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 > 野史秘闻 >

对天发誓说当时真的见了妈的奶奶,有一天她望她妈说容红衣服的那个人讲她身体里了

大舅在灵堂守夜,差不多快睡着的时候,听见院子里有人骑车出去了,大舅心想,这深更半夜的,谁会出去呢?想着,迷迷糊糊地就出去看,一看,猛地清醒了。院子门从里面锁着的,可房梁上吊着的纸糊的自行车不见了。

我妈常给我说起他小时候的故事,说这些的时候她很严肃。妈告诉我说,不知道怎么解释,可这些的的确确是她碰到的事。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妈在农村长大,小学是在村里上的,中学在镇上,就得跑到镇上去上。在那个时候只能骑车上学,八点上学,六点半就要出门,骑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夏天的时候还好说,天亮得早,冬天又冷又黑,但是也不会误了上学。妈说那个时候没人管,反而特别想学习,不像现在,那么多人看着一个孩子,可就是学不好。 冬天,妈吃罢早饭,穿得厚厚的出了门。上学路上要经过一片树林,天天走同一条路也就不怕了。有时候,真想有个伴儿。其实也有伴儿的。妈说,过林子的时候,说说笑笑的,声音都听得见,就是追不上。怎么骑,都是那么远的距离。我说是不是花了眼,天那么黑。妈说总不可能老是花眼吧,真的是听到了,就是追不上。 有一天,妈正睡着,就听见门外有人喊自己,天还很黑。以为自己听错了。妈想村子里就自己一个人在那个中学上学,谁会喊自己呢?正想着,大门外又说:“我在前面等你。”妈一听,真有人喊自己,可能是哪个同学来村里串亲戚,顺便喊上自己吧,也好,总算有个伴儿一起走了。 家人都还睡着,妈以快的速度收拾好,也没有看表,就出了门,骑车追那个人。一路上都不见那个人,妈想,也真是,喊了我又走得这么快。那天正好有风,路过树林的时候,树叶被风刮得刷刷响,月光下的树林影影绰绰的,像人影一样晃来晃去,平常不害怕走夜路的妈妈,这天忽然有了一丝怕意,加快了骑车的速度。终于见到前面的人了,那个人往林子里一拐,不见了。那么密的林子,在里面骑车,是不可能的,可妈眼见着那人骑了进去。路过那人进去的林子里,妈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没有人的踪影。 到了学校,奇怪,平时班里总有一部分同学来得早早的,今天一个人也没有。没有教室钥匙,就进不去。那时候学校没有大门,也没有门卫,只有一个老师,因为家远,住在学校里。妈实在冷得受不了,就去敲门。敲了一会儿,屋里有了亮光,那个老师把门打开,一看见妈,没好气地说:“你怎么回事啊,看看现在几点,半夜两点你上的哪门子学?你是家里没表呢还是爱学习呢,先进来等着吧。”那个老师进屋睡了,妈一个人在外屋坐着纳闷,是谁在外面喊呢,越想越奇怪。www.guidaye.Com 等上完第一节课,妈已经瞌睡得不行了,早上起得太早。下课后,妈就趴在桌子上睡觉。正睡着,有个同学过来把妈拍醒,说:“你奶奶来了,我看她在学校门口站着呢,我问她是不是找你,她也没有说话,你看看。” 妈赶紧跑出去,跑到校门口,没有人啊,全是同学在玩,哪有什么家长?回到教室,妈生气地问那个同学:“哪有人呢?都瞌睡得不行了,你骗我说我奶奶来了,你认识我奶奶吗?”那个同学委屈地说:“是真的,上次放假去你家玩,你奶奶正好在,你忘了?刚才就是她。”旁边一位同学说:“就是的,我和她一起去的你家,还帮你家垒狗窝。你奶奶还笑我们呢。刚才就是她,我也看着了。”这么一说,妈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奇怪,奶奶为什么来?为什么来了又走呢?也没有见着我。妈的奶奶,也就是我的太奶奶,在另一个村住,家里就妈一个是孙女,所以太奶奶对妈很好,经常去看妈。百度搜索→鬼♂大♀爷 下午回家(中午时间太短,家远的同学都不回家,在学校搭灶吃),妈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大冬天的,也不用下地干活,人都哪去了?正急呢,妈的大哥回来了,一看见妈就说:“才回来,奶奶死了,下午没的。早上你走了以后,大舅就来叫咱妈,奶奶是突然病的,已经三天了,开始以为是小病,没想到才几天奶奶就死了。”说着就“呜——”的哭开了。妈一听,又急又难过,扭头就往太奶奶那里赶。 到了那边,屋里一片哭声,太奶奶已经被抬了下来。妈过去抱住她妈,也就是我姥姥,哭着说:“怎么会呢,早上奶奶还去学校找过我了。”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姥姥生气了,给了妈一耳光,骂:“这里是你玩儿的地方?这种话是乱说的?你奶奶三天没有下炕了,你乱讲。”妈愣了。 农村的葬礼要尽礼数,晚上一直有人守着,叫守灵。人在屋里停放六天才能下葬。第四天的时候,人很累了,我的大舅,也就是妈的哥哥在灵堂守夜,差不多快睡着的时候,听见院子里有人骑车出去了,大舅心想,这深更半夜的,谁会出去呢?想着,迷迷糊糊地就出去看,一看,猛地清醒了。院子门从里面锁着的,可房梁上吊着的纸糊的自行车不见了(当时这些葬礼上用来烧的东西,统统挂在房梁上)。大舅赶紧进屋把大人喊醒,大人们一合计,是不是小偷来了,就出门去找。一出门,纸扎的自行车就在门外放着。当时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害怕了,大舅一下子腿软了。大人们都说:“可能是风刮的吧,小孩子就是胆子小。”大舅也没敢说出听到有人骑着车子出去的事。 葬礼过后,妈回到学校,找到那天叫妈出去的两个同学问。那两个同学见妈不信,对天发誓说当时真的见了妈的奶奶。 不管怎么样,太奶奶离开了人世,妈只能在心里缅怀她老人家了。现在前前后后想来,当时那个年代的确是怪,如果打听的话,是经常有这种事情出现的。 妈说,现在想来,也不害怕,就是奇怪。 我给妈看网上发表的有关鬼故事的帖子,妈说,一看就知道是玩的。如果真实的话,是不可能写得那么玄乎的。如果让见到怪事的那些人自己来说,别人听起来其实是很害怕的,是真的害怕。

讲一个近期鬼附身致人死亡的事。

韦德体育官网 ,我妈常给我说起他小时候的故事,说这些的时候她很严肃。妈告诉我说,不知道怎么解释,可这些的的确确是她碰到的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事情发生在朋友大学同学的女同事身上。16年十同份切切实实发生在济南的真人真事。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妈在农村长大,小学是在村里上的,中学在镇上,就得跑到镇上去上。在那个时候只能骑车上学,八点上学,六点半就要出门,骑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夏天的时候还好说,天亮得早,冬天又冷又黑,但是也不会误了上学。妈说那个时候没人管,反而特别想学习,不像现在,那么多人看着一个孩子,可就是学不好。

女主小红吧。朋友同学和小红同在大明湖周边一个公司上班,一天晚上下班路上,小红和两三个同事一起路过大明湖某小区,小红忽然觉得有人跑着她,当时没怎么在意,但接下来几天老感觉有个穿红衣服的人一面跑着她,慢惯的开始精神衰弱,疑神疑鬼。

冬天,妈吃罢早饭,穿得厚厚的出了门。上学路上要经过一片树林,天天走同一条路也就不怕了。有时候,真想有个伴儿。其实也有伴儿的。妈说,过林子的时候,说说笑笑的,声音都听得见,就是追不上。怎么骑,都是那么远的距离。我说是不是花了眼,天那么黑。妈说总不可能老是花眼吧,真的是听到了,就是追不上。

身体也开始不舒服生病,看医生也看不好。有一天她望她妈说容红衣服的那个人讲她身体里了。

有一天,妈正睡着,就听见门外有人喊自己,天还很黑。以为自己听错了。妈想村子里就自己一个人在那个中学上学,谁会喊自己呢?正想着,大门外又说:我在前面等你。妈一听,真有人喊自己,可能是哪个同学来村里串亲戚,顺便喊上自己吧,也好,总算有个伴儿一起走了。

小红妈妈也察觉不对就找了先生看,先生说太凶了没办法。原来大明湖某小区有个男的带着怨气穿红色旗袍跳楼自杀,那天小红刚好路过被冲上了,虽然三四个一起走但是小红气比较弱才被跟上。

家人都还睡着,妈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也没有看表,就出了门,骑车追那个人。一路上都不见那个人,妈想,也真是,喊了我又走得这么快。那天正好有风,路过树林的时候,树叶被风刮得刷刷响,月光下的树林影影绰绰的,像人影一样晃来晃去,平常不害怕走夜路的妈妈,这天忽然有了一丝怕意,加快了骑车的速度。终于见到前面的人了,那个人往林子里一拐,不见了。那么密的林子,在里面骑车,是不可能的,可妈眼见着那人骑了进去。路过那人进去的林子里,妈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没有人的踪影。

后来小红在身体精神的双重折磨下奄奄一息了,临终还让她妈妈给她穿身红色旗袍。

到了学校,奇怪,平时班里总有一部分同学来得早早的,今天一个人也没有。没有教室钥匙,就进不去。那时候学校没有大门,也没有门卫,只有一个老师,因为家远,住在学校里。妈实在冷得受不了,就去敲门。敲了一会儿,屋里有了亮光,那个老师把门打开,一看见妈,没好气地说:你怎么回事啊,看看现在几点,半夜两点你上的哪门子学?你是家里没表呢还是爱学习呢,先进来等着吧。那个老师进屋睡了,妈一个人在外屋坐着纳闷,是谁在外面喊呢,越想越奇怪。

我小时候奶奶经常会给我讲故事。

等上完第一节课,妈已经瞌睡得不行了,早上起得太早。下课后,妈就趴在桌子上睡觉。正睡着,有个同学过来把妈拍醒,说:你奶奶来了,我看她在学校门口站着呢,我问她是不是找你,她也没有说话,你看看。

在奶奶年轻的时候,家里面是平房有一天下午奶奶在厨房里做饭,从厨房玻璃里看见太奶奶进卧室,奶奶就把做好的饭端进

妈赶紧跑出去,跑到校门口,没有人啊,全是同学在玩,哪有什么家长?回到教室,妈生气地问那个同学:哪有人呢?都瞌睡得不行了,你骗我说我奶奶来了,你认识我奶奶吗?那个同学委屈地说:是真的,上次放假去你家玩,你奶奶正好在,你忘了?刚才就是她。旁边一位同学说:就是的,我和她一起去的你家,还帮你家垒狗窝。你奶奶还笑我们呢。刚才就是她,我也看着了。这么一说,妈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奇怪,奶奶为什么来?为什么来了又走呢?也没有见着我。妈的奶奶,也就是我的太奶奶,在另一个村住,家里就妈一个是孙女,所以太奶奶对妈很好,经常去看妈。

客厅,可是进客厅发现屋里没有人。

下午回家(中午时间太短,家远的同学都不回家,在学校搭灶吃),妈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大冬天的,也不用下地干活,人都哪去了?正急呢,妈的大哥回来了,一看见妈就说:才回来,奶奶死了,下午没的。早上你走了以后,大舅就来叫咱妈,奶奶是突然病的,已经三天了,开始以为是小病,没想到才几天奶奶就死了。说着就呜——的哭开了。妈一听,又急又难过,扭头就往太奶奶那里赶。

把奶奶吓的跑了出去,在路上遇见太奶奶,太奶奶说一直都没有回过家,那么进客厅的人是谁?可是奶奶清楚的记得透过玻璃的人就是太奶奶本人。

到了那边,屋里一片哭声,太奶奶已经被抬了下来。妈过去抱住她妈,也就是我姥姥,哭着说:怎么会呢,早上奶奶还去学校找过我了。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姥姥生气了,给了妈一耳光,骂:这里是你玩儿的地方?这种话是乱说的?你奶奶三天没有下炕了,你乱讲。妈愣了。

一个发小早晨起来去上学,冬天很早天还没怎么亮,走到他家门口猪圈那边准备过桥,看到村里的傻子倚在他家猪圈那,他上去搭话,傻子没理他,他就去上

农村的葬礼要尽礼数,晚上一直有人守着,叫守灵。人在屋里停放六天才能下葬。第四天的时候,人很累了,我的大舅,也就是妈的哥哥在灵堂守夜,差不多快睡着的时候,听见院子里有人骑车出去了,大舅心想,这深更半夜的,谁会出去呢?想着,迷迷糊糊地就出去看,一看,猛地清醒了。院子门从里面锁着的,可房梁上吊着的纸糊的自行车不见了(当时这些葬礼上用来烧的东西,统统挂在房梁上)。大舅赶紧进屋把大人喊醒,大人们一合计,是不是小偷来了,就出门去找。一出门,纸扎的自行车就在门外放着。当时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害怕了,大舅一下子腿软了。大人们都说:可能是风刮的吧,小孩子就是胆子小。大舅也没敢说出听到有人骑着车子出去的事。

之后在学校整个人发烧,回家挂了两个星期水都没好。他说了看到傻子的事情,家里人骂他看错了,傻子几天前就已经掉下他家门口的大桥,溺死了。

葬礼过后,妈回到学校,找到那天叫妈出去的两个同学问。那两个同学见妈不信,对天发誓说当时真的见了妈的奶奶。

高一那年,我们宿舍五层楼高,一楼莫名其妙窗户贴的全是报纸,门也是锁的。当初晚上和女票聊天到一点多,问一句谁上厕所,结果一堆人就开始穿裤子。

不管怎么样,太奶奶离开了人世,妈只能在心里缅怀她老人家了。现在前前后后想来,当时那个年代的确是怪,如果打听的话,是经常有这种事情出现的。

当时有点无语,就跟他们一起去上厕所了。厕所在走廊的尽头,我们宿舍在相反的尽头,中间有个房间是给查宿舍的老师住的。

妈说,现在想来,也不害怕,就是奇怪。

回来的时候我走的慢,他们嘻嘻哈哈的一路跑回去,我慢慢的走,看到老师住的那个房间是上锁的,我们宿舍周围其他宿舍的门也是关的死死的。

我给妈看网上发表的有关鬼故事的帖子,妈说,一看就知道是玩的。如果真实的话,是不可能写得那么玄乎的。如果让见到怪事的那些人自己来说,别人听起来其实是很害怕的,是真的害怕。

于是我就默默的进宿舍,关门。在我关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门的可视窗上,有半张人脸。

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以为是老师,就赶紧躺躺床上装睡了。我还特意注意舍友们,他们也安静不闹了,一定也看到了那个脸...

在我再次看向可视窗的时候,那张脸不见了。我才开始仔细想,什么东西能在我关门的几秒之中瞬间出现在门口?还有那种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的眼神.之后高二我们才知道,我们宿舍楼以前死过人,被捅死的,整个走廊都流的血。

大概在13年的时候当时是冬天晚上十一二点的样子,刚打玩游戏准备睡觉。

我一般习惯性的喊家里的狗狗回家,然后我开门出去站在门口喊,一般喊一下就回来了。当时晚上怎么也回来。我家边上是一条石子路当时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更何况是走路鞋子和石子摩擦发出的声音。

我就看了一下周围然后我看到一个全身白衣服头发很长很长的人站在那边,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我当时慌了,心在不停的抖。然后我假装没看到就回头关上了门。因为家里经常遭贼,就装了监控,然后我回去回放了一下监控,路上根本没有人经过。只看到我站在门口喊狗回来的回放,后来我出去再睡一下不见了。我就喊了一下狗,狗立马就出现了。

这事是我小学4年纪暑假的事了,那时候爸爸妈妈在外地工作,租的那种四合院一样的房子,四面都是房间,每个房间都是租客,中间一个院子,然后房子的后面就是山,那时候十堰山上还蛮多坟墓的。

我去的时候是和我爸妈一起睡觉,因为就一个房间,那段时间我妈妈都是要开着灯才睡觉。

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妈自从和我爸爸搬进那个房间,经常晚上不能动,感觉有人拉她的脚往床尾拖,除非我老爸碰到她才能动,也许是我和我老爸阳气比较大,我俩都没事。

那段时间我妈妈发生很多诡异的事情,她每次睡觉都是习惯性的把拖鞋放床边,有天半夜她发现拖鞋被放在床上,挨着她。

然后还有天晚上她听到院子里一大堆男女有说有笑向对面的屋子走去了,结果我和我爸也没听到,我妈妈是一个超级不信鬼魂存在的人,那段时间被吓得不行,

后来去问房东,房东说我爸妈住的那个房间半年前死了一个中年男的,也是一家三口住那,得肝癌死的。

房东家有一个老奶奶前段时间也像我妈这样中邪似的,还去信迷信驱鬼,我妈妈吓死了,当天就搬到院子里另外个房间去了,就没发生那种怪事了。暑假过完就和我一起回老家了。

这是我妈妈讲给我的,在我姥姥村里的一个故事。

有个男的他住在我姥姥家对面的一条胡同里,胡同里一共有两户人家,这个男的住在胡同右边,还有一家住在胡同正中央的位置,农村的胡同都很窄很长。

这个男的在砖窑厂工作,有一天下班的时候都凌晨了,这个男的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以为砖窑厂离家很近,所以他一直骑自行车上班。

那天月亮很大,他走胡同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下意识的就扭头一看,结果就看到一个半透明的东西正往他的方向走,当时他吓得腿都软了,而且胡同也没有什么分岔路口,往前看离家还有一段路,他又不敢贸然的做什么过大的动作,然后那个东西越走越近,没有头只有身子,白色透明像一团雾一样,呼味呼味

的喘着粗气,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还故意靠边给那个东西让了个路,不过好在那个东西没注意他就从他旁边过去了,径直往他邻居也就是住在正中央的人家去了。

第二天他吓坏了又是请神婆做法又是去庙里烧香的。三天之后他邻居家那个一直体弱多病的大儿子就走了,他才明白原来那东西的目的不在于他,真人真事。现在我走到那个地方还后背发凉呢。