了进房,他就将门关上。 我本来以为他可能认识我,因为在酒店的大门口,我曾被他撞中,并且扶了他好几分钟,然而,他竟像是根本未曾见过我,由此可知,在酒店门口时,他极度慌乱,根本不知道扶住他的是什么人! 铃木的神态已经镇定了很多,他站在我的面前,我始终觉得他站立的姿势很怪异,看来使人很不习惯。但是我不多久,就知道他一定是军人出身,那种笔挺站立的姿势,除非是一个久经训练的军人,普通人是不容易做得到的。我先开口:“铃木先生,希望你很快就能够恢复健康,游览本市。” 铃木掩饰地道:“不要紧,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可能是……是天气太热了!” 我顺着他的口气:“是啊,这几天,天气真热,请问,你对导游小姐方面,有什么意见?” 我是故意那样说的,目的仍然是要看铃木的反应,铃木的身子,陡地一震,他呼喝似地道:“你那样说,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试出了铃木对那位导游小姐的异常反应,而且,他连对“导游小姐”这个名词的反应,也是不寻常的。 我假装不知道,只是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要个人进行游览,我们可以特别为你派出一个职员。” 铃木坐了下来,又示意我坐下,我以手托着头,像是在深思着什么,在这一段时间中,我也不出声。过了好一会,他才道:“今天,就是刚才他们集体去游览时,那位……导游的小姐,是什么地方人?” 铃木终于向我问起那位小姐来了,可是,他的问题,可以说是十分怪异的,因为他不问那位小姐叫什么名字,而只是问她是什么地方人? 为什么他要那样问?那样问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那时全然得不到答案,我只是道:“不知道,虽然我和她是同事,她讲本地话、英语和日语,先生,你认识这位小姐么?” 铃木的双手乱摇,额上青筋也绽了出来,他以一种十分慌张的语气道:“不,不认识,根本不认识!” 然后,他的手微微发着抖,拿起一张报纸来,遮住了他自己的脸:“我……请你替我安排,我想立即回日本去!” 我心中的疑惑更甚,这时,肯定的是,铃木的心中,一定感到了极度的恐惧,虽然他竭力企图掩饰这种恐惧,但是他的恐惧,还是那么明显地流露了出来。 其二,他的恐惧,是来自那位美丽、活泼的导游小姐。 其三,他的恐惧是如此之甚,以致他甚至不敢再逗留下去! 当我想到了这三点的时候,我站了起来,冷冷地道:“铃木先生,如果你在逃避什么,那么,就算你回到日本,也逃不过去的!” 如果说,我以前的话,给铃木以刺激,那么,这种刺激,和现在的情形相比较,简直完全不算得什么了。这时,我的话才一出口,铃木的双手,陡地一分,那张报纸,已被他撕成两半。他人也立时霍地站了起来,双眼瞪着我,面肉抽搐着,他的那种神情,实在是骇人之极! 我的目的就是要刺激他,以弄明白他心中的恐惧,究竟是什么! 所以,当他的神情,变得如此之可怖之际,我仍然只是站在他的面前,冷冷地望着他。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我意料不到的了! 只见他陡地跨向前来,动作极快,突然一声大喝,一掌已经向我劈了下来。 我自然不会给他那一掌劈中,向后一闪,就已经避开了他那一掌,但是他左脚紧接着飞起,“砰”地一声,踢中了我的左腿。 那一脚的力道,可以说是十分沉重,我身子一侧,跌倒在地毡上,而铃木继续大声吼叫着,转身向我,直扑了过来。

很多家长,也会去旅行,而在我小时候时,那是小学的暑假,当时我和家人一起去了新加坡

那天我在她家里玩到很晚天已经黑了,我回家的时候拿着手电筒从小巷子里回家,一个人走到一个破旧的房子边上。

结果带来了一个不绝的记忆

那个房子是老房子了,用土做成方块堆起来的。已经没人住了现在都剩下半个了,然后我看到里面有三个人个子很高身上跟奶牛一样,我还以为是人。

记得,那天我们搭着飞机来到新加坡,来到时已经是晚上,便上了一辆巴士,进了一间酒店

韦德体育官网 ,那灯照了一下然后我看到他们的眼睛都是红色的,那时候少大概十岁吧。我妈妈平常都吓唬我说外面有红眼绿鼻子的怪物,当时看到那些红眼怪我的心都凉了,在想他们会不会追我。吓得我都没敢回头走的很慢,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时候腿岔开走的。我就一个人打着手电筒走到了家,什么都没发生。他们也没害我。回到家我和我爸爸说了这件事我爸爸告诉我哪里本来就不太平,夜里很少有人从哪里经过,然后我就在也没有去过那里。

韦德体育官网当时看到那些红眼怪我的心都凉了,当时根本不知甚麽事。我们就在酒店中,食过我们的晚餐,导游姐姐接着分配锁匙,记得是1320房,是13楼最后一间,而旁边有一对防凐门,当我进了房中,见感得死气沉沉,但是我姐就好兴奋,在床上跳着后来妈妈就和我冲凉到了睡觉的时间,我就望着那个窗口,可能当时睡意极重,我矇矇中看见很多影子从窗中跳下,当时根本不知甚麽事,其实也没有甚麽事

在冬天,我十四岁。那时候家里养了一条狗很听话,我那天在外边准备找我闺蜜,因为我们是在农村,我家房子后面都是麦地,在后面就连着宁洛高速。

之后,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观光,我们又回到酒店,当我们玩到11:00左右,爸爸就提议叫外卖,然而,他们就一起出去了,徒然留下我和家姐在酒店中等她们回来,不久外头有人敲门,是导游小姐的声音我把门开了让她进来,她问我父母人在哪里。我回答外出了。导游小姐脸色突然阴沉起来,告诉我们一个故事:

我走到房子后面的特候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人在麦地里跑的很快,那天我弟弟穿的就是红色的棉袄,我以为是我弟弟。当时还在想他每天都是成群结队的,今天怎么一个人还往麦地里跑的那么快。

附近一所酒店在6年前发生了一宗大火,全层13层的人也逃走,不过有十多名游客不幸烧死,在当中竟有一名无头被烧死的孕妇,她竟在防烟门中被夹住头部,此后一但有小孩独自留在旅馆,很容易遇到危险的事件,导游小姐说完露出笑容,告诉我们再有人来敲门,记得从钥匙孔注意一下,千万不要?⒖炭拧?/p>

然后我就去追追到一半我家的狗狗也跑到我后面追我,快追到的特候我家狗狗就跑到我面前扒拉着我,死活不让我追还咬我的手,跟疯了一样我家狗狗从来都没咬过我。

说完她就离开了。

我觉得很奇怪就没往前追了但是我回头看的时候那人不见了,因为麦地后面是高速很宽的一条路,只要上面有人不管跑得多快一定能看到的。但是我回过头一个人也没有看到,然后我就觉得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和我姐对导游小姐的话有些莫名其妙,这时家姐想去冲凉澡:妳不要乱走呀!

怪不得狗狗今天这么反常,然后我就带着狗狗回家了,不过现在狗狗被我爸卖掉了,因为邻居投诉是我家的狗狗整天叫个不停太烦人,我也没有办法狗狗被卖了以后我还哭了一整天,现在想到它鼻子还是酸酸的。

之后就入了浴室我在客厅看电视,怪事再开始发生我突然听见门钟声,叮、叮、叮,有一女声:我是送外卖的姐刚洗完澡出来,小心的从门钥匙孔看出外头,赫见无头孕妇,全身焦黑,不禁大叫!鬼呀!鬼呀!之后我也非常害怕,跟着床中哭!外头那东西撞了几下门,隔壁房客似乎没人听到之后她的脚步声逐渐远离了....

我老公的事,以前他还是单身的时候,在浙江那边打工,他着急找媳妇。朋友就告诉他把镜子放在枕头底下就可以看见未来老婆的样子,他听信了晚上就真的把镜子放在枕头下,半夜睡觉就看见一个短发女的全身是血的从门口慢慢的进来直接往他那里去,当时穷没条件,就是大家住在一起,睡在一起,还好旁边有人,他使劲动,动不了,一直叫,叫不出声,一直挣扎。

片刻,脚步声返回,传来父母的声音,叫我两姊妹的名子,我正准备回应,我姐捂住我的嘴:嘘..安静,姐又从钥匙孔查看,无头孕妇还站在门外,我姐不想与她僵持,按下火警警报器,终于惊动大批人员赶来,无头孕妇随即消失,爸爸和妈妈也和一群人赶来啦,姐放胆开门,把事情说给她们听

模模糊糊的看见那个女的走出去了,第二天上班才听说公司门口有个短发女的出车祸死了。

姐姐一提到导游小姐,众人变了脸色,原来导游小姐分配房间钥匙、就上街吃宵夜。

事情发生在去年过年的时候,一大家子人就是大姨小姨姥姥什么的初一吃完饭突然想回山西老家看看,然后下午就出发了。

在晚间10点,被闯红灯的车辆冲撞送医不治,但是导游小姐在11点过后竟然又再度出现,提醒我们无头孕妇的事件,这位好心的导游小姐死后还不忘警告旅客,让我们十分感动。

晚上到了山西,那边的亲戚开了一个酒店,就正好让我们住在那个酒店里,然后我和姐姐是住在走廊尽头的房间【虽说知道好不要住走廊尽大的房间,但是因为是亲戚也没好意思说换房间】,晚上我表妹也一起来我们房间住了,我们玩到很晚。

那时候我姐己经睡了,玩着玩着突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慢慢走过来了,因为已经很晚了听的很清楚,停在了我们房间门,但是没有敲门,过了大概一分多钟,那个脚步声突然就出现在了我右边的墙外面,门的位置在我左边,床正好挨着墙,那个脚步声直接就出现在了我右边的墙外面.

第二天姐姐醒了告诉我和我妹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一个人大蛇身的怪物,说要害我和我妹,因为家人信佛,时时刻刻手上都带着佛珠,姐姐和它商量把佛珠剪短之就走,不能再害我俩,姐姐说在梦里那串佛珠发着彩色的光,剪短了之后光就散了,第二天我和妹妹就发了一个星期的高烧,因为我师傅是一个阴阳师,我就把这事讲给他了,他说如果梦里没有剪断佛珠我们就没事,因

为那个怪物害怕佛珠才会让我姐剪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