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野史秘闻 >

夏娃说着,亨利·麦里维尔说

年前的七月一个炎热的下午,一辆敞篷大轿车行驶到高级官员俱乐部门前的路边上停下。轿车里坐着两个年轻人。男的叫比尔,是一名外科医生,二十岁刚出头,女的叫露西大约比男的小几岁,他们在大楼前等杰瑞爵士。

“亲爱的亨利爵士!我还需要解释吗?”然后威奇看着比尔。“房子弄成这个样子,”她说,“这要怪我。我离开的时间太久了。里面有一个现代化的洗澡间,我很高兴告诉你们。当然,只有煤油灯。但是,以后,”她脸上闪过梦幻般的微笑,“就不需要灯了,不是吗?除非——”“你是说,”比尔说,他正从车里拿出一只黑色皮箱子,“除非你再次失踪?”“是的,比尔。向我保证,到时候你可不要害怕。”年轻人大声地发着誓。但被亨利·麦里维尔爵士制止了。他严肃地说,他不喜欢这种渎神的话。夏娃·德雷顿默默地呆在一旁。“那么,”威奇满怀希望地说,“我们还是把它忘掉吧,好吗?我们笑呀、跳呀、唱呀,就好象我们是一群孩子!况且,我们的客人现在想必一定都饿坏了吧?”于是,大家就怀着这样的心情坐下来开始野餐。亨利·麦里维尔,如果一定要说实话的话,吃得倒是蛮高兴的。他没有直接坐在坡地上,而是拉出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到遮光的门廊下。大家的言谈举止都显得很不自然,但是没有发生争吵。只是到了后来,当收拾完桌子,东西都搬进屋里,空瓶子都扔掉之后,危险才悄悄来临。威奇从门廊下面拽出两把半朽的躺椅,放在草地上。这是给夏娃和亨利·麦里维尔准备的:而威奇则领着比尔·塞奇去看她没具体说清楚的一些很有名的李子树。夏娃坐下但没吱声。亨利·麦里维尔坐在她对面,嘴里抽着一支黑色雪茄。过了一会儿,他说:“你知道,”他把雪茄从嘴里拿下来,“你很有教养。”“是的。”夏娃笑了,“不是吗?”“你很熟悉亚当斯这姑娘吗?”“我是她的第一个堂妹,”夏娃简单地回答说,“既然她父母去世了,我就是她唯一的亲戚了。我对她非常了解。”草场那面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他们在谈论着野草莓。夏娃的金发和白嫩的肤色与昏暗的妖怪林形成鲜明的对比。她双拳紧握,放在膝上。“您知道,亨利爵士。”她犹豫不决地说,“我邀您来还有一个目的。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是个老头子啦,”亨利·麦里维尔使劲拍着胸脯说,“你尽管告诉我好了。“夏娃,亲爱的!”威奇从高低不平的草场那面叫喊着,“嗳!夏娃!”“什么事,亲爱的?”“我才想起来,”威奇喊道,“我还没带比尔在别墅转转呢!如果我把他从你身边带走一会儿,你不会介意吧?”“不会,亲爱的!当然不会。”亨利·表里维尔面朝平房坐着,所以他能看见威奇和比尔走进去。当她微笑着随手关上门时,他看见了她那急不可待的表情。夏娃甚至连头都没回。夕阳西斜,太阳的余辉透过别墅后面茂密的妖怪树的缝隙射过来。“我不能让她跟他在一起!”夏娃突然叫喊道,“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姑娘,她想要他吗?说得更确切一些,他想要她吗?”“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夏娃斩钉截铁地说,“现在不,将来也永远不。”亨利·麦里维尔一动不动,嘴里吐着烟儿。“威奇是个骗子,”夏娃说,“这听起来是不是。太恶毒了?”“那倒说不上。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我有耐心。”夏娃说,她的那双蓝眼睛凝视着。“我非常、非常有耐心。为了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等上几年。比尔现在挣钱不多,我又一贫如洗。但是比尔那随遇而安的性格下面隐藏着无穷的智慧。他一定要有个合适的姑娘帮助他。要是……”“要是那个精明的小妖怪不去纠缠他的话,是吗?”“威奇对她见到的所有男人都那样,”夏娃说,“所以她一直没结婚,她说她要让自己的灵魂自由,以便去跟别的灵魂交谈。这个神秘主义者——”然后,夏娃滔滔不绝地讲起亚当斯一家来,仿佛她从前从来就没有说过话似的。天色渐晚,威奇·亚当斯——一个总想引起别人注意的小姑娘,她叔叔和她婶婶,仿佛就在夏娃的眼前移动。“当然,她‘失踪’的时候,我还太小,不记得她。但是后来我认识了她!我想……”“什么?“当时我想,要是能把你请来的话,”夏娃说,“她会耍些鬼把戏来显示一下自己。这样,你就可以揭穿她。那么,比尔就会看清楚她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骗子。可是现在没有指望了!没有指望了!”“喂,”亨利·麦里维尔说,他已经开始拍第三支烟了。他坐起来。“这么小个平房,他们进去这么长时间,你不觉得奇怪?”夏娃突然从梦幻中惊醒,瞪着眼睛看他。她一下子站起来。可以看出她现在脑子里想的不是失踪这件事。“请原谅我离开一会儿。”她说。夏娃匆匆朝别墅走去。她走进门廊,打开前门。亨利·麦里维尔听见她的脚步声跑进小走廊里。然后她又出来,关上前门,回到亨利、麦里维尔身边。“所有的门都关着呢。”她大声说,“我想我真不该去打搅他们。“别激动,姑娘!“他们的事,我根本不感兴趣。”夏娃说着,眼里流出泪水。“不管他们了,我们自己开车回去好吗?”亨利·表里维尔扔掉雪茄,站起身抓住她的肩膀。“我是个老头子哩,”他说,眼睛斜视着,活象个吃人的妖魔。“你能听我说吗?”“不!”“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亨利·麦里维尔说,“我知道,那小伙子对待威奇·亚当斯,就跟我对待她一样。他吓坏了,姑娘,他吓坏了。”他的脸上出现怀疑、拿不定主意的表情。“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害怕。天啊!我不知道!可是……”“喂!”比尔·塞奇的声音。这声音不是从别墅方向传来的。他们三面都是妖怪林。天色朦朦胧胧。北面传来叫喊声,随后是嘭嘭的脚步声。比尔表情痛苦地看着他们。他的头、运动衫、法兰绒裤子给弄得狼狈不堪。“这儿有给她弄的三个枯萎的草莓果。”他伸出手说,“三个。这可是——请原谅——一个来小时辛勤劳动的全部收获呀。我可是一个也没吃。”夏娃·德雷顿的嘴动了动没吱声。过一会儿,她才说。“这么说,你这么长时间没……没在别墅?”“在别墅里?”比尔朝那面扫了一眼。”我在那里只呆了大约五分钟。她尽是女人的怪念头。她叫我从那片被她称为‘森林’的树林里弄几个野草莓果给她吃。““等等,孩子!”亨利·麦里维尔大声说,“你没从那前门出来,她也没有。”“没有!我是从后门出来的!后门正对着树林。”“是的。后来呢,““嗯,我去找这些他妈的——”“不,不!我是问她呢?”“威奇?她在里面把后门拴上了。我记得她还站在窗户玻璃那儿朝我咧嘴笑呢。她——”比尔突然不说了。他的眼睛瞪大了,然后又闭小了,仿佛受到一个念头的冲击。他们三个人转身望着别墅。“对了,”比尔使劲清了一下嗓子,“对了,你们后来见到威奇了吗?”“没有。”“这不可能——”

“这可能的,孩子。”亨利·麦里维尔说,“我们最好到那里去看看。”他们急急忙忙走进门廊。日落之后地上升起阵阵热浪和潮湿的芳香。半小时后天会完全黑下来。比尔·塞奇推开前门,喊着威奇的名字,这喊声好象穿透了所有的房间,在整个别墅回荡。走进别墅,他们感到一阵阵闷热的气浪扑面而来。那儿的窗户有好几个月没有打开了。房间里面没有人回答。“进去看看,”亨利·麦里维尔大声说道,“别喊叫了。”这位大师十分紧张。“我敢肯定她没从前门出去,但是我们现在要保证不让任何人溜掉。”他跌跌撞撞地走过他们在门廊前用过的桌椅,把前门拴上。他们来到一条狭窄的走廊里,这儿曾经很漂亮,镶木地板,松木板墙,走廊一直通到后门,门上镶着玻璃。亨利·麦里维尔蹒跚地往前走。他检查了那扇门,发现锁着呢,跟比尔说过的一样。妖怪林越来越黑。他们三人一起搜查别墅。别墅不大,在走廊一侧有两间大屋子,另一侧有两间小的,还有卧室和厨房。亨利·麦里维尔仔细搜查每一处可以藏身之地。屋子里尘土飞扬。所有的窗户都从里面挂上了。烟囱道太窄,人根本钻不进去。威奇·亚当斯没在那儿。“噢,天哪!”亨利爵士小声说。连亨利也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他们聚到一起,都来到洗澡间。门是开着的,一个小龙头正在不紧不慢地滴着水,一点余辉从毫无光泽的窗户玻璃射进来,照在三个仿佛是游魂的脸上。“比尔,”夏娃声音颤抖地说,“这是欺骗。噢,我多么希望她出来啊!这是欺骗。”“她在哪儿呢?”“亨利爵士可以告诉我们!是吧,亨利爵士?”“嗯,这个嘛……”大人物低声说。亨利·麦里维尔的巴拿马帽上有一个大黑手印,那是他检查完烟囱后抹上的。帽子下面,他那双眼睛怒目而视。“孩子,”他对比尔说,“关于这套把戏,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当你去采野草莓的时候,你敢保证威奇·亚当斯没跟你一起去吗?”“上帝作证,她没有去。”比尔回答说,语气激动而诚实。“再者说,她怎么可能呢?你看后门是拴好的!”亨利·麦里维尔又在帽子上按出两个黑手印来。他摇摇晃晃地往前走,耷拉着脑袋,向狭窄的走廊里走了两三步。他的脚差一点儿踩上什么东西。他拾起来一看,是一张很大的方形防水薄油布,有一个角参差不齐。“您找到什么了吗?”比尔紧张地问。“没有,我是说没找到什么有用处的东西。等一等!”走廊里端的左边是威奇·亚当斯小时候的卧室,她是在那儿失踪的。亨利·麦里维尔虽然刚才已经检查过一遍了,可他还是打开了门。妖怪林几乎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隐约可以看到二十年前这间屋子的情形:屋子是用荷叶花修饰,窗帘镶着花边,红木家具擦得象镜子一样锃亮,在用白纸裱的墙上反光。亨利·麦里维尔似乎对窗户特别感兴趣。他用手小心翼翼地摸着窗框。他到处都摸遍了,甚至吃力地爬上一把椅子去摸窗框的顶端。他从比尔那里借来一盒火柴。划着后,火柴的火苗刺激着人的每一根神经。“亨利爵士,”比尔说了十多遍,“她在哪儿?”“孩子,”亨利·麦里维尔沮丧地说,“我不知道。”“我们离开这儿吧,”夏娃突然小声喊起来,“我知——知道这是个骗局;我知道威奇是个骗子!我们还是走吧。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走吧!”“其实,”比尔清清嗓子,“我同意。无论如何,我们在明天上午之前是不会找到威奇的。”“噢,怎么不会。”威奇的低语声从外面的黑暗中飘进来。夏娃尖叫一声。他们点着一盏灯。但是那儿没人。必须承认的是,他们从别墅离开时的样子可不那么体面。他们是如何在黑暗中深一脚浅二脚,东倒西歪地穿过草场;如何把毯子和装野餐的大筐堆放到车里;如何好不容易才找到大路。这些最好就不在这里—一描述了。亨利·麦里维尔爵士从此对这件事嗤之以鼻——“感觉有点儿傻呼呼的,不过如此”——毫无疑问,他没有勇气再提及此事了。但是他感到担心,非常担心。这从后面发生的事情中我们可以发现,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亨利·麦里维尔到克莱里奇家适当吃了点夜宵之后,回到布鲁克大街自己的公寓睡觉。早晨三点钟,即便是夏天,天也就刚朦膝亮,他身边的电话铃声把他从恶梦中惊醒。他在电话中听到的声音使他血压升高,头晕目眩。“亲爱的亨利爵士!”一个熟悉的、妖精般的声音低吟道。亨利·麦里维尔完全从梦中清醒过来。他感到无比恼怒和暴躁。他打开旁边的灯,仔细戴好眼镜,不失身份地冲着电话说:“我是不是十分荣幸地在和威奇·亚当斯小姐讲话?”他的这种客气是危险的。“噢,是的!”“我完全相信,”亨利·麦里维尔说,“你一直过得很愉快。你还俗了吗?”“噢,是的!”“你现在在哪儿?”“恐怕,”一阵忸怩怕羞的笑声,“要保密一、两天。我想要好好地教训你一下。祝福你,亲爱的。”她挂上了电话。亨利·麦里维尔一声没吭。他爬下床,在屋里来回踱着步,身上穿着一件一直拖到地的旧式睡衣,遮住了威严的大肚子。既然他早晨三点钟就让电话给吵醒了,那么,他该做的显然是去吵醒别人。“不,先生,”总检察长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之后冷淡地说,“我不介意你打电话吵醒我,一点儿也不!”他又有点自鸣得意地说:“因为我有消息要告诉你。”亨利·麦里维尔怀疑地望着电话。“总检察长,你是想再一次愚弄我不成?”“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呀,不是吗?”“好吧!好吧!”亨利·麦里维尔呼喊着说,“什么消息?”“你还记得你昨天提到了威奇·亚当斯案件吗?”“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的。”“嗯,啊!我跟我的同事们大致议论了一下。有人向我提示,去见一位律师,他是老福莱德·亚当斯先生生前的律师。亚当斯先生是六、七年前去世的。”总检察长的话是充满了胜利的语调。“我早就说过,亨利先生,恰克·兰德尔在那幢别墅里设置了一个机关,以便有事时能迅速跑掉。我是对的。这个机关是……。“你很对,总检察长。这个机关就是窗户。”可以肯定,对方大吃一惊。“是什么?”

终于,从大楼里走出一位身穿白色亚麻布衬衫的先生。上车一阵寒暄后,他俩说明来意,只等杰瑞爵士的答复了,但杰瑞爵士却不太想郊游。

十分钟过去了,露西开口说道:我认为您会对和我们一起去的人感兴趣的。和我们同去的还有摩尔。

摩尔?那个姑娘不是杰瑞疑惑不解问道。

是她!露西点点头,这是二十年前神秘失踪连警察都没有解开的谜,现在摩尔长大了。我们认为要是您和我们大家一起去,她会告诉我们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韦德体育官网 ,嗯你们明天早晨开车到我家去接我吧,我现在要回办公室了,再见。说完他便下车朝海马尔奇特方向走去。

那天在杰瑞爵士去白厅的半路上碰到了总检察长,杰瑞向这位总检察长问到二十年前摩尔小姐在别墅神秘失踪案件。原来那别墅在妖怪林的边上。这幢别墅主人就是这家人亚当斯家。事发后,有人谣传说摩尔小姐是仙女的孩子

杰瑞对这个像隐在神秘雾中的女孩越来越疑惑不解。

第二天,比尔的汽车已经离开大路。车上前排坐着比尔和露西,摩尔小姐和杰瑞坐在后排。从福特那儿弄来三个装野餐用的大筐,由于里面吃的东西装得太满,连盖子都盖不上了。汽车在驶过一个浅沟时颠簸了一下,车上的陶器发出格格声响。

摩尔可跟露西不同,长得又小又黑,但性格却活泼快乐。她虽然个头矮小,嗓门却和露西一样高。就连带路这样的小事儿也不例外。

首先向右转弯,她身体前倾,把手放在比尔的肩膀上,对他说,然后一直往前开,直到下一个十字路口。呵,真是聪明的小伙!

过奖了!比尔谦虚地说,他面红耳赤,开起车来心神不定。

噢,没错,你就是聪明!摩尔顽皮地拧了他耳朵一下,然后才回到座位上。

露西一声不吭。她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

根据里程表计算,我们已经走了四十六英里多了。我们才刚刚离开城里。我们这是往哪儿走?杰瑞说。

难道你不知道?摩尔睁大眼睛问,我们这是去别墅呀。我小时候在那儿过了一段可怕的日子。

那段经历那么可怕吗,亲爱的摩尔?露西问。

摩尔的眼睛似乎在望着遥远的地方,汽车行驶在山楂树丛中的小路上。不记得了,你知道我当时还只是个孩子,弄不明白。我当时还没有力量。

什么力量?杰瑞厉声问道。

当然是指超脱啦。摩尔说。

噢,我明白了。杰瑞语调平淡地说,姑娘,你超脱之后去哪儿呢?

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从一个小门里。你们是凡夫俗子,不会明白的。摩尔感叹地说。然后她情绪突变,她身子前倾,诱人的体香飘向比尔,你不想让我失踪,是吧,比尔?

比尔大献殷勤地说,除非你答应立即再回来。

她指向前方,小路变宽了,左面是一大片朦朦胧胧、引人幻想的妖怪林,右面是一片私人土地,别墅坐落在林中一片空地上,其实别墅不过是一幢用粗糙的石头和石板瓦盖起来的平房。因为没有车道,比尔把车停在路旁。

这里怪冷清的。杰瑞问。

噢,是的!摩尔低声说。她跳下汽车,裙子让风鼓了起来。所以,在我小的时候。他们才能来把我领走。

他们是谁?

亲爱的杰瑞爵士!我还需要解释吗?然后摩尔看着比尔。

房子弄成这个样子,她说,这要怪我,我离开的时间太久了。里面有一个现代化的洗澡间,但里面只有煤油灯,以后她脸上闪过梦幻般的微笑,就不需要灯了,不是吗?除非

你是说,比尔说,他正从车里拿出一只黑色皮箱子,除非你再次失踪?

是的,我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比尔向我保证,到时候你可不要害怕。摩尔满怀希望地说,我们还是把它忘掉吧,况且,我想大家都饿坏了吧?

于是,大家坐下来开始野餐。吃完之后,收拾完桌上的东西,把装东西大筐子都搬到了屋里,摩尔从门廊下面拽出两把半旧的躺椅,放在草地上。这是给露西和杰瑞准备的,而摩尔则领着比尔去看她没具体说清楚的一些很有名的李子树。

露西坐下但没吱声,杰瑞坐在她对面,然后问露西有关于摩尔一些情况,得知她原来是摩尔的堂妹,她是摩尔唯一的亲戚。突然摩尔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之间的交谈。摩尔说想带比尔到别墅里去转转,问露西会不会介意。露西同意了。

杰瑞面朝平房坐着,所以他能看见摩尔和比尔走进去,她微笑着随手关上了门。

我不能让她跟他在一起!露西

突然叫喊道。

他想要她吗?

他从来就没有想过。露西斩钉截铁地说,摩尔是个骗子,这听起来是不是太恶毒了?

那倒说不上。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

我非常有耐心。露西说,为了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等上几年。比尔现在挣钱不多,我又一贫如洗。但是比尔那随遇而安的性格下面隐藏着无穷的智慧。他一定要有个合适的姑娘帮助他,要是摩尔对她见到的所有男人都那样,所以她一直没结婚。露西滔滔不绝地讲起摩尔一家来,仿佛她从前从来就没有说过话似的,当然,她‘失踪’的时候,我还太小,不记得她。但是后来我认识了她,我想要是能把你请来的话,她会耍些鬼把戏来显示一下自己。这样,你就可以揭穿她。比尔就会看清楚她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骗子。可是现在没有指望了。

杰瑞已经开始抽第三支烟了他坐起来,这么个小平房,他们进去这么长时间,你不觉得奇怪?

露西突然从梦幻中惊醒,瞪着眼睛看他。她一下子站起来。可以看出她现在脑子里想的不是失踪这件事。请原谅我离开一会儿。她说。

露西匆匆朝别墅走去。她走进门廊,打开前门。杰瑞听见她的脚步声跑进小走廊里。然后她又出来,关上前门,回到杰瑞身边。

所有的门都关着呢。她大声说,我想我真不该去打搅他们。

别激动。

他们的事,我根本不感兴趣。露西说着,眼里流出泪水。不管他们了,我们自己开车回去好吗?

正在这时传来比尔的声音,他说他刚给摩尔花了一个小时弄来的三个枯萎的草莓果。 比尔表情痛苦地看着他们,他的全身弄得狼狈不堪。

露西嘴动了动没吱声。过一会儿,她才说,这么说,你这么长时间?辉诒鹗?rdquo;

在别墅里?比尔朝那面扫了一眼,我在那里只呆了大约五分钟。她叫我从那片被她称为‘森林’的树林里弄几个野草莓果给她吃。

杰瑞大声说:你没从那前门出来,她也没有。

夏娃说着,亨利·麦里维尔说。比尔回忆到他刚才是从后门出来的,后门正对着树林,摩尔在里面把后门栓上了,还站在窗户玻璃那儿咧嘴朝他笑呢。后来就去找草莓果去了,比尔这时仿佛受到了一个念头冲击,他们三个人不约而同转身望着别墅。

天已经黑下来了,他们急急忙忙走进门廊。比尔推开前门,喊着摩尔的名字。房间里面没有人回答。

别喊了,我敢肯定她没从前门出去,但是我们现在要保证不让任何人溜掉。杰瑞大声说道。他跌跌撞撞地走过他们在门廊前用过的桌椅,把前门拴上。他们来到一条狭窄的走廊里,这儿曾经很漂亮,镶木地板,松木板墙,走廊一直通到后门,门上镶着玻璃。杰瑞往前走。他检查了那扇门,发现锁着呢,跟比尔说过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