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野史秘闻 >

各位朋友都知道成都09年9路公交车燃烧事故吧,陈伟很意外我没有休假而是继续上班

各位朋友都知道成都09年9路公交车燃烧事故吧?故事得从这里说起。 本人是9路公交车的忠实乘客,自从9路公交车自燃事故开始,不管是9路还是其它公交车的乘客一上车你都可以观察到以下几个特点:有的上车就向车窗子附近挤、有的紧靠驾驶座、更有甚至有的包里背着榔头、并且乘客都大量的减少了很多,因为有的开始骑自行车,有的骑电动车,有的干脆借钱买来私家车,为了就是一个安全,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人们对此次事件逐渐谈化。到今天,公交车上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拥挤。 今天晚上我加班,觉得寂寞,便打开了电视机。 观众朋友们,现在播报成都新闻,昨天晚上12点左右,在火葬场附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9路通宵值班公交车鬼使神差的冲出了天桥,司机和车上唯一的乘客都当场死亡.......怎么9路老是出事啊?我关了电视机,加紧把老板分给我的任务做好就回家。 快1点了,我伸了个懒腰,终于搞定,点上一支烟,准备回家。 一出写字楼,外面风高月夜,一陈凉风吹过,感觉不太对劲,按说,这大夏晚上吹的风应该让人感觉凉爽,惬意才对,可这风带着腥味,像阴风一样,让人不寒而栗,估计是我公司就在火葬场附近的原因吧,所以没太在意。一不会儿,我来到了公交站牌下面,平时9路挺多的啊,怎么现在还没来啊,我围着站牌走来走去,表现出急躁不安。 年轻人得有耐性,急啥,晃得我心烦。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矮胖的中年人那嘶哑、阴森恐怖的声音传进我的耳膜。 你是人是鬼,大半晚上的,吓人啊。我吓得心口发麻,口无遮拦的说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才感觉不礼貌。 你都变成鬼了吧!哈哈哈。那笑声像剁肉一样,划破了死寂的长空,直震得我脑袋嗡嗡作响。 嘟—————— 车停在了那人跟前。我想到刚才挺不文明的,让他先上车算作赔罪。 小伙子,快点,我带你回家,一个人别磨磨蹭蹭的。一个矮胖司机带着和那才那中年人一摸一样的诡异的声音直插我的心脏。 我....我....我哑口无言,我想解释,可脑袋一片空白,虚晃着上了车。 师傅,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中年人上来?我看了看车上就我们两人,中年人呢,怎么不见了,我还是斗胆问了出来。 司机还是那个不变的变态声音:别多问,年轻人,等下你就知道了。我想可能是天生五音不全吧。也只有这样安慰自己了。可是我才感觉车的路线越来越离普,好像在倒退,总之根本不是回家的路。 这是哪里?师傅?改路线了?我焦急的问。 自己听广播吧!我听到这阴森恐怖的声音,要不是有求于你,我再也不想和他说半句话了。正在这时报站广播响起来了:各位乘客,下一站,也是本次车的终点站——阴曹地府站。我一个踉跄,全身寒毛倒立。我定睛一看,火葬场。司机居然就是刚才那个矮胖中年人,终于让我见识了真正的无人驾驶了。 年轻人,嘿......嘿.....,到家了!走吧!听到这恐怖的声音,看到这诡异的场地,想到电视中的新闻我当场昏厥。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阵阵乒乒乓乓的嘈杂声被吵醒了,还伴有一股烧肉的油焦味儿,我撩开白布,我吼得撕心裂肺:妈......呀......鬼.......啊......鬼......啊........ 工作人员一看我坐起来了,像丢了魂似的,瞪起大眼睛,张个大嘴巴,整个身子像筛糠一样半天才大叫道:来人啊......有鬼啊.......有鬼.....鬼坐起来了......边吼边向外跑,可把我急出一身虚汗,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吼道:我不是鬼,我是人,我是人。人啊!也许是我的大声镇住了他,他转过身子暴跳着,指着我的鼻子怒骂道:小崽兔子,你别阴魂不散啊,你昨天就死了,就是我火化你的,别害我,别害我,我还要养......家.....糊........话没说完就栽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 回到家,我惊魂未定的在网上查了一下车祸资料,看到那个死去的乘客,我傻眼了,因为他的样子和我长的一模一样。 从那以后,逢人见我都说:鬼啊!然后躲得远远的,我到底是人是鬼,连我自己都找不到答案。

【原作微信公众号:木偶诡异漫画(muouguiyi2015)】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天黑了,我独自坐在黑暗中,没有开灯,点燃一支烟思索了许久。

韦德体育官网 1

   最后我决定,就开今晚这最后一趟,管他什么鬼鸟,把身份证,高跟鞋,金戒指还有项链都放到公交车上,发车回来,我就歇火走人。

事件发生在1995年北京市,3301路公交车上。

   到了晚上,陈伟很意外我没有休假而是继续上班,递给我一支烟不停的表扬我,十二点整,我驾驶14路公交车离开了房子店总站,今天是星期五,但乘客却意外的少。

11月14日晚十点左右,一辆330路公交车从圆明园车站路过,这是今天的末班车了!司机和售票员是公交公司的老员工了,睡意的在车上聊着天。车上的乘客很少,一对年轻夫妻坐在司机正后面的双人座位上,还有一个年轻人和一个老太太,坐在靠近车门的位置的单人座位上。

   一连几站地都没人上车,开到焦化厂终点站的时候,车上一个乘客都没了,我背靠座椅,暗暗思索,离开东风运通公司之后该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由于是末班车,所以并不赶时间,慢悠悠地开着。

韦德体育官网 ,   正想着呢,忽然肚子里传来一串咕噜的声音,肚子一疼,我立马窜下了车,跑向公共厕所。

“太冷了,路上的人越来越少了呢。”

   焦化厂虽然是终点站,但这一站地很小,晚上也没人值班,厕所里静悄悄的,只有我憋足了劲的喘息声。

“是呀。不过开夜班也挺好的,没那么多人,清静。”

   厕所里装的是声控灯,一会一灭,每当灭了,我就用力拍一下手,重新让灯光弄亮,可在我拍了两次之后,第三次灯灭了,不等我拍手,忽然厕所外边就传来了一记响亮的拍手声。

“也对啊。”

   啪!

在车内仿佛时间停止一般,安静不喧嚣。车上的几位乘客都打着盹。

   厕所的声控灯再次亮了,而我即将拍到一起的双手,也悬停在原地。

忽然,司机猛踩了一下刹车。车身明显晃了一下,把睡着的乘客都摇醒了。

   “谁啊?”我伸着头喊了一句。

“这些人,怎么不在站牌上等车呢!差点撞上去。”司机小声嘀咕着,把车停稳。

   没人吭声,厕所里外依然是静悄悄的,等到声控灯再次熄灭,厕所外边忽然又传来了啪的一声响!

原来是三个人站在马路边上拦车,这是公交车司机最反感的,因为很危险。而令人奇怪的是,那三个人却穿着古代的衣服!但毕竟是末班车,错过了,后面就没车了。于是开门等他们上车。

   几乎就是在灯灭的一刹那,那拍手声就传来了,时间衔接的非常精准!就像是有人看着秒表一样。

那三个人缓缓走上了车,两个人穿着清朝的官差服,中间那位穿着白袍,被穿官差服的俩人驾着,头埋得低低的,根本看不清面貌!三个人并排走向车最后一排座位上去了。车上的其他乘客都觉得这三个人阴气森森的,大晚上还穿着这样的服装,都有些害怕!本来刚才还打着盹的乘客,现在全醒了过来。

   “妈的谁啊?”我又大喊了一句,人在情绪激烈的时候总会忍不住说脏话。

汽车继续开动,但大家都觉得,自从那三个人坐在后面开始,车里的温度似乎都降下来了,每个人心里都觉得毛毛的,也没人敢打瞌睡了。气氛陷入了尴尬的境况。

   厕所外边还是没人吭声,到第三次声控灯熄灭的一刹那,忽然厕所外边又传来了一记拍手的声音。

售票员看到这个情况,赶紧开导大家:“大家不要害怕,他们肯定是附近拍古装戏的演员,演完可能喝醉了没换衣服,没事的,没事的。”

   “卧槽!”我赶紧展开手纸,一顿忙活后,提裤子起身,到了厕所外边的时候,发现四周空旷无人。

大家都觉得售票员说的在理,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我挠挠头,心说这难不成是谁家小孩子故意恶作剧?其实我心里也往那方面想了,但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越往诡异的方向去想,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容易遇见诡异的事情。

过了两站,那对坐在司机后面的小夫妻下了车。车上现在就剩下靠门边坐的小伙子和在小伙子身后座位上的老太太,以及那三个奇怪的人。

   回到了14路公交车上,我刚一上车,打开车厢里边的灯光,忽然‘啊!’的一声大叫,吓的我差点跳下公交车。

这老太太就总觉得后面坐着的三个人有问题,总是时不时回头看看他们。那三个人也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一点声响,像是木雕泥塑的一样,更是让人觉得诡异异常!

   在公交车的后排座位上,静静的坐着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姑娘,长发披肩,浓眉大眼,穿着一身小洋装,很俏丽。

老太太是越看越害怕!突然,老太太从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猛然掐住前面小伙子的脖子!喊道:“你个小偷!把我的钱包还给我!”

   我略带怒气,说:你干什么呢?啥时候上的车啊?

小伙子也被整懵了,但哪里敢认啊,于是拼命挣开老太太的纠缠!说:“你说谁小偷啊!谁偷你钱包了!”

   那姑娘笑了笑,她说:我要坐车回家啊,刚才上车发现司机不在,就坐在后边等咯。

老太太依旧不依不饶:“就是你!就是你!”

   我拍了拍自己狂跳不止的小心脏,他大爷的,这一下子可给我吓的不轻,为了挽回我刚才丢失的面子,我说你谁啊?这么拽,以后等车去站点等!

再次抓住小伙子:“你用抵赖了,我都看见了,就是你把钱包偷走了!”

   姑娘扑哧一声笑了,她说:我是鬼啊,这行了吧?

弄得小伙子是百口莫辩,说不清楚了:“老太太你这是诬赖好人,我啥时候看你钱包了?”

   见这姑娘脾气挺好,我也不怎么生气了,笑了笑就准备发车,谁知刚看了一下表,立马一拍大腿,心说完蛋!

老太太拽住小伙子的手,叫着司机:“司机同志,前面就是派出所,我要把他带下车找警察去!”

   陈伟曾经告诫过我,车子开到焦化厂终点站后,顶多停留五分钟,最多不能超过十分钟,千万不能超过,而我看了一下表,从我停车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一分钟!

小伙子这回也来气了:“起就去,我没偷东西,到哪评理我也不怕!”

   我赶紧调头发车,开了好几站地,也没发现什么诡异的事情,悬着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

司机对于这样的事,他是最不愿意管的,于是就开到最近的站牌处,打开车门。就这样,吵闹的俩人拉拉扯扯的下了车!

   在路上跟着妹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得知她是艺术学院的,今年刚考上,我笑着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有,也是开公交车的。

看着公交车把那三个诡异的乘客拉走了之后,老太太是松了一口气。

   我哈哈一笑,正准备调侃问她男朋友是不是长我这样,刚好公交车开到了魅力城这一站,当初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就站在站牌下,看着我笑。

小伙子这边就催着老太太去派出所评理,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走吧,老太太,哪里是派出所,你带我去呀。”

   因为我是开往房子店方向,而她所站立的车站,是开往焦化厂方向的,所以我不用停车。

老太太此时却并不着急了,对着小伙子说:“小伙子,你应该感谢我把你从那辆车上给救下来。”

   我隔着窗户看了小女孩一眼,也对她笑了笑,我并没有在意什么,继续跟公交车后排上的妹子聊天。

小伙子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救我?”

   她就像是有心理感应一样,没等我问呢,她自己笑着说:你跟我男朋友长挺像的。

老太太转身对着小伙子说:“是呀,刚才我在车上回头看那三个人的时候,有一阵风吹过,居然把他们的袍子给吹起来了!里面根本没有腿!那三个人肯定都是鬼!现在车上的肯定必死无疑呀。快报警吧,小伙子。”

   我甚至都觉得她是来约火包的,因为我有一些开出租车的哥们,在大晚上都会遇上这种事,一个艳丽女郎上车,然后各种风情万种,最后的哥上钩,直接开门见山,一炮三百,包夜六百。

小伙子和老太太马上去派出所报警,结果人家并没搭理他们。

   不过这是公交车啊,不是的士,不能茫无目的随便开。

到了第二天,公交公司报警称,昨晚一辆公交车失踪了。

   心里这么胡思乱想着,忽然我一愣,伸头朝着前边看,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就站在路边,看着我笑。

又过了一天,警察在距香山200多公里的密云水库里发现了那辆失踪的330路公交车!车上捞上来了五具尸体,其中两具是司机和售票员的,而另外三具,正是那三个穿古装的乘客,但一直无法确定这三人的身份。

   诶,不对吧?这小女孩刚才不是站在魅力城那一站吗?

而且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这三具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应该是死了很久才会这样的,与司机和售票员的尸体情况完全不同。而根据公交公司分析,车上的油本身不多,根本不足以使其开到200多公里意外的密云水库。当警察打开邮箱的时候,发现里面有类似人血的液体!

   我朝着站牌上看了一眼,站牌上赫然写着魅力城三个字!

之前的那个小伙子和老太太也很快被再次找了回来,了解当晚的情况。警察根据老太太和小伙子提供的线索,调取了公交车最后出现的地点,到密云水库的所有路口监控录像,竟然都没有发现这辆出事的330路公交车!

   我浑身犹如电击,心说我怎么又开回来了?难道是我跟后边的女郎一直聊天太投入,走错了路,让车子开进了岔道,然后绕了回来?

这件事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成为了北京市民街头巷尾谈之色变的灵异事件。。。

   这一次我瞪着眼珠子,一直看着两旁的道路,确定自己没有走错,而开着开着,前方路边再次出现了那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她还是看着我笑。

   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想吼,但忽然发现自己吼不出来了,我的脖子就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掐住了一样,我能呼吸,但我就是吼叫不出来。

   转头朝着后排看去,刚才那个艺术学院的美女,早就不见了踪迹,我浑身一颤,差点把车撞到路边的大树上。我根本就没停过车,她是怎么下车的?

   我惊恐着,颤抖着,继续往前开,现在我终于知道陈伟为什么告诫我,在总站停留不能超过十分钟的原因,我的手臂不停的抖动,方向盘都快抓不稳了,车子往前开了一段路之后,我再次看到了那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站在路边对我笑。

   而她头顶上的站牌,一直都是魅力城!

   我知道一个死亡循环的故事,有一个人在晚上骑着自行车,带着自己的老婆回娘家,路过铁道的时候,他没走桥洞,而是抄近路直接从铁道上翻越过去。

   他搬着自行车,他媳妇就跟在他的身后,谁知这时候冲过来一辆火车,将两人撞死。

   因为男人走在前边,女人走在后边,所以男人一直不知道女人死了,很多住在当地的人都说,在月色朦胧的深夜,铁道上经常有一个男的,搬着自行车,来来回回的在铁道上走动,嘴里还不停的说:媳妇,走快点。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家乡,那是93年的事,小时候我家临近京广铁路线,我父母带我去洗澡,也经常横穿铁路,自从撞死人后,没人再横穿铁路了,至于这个死亡循环的故事,刚开始是大人编出来吓那些不听话小孩的,但据说后来确实有人看见过那个男人...)

   此时此刻,我无限循环在魅力城这一站地,像我这种无神论者,在这一刻彻底手足无措了,我不敢往前开了,因为我害怕一次次看见那个对我微笑的小女孩。

   但我又不敢停下来,陈伟告诫过我,不到站点不准停车,哪怕遇见快死的人也不能停,我如果停车了,或许会发生更不可思议的事。

   我吓坏了,神经在恐惧到了极限的时候,渐渐麻木了,就在我不知第几次开到魅力城这一站的时候,那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约莫四十岁年纪的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